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05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御定奇門寶鑑原文【一】-- 邱金漢老師

 

御定奇門寶鑑原文【一】

本會常務理事  邱金漢 老師   摘錄:《道家會訊45期》


    學習奇門遁甲的學員及同好,常被奇門遁甲書籍所困惑,因為不知要參考那本工具書,雖然古今圖書集成版早已問世,四庫全書版亦同,奇門遁甲全書,奇門遁甲統宗大全,奇門金章,奇門法竅,奇門秘竅,奇門遁甲元靈經,景祐遁甲符應經,皆是目前街坊常見之書。但奇門旨歸一書目前台灣無書,大陸圖書館有資料。台北武陵書局出版了二本陰陽遁各五百四十局的時盤資料,讓學員能快速查詢時盤,但不知是出版社有意還是無意,至目前為止沒見到御定奇門寶鑑前半部公諸於世,惟中國大陸在幾年前已經出版過,為了讓學員合參,從本期起分數次將御定奇門寶鑑前半部資料,經本人校正脫字及錯誤之處,以享同好。

 

御定奇門寶鑑目錄

【卷一】

奇門源流

遁甲總論

起例十則

釋義四十四則

註釋烟波釣叟歌

遁甲隱公歌

漢陰居士歌

神機賦

指迷賦

專征賦

混合百神

御定奇門寶鑑卷一

【奇門源流】

奇門之說,論者謂始於黃帝,刪於呂望、張良。漢以前、往往散見於他書,至於隋志藝文專書,始有一十三家。唐益倍之,則其學之來,亦不在近矣。陰符經曰: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張良註云:六癸為天藏,可以伏藏。由是言之。即奇門之權輿也。大戴禮記明堂篇曰:明堂者,古有之也,凡九室。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蓋即河圖之義。而奇學之九宮。漢藝文志,有明堂陰陽二十三篇。又明堂陰陽五篇。宣帝時。魏相表采易陰陽。及明堂月令。言五帝所司各有時。東方之卦、不可以治西方。南方之卦、不可以治北方。乃以八卦方位,配明堂之九室。後漢張衡傳,鄭元既註九宮之說。而南齊高帝本紀註云:九宮者;一為天蓬,二為天內,三為天衝,四為天輔,五為天禽,六為天心,七為天柱,八為天任,九為天英。皆有太過不及之占。唐會要;元宗三戴十月,術士蘇嘉慶上言。請於京城置九宮壇,五數為中,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上、六八為下,符於遁甲。武宗會昌二年正月。左僕射王起等。奏按黃帝九宮經,及蕭吉五行大義。所謂一宮天逢、卦坎、行水方,白者與今奇門之宮星無異。惜乎隋唐志所列諸家,今皆不傳。豈其秘之勿洩耶。抑顯晦各有時也。宋之仁宗。以洗馬楊維德,簒六壬則曰:神應經。奇門則曰:符應經。今亦不能見其全。得毋好古之士。尚有什襲而藏者乎。明之宸濠稱亂。王守仁收攬異術。乃有李成吾者,進以奇門真傳。今之所謂李氏奇門者也。仇鸞門下士有林士徵者。以奇門占兵屢有有奇驗。錦衣陸炳序其書而傳之。人呼為林氏奇門。陶仲文以李林二氏之書。忝以他書而謬紊之,曰:陶真人遁甲神書。蓋勝國之以奇門著見者三家而巳矣。考諸奇門之序,出於都天撼龍經八十一論者凡九。其一曰:都天九卦,二曰:人地三元,三曰:行軍三奇,四曰:造宅三白,五曰:遁形太白之書,六曰:八山撼龍之訣,七曰:轉山移水九字元經,八曰:建國安基萬年金鏡,九曰:玄宮入福救貧、生仙產聖。今所傳者,造宅三白耳。外俱不得而見聞。或者名山石室之藏。精光不能終廢。更有取而修明者乎。廢幾拭目俟之矣。【天芮漢書作內、天蓬唐書作逢。】

