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206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從知識社會學看星命術知識之建構(五)-王芳屏

從知識社會學看星命術知識之建構(五)-王芳屏 

 

 

事實上,如果將整個「星命術」知識置放入一個外來天文學傳入的歷史脈絡

中來觀看,會發現這種以出生年月日時排列十二宮星辰圖以推算命運的結構,很

可能是在印度佛教於傳入的過程中所引入的。

關於這個部分,江曉原對於「七曜術」傳入中國的研究102也許能夠為星命術

的來源問題提供一個可能的解答。所謂「七曜」所指的乃是日、月、金、木、水、

火、土等七個星體,然而所謂的「七曜術」,卻是作為一個專門的術語來使用的,

它「專指一種異域輸入的天學──主要來自印度,但很可能在向東向北傳播的過

程中帶上了中亞色彩的曆法、星占及擇吉推卜之術。103」這是一種以出生時間為

依據,推算人一生命運的「生辰星占學」(horoscope astrology)104。

依據江曉原的研究,七曜術最早出現在中國歷史上的時間可以上溯至東漢末

年的天文學家劉洪,劉洪可能因為接觸當時傳入中土之佛教而接觸七曜術105;但

一直到隋唐,由於佛教典籍的翻譯,「七曜術」才真正在中國廣為流佈106。《隋書‧

經籍志》中著錄與七曜術相關的著作達二十二種之多,最早的作者出現在北魏

107。唐代以後,史書中所收錄的「七曜術」書籍逐漸減少,而一種名為「符天術」的作品則愈形重要108。《新唐書》收錄的符天術書籍只有兩種,而《宋史》在書

名上標明「符天術書」的至少就有十五種之多,符天術在宋代可能頗為盛行109。

江曉原認為,從七曜術衰到符天術興的過程,反映了一種「潮流轉換」的趨勢110。

相較於七曜術之自中亞、西域等地輾轉「進口」,符天術則是在唐代以後,隨著

遊學印度的僧人與仕於中國的天學家增多而直接傳自印度111,可以說是「七曜術」

於晚唐五代及兩宋時期的旁支或「後期演變型」112。符天術的作品《符天曆》曾

經於唐代傳入日本,而成為日本的古代天文學流派「宿曜道」的重要成份113。今

天對於符天術的瞭解僅能從對宿曜道的研究加以推知。

對本論文來說,最重要的一點是:符天術與七曜術一樣雖然都具有制曆的功

能,但是制曆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推算命運114。江曉原引用日本學者藪內清的話

說:「符天曆雖然在一個時期用於編制曆書,但其主要用途是根據某個人出生時

的天體位置占卜個人的命運,也就是製作所謂『宿曜勘文』。115」

這種「宿曜勘文」是以出生時刻的九曜(七曜之外再增加「羅睺」與「計都」,

它們也是七曜術重要的特徵,詳後述)在天空的位置,配上「十二宮立成圖」,

以之推測一生的禍福休咎116。江曉原認為:「九曜之類,當然是印度色彩,而其

結構性質則可以說與歐洲的算命天宮圖(horoscope)完全無異。符天術──一

種生辰星占學流派──的內容及功能由此不難推知其大概。117」星曜、十二宮和出生時刻的線索,很難不令人聯想到中國古代的星命術。七

曜術在南北朝時代盛極一時,到了唐代,直接傳自印度的符天術成為新的潮流,

直至宋代,七曜與符天術的名稱在史志書目與其他文獻中幾乎完全消失118。而它

們是否以「星命術」的形式在中國繼續流傳呢?江曉原並沒有談到星命術系統與

七曜符天術之間可能的關聯,倒是認為這種以出生時間來推測命運的觀念可能與

八字推命術的發展有關:

