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76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從知識社會學看星命術知識之建構(十)-王芳屏

從知識社會學看星命術知識之建構(十)-王芳屏 

 

 

 

了無居士的紫微斗數科學化,是一種將科學邏輯應用在推命過程當中,以科

學邏輯「檢驗」紫微斗數原則的方式。「任何祿命法都有缺失,就如何我們常說

的『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一般,有些事實確實無法用現有的推命法予以充分概

括,但做為實事求是的現代人,我們擁有較新及較科學的方法,可以彌補或解釋

古法所不及的事。314」舉例而言,在第三集〈誰是偏房命〉中,了無居士表示無

法用命盤算出一個人是否結過婚,這是因為「婚姻受個人意志所影響,無法使用

共盤推敲。⋯⋯婚姻受個人意願影響,要不要或願不願,悉聽尊便,現在社交開

放,未婚男女一年認識兩、三個異性,小事一樁,此時要不要結婚,或想跟誰結

婚,完全看他的意願了,所以婚期無法推測,道理在此。315」個人意志被引入紫

微斗數的推命邏輯當中,限縮了紫微斗數的適用範圍。

表面上來看,這種「科學化」是奠定在「經驗」之上,把在推命的過程當中

不準確的部分加以剔除。實際上這種「科學化」也是大大地限縮了算命術的有效

範圍,使算命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減輕科學主義對於「宿命論」的攻擊。

在《現代紫微》第四冊中,了無居士發表其友人郭先生的研究,認為命盤的

各宮應區別為兩類,「相對事項」(事業、福德、遷移、財帛、夫妻、交友)與「絕

對事項」(父母、兄弟、子女、疾厄)316。他們認為:「『絕對宮位』有絕對存在

的意義,我們無法使用目前規劃的斗數命盤推算,在命盤上也沒有它固定的軌跡

與蹤跡。317」而「相對值大的宮位,不必有定論,它們是經由外在環境的改變而

變更其價值,因為可以自行選擇,不管選擇對錯都沒有關係。318」換句話說,原

本由上述分類中的「絕對宮位」來進行推算的「絕對事項」從此不可以用紫微斗

數來推算。而另一方面,原本由上述分類中的「相對宮位」來推算的「相對事項」

則因為個人有選擇的自由意志,而無正確與否可言。這麼一來,紫微斗數的十二

個宮位中就至少有四個宮位(「絕對宮位」)屬於不可推算,而另剩下的其他宮位

所能推算的內容也不再是確定的,而僅有參考的作用。

絕對事項為何不可推算呢?郭先生的說法是:

絕對宮位表示一種絕對值,不能討價還價,不幸的是,這個絕對值在

斗數命盤上卻被扭曲成一種游離狀態且呈變動不居的數值。我用一個淺顯

例子說明:同一張命盤的兩個人,既然宮與星都一樣,那麼父母親的生死,

兄弟姐妹及子女數目多寡,照理說都應該一樣,但我們知道,那是不可能

的。319

郭先生認為,在出生年月日之外還有其他的「客觀因素」在影響個人的命運,

包括了「祖基、門風、遺傳及上述三項在現在時空中相互作用的數值。我想一定

還有許多我們還不很清楚的元素,譬如佛家所稱的『緣起』(三世因果)320」這

些「客觀因素」在一定程度上也會影響人的命運。

對於同一個問題,了無居士舉出邏輯學作為證明:「在邏輯學上,A 若是真,

則一切A 必真,絕不例外。這個時辰生的人,被判斷某月某日死,其他條件相同的人,必然要在同日同時同歸於盡。因為『一切A 必真』。321」他又進一步以三

段論法來說明:

從『三段論法』來看,就更清楚了。說到底,在了無居士的「科學化」努力當中,最疲於應付的,其實是一個自

唐呂才〈祿命論〉以來不斷被提出的古典質疑:「同時同命」的問題。(同時出生

者一定同命嗎?)只是現在,這個問題有了科學的背書,科學邏輯的新瓶裡裝的

其實是這個自唐代以來就不斷被質疑者提出的陳年舊酒。了無居士與郭先生認為

「絕對宮位」這些先天無法選擇的宮位不可以透過紫微斗數來推算,但並不否認

這些事物是命定的,只是他們認為這些宮位受到祖基、門風、遺傳、緣起等「客

觀因素」的影響更多。或許可以說,「客觀因素」的引入,使得影響命運的因素

增多,而大大地削弱了出生時間和一個人命運的直接關聯性。不僅如此,了無居

士與郭先生在這裡更進一步地修改了紫微斗數的理論架構,使得紫微斗數的作用

範圍大幅度限縮。這樣一來,紫微斗數就能在這些部分非常技巧性地避開「同時

同命」的質疑323。因為,還有許多影響命運的因素存在,所以同時生者未必同命。另一位響應了無居士登高一呼而來的作者許興智,以藥學博士的身份在《現

代紫微》中發表了數篇作品324,倡議紫微斗數的科學化。對許興智來說,斗數的

科學化有兩個顯然的意義,第一是廢棄掉紫微斗數的中的「唯命論」(不知道許

興智是否刻意不使用「宿命論」一詞),對他來講,反對「唯命論」的態度與支

持「科學」之間存在著某種關係。他在《現代紫微》第一集的讀者投書中提到:

人生的際遇,是大自然,萬般現象中的一種,觀察現象,解釋現象,

追究因果,以至於掌握法則,是純科學的領域。古傳的推命學,不過是一

種approach,但絕對不是科學;它只是一「次科學」(subscience)。⋯⋯

我極反對「唯命論」。祿命古法是次科學,再「唯命」,那就變成完全不科

學了。我喜歡說一個笑話:「我們選一個格局美、壽命長的命,選擇最好

的流年流月流時,叫他躺在鐵軌上,看看火車壓得死還是壓不死?」命理

不能抗禦科學法則,它是在科學壓制下的一種life span or pattern,

一種Biorthythm,絕對不是超越科學的存在。325

對許興智來說,廢除「唯命論」的紫微斗數,是一種將人做適切歸類的方式

(從approach、life span、pattern 以及Biorthythm 等用語可以看出許興智理

想中的命,其實就是一種科學觀察的客體,具有自身的運作邏輯),它的價值是

在參考了出生時間與命盤之外的各種客觀事實之後,為受論者提供建言,他認

為:「社會制度、生活環境及大環境的變化、科學的進步,都會導致人生很多的

變動。所以,「祿命學」的可貴,應該是看其先天的優點缺點,運勢的強弱吉凶狀況,作為人生設計的參考,而不是今天幾點有人請吃飯,何時中愛國獎券,一

定會先上車後補票。326」。在這種科學為依歸的思維之下,人們也就不意外,許

興智紫微斗數科學化的第二個意義,會是以統計的方式(依其說法,是高等統計

學,而不是一般江湖術士信口胡謅的統計學)重理紫微斗數的內容,以瞭解人的

基本類型(潛能)與外在環境之間的關聯327。

許興智在「唯命論」的態度上與了無居士有著明顯的區別,許興智主張廢除

「唯命論」,了無居士在這點上顯得比較保守,只是在《現代紫微》第四集當中

以「相對事項」與「絕對事項」的區別來限縮「宿命論」的作用範圍(其實,認

真說來,邏輯三段論法如果成立,應該將「相對事項」與「絕對事項」一起推翻

才對)。但是許興智雖然強調廢除「唯命論」,要將紫微斗數視為一種將人的基本

特質予以分類的參考架構,卻從來也沒有回答過,為什麼以出生年月日時為基礎

的命盤可以有這樣的效果?這或許也是許興智使用「唯命論」一詞而不使用「宿

命論」的原因。可以說,「宿命論」就像是星命術擺脫不掉的宿命,在最極端的

科學化嘗試當中,仍然如影隨形。

如果再將視線拉回到整個當代紫微斗數的發展中,就會發現一些轉化的機制

被用來調和或是回答「宿命論」328以及類似「同時同命」的問題。

有一種普遍流傳的看法,區別出「命」與「運」的兩個概念,並認為「命不

可改」而「運可以改」。這種說法在紫微斗數教科書中十分常見,例如:所謂命就是人從一出生就已被註定了一些事實,例如:父母、幼年家

境、國度、身高、膚色、容貌等。⋯⋯運則是變動的,在不同的成長環境、

求學過程、家庭教育及背景、社會洗練、宗教素養等條件下,可以讓命本

已安排或註定的事,有程度的選擇,其結果不一定是絕對的。(17:45)

命是個人特徵的基因遺傳工程,例如病兆所在,對各種人、地、事、

物的感受觀點與執行力等。運是每個人對不同節氣的承受,表示在行為方

面的反射。(24:29)

我們當然不會堅認命好,不必勞動就可享福,甚至以後不必受太好的

教育,實際上這是不了解命與運是兩回事的緣故。命是先天命,運是後天

運,兩者相互搭配,相互襯托,方能使先天命的潛在本質,發揮得淋漓盡

致。329(底線為本研究所加)