【遁甲總論】

遁甲為兵而設,兵為陰象,為詭道,故取諸遁。謂其遁於六儀之下而不見其形也。蓋甲為至尊之神,宜藏而不宜露,宜和而不宜乘,宜生扶而不宜剋制。所喜者惟土,所憎者惟金,惟其喜土也。故奇門始起之宮,例以六戊隨之。甲逆而戊亦逆,甲順而戊亦順,如形之與影。兩相附而不相離。惟其憎金也。故有乙之合以伺其內,有丙丁之威以制其外。乙者甲之同氣。丙丁者甲之子嗣,如手足之衛腹心,臣子之衛君父。鼎足之形成,而後甲有苞桑之固矣。先王之建萬國、親諸侯,其義亦準諸此。故陰陽順逆者,造化之定理。戴九履一者,河洛之精蘊。配以八門、八卦列矣。加以三盤、三才正矣。重以三奇、三光耀矣。積時置閏、歲功成矣。一節三元、二十四氣備矣。以六十時干為經,以四時八節為緯。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相摩相盪,而四千三百二十之局以成。大之為風雲龍虎之機宜。小之為動靜行藏之趨避。範圍天地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百姓日用而不知。雖其中不無詭譎荒唐,悖於聖賢之論。今但取其生剋制伏,近於理者,著之於篇,以前民用,而輔易道之所未備。凡欲教為子者之思孝,教為臣者之思忠,不至於前有讒而不知,後有賊而不見,未必非修齊治平者一助也。至於書符誦咒,似屬不經,槩不錄入。

1_1.png【凡例】

一奇門久巳失傳,人樹一幟,敝帚千金,無從別白。今一字一義,有兩說三說者並存之,以備參考。

一奇門眾說紛然,取其理之正者為首行,列於後或分註者為次,不敢私心去取,然亦略見低昂。

一奇門兵事,避忌甚多。凡三勝地五不擊之外,又有太歲、月建俱不可擊。旺氣所在,亦宜避之。所謂春不東伐,秋不西征者是也。與夫亭亭白奸,三門四戶、天馬方之類,須從歲月太陽查筭,書中未能預載。

一奇門最重格局,如龍迴首、鳥跌穴吉矣。如逢庚為直符,則為格勃,勃格又不可用。龍走、雀投凶矣,為主者不害。虎狂、蛇矯凶矣,為客者不害。皆有活訣,不可一例。

一奇門選擇,最重衰旺休囚。如開門本吉,但其性屬金,如臨土宮金位,及當季夏三秋,所謂得時得地,時之最吉者也。如在春夏,而臨於木火,則金氣大衰,豈得為吉。凡八門皆然,三奇亦然。

一選擇以奇門會合為上吉。若有門無奇猶為可用,有奇無門則當另擇矣。然如捕獵用傷門,逃亡用杜門,弔唁用死門之類,皆當擇其得時得地,即為上吉。又不專重奇門也。

一陰陽宅選擇粗工、但知奇門會合為吉。不知陽宅須與宅主生命,配合門奇之生旺。陰宅須與山頭化命,配合門奇之生旺。若德祿貴馬、三合六合之理,皆宜參考。

一選擇止用奇門,則諸家可廢,然亦須檢點,必當配合斗首五行、太陽吉凶星煞,無有避忌,而又能合於奇門、方為萬吉。故造宅遷塟之家,往往有查至十餘年而後得,蓋欲求其純吉無凶者、甚難也。

一奇門占法、要分動靜之用。靜則止查直符、直使時干。看其生剋衰旺何如。動則專看方向。蓋動者幾之先見者也。如聞南方之事、則占離位。聞北方之事、則占坎位。凡鴉鳴鵲噪。東鳴則看震、西鳴則看兌。此皆不能膠柱鼓瑟,刻舟求劍者也。諸占例此。

一奇門占法,其說不一。如占天時之法,有專看直符者,有專看格局者,有專看天蓬、天英為水火二星者。有專看壬癸丙丁、為時雨所司者。有專看雨師風伯、雷公電母等神者。其說既不可全非,其理亦不可偏廢,臨時會意,頭緒紛然,靈機所觸,皆難預決,諸占放此。

【釋奇】

乙為日奇、丙為月奇、丁為星奇,故名三奇。然讀如奇偶之奇亦通,蓋戊己庚辛壬癸,皆有六甲遁乎其中,是甲與六儀相偶也。乙丙丁則單行矣,故名奇。兵家所謂握奇經者、亦音奇偶之奇,義亦相同。

【釋儀】

儀者用也,為甲所用也。亦有儀衛之義。蓋甲遁於儀中,而儀則衛乎其外也。

【釋門】

五行之理,畏剋喜生。甲木位於東、庚金位於西、東西相對,木之畏金也甚矣。故用奇以制庚,庚制而退休於坎,以就水之生,故正北為休門。休於北而對於南,有嚮明而治之象,景者大也,故正南為景門。水能滋木、金能生水,生則金氣洩,洩則木氣舒,故金水之間,西北為開門。有開必有闔,故對開為杜門。杜者言陽氣欲盡也,木既休於水、則木氣暢,故水木之間、東北為生門。有生必有死,故對生為死門。死者言落其實而取材也。庚欲犯甲,甲既休於北,而對之者惟有卯木,不無受傷之患。此傷而彼亦驚,故正西為驚門,正東為傷門。