西方的算命天宮圖與中土的四柱八字算命術當然是兩套完全不同的

系统,然而這兩套系统的功能卻是一樣的——根據某人出生時刻来推測他

一生的窮通贵賤禍福休咎。而且,在此之前,中土並没有任何自成一體的

學說能實現這一功能。119

江曉原似乎沒有注意到,在中國,與四柱八字同樣起到以某人出生時刻推算

一生命運作用的還有星命術的系統,而從星命術命盤的結構上來看,它與上述的

「十二宮立成圖」或是「算命天宮圖」同樣有著星曜系統與十二宮位的劃分,彼

此的關係也許更加密切。

在我所收集到的資料中,關於佛教傳入的「七曜術」的經典包括了:唐玄宗

開元十年(西元722 年)前後,知名僧人一行所翻譯的《七曜星辰別行法》一卷

120、《梵天火羅九曜》一卷121、《北斗七星護摩法》一卷122、《宿曜儀軌》一卷123;唐玄宗時瞿曇悉達奉詔所譯的《九執曆》(載於其所編的《開元占經》卷一零四

中); 唐肅宗乾元二年( 西元759 年), 祖籍北印度的僧人不空

(Amogha-rajra,705~776,法名智藏,密號不空金剛)所譯出的《文殊師利菩薩

及諸仙所說吉凶時日善惡宿曜經》兩卷124,簡稱《宿曜經》;九世紀初西天竺國

婆羅門僧金俱吒撰集的《七曜攘災訣》125;法成(唐朝,約西元八世紀至九世初,

活躍於敦煌地區的譯經僧)所譯的《諸星母陀羅尼經》126(此經於北宋太祖至真

宗年間由自印度到中國的法天奉詔重翻,名為《佛說聖曜母陀羅尼經》127)等。

除了之前提過的十二宮位的意義單位之外,這些典籍還帶來了一組星曜的概

念。佛教經典中的星曜除上面提過的七曜與羅睺、計都兩曜外,可能最遲在唐德

宗時由婆羅門僧李彌乾(李弼乾)所譯的《都賴聿斯經》中,又有了「紫炁」與

「月孛」兩曜的加入128。羅、計、炁、孛合稱「四餘」129,原指黃道與白道的升

交點與降交點,是一種虛構的星曜概念,在這些佛教典籍中,它們和七曜一樣,

具有決定人命的作用130。這些星曜在日後的釋道兩教中都以人的形象呈現131,並且被廣泛應用到「術數」之中。黃一農在回顧了四餘在傳入後在釋道與「術數」

(七政四餘)中的應用後認為:「我們可以發現四餘在天算與術數密切結合的中

國社會中,其名漸被假借為吉凶趨避之用,至於其原始的天文意義則被日益淡

化。132」

從佛經中的星曜與命運的關係,可以看出這一套知識的基礎與在中國有著極

長發展歷史的「星占術」的巨大不同之處。在這些佛教的經典之中,星曜是以神

的化身出現,決定人的命運是無道理可言的。與中國傳統星占術中,由具有道德

意志的天來決定命運,「星象」只是「天」所垂示的諸多徵「象」之一截然不同。

事實上,為了面對這種沒有根由的命運,佛經的作者採取了祈禳星曜與唸誦咒語

等方式來改變命運,這個問題在第四章會有更詳細的討論。

「七曜」與「四餘」合稱為「十一曜」,它們是星命術三大支流之一的「張

果星宗系統」(下一節詳述)所使用的三個星曜系統之一(分別是:二十八宿、

十一曜、神煞)。除了使用十一曜外,「張果星宗系統」的代表著作《張果星宗》,

在第十四卷《三辰通載》「各星交會」133的部分全部引自七曜術的著作《聿斯經》,

更可見證《張果星宗》與七曜符天術的淵源。另外兩個星命術支流雖然並不直接

使用十一曜的名稱,但是從《續道藏‧紫微斗數》的星曜別名(如:紫微星別名

「紫氣、太陽、玉堂、少微、近待(侍)貴人」134、紅鸞星別名「太陰135、天鷖、

儀鳳、和鳴」136、貫索星別名「寶藏、橫財、勾絞、長繩、天赦、天赦、天羅、計都」137、天刑星別名「天炮、火星、死符、始擊、計都、虛空、火德、天狗、

天權、天害」138來看,也不能排除它們是從十一曜改易名稱而來的可能。

星命術在當時的人們眼中,也很可能就帶有濃厚的外來文化色彩。例如王爾

敏就曾經指出:「宋人王應麟直接指出:以星歷推算人命之貴賤,乃始於唐貞元

西域術士都利人李弼乾。後世記載,俱信星命之學為唐德宗年間受西域唐居人李

弼乾傳入《聿斯經》而起。139」而在明代萬明英所編撰的《星學大成》第十卷中