這種說法之常見,常使人們想當然爾地認為「命」與「運」是在本質上截然

不同的兩種東西。然而,上述的這些對於「命」與「運」定義大多談得非常抽象

而籠統,恐怕很難從自身的經驗中去區辨哪些事情是肇因於不變的「命」,而何

者又來自於可能改變過的「運」。此外,古代星命術典籍當中從未將「命」與「運」

作區隔,「命」和「運」有別的論述,其目的很可能是在於限縮「命」的作用,

使得人的一生遭遇多了「運」的可變性330。

「命」與「運」區隔的論述都夾帶著一種改變「運」的實踐方法,這種實踐

方法往往環繞著「知命」→「造命」這樣的邏輯,而這種邏輯有時又以前述的《了凡四訓》作為理論的依據。例如:

算命真正的用意,乃是在於知道自己的命的定數及運的動數;在不合

的逆境中造生機在適合的順境中創佳績,以建立美滿的幸福人生,進而推

動宇宙前進,謀福子孫,這就是所謂算命的真義。(14:62-63)

中國的五術對人的一生雖有相當程度的預測,或者說是冥冥之中有定

數,但是古有袁了凡「知命創命」,培功立德而改變一生早已註定的命運,

近代則有涵靜老人──李玉階,「我命由我不由天」、積極向天奮鬥,改變

人類未來的命運。(17:25)

對於先天的立足點,與生俱來,我們自己無權決定,但是,對於後天

的立足點,我們可以想辦法來提高。(18:6)

然而,可變的「運」糾纏了一系列「改運」的方式,其中有一些改運的方法

又成為不肖的算命師謀財騙色的工具,這些新聞又成為紫微斗數受到攻擊的標靶

(別忘了,科學主義對星命術的攻擊同時帶有價值的批判)。例如,就有作者提

到:

但星命學是一種預測未來的學問,卻容易被不良之徒利用做為幌子,

捉住人性的弱點,使人落入其計劃的迷術中,在社會版這種騙財騙色的新

聞,時有所聞。⋯⋯真正的星命學者為人解命盤時,不會替人改運、補氣、

看風水、查地理的什麼都來。(17:27-28)

改運之說被摒棄的同時,另一種命運的論述也被強化,那就是「性格即命運」

──是性格決定了人一生的命運,改變命運不需要花大錢改運,而是改變自身的性格。這也許就能部分地夠說明,何以「性格」討論的重要性在當代紫微斗數中

會大幅增加。

另外一個使「性格」的討論成為新的正當化來源的解釋,可以從當代社會由

集體性走向個體化來觀察。正如紀登斯(Anthony Giddens)指出的:

就像涂爾幹在《分工論》中所表示的,當社會日益趨於複雜時,個人

自集體意識的臣服中一步一步解放出來的現象,乃是發展的主流。隨著此

一進展而來的,是強調人類個體之權利與尊嚴的道德理想的興起。331

這種新的道德理想表現在當代紫微斗數的發展中,呈現為一種人的形象的多

元化,人的個體性透過「性格」而有了更大的表現空間。換句話說,由於社會個

體化的發展,「性格」成為一種符合當代強調個人個體權利與尊嚴的道德理想,

而成為一個可能的正當化論述來源。

但這並不是說,當代紫微斗數的知識內容就此脫逸了社會集體的範疇,正如

涂爾幹一再強調的,在人體內同時有著兩個存在:個體存在(individual being)

與社會存在(social being),人類重複著這種雙重的實踐,「結果是不能把道德

觀念還原為功利動機,其思想狀態的結果則是理性不可能還原為個人經驗。只要

個人屬於社會,他的思想和行為都超越了自己。332」科學紫微斗數的「性格」討

論擴張,不僅是一種知識外貌的改變,更是一種生活倫理上的翻轉。換句話說,

現代的紫微斗數不再明確地教人累積陰德,而是要求人改變自己的個性。因為命

運導源於一個人的性格,而不是一個人的出生時間或累積的陰德。於是,一種當代紫微斗數的面貌於是浮現在我們的眼前,它以「科學」的形

式來包裝自身,甚至虛構一種「科學」式的起源(統計學),以科學作為新的正

當化論述。命運成為一種客觀存在的自然法則,可以透過客觀的觀察而得知它的

規律。新的紫微斗數看起來具有科學的外觀,以科學邏輯為其原理。提倡以科學

原則修正「不合時宜」的命理內容。

此外,「性格」的討論在當代紫微斗數中大量增加。一方面,當代社會勞動

高度分工,社會角色流動快速,以有彈性的「性格」討論作為推算命運的起點,

使得紫微斗數論命有了更大的迴旋空間,而不致於被有限的社會角色限制。二方

面,主張「改變性格即可改變命運」的論述,是一種避免掉各種「改運」方法遭

受到科學主義攻擊的方式,個人自己就能改變命運,無需借助他人的協助,也避

免了求問者在「改運」過程中遭受詐騙的機會。其三,當代社會是由集體性走向

個體化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強調人類個體之權利與尊嚴的道德理想於

焉興起。它強調個人特質的展現,從而使得「性格」成為一種符合該道德理想的

正當化論述來源。

 