【釋星】

蓬任衝輔英芮柱心禽,其立義皆本於甲。而其取義則因於節氣。蓋甲既遁而星乃顯其用,謂之星者,必晦而後現。猶夫甲之必遁而後顯也。冬至之木、陽意已動。蓬者逢也,言能復逢其陽也,故一宮曰蓬。立春乃可以任其性矣,故八宮曰任。春分則其氣益暢,故三宮曰衝,衝者動也。至於立夏。扶蘇四蔭,附之者益眾,故四宮曰輔。夏至而英華盡露矣,故九宮曰英。立秋而歛,故二宮曰芮,芮之為言內也。秋分黃落,厥幹獨存,故七宮曰柱。立冬則體竭內含,中藏仁德,故六宮曰心。惟土則四時相依於木,有禽之象焉。故中五曰禽。

【釋九宮之色】

兩儀立而後五性分,青黃赤白黑者,五方之正色。九宮之色有七,而色不同,不可以五方論。如坎在北、色主黑,而九宮主白。坤土宜黃,而九宮主黑。兌金主白,而九宮主赤。此從九宮時氣之色而言也。坎、艮皆白,萬物未萌之色也。方春而芽,白者漸有青意、而猶未青,故曰碧、屬震。初夏屬巽,色重於青,故曰綠。盛夏在離,其氣薰灼,故不曰赤、而曰紫。過夏而神色漸穠,故曰黑。秋深在兌為赤、丹黃凋落矣。交冬為乾,萬物歸根,無色可見,故亦曰白。黃主土,四季有之。故不配於八月,非正色間色之謂也。

【釋八神】

八神者;天乙、螣蛇、太陰、六合、朱雀、白虎、九地、九天也。天乙常隨甲而加時干,故亦名直符。陽局順行、陰局逆行,依次臨方,不循宮次序。凡兵占以天乙所在、坐擊其衝。揚兵於九天、安營於九地、伏兵於太陰、匿形於六合。間諜用朱雀、偵探用白虎,驚擾用螣蛇,各有所司也。或有用元武、勾陳者。朱雀之下即可兼看玄武,勾陳之下即可兼看白虎。

【釋八卦分八節】

八節者;冬至、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也。冬至一陽生,生於陰之極也。夏至一陰生,生於陽之極也。故冬至起於坤,夏至起於乾。以先天卦之接應也。是以立春起於震,春分起於離,立夏起於兌,行東蔀之生氣而隸於北。立秋起於巽,秋分起於坎,立冬起於艮,行西蔀之殺氣而隸於南。一節統三氣,一元統五日,一日統十二時,一時為一局,五百四十局為一卦,八卦合得四千三百二十局,以成一歲,此軒轅氏之始制也。一節分三氣,一氣立四十五局,歲得一千零八十局,此風后演軒轅氏四局為一局之制也。冬至甲子生於一,一數之始也。夏至甲子生於九,九數之終也。故冬至起於坎、夏至起於離,此後天卦之節應也。是以立春起於艮,春分起於震,立夏起於巽,順行陽氣而履於左。立秋起於坤,秋分起於兌,立冬起於乾,逆行陰氣而戴於右。一節統三氣、一氣統三候、一候為一局、九局為一卦,八卦合得七十二局,以成一歲。此太公望約十五局為一局也。八節分二至、二至分陰陽,陽統十二氣順行九宮為陽九局。冬至、驚蟄、清明、立夏四氣,三元甲子起於一七四宮。小寒、立春、穀雨、小滿四氣,三元甲子起於二八五宮。大寒、春分、雨水、芒種四氣,三元甲子起於三九六宮。陰統十二氣逆行九宮為陰九局。夏至、白露、寒露、立冬四氣,三元甲子起於九三六宮。小暑、立秋、霜降、小雪四氣,三元甲子起於八二五宮。大暑、秋分、處暑、大雪四氣,三元甲子起於七一四宮。每一宮統四元,每一元統六十時,四元分得二百四十時為一局,歲四千三百二十時為十八局,此留侯又約四局為一局也。