也有:「星命之說,其法傳自西天,今西天都例聿斯等經散載諸家,余弗獲覩厥

全然。」的說法。

最後,必須提醒的是,星命術雖然可能與印度天文學中的七曜符天術有關,

卻不能誤會它們是純粹的舶來品。星命術的組成是結合了印度天文學帶來的星

曜、十二宮、以出生時刻為依據繪製命盤的概念,再加上中國的陰陽五行、天干

地支、星占術中的二十八宿與分野說、八字推命術與神煞系統而成。這些內容的

加入使得星命術在基本的運作邏輯上帶有濃厚的中國特有的思考模式(尤其是五

行生尅的概念,更成為星命術運作的基本規則之一)。

至此,星命術的「術的部分」已大致完備。「術」意指一群象徵符號,各星

曜乃至(去除意義的)十二宮、陰陽五行與干支等等,實際上都是一群有指意可

能的「能指」(signifier),也或許正因為它們在意義上的可變性,使得它們可

以穿越不同的文化範疇而傳遞。然而,當它們要在新的文化區域產生推命的效果

時,就必須在一定程度上與當地的文化貼合,重構它的「所指」(signified)。「術」的研究固然幫助研究者對此一知識系統起源上的特殊性,然而對一個以知識社會

學為出發點的研究來說,「所指」的建立與正當化,恐怕會是更重要的問題,而

這是後續所要討論的。

第二節 星命術的分支

如本章一開始所言,星命術在本研究中具有明確的定義:它以出生年月日時

為依據,排列出一張以十二個宮位為主要架構的命盤,並且擁有一組特定的星曜

系統。而依據上述的定義,我從清代康熙年間編輯而成的《古今圖書集成》與清

乾隆年間所編的《四庫全書》,以及一些散見的傳本中整理出一套星命術著作,

並依據使用星曜系統之不同、十二宮次第名稱之易改以及少部分的變曜規則與論

斷原則為判斷的輔助,將這些星命術區分為三個主要的支流,分別為「張果星宗

系統」、「太乙人道命法系統」以及「紫微斗數系統」:

一、 張果星宗系統

「張果星宗系統」的代表著作為《張果星宗》,收錄在清《古今圖書集成》

藝術類星命部中,共19 卷,不著撰人,在《明史‧藝文志‧五行類‧星象》以

及明代《千頃堂書目》中另外記有《張果星宗》10 卷,題為明代陸位輯校。清

《四庫全書簡目》中還記載此書有清乾隆五十二年(1792)金閶書業堂刊本、咸

豐八年(1859)的經綸堂刊本140。

從《古今圖書集成》所收的19 卷版《張果星宗》來看,本書內容頗為龐雜,

可能由歷代星命家收羅編輯而成,也收錄有許多不同的著作,例如第十二卷〈三辰通會〉中就截錄並重排了《源髓歌》、《聿斯經》、《樞要歌》、《玉關歌》等其他

著作的內容。張果為唐代著名的方士,《舊唐書》〈張果列傳〉中記載其於玄宗開

元二十二年受封為銀青光祿大夫,號通玄先生。然而這並不能證明張果即為《張

果星宗》的作者,也不能依此而認定《張果星宗》是唐代的作品,術數類的書籍

常喜歡假託傳奇人物為作者,增加其神秘性與可信度。然而,從書末所附的《鄭

氏星案》與《杜氏星案》兩種命例來看,據輯校本書的陸位記載,前者作者為元

末明初浙江溫州的術家鄭希誠141,後者作者為明憲宗成化年間浙江括蒼的杜全。

《鄭氏星案》收錄的案例共40 個,當代的研究者曾經從其中15 個還原出原本的

日期,最早始自1312 年12 月27 日(陰曆十一月29 日,元仁宗皇慶年間),最

晚可到1376 年2 月2 日(陰曆正月18 日,明太祖洪武年間),一共歷經64 年142。

如果此一星案的年代推算正確,那麼或許可以說,至少在元末明初,「張果星宗

系統」的術數就已經相當成熟。

「張果星宗系統」的著作在三個系統當中最多,《四庫全書》中的《星學大

成》143、《星命溯源》144、《星命總括》145,《古今圖書集成》中的《耶律真經》146、《五星壁奧經》(清臺四十星格)、《壁奧經》(靈臺一百二十格)147、《望斗經》148、

《琴堂步天》149與《磨鑴賦》等等都是「張果星宗系統」的成員。他們不僅在十

二宮的次序名稱以及星曜系統上相同,使用的變曜規則和論斷結果(各種格局)