第五章 結論

到了該回到本論文曾經提出的兩個問題的時候了,這兩個問題分別是:

一、算命知識如何與它所對應的似真性結構貼合?在特定的歷史時間點上,

它如何理解這個時空下的社會情境,又如何詮釋個人的命運?

二、當歷史的情境改變,用以支持原本算命術內容的結構不復存在,那麼算

命知識如何在文化背景轉變的時候翻轉自身的論述,以使它在不同的歷史環境中

繼續有效?

透過對星命術這種算命知識的整理,本研究基本上得到了以下的發現。

首先,星命術的「術的部分」雖然有很大的部分來自隨著密宗佛教傳入中國

的印度天文學「七曜術」,但是在作為個人命運評價參考的「推論的部分」與「正

當化的部分」卻是隨著其所對應的社會脈絡的「似真性結構」而變化。本研究透

過古代星命術與當代紫微斗數的對照證實了星命術知識的易變性。儘管星命術書

籍的作者可能宣稱該知識來自於古傳(例如以「千古秘笈」來暗示它有著古老的

來源333),然而當代的紫微斗數與古代星命術在對社會結構的詮釋(對社會制度

的理解)以及用以正當化該知識的論述上都已經有了顯著的不同。

古代星命術(包括了「張果星宗系統」、「太乙人道命法系統」與「紫微斗數

系統」)的出現年代雖不清楚,但至少可以確定流傳時間為明清兩代。從各星命

術相關的古籍中可以發現,古代星命術將人的角色區分為少數的幾種類型──作

333 例為命運典型的士人、作為士人對照的僧道、以及女人。古代星命術是以單純的社

會角色,來做個人命運的比附與推算。而這種社會角色的區別很可能反映了當時

士人對於這些社會角色的觀察,因為從現有的資料來看,古代星命術很可能流行

於士人之間,也很可能只有士人有能力撰寫星命術書籍。

而當代台灣的紫微斗數,於1980 年以後開始流行,反映了一種政治解嚴、

勞動高度分工、社會角色快速流動、女性地位大幅提升的社會背景。在當代的紫

微斗數書籍中,社會角色已經不再明確,雖然女性仍然明顯與男性區隔,女性卻

是以「婚姻關係中的妻母」作為第一順位的角色來考量。另一方面,所有的作者

都注意到當代台灣的女性已經有了外出工作獲得經濟自主的可能性──「職業婦

女」的角色出現在當代紫微斗數書籍的討論中。整體來說,社會角色以多元、零

散的方式呈現在當代紫微斗數書籍裡,不再有像是古代星命術的士人一樣,被視

為是命運的典型或好命象徵的角色。與此同時,可以見到「性格」的概念被擴充

與突顯,當代紫微斗數花費了大量的篇幅來討論個人的性格。當代紫微斗數的論

命結構是從「術」的象徵符號推導到性格,然後才從性格推導到當代紫微斗數作

者心目中的職業特性。性格成為解釋個人命運的關鍵。在一方面,性格使得紫微

斗數可以在面對多元化的社會角色時獲得迴旋的空間。然而,性格不僅是一種使

當代紫微斗數在面對似真性結構改變時可以繼續發揮詮釋命運的功能的設計,更

是一種新的正當化論述,而這種正當化論述必須從當代紫微斗數以科學作為新的

正當化來源來理解。

星命術的正當化論述和星命術反映的制度一樣,也隨著似真性結構的變遷而

改變。古代星命術存在兩種正當化基礎,一是以「天神官僚體系」與星命術的星

曜架接,將星命術中的星曜視為是在天上決定人們命運的官僚體系的成員,二是

將整個星命術包納在中國特色的宇宙觀之中,將人的命運視為天地規則中的一種

「定數」。古代星命術雖然不斷受到來自儒士的攻擊,但是卻沒有明顯的證據證明他們曾動搖星命術的存在基礎,可能與兩種正當化論述深植人心有關。此外,

為了解決宿命論帶來的個人意志與既定命運的衝突,古代星命術採取了累積「陰

德」的方式使人們獲得一種控制自身命運的操作方式。這種命運從不變到可變的

論述轉變,可以從明代袁黃的《了凡四訓》〈立命篇〉中雲谷禪師對命運的解釋

窺見。

而當代的紫微斗數面對著強而有力的「科學主義」的攻擊,科學主義以「科

學方法」作為知識的唯一標準,不是由科學方法取得的知識,不僅不具備「知識」

的地位,更被給予嚴厲的道德質疑。「同時同命」或「祿命不驗」這類的問題現

在都有了科學形式的背書,科學主義取代了儒士而成為星命術知識的主要競爭

者,古代星命術中的兩種正當化基礎已經不足以穩固當代紫微斗數的知識地位。

於是,當代紫微斗數普遍地以科學論述的形式包裝自己,試圖為自己找尋一個在

科學主義稱霸的知識領域中尋求新的正當性來源。在這種以「科學」重塑知識外

貌的嘗試過程中,當代紫微斗數其實也建立了一個新的命運觀點,亦即把命運當

作一種「自然法則」,只要以客觀的方式進行觀察就能夠瞭解。「統計學」的說法

正暗示了這門知識起源於對人類命運的直接觀察,在這樣的論述下,紫微斗數儼

然成為一種研究命運的「學術」,是科學學門的一員。

然而,當代紫微斗數在「同時同命」這類的問題上仍然無法通過「科學方法」

的檢驗,而這也是當代紫微斗數最難回答的問題。一些致力於回答科學主義提出