漢陰居士曰:天地之理,陰陽生殺而已矣。含兩間而吐四時者,理中氣也。氣無理不畜,理無氣不舒。

陰陽生殺者,所以畜其氣而舒其理者也。故庖羲氏俯仰以畫卦、軒轅氏即卦以分節,亦各緣陰陽生殺,

發其含吐舒畜而已矣。八節之義;冬者陰也,其音翕、陰之理也。夏者陽也、其音張,陽之理也。春

者陽之生氣也,故其音張而發。秋者陰之殺氣也。故其翕而歛。此陰陽理氣自然之翕張歛發,故運行

四時而生成百物也。至者拯也、分者中也、立者止也。先天坤以純陰居北,陰至於純而陰極矣,故曰

冬至陰極則陽生。陽生則陰止,故震一陽生於東北曰立春。離以陽含陰而居東,陽之生氣得乎中,是

以二陽含一陰而中分之,故曰春分。陽過其中而氣漸盛,若不知其所止,則必至於極。故兌以一陰止

二陽於東南曰:立夏。乾以純陽居南,陽至於純而陽極矣,故曰:夏至。陽極則陰生,陰生則陽止,

故巽一陰生於西南曰:立秋。坎以陰含陽而居西,陰之殺氣得乎中,是以二陰含一陽而中分之故曰:

秋分。陰過其中而氣漸盛,若不知其所止,則必至於極,故艮以一陽止二陰於西北曰:立冬,此羲皇

二聖,卦節一揆之旨也。後天卦位雖易,而八方八節不能易。其所能易者,則陰陽升降之氣。而所不

能易者,則陰陽配合之理也。故曰天地之理,陰陽生殺而已矣。

【釋九宮】

九宮者;四正四維中央也。其體則先天陰陽往來順逆之序,其用則洛書戴履左右肩足之數,其義則一也。但先天之序隱,隱則布局繁而難。洛書之數顯,顯則布局簡而易。是以太公留侯於奇門布局,則用洛書之數,起元仍用先天之節。蓋去難而取易,舍繁而用簡耳。易贊曰:易則易知,簡則易從。太公留侯、真明易簡而得其理者也。

【釋虛中合宮】

五行分位五方,左旋相生。正北水生正東木,正東木生正南火,正南火至中央土,中央土生正西金,正西金生正北水,惟中央無門,故虛而土寄合於西南,以續金火之氣,亦見坤為萬物之母也。以中五所以合於坤二也。一本陽局中五合於二,陰局中五合於八,先天巽以一陰生於西南,震以一陽生於東北。冬至一陽生於陰之極,故用陽局。而以中五寄巽,以姤其陰氣。夏至一陰生於陽之極,故用陰局。而以中五寄震,以復其陽氣,是陽局順陰而逆陽,陰局順陽而逆陰,陰陽互交於五之寄宮。而後得乙與庚合,而甲始無畏。脫中五不寄於震巽,則後天之坤艮不得屬土。而洛書之二八不能相交。且中五之土、有陽無陰。有死門而無生門,亦非通論。所以悟真結胎,用先天之數。東南合五、西北合五、中宮分五為三家相見。蓋其分陰陽於震巽者,即二少之合陰陽於二長也。其說於理尤為周備,但舊本多從前說,故遵之。

東南合五者;木往生火、木三火二合成五也。木往必經兌,故後天巽代兌為木。西北合五者;金來生

水,金四水一合成五也。金來必經艮,故後天乾代艮為金。蓋以途圖之生數合之也。不言成數有合者,

以其去本位之生數即成五,不必合也。中分五者,分土之成數,西南東北各得其五也。故曰數往者順,

知來者逆也。

【釋六儀遁六甲】

六儀遁六甲者,六甲統六儀,儀用而甲不用也。其儀維何?干有十而宮惟九,甲不入宮則奇儀無首,甲若居宮則奇儀缺位。是以甲統其儀,用儀之用以為用,而不自用也。假令甲以奇儀分布九宮,順則儀在前、奇在後,逆則儀在後、奇在前。今舉順布以類其餘。如布冬至第一局。先布三奇於後、乙居九、丙居八、丁居七,次布六儀於前,戊居一、己居二、庚居三、辛居四、壬居五、癸居六,此奇本局之定位也。一局為一元,一元統五日,五日統六十時,六十時分六甲,六甲統六儀,自甲至癸、一宮一干,遍歷九宮,為終一甲。六歷九宮、為終一元。一元終又起首甲為第二局。本局甲子起一宮、順遁九宮,至癸酉仍歸一宮。則首甲所監之九干,終於一戊之本局,定位居一。甲子十干始於一而終於一。甲子與戊同宮,是戊遁甲子,故統曰甲子戊。甲戌續癸酉起二宮,宮遁一干至癸未,仍歸二宮。二為己本局之定位,是甲戌與己同宮,統曰甲戌己。甲申續癸未起三宮,宮遁一干至癸巳,仍歸三宮,三為庚本局之定位,是庚遁甲申,故統曰甲申庚。甲午續癸巳起四宮,宮近遁一干至癸卯,仍歸四宮,四為辛本局之定位,是甲午與辛同宮,故曰辛遁甲午,而統曰甲午辛。甲辰續癸卯起五宮,宮遁一干至癸丑,仍歸五宮,五為壬本局之定位,是甲辰與壬同宮,故曰壬遁甲辰,而統曰甲辰壬。甲寅續癸丑起六宮,宮遁一干至癸亥,仍歸六宮,六為癸本局之定位,故曰癸遁甲寅,而統曰甲寅癸。舉此一局,而局局如是。布此一元,而元元如是。故甲子戊、甲戌己、甲申庚、甲午辛、甲辰壬、甲寅癸,旬首之甲。莫不統儀以遁,則儀用即甲用。故曰用儀之用以為用,而不自用也。

