@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87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子平真詮用神九論研究 (一) -- 吳育奇老師

子平真詮用神九論研究 (一)

 

2011.06
本會理事 吳育奇老師
摘錄自《道家會訊第65期》  

 

前言

 

        八字是以干支符號進行邏輯推論的命學。一個八字是由四天干與四地支所組成,所運用之符號最為簡單,因此必然會產生多種側面的詮釋觀點。其中民初八字鉅子徐樂吾先生遍注子平諸書,闡述其「體用精神」的理論,以體為格局,以用為相神,在術語使用上造成了後人對格局用神意義與用法的混淆,大失《淵海子平》、《三命通會》與《子平真詮》等傳統格局法之旨,影響至深且遠,可謂子平學術史上「美麗的錯誤」。

 

        八字學理中「格局法」之經典以《淵海子平》、《三命通會》與《子平真詮》三書為極則。三書之中《淵海子平》為淵源,體備思精;明代萬育吾《三命通會》古法、新法並用,其中一脈也詳盡地闡發了格局精髓;清代沈孝瞻的《子平真詮》對格局法的祖述繼承則較為全面,全書談及格局用神,精粹不雜,脈絡一貫,卷二「論用神」、「論用神成敗救應」、「論用神變化」、「論用神純雜」、「論用神格局高低」、「論用神因成得敗因敗得成」、「論用神配氣候得失」、「論相神緊要」、「論雜氣如何取用」等九篇揭示格局用神之奧蘊,直可謂淋漓盡致。

 

壹、用神、相神、格局

 

『用神』

 

        八字裡的用神之說最早當始於《淵海子平》一書,書中有多處提及用神二字,但推敲本義,用神在書中之意義亦有多重,如卷一〈以日為主〉有:「且如甲子日,生四柱中有個申字,合子辰為水局,次看餘辰有何損益,四柱中有何字損其甲子日主之秀氣,有壞其用神,則要制之,不要益之。」此處用神之意義乃指八字中有益於日主之神。 
 
        同卷〈月令〉:「若年月有吉神,則要時歸生旺之處,若凶神,則要歸時制服之鄉,時上吉凶神,則年月日吉者生之,凶者制之。假令月令有用神,得父母力;年有用神,得祖宗力;時有用神,得子孫力;反此則不得力」此處之用神則指生吉者、制凶者之神。


         卷三〈寶法第二〉:「子平之法,以日為主,先看提綱為重,次用年日時支,合成格局,方可斷之,皆以月令為用,不可以年取格。」此處「以月令為用」則指從提綱月令中所取之用神。
 

        舊說《淵海子平》為《淵海》、《淵源》合集而成為,但從「用神」定義紛紜這條線索來看,或許全書並非出自一人之手。另一種可能是作者本身對「用神」一詞,在使用上即有不同意義。但無論如何,若進一步結合書中對格局的描述來看,可知「以月令為用」,仍是全書取用格局的最重要依據,這一點則在《三命通會》部分篇章取用之法與《子平真詮》用神九論中得到了更加明確、更進一步的發揮。

 

        明代進士萬育吾輯著之《三命通會》,內容雖然包含廣袤,但煌煌十二卷基本上還是以子平術為主,故而書中取用之法,仍舊是依循著《淵海子平》的路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云:「其闡發子平之遺法,於官印、財祿、食傷之名義,用神之輕重,諸神煞所係之吉凶,皆能採撮群言,得其精要。」其中「用神之輕重」的意義可以從〈看命口訣〉裡的一段來理解:「大凡看命先看月支有無財官,方看其他月令為命也。月取支神,年取天干,日取天干,歲取天干,大運取支神。月為本,日為主,如月有正官及偏官,而時又入他格,只以月中取,他格無用,如月令全無可用,方可看他格。」本段提及取用之方法與次序,即「只以月中取」,除非月中已無用神可取,始復轉而去求年、時為用,這裡所謂的「他格」,即從月支以外所取之格局。雖然未提及「用神」二字,但還是遵從「以月支為用」的方法與精神。

 

        前述《淵海子平》中用神的定義不一,到了清代沈孝瞻的《子平真詮》只取「以月支為用」的用神定義,全書談及用神,即專指月令用神,別無二義,眉目於是清楚。〈論用神〉一篇開宗明義提到:「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剋不同,格局分焉」,只有月令所藏之物,才稱為用神,有了用神之後,才能進一步判定格局。 

 

        明代張楠《神峰通考》,雖然亦知用神「只以月中取」之義,卻將用神加上了「格」字,卷一〈格局〉部分,出現了「正官格」、「偏官格」、「時上一位貴格」等名詞。須知月中「正官」、「偏官」只是用神,「時上一位貴」是月支用神無可取後,轉求時家所取的「他格」,而且用神正官與正官成格,其間還是有差距,名詞並列原無可厚非,但如不細辨,一字之差,便易導致混淆。 

 

        民國之後徐樂吾為了闡釋他的「體用」之說,也把月令用神稱為「格局」,《子平粹言》卷二〈論扶抑用神〉:「…此類取用法,最為簡單,舊式命書,體用不分,包含於印格、歸祿格、食傷格、正偏官格之中。」,而後把用神定義為「扶抑」、「通關」、「病藥」、「調候」等具有調整八字全局機制之物,甚至進一步批評舊說之謬,《子平粹言》卷二〈辨體用〉:「用從體出,不明其體,焉知其用,舊式命書,皆以六格為提綱。…格局乃用神之先決問題而非用,…格局有定,而用神無定,以格局用神混為一談,自亂體例,宜乎混淆而難明矣。」從此之後,傳統格局派的「用神」變成了徐氏的「格局」,傳統格局派的「相神」變成了徐氏的「用神」,不惟詞義變換,在觀念與方法上亦有出入,徐氏之批評,實欲以六經注我而已。現代學者談格局、用神多半是宗徐氏之說,離傳統格局法精神也就愈來愈遠了。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