的質疑的作者於是發展出新的紫微斗數理論或論述。其中,尤以了無居士高舉「紫

微斗數現代化」的大旗,倡議以科學邏輯「檢驗」紫微斗數的原則最為引人注目。

了無居士與其友人郭先生曾經發表區分十二宮為「相對宮位」與「絕對宮位」的

新理論見解,並且增加許多干擾命運的「客觀事項」;而另一位作者許興智,以

藥學博士或科技人的身份發表文章,強調以科學的方法重整紫微斗數、廢棄紫微

斗數的「唯命論」,並且認為紫微斗數的作用是瞭解人類的基本類型(潛能)與外在環境之間的關聯(儘管他從來沒有回答過為什麼出生年月日時可以作為一種

將人類的作基本類型區分的標準)。這些做法其實都是將紫微斗數的適用範圍做

大幅度的限縮,使紫微斗數能夠減少受到「同時同命」這類質疑的受力範圍。

縮減紫微斗數的適用範圍以閃躲來自科學主義的攻擊,有時並不是以高度理

論化的方式來進行的。當代紫微斗數普遍存在區別「命」與「運」的說法,並且

認為「命不可改」但「運可以改」,這種論述也是以「運」的可變性限縮了「命」

的作用。而當不肖算命師開始以「改運」作為謀財騙色的工具時,「改運」又成

為科學主義對紫微斗數進行道德質疑的標靶。而在當代紫微斗數中愈見增加的

「性格」討論不但有著當代科學學門(如心理學)的支持,它更是符合在一個逐

漸由集體性朝向個體化發展的社會中,尊重個體特性的道德理想的需求。這些因

素都使得「性格即命運」成為當代紫微斗數新正當化論述。

可以說,科學紫微斗數,是在「科學主義」稱霸的時代產物,它有著科學的

外觀,以科學邏輯為原理,視命運為自然法則,以對人類的直接觀察為其起源,

不僅如此,它更是一種生活倫理的翻轉,它強調人的性格,認為命運來自性格,

要改變運命就改變自己的性格。「性格」補足了「推論的部分」與「正當化的部

分」,使它們能夠在新的似真性結構之前繼續有效,也正是在這一點上,紫微斗

數開始在功能上與當代的心理諮商架接。

值得注意的是,當代紫微斗數是擴充了既存於其知識體系,而可以被當代科

學主義接受的某一個元素「性格」來做論述的翻轉。也正是因為當代紫微斗數採

取了這樣的方式,使得這個知識可以在表面上維持它與古代星命術的一貫性。換

句話說,在古代星命術當中,就已經存在著當代紫微斗數朝向「性格即命運」變

化的種子。只是現在,這個種子生根發芽,長出了一株與古代星命術外貌有點相

同,又有很多相同之處的後代。在此,我想回到引發本論文研究動機的那一個問題:宇宙天地之間的「生命

律則」、算命術、算命師、我以及我對自己的判斷,它們究竟是憑藉著「什麼」

而在算命的過程中達到一致的呢?透過上述的這些研究結論,似乎可以得到這樣

的答案,那就是:它們憑藉的很可能是一個早已經存在的社會規則。算命術將廣

大的社會規則(諸如:男人是怎樣的、女人是怎樣的、好命是怎樣的、壞命又是

怎樣的⋯⋯等等)壓縮在一個有限的知識體制中,它是整個社會運作規則的縮

影,而當求問者前來,算命師所做的其實是將求問者個人的生命歷程重新置放到

這個社會規則交織的網羅裡,透過這個過程,社會規則被一再地確認,而求問者

能夠透過它而獲得重新的定位,免於失序的威脅與危險。換句話說,社會規則先

存於算命術,正如同算命術必須依據既存的社會角色以及對這些社會角色所反應

的制度的瞭解來擬定、修正算命術的推論規則,是社會規則決定了算命術如何去

解釋與分析個人與社會之間的關聯性。

而另一方面,人從生命伊始就存在於算命知識所呈現的那個社會規則之中

(從社會化過程的一開始,就不斷地透過外化、客體化與內化的過程與社會緊緊

扣連交織)。不管是求問者或是算命師,都共享著同樣的社會規則與價值,算命

術中的社會規則(包括各種使得算命術有效的正當化論述)早已經存在他們各自

的意識當中,而我認為這種社會規則恐怕是一次算命活動可以成功(達到「準」

的結果)的前提。

也許有人會問:但又要如何解釋一個人的出生年月日時可以將個人的命運置

放入這個規則裡?(而這種置放的結果有時又是非常驚人的)換句話說,為什麼

有時候算命的結果會出人意料的「準」呢?對此,我提出兩個看法。

首先,本研究的研究對象僅止於「算命知識」的「推論的部分」與「正當化的部分」,而不及於在整個算命活動中可能同樣重要的「實踐」(practice)的部

分。而我認為,在「實踐」的部分中,可能存在著許多影響算命獲得準的結果的

因素,換句話說,社會規則不是只存在於本研究的範圍裡的。例如羅正心所提出

「算命技巧裡的語言表演」334或是李惠卿提到的「文化暗示」的堆疊335,都很可

能是造成算命獲得「準」的結果的重要因素。而可能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夠更細

緻地瞭解,在「實踐」的過程中還有多少的社會規則在發揮影響力。