六甲統儀不統奇者,儀為庚之黨羽,奇為甲之腹心也。奇儀分布九宮,六甲又遁諸干於九宮者。

備星門之為符使,所為遁宮也。

【釋符頭】

符頭者;符合上元首甲也。甲子、己卯、甲午、己酉四日為符頭。蓋一氣統三元、分上中下三局,一局統五日,五日統六十時為一紀。一紀即一元紀法。以十干加十二支,首尾相合為一終。干以甲為首、癸為尾。支以子為首、亥為尾。故自甲子至癸亥,合得六十為一紀,謂之一元,奇門選時之法也。時非日不能得元,元非氣不能得局,是以一氣統三元為三局,分上中下以別之,再別為周,再周為變,故終十二紀。而天地之氣,是以謂之六氣也。凡變氣一,統節氣四,故四分日紀以起各氣之元。用甲己二干遁起甲子時為元首,二干加仲為上、加孟為中、加季為下。以仲之甲己四日,遁起甲子時,合時紀上元之首,故曰:符頭也。

【釋直符直使】

符使者;星門用時之異名也。直者;代甲而直其用也。甲以星門為體,以奇儀為用,故奇儀無定位,而星門有定宮也。星為符者,即憑執之符也。門為使者,即甲巡行之使也。故凡甲在之宮,即以直宮之星為符,以直宮之門為使也。干本十也,以配十二支,而變為六十干,故甲稱六而儀亦稱六也。奇儀者九干之體。六十干者奇儀之用也。故奇儀隨元分職九宮,而六十干亦隨元分遁九宮也。六十干分遁九宮,則六甲干首亦在其中。何以概言為奇儀之用也。蓋以身先之而分其勢以弱之也。若六甲不率五十四干分,遁則各干各聚於一宮,非所謂強木弱金也,何也?以木弱金而強木者也。故凡甲在之宮,而癸輙臨之。所以甲子遁戊,而癸酉亦遁戊。金盜土以生水也。甲戌遁己,而癸未亦遁己。土相比以求益也。甲申遁庚,而癸巳亦遁庚。火制金以防合也。甲午遁辛,而癸卯亦遁辛。木助火以制金也。甲辰遁壬,而癸丑亦遁壬。土相連以敗水也。甲寅遁癸,而癸亥亦遁癸。水相合以益木也。是以甲子癸酉遁戊,而戊應配之辰與子酉合。甲戌癸未遁己,而己應配之卯與戌未合。甲辰癸丑遁壬,而壬應配之子與辰丑合。甲寅癸亥遁癸,而癸應配之亥,與寅亥比合。惟甲申癸巳遁庚,而庚應配之寅,則衝申而害巳,故巳火剋庚金,而申金又剋寅木也。甲午癸卯遁辛,而辛應配之丑,則生辛制卯而盜午。故午火剋辛金,而卯又剋丑土也甚矣。金之不能忘情於木也,故儀順而奇應之以逆,儀逆而奇應之以順有以也。或曰甲遁於儀,不能遁於奇,何以言為奇儀之用也。蓋以靜為體,以動為用也。奇儀之於卦無定位,於局有定位也。有定宮則謂之靜,故曰奇儀為九干之體也。六甲隨元遁於儀,故奇合,六儀之干亦隨甲遁於宮。遁則非靜矣,故曰六干為奇儀之用也。夫六甲不遁於六儀,則九星不能直其符,九干不遁於九宮,則八門不得直其使。歌曰:直符常以加時干,直使逆順時支去。謂每甲用時,以當直之星符,臨奇儀本局之定位,以當直之門使,巡奇儀本元之遁宮也。譬之用人,其人體在是,而以符監之,其人用在彼,而以使察知,則何所為而不善哉。故云:善藏其用,以儆戒無虞也。