也有能互相呼應的情形,可以說是自成一體。「張果星宗系統」在中國流傳的時

間可能很長,以前述的元末明初為上限,咸豐八年的經綸堂刊本為下限,就至少

有547 年的時間。限於篇幅,謹將這些書籍的概況放在注釋當中。

「張果星宗系統」與其他兩個系統相較起來有許多的特色,例如其星曜的布

列方式是以計算星曜度數的方式來安排,不像另外兩個系統以計算宮位來安排星曜。這種計宮和計度的差異可能在不同星命術中成為重要的爭執焦點。例如《張

果星宗》第四卷〈評人生稟賦分金論〉(李憕問答):

前輩天綱號為善知天文象緯,曾會諸星宿於竺羅,察禍福尤病鳶魚。及得

予旨,方知用宮主為非,以度主為是。150

《星命總括》卷下「正垣氣旺傍我無權」條(同見《耶律真經》)中也有:

正垣者七政各居十二宮為正垣,吾嘗謂:言宮不知度,言度不知宮,人多

不知此處元妙。如土垣在子,子為正垣之所,危之近虛濱土之水,淺水之

土皆近岸。虛土自危一至危五,皆土也,次則斗二十一起合連土度,辰宮

角十一十二合為亢午張,一至三度合為星未井,二十九三十合還鬼戌奎,

十七十八合還婁,此皆歷驗,非臆度也151。(底線為本研究所加)

強烈的用語暗示這種計宮與計度的爭議在「星命術」系統當中可能十分激烈

(還不能確定這個規則在張果星宗系統中是否被嚴格執行)。

此外,十二宮的名稱與次序也與其他兩個系統不同,依序為:命宮、財帛、

兄弟、田宅、男女、奴僕、妻妾、疾厄、遷移、官祿、福德、相貌。第三宮兄弟

宮在部分的書中被稱為閑極宮,例如:《壁奧經》「月居閑極須增福」、《望斗經》

卷二中有:「極宮閑極宮,即兄弟宮也」、《星命總括》卷上:「生時限命二位若值

氣,木星守之宮,主出在閑極位」,可能是該系統在流傳過程中出現的習慣用法。在張果星宗系統使用的星曜有三個明確被區分的系統,分別是十一曜、二十

八宿、神煞,它們在張果星宗系統的著作中被分別討論。而「太乙人道命法系統」

和「紫微斗數系統」使用的星曜就十分單一,只有主要星曜與次要星曜(大多為

神煞)的區別。張果星宗系統的星曜主要如下:

十一曜:日、月、木、火、土、金、水、炁、孛、羅、計

二十八宿: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女、虛、危、室、壁、奎、

婁、胃、昴、畢、觜、參、井、鬼、柳、星、張、翼、軫

神煞:文魁(文星、魁星)、名甲(科名、科甲)、官印(官星、印星)、經緯、

驛馬(天馬地驛)、三元、四元、催官、祿神、喜神、爵星、十干化曜等

星、祿勳、歲駕、天乙、玉堂、斗杓、卦氣、唐符、國印,并陽刃、劍鋒、

天雄、地雌、飛廉、的殺、劫殺、亡神、四耗(大耗、小耗、天耗、地耗)、

四符等煞。以及天祿、天暗、天福、天耗、天廕、天貴、天刑、天印、天

囚、天權等變曜。還有天元祿、地元祿、人元祿、天經地緯、職元、局主、

斗標、注受、文昌、天廚、歲殿、年符、月符、月廉、月煞、值難、咸池、

大煞、空亡、孤虛、孤辰、寡宿、三刑、六害、天羅地網、反吟伏吟等其

他星曜。

二、 太乙人道命法系統

「太乙人道命法系統」的代表著作為收錄在《古今圖書集成》中的《太乙人

道命法》,除此之外未見到此系統的其他著作。「太乙人道命法系統」的出現可能

與在中國流傳甚久的術數──「太乙數」有關。宋代張世南在所撰之《游宦紀聞》

中對太乙數有極為詳細的介紹:此外有所謂太乙數,能知運祚災祥,刀兵水火,陰晴風雨;又能以之

出戰守城,傍門小法;亦可知人命貴賤。渡江後,有北客同州免解進士王

湜,潛心此書,作太乙肘後備檢三卷,為陰陽二遁,繪圖一百四十有四,

上自帝堯以來,至紹興六年丙辰,凡三千四百九十二年,皆隨六十甲子,

表以分野,如通鑑編年,前代興亡,歷歷可考,然自古及今,應者雖多,

不應者亦或有之。152

可見太乙數不僅可以用以推測國運、軍事與天候,更具有「知人命貴賤」的

功能。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