其次,當然,正如同張榮明所提出的問題:「林林總總的古代術數是否如同

披著神秘外衣的氣功內丹術,其中也隱藏著一些『合理內核』?336」這種「合理

內核」恐怕也是許多研究者共同的追問。確實,像是古永利的研究,就是企圖在

去除上述的「文化暗示」或默示規則之後檢測這種「合理內核」是否存在的嘗試

337。然而,這並不是說這個「合理內核」等同於算命術書籍中所宣稱的那樣,是

一種天地宇宙之間的神秘之物。相反地,這個「合理內核」可能就存在於日常生

活的規則當中,只是現在還不能很清楚地將它們指出來而已。

上述的兩點便是我對此一問題的淺見。

而這樣一篇以算命知識為對象的論文究竟能夠告訴人們什麼呢?我想,它所

能夠說明的也許只是:儘管算命術以各種無法追溯的傳說與起源包裝自身,然

而,它的誕生與維繫從來就是社會性的,各種社會的既成規則架構了算命術的推

論內容,而這些規則是人們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所不斷在經驗著的。

 

參考書目

中文部分

(唐)杜牧,〈自撰墓志銘〉,《樊川文集》,卷十。

(唐)韓愈,〈三星行〉,《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六百二十九卷,星命部藝文一。

(唐)司馬貞索隱、張守成正義,《新校本史記三家注》,卷二十七,天官書第五,索隱。

(唐)法成,〈諸星母陀羅尼經〉,《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2。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2_.html。

(唐)金剛智,〈北斗七星念誦儀軌〉,《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5。

CBETA 版: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5_.html

(唐)大興善寺翻經院灌頂阿闍梨述,〈北斗七星護摩祕要儀軌〉,《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6。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6_.htm

(唐)婆羅門僧,〈佛說北斗七星延命經〉,《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

No. 1307。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7_.html

(唐)一行,〈宿曜儀軌〉,《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4。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4_.html

(唐)一行,〈七曜星辰別行法〉,《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9。

CBETA 電子版: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9_.html

(唐)一行,〈北斗七星護摩法〉,《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10。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10_.html

(唐)一行,〈梵天火羅九曜〉,《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11。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11_.htm

(唐)金俱吒,〈七曜攘災訣〉,《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8。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8_.html

(唐)不空,〈文殊師利菩薩及諸仙所說吉凶時日善惡宿曜經〉,《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二十一冊, No. 1299 。CBETA 電子版: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299_.html