【辨三氏奇門】

一李氏奇門真傳,不顧尊甲之義,止以節氣為準。如云:辛卯日午時立春,是日癸巳時,猶用大寒下元,自甲午時起、至癸巳日亥時止、共三十時,先用立春下元陽二局、謂之殘局。自甲午日子時起、至戊戌日亥時止、共六十時,後用立春上元陽八局。己亥日子時起、至癸卯日亥時止,共六十時,用立春中元陽五局。又自甲辰日子時起,至丙午日申時止,共三十三時,仍用立春下元陽五局為補局。謂以此三十三時,補足先用殘局,以成一元。丙午日丁酉時、交雨水節、亦如立春,先用下元補局,嗣此而後、氣氣皆同,直至甲午日子時交寒露節,三元順序始為正受。至己酉日乃用霜降超起,超至次年戊戌日芒種,超過四日。超至辛丑日大雪、超過七日,又超至次年癸卯日芒種、過九日。餘無再超之理,即以己酉日、疊作芒種閏奇。蓋以接氣為拆補,謂拆補寧多二三時,起超不可過九日,如過九日,即當置閏也。

考古法以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為符頭者,緣尊甲以制奇門,故立符以定元首也。是以符頭為體,

節氣為用。非節氣則不能入局,非符頭則不能起元,故於二至之前,置閏引氣,以歸符頭也。李氏超

閏既用古法,則接氣亦當如古法,何得創為拆補以亂符頭,若謂拆補是接氣之準。則符頭不得超前氣

而為超神。若謂超神為置閏之基,則氣餘不得因拆補而為節氣,此易知者也。如必以氣為準,則超神

亦當用拆補法,不宜於本氣、接後氣之超。倘曰符頭巳到,不得不超,而接氣符頭未到。何以下元返

用於上元之先耶。脫依此法,不但下元用於上元之先,中元亦可用於上元之先矣。況甲午符頭,僅得

一元五日六十時。若用殘局補合三元,又係己卯符頭所轄。寧有當轄者不能用,而顧用於不當轄者乎?

殊違尊甲之旨也。

一林氏奇門,以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大陽日行一度、歷十二辰、二十四氣為一周,奇用七

十二候,止三百六十日,餘日之度成閏奇,以合天道氣候。凡一節氣三十日五時二刻,以三十日為六

候,餘五時二刻為閏始,一歲-二十四氣,積其餘得五日三時為一候,作閏候。故二十年有二十一候之

閏。第一年在天正冬至上候起、至芒種末、閏上候。第二年在小滿末潤中候。第三年在立夏末、閏下

候,周而復始、一至一年,二至二十一年,三至四十一年,四至六十一年,循環不已。積四百一十六

年而天正冬至,仍閏上候。

考古法正受之後起超者,蓋尊甲子為上元之首也。故超四十餘氣,遇芒種大雪,重用本氣三元,以續

陰陽終極之氣,俾三元之次序不紊耳。林氏不究古義,謂李氏置閏為非,創為閏候之法,自謂奇門功

臣,不知李氏超閏,正合古義,第以拆補用於接氣淆亂符頭,然於三元次第,猶有上中下之分別也。

若林氏二十年閏二十一候,則三元次第不分,四仲符頭無用矣。不亦奇門之罪人乎,殊違尊甲之旨也。

一陶真人遁甲神書,超閏以二氏為準,加臨以古法為非,謂禽芮不宜同宮,奇儀逐時有異,創立陰陽

一百六十二圖。自序云:啟千古不傳之祕,其法陽遁一局一宮起甲子戊,二宮起甲戌己,三宮起甲申

庚,四宮起甲午辛,五宮起甲辰壬,六宮起甲寅癸,七宮起丁奇,八宮起丙奇,九宮起乙奇。直符直

使不載圖中。若甲子時用事,以直符天蓬、直使休門同加於坎一宮。天盤地盤相同。凡甲己日之戊辰

時、乙庚日之己卯時、丙辛日之庚寅時、丁壬日之辛丑時、戊癸日之壬子時、癸亥時,此六時各歸各

宮。故同甲子時者,共為一局第一圖,永定不易。如用乙丑時,本局地盤不動,以天盤甲子戊加乙於

九宮。再加甲戌己於一宮、甲申庚於二宮、甲午辛於三宮、甲辰壬於四宮、甲寅癸於五宮、加丁奇於

六宮、加丙奇於七宮、加乙奇於八宮。以蓬休符使加於離九宮。凡甲己之乙丑甲戌時、乙庚日之戊寅

時、丙辛日之己丑時、丁壬日之庚子、辛亥時、戊癸日之壬戌時,七時六甲,各加其干。故同乙丑時

者,共為一局第二圖,亦永定不易。如此陰陽各立九局,每局各位九圖,共為一百六十二圖。

考古法,東部四卦,一少交於西南。西部四卦,二少交於東北者,交於陰陽始生之地也。故後天坤艮

位其地,而以五寄之,惟其有寄宮也。然後得乙與庚合而丙居其功。冬至四節,六甲從乎順行。夏至

四節,六甲從乎逆布者,從其卦爻往來之序也。故後天洛書代其序,而以時遁之惟其有遁宮也。然後

得符與使分,而甲藏其用,此理淵微,未易測也。陶氏不究古義,疑太公留侯捷法,為後人附會,謂

時遠難稽,無足憑信,遂用飛掌加臨,立成圖局,以為附合洛書。

夫飛掌之法,乃近代形家排山之法,非古法也。脫如其說,使九星可入中宮,禽芮亦不併混,不知直

使僅有八門,又將何法以分九宮乎,顛倒星宮,殊違尊甲之旨也。

【釋陰陽刑德開闔】

陰陽刑德開闔者,陰刑陽德,陽開陰闔也。冬至德在卯、刑在酉。夏至德在酉、刑在卯。春分德在午、刑在子。秋分德在子、刑在午。立春德在辰、刑在戌。立秋德在戌、刑在辰。立夏德在未、刑在丑。立冬德在丑、刑在未。凡刑德所在,三氣共之。刑德不及寅申巳亥者,以四孟為四生,故不及也。蓬任衝輔禽之陽星,凡五陽星加時為開。英芮柱心謂之陰星。凡四陰星加時為闔。將兵以開闔分主客,以刑德定坐擊,闔為主、開為客。坐陽德、擊陰刑是也。

【釋三甲】

三甲者;孟甲、仲甲、季甲也。凡上元入局,甲子、甲午直符為仲甲。中元入局,甲寅、甲申直符為孟甲。下元入局,甲辰、甲戌直符為季甲。三元三甲直符之時,舉事視刑德為動靜。將兵視刑德為戰守,皆以在門決之。在門者刑德在直使之門也。冬至三氣卯為德、酉為刑。凡三元入局五百四十時中,五卯時德在門,五酉時刑在門。德在門之時,宜動宜戰。刑在門之時,宜靜宜守。三氣元中,孟甲、仲甲直符旬內,有刑亦有德。惟季甲直符甲辰旬中,有刑而無德。甲戌旬中,有德而無刑。立春三氣元中,五辰時德在門。五戌時刑在門。孟甲、季甲直符旬內,有刑亦有德,惟仲甲直符甲子旬中,無刑而有德。甲午旬中,無德而有刑。春分三氣元中,凡五午時德在門,五子時刑在門。立夏三元氣中,凡五未時德在門,五丑時刑在門。六氣十八元中,仲甲、季甲直符,有刑亦有德。惟孟甲直符甲寅旬中,無刑而有德。甲申旬中,無德而有刑。夏至十二氣,直符同,刑德反是。凡德在門之時,陽星加之為盡開。陰星加之為半開。刑在門之時,陽星加之為半闔,陰星加之為盡闔。故經云:能知三甲、一開一闔,不知三甲,六甲盡闔。

三氏諸書,以仲甲為刑德在門,此時主客皆不利,惟宜退藏隱伏。孟甲為陽在內,陰在外,此時利主,

宜堅壁守城。季甲為陰在內、陽在外,此時利客宜提兵動眾。又以甲申庚為刑門。又註六甲之時,陽

星合孟、內開外闔,合仲半開半闔,合季外開內闔。陰星合孟,內半開、外盡闔。合季外半開、內盡

闔。不知何所取義,存之以備博洽之考。

【釋三奇得使】

三奇得使者,謂得三吉門、直使加奇也。凡開、休、生加乙、丙。丁為吉門合三奇,利為百事。更得

吉門作直使為得使,謀為尤利。

【釋三奇遊六儀】

三奇遊六儀者,謂奇間於儀中,儀加奇、而奇復遊其儀也。左儀加奇,則奇遊於右儀。右儀加奇,則奇遊於左儀。乙遊己辛,丙遊戊庚,丁遊壬癸,必為當旬直符來加方是。假如陽一局,乙奇在九宮、甲午辛在四宮居右。甲戌己在二宮居左。若乙亥時,甲戌直符來加乙於九宮,則乙遊於右儀之辛。若乙未時,甲午直符來加乙於九宮,則乙遊於左儀之己,此時利為百事。若得吉門更利,丙丁倣此,左右間一宮者亦是,如陽三局乙奇是也。