(宋)蘇軾,〈東坡升仙〉,《東坡志林》,五十五條,異事。

(宋)張世南,《游宦紀聞》,卷七。

(宋)葉紹翁,〈高宗知命〉,《四朝見聞錄》,乙集。

(宋)法天,〈佛說聖曜母陀羅尼經〉,《大正新脩大藏經》,第二十一冊,No. 1303。

http://www.hm.tyg.jp/~acmuller/canon/1303_.html

(明)葉盛,〈不信日擇〉,《水東日記》,卷七。

(明)焦竑,〈術解〉,《玉堂叢語》,卷七。

(明)陸人龍,《型世言》,卷之三,第九回。

(明)馮夢龍,《喻世明言》,二十九卷。

(清)張廷玉等,《新校本明史》,卷二百九十九,列傳第一百八十七,方伎,葛乾孫。

(清)阮元校刊,《十三經注桇》,《論語注疏》,〈為政第二〉。

(清)陸以湉,〈徐楚畹〉,《冷廬雜識》,卷一。

(清)李斗,〈橋西錄〉,《揚州畫舫錄》,卷十三。

(清)陳其元,〈李善蘭星命論〉,《庸閒齋筆記》,卷七,138。

了無居士(1985),《現代紫微(一)》,台北:希代書版有限公司。

了無居士(1993)(原希代版:1985),《現代紫微(三)》,台北:龍吟文化事業。

了無居士(1986),《現代紫微(四)》,台北:希代書版有限公司。

了無居士(1993)(原希代版:1986),《現代紫微(五)》,台北:龍吟文化事業。

了無居士(1986),《現代紫微(六)》,台北:希代書版有限公司。

了無居士(1993)(原希代版:1986),《現代紫微(七)》,台北:龍吟文化事業。

大宋扶搖子白雲先生陳摶著,南州草坪徐良弼校正,金陵益軒唐謙繡梓,《十八

飛星策天紫微斗數》,台北:神州出版(1966)。(按:本書即本論文中所謂之「十

八飛星策天紫微斗數全集」,「全集」之稱為台灣斗數界慣用之通稱)

(宋)邵雍,江西負鼎子潘希尹補輯,閩關西後裔楊一宇恭閱,陳明點校,《新

鐫希夷陳先生紫微斗數全書》,上海:學林出版社(2003)。(按:作者邵雍應為誤植,內文說明本書作者為宋代陳摶)

不著撰人,〈太乙淘金歌〉,《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六百八十七卷,術數部彙考一。

不著撰人,〈張果星宗〉,《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六十七卷-第五百八十五卷,星命部彙考三-二十一。

不著撰人,〈耶律真經〉,《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八十六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二。

不著撰人,〈五星壁奧經〉,《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八十六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二。

不著撰人,〈壁奧經〉,《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八十七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三。

不著撰人,〈望斗經〉,《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八十七卷-第五百八十八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三-二十四。

不著撰人,〈琴堂步天警句〉,《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八十九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五。

不著撰人,〈琴堂五星會論〉,《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八十九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五。

不著撰人,〈琴堂指金歌〉,《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九十卷,星命部彙考二十六。

不著撰人,〈磨鑴賦〉,《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五百九十一卷,星命部彙考二十七。

不著撰人,〈太乙人道命法〉,《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六百九十七卷-第七百二卷,術數部彙考十一-十六。

不著撰人,〈易學象數六卷〉,《四庫全書》,總目,卷六。

不著撰人,〈太乙金鏡式經〉,《四庫全書》,子部七,術數類六,陰陽五行之屬。

不著撰人,〈星命總括〉,《四庫全書》,子部七,術數類五,命書相書之屬。

不著撰人,〈星命溯源〉,《四庫全書》,子部七,術數類五,命書相書之屬。

不著撰人,〈紫微斗數〉,《中華道藏》,第三十二冊,北京:華夏(2004)。324-362。

(底本出處:《萬曆續道藏》)

Axis(1998),〈斗數過去十年的發展〉,

http://bbs.moninet.com.tw/board/topic.cgi?forum=28&topic=1597

王玉德、楊昶(2004),《神秘文化典籍大觀》,南寧:廣西人民出版社。

王亭之(1995),從「十八飛星」到「紫微斗數」,《斗數零談》,香港:博益出版社。

王溢嘉(1987),《靈異與科學》,台北:野鵝。

王爾敏(1996),《明清時代庶民文化生活》,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孔飛力(Kuhn, A. Philip),陳兼、劉昶譯,(1999)(原著:1990),《叫魂──1768

年中國妖術大恐慌》,上海:上海三聯書店。

田思怡(2005.06.25),〈台大校長與超自然 登上自然雜誌──有教授擔心李嗣涔的研究將危及台大成為世界級的努力〉,《聯合報》,C7 版,教育。

包筠雅(Brokaw, J. Cynthia),杜正貞、張林譯,1999,《功過格──明清社會的道德秩序》,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古永利(1994),《八字算命推論與實際生活經驗之比較分析》,高雄醫學大學行

為科學研究所。

江曉原(1992),〈六朝隋唐傳入中土之印度天文學〉,《漢學研究》,10 卷2 期。

網路版:http://www.ihns.ac.cn/readers/2004/jiangxiaoyuan2.htm

江曉原(2001),《天學真原》,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

江曉原(2004),《星占學與傳統文化》,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安東尼‧紀登斯(Anthony Giddens),簡惠美譯(1989),《資本主義與現代社會理論》,台北:遠流出版。(原著:1971)

何丙郁(2001),〈「紫微斗數」與星占學的淵源〉,《何丙郁中國科技史論集》,瀋

陽:遼寧教育出版社。

李玉珮(2005),《李玉珮紫微開運好桃花》,台北:春光出版。

李玉珮(2006),《李玉珮紫微招財好運來》,台北:春光出版。

李光浦(1998),《鄭氏星案新詮》,台北:武陵出版社。

李名揚(2005.06.17),〈科學?騙局? Science 也關切──自由撰稿人去函詢問物理系三位教授看法 台大教授批李「話講過頭了」〉,《聯合報》,A7 版,話題。

李惠卿(2005),《文化、存在與心靈──以命理詢問者的心理現象為探析》,南華大學生死學研究所。

彼德‧柏格(Berger, L. Peter),蕭羨一譯,(2003),《神聖的帷幕》,台北:商周出版社。

范維君(1999),《占星術與日常生活行動:一個知識社會學的考察》,政治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施寄青、陳燁(1997),〈上帝也算命〉,《論命、靈、科學》(宗教、靈異、科學與社會研討會論文集)。6-9。

涂爾幹(Emile Durkheim),芮傅明、趙學元譯(1992),《宗教生活的基本型式》,台北:桂冠出版社。

凌坤楨(1993),《算命行為之歷程分析》,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研究所。

高亨(1984),《詩經今注》,台北:漢京文化。

袁樹珊(1998),《中國歷代卜人傳》,台北:新文豐出版社。

許倬雲(1994),《西周史》,北京:三聯書局。

郭慈芬(2004),《千禧年的算命風潮──星座命理節目之閱聽人研究》,世新大學傳播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向明(2005),《社會科學質的研究》,台北:五南出版社。

陳東美(2003),《中國科學技術史(天文學卷)》,北京:科學出版社。

陳美蘭(1999),《「科學理性論」或「功能論」?大眾媒體的算命論述》,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

葉闖(1996),《科學主義批判與技術社會批判》,台北:淑馨出版社。

張榮明(1994),〈星命術與中國文化〉,《星命集成》,重慶:重慶出版。

黃一農(1993),〈清前期對「四餘」定義與存廢的爭執──社會天文學史個案研究(上)(下)〉,《自然科學史研究》,第12 卷,第3 期(240-248)、第4 期(344-354)。

楊國榮(2000),《科學主義:演進與超越──中國近代的科學主義思潮》,台北:洪葉文化。

劉韶軍(1994),《神秘的星象》,台北:書泉出版社。

歐亞菁(2005),《非營利網路算命討論區形成之歷程分析》,政治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駱怡心(2001),《星辰與人間──占星人對占星的應用、占星體系以及生活事理的交互影響》,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

錢穆(2001),《中國思想史》,台北:蘭臺出版社。

羅正心(1995,1,3,4 月),〈天機不可洩露?!台灣的算命文化(一)(二)(三)〉,《張老師月刊》,205,207,208 期。

羅正心(1998),〈算命技巧裡的語言表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

84,37-60。

瞿海源(1999),〈術數流行與社會變遷〉,《台灣社會學刊》,22,1-45。

英文部分

Berger, Peter L. & Luckmann, Thomas. (1967).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New York: Doubleday.

Jean-François Lyotard(1984)(original: 1979), The Post Modern Condition: A Report

on Knowledge. English translation: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Lo, C. H.(羅正心)(1996), Fortunetelling in Contemporary Taiwan: A Critique of

Anthropological Study in Magic.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Smith, Richard J.(1991), Divination in Traditional Chinese Society, Westview Press,

Boulder, San Francisco , Oxford.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