【釋玉女守門】

玉女守門者,地盤六丁守直使之門也。甲子直符庚午時、甲戌直符己卯時、甲申直符戊子時、甲午直符丁酉時、甲辰直符丙午時、甲寅直符乙卯時,值此六時則直使遁於丁奇所在之宮,丁為玉女,故曰:玉女守門也。此時利謀秘密、陰私之事,乘玉女守門方出,人不能見。入宜營建宴會、和樂之事,若遇三奇吉門直使,又得太陰臨合地戶,宜福食遠行、出入皆吉。

以上三格,三氏諸書,各有異同。李以甲戌、甲午為乙奇得使,甲子、甲申為丙奇得使,甲辰、甲寅為丁奇得使,林陶因之。林以甲己時丙、乙庚時辛、丙辛時乙、丁壬時己、戊癸時壬,為玉女守門時。李陶皆以玉女守門為三奇遊六儀。考釣叟歌與諸說不合。歌云:吉門偶爾合三奇,值此經百事宜,更合從旁加檢點,餘宮不可有微疵,三奇得使誠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補,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號為三奇遊六儀,又有玉女守門時,若作陰私和合事,請君但向此中推。此十二句是承上接下,一串說來者。若從三氏以遊儀為得使,以守門為遊儀,則於歌義大相戾矣。歌云:甲遇者,謂得使之時,復遇直使之甲加之,其吉更倍,非以遊儀為得使也。且得使遇甲,惟丙辰、丁酉二時有之,陰陽二局僅各三見,陽一局八宮,三局一宮,五局三宮,陰六局八宮,四局六宮,二局四宮為丙奇得使遇甲。陽三局九宮,五局二宮,七局四宮,陰九局三宮,四局七宮,二局五宮,為丁奇得使遇甲。至於乙奇以及他時,則遇甲而不得使。或得使而不遇甲矣。矧經中止載遊儀、守門二格,無得使之格,若必謂遊儀為得使,是以儀為使,而不以門為使也。必謂守門為遊儀,是以門為儀,而不以甲為儀也。何則玉女守門者,守其宮以侍直使之門,來加所遁之時也。玉女、丁奇也,既以丁奇所在之宮,守直使來加為守門,亦可謂之八門遊丁奇,奚可謂之三奇遊六儀乎!至於林以甲己時丙等為守門,則尤不可解矣。且三奇遊六儀,惟陽一局、陰九局九見,陽一四七局、陰八六三局惟丙奇見。陽三六九局、陰七四一局,惟乙奇見。其訣以一奇間於二儀之中,如天盤左儀直符加奇,則其奇遊於右儀。右儀直符加奇,則其奇遊於左儀。故曰: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也。若依陶氏定圖,每一時以奇儀順序一易,則天盤與地盤異矣,又將何據以為得使乎。

【釋迫】

迫者;門制其宮也。開門臨三、四宮,休門臨九宮,生門臨一宮,景門臨六、七宮,傷、杜二門臨二、八宮,死門臨一宮,驚門臨三、四宮,凡此為迫,不利諸事。經云:吉門被迫,吉事成凶。凶門被迫,凶災愈甚。值此惟宜安靜、不宜舉動。

【釋五不遇時】

五不遇時者;時干剋日干也。凡值此時,諸事不利。經曰:時干剋日有災厄,甲日從午逆數之。若到戌亥便越過,萬事如逢俱不宜。其法以庚加午逆行,越過戌亥,為時之定局。次以日干甲從庚上逆數其下,即本日五不遇時也。凡十干環列,順數七干,逆數五干,皆剋第一干。順數者;止論其干,故名七殺。逆數者,合論其干支,故曰:五不遇時。

【釋奇墓奇制與日時干墓同凶】

奇墓者;乙奇臨二宮,丙奇、丁奇臨六宮也。二宮藏未,六宮藏戌。乙木墓於未,丙丁火墓於戌,故乙奇墓二、丙丁墓六也。墓則氣絕,不利舉動、動即有凶。合奇門半吉。奇制者;乙奇臨六、七宮,木制於金。丙丁奇臨一宮,火制於水也。三奇受制,占與墓同。蓋奇為尊甲而設,臨於墓制,則甲己無輔,故為凶也。乙未、丙戌、丁丑三日時,謂之日時干三奇入墓,其凶與墓制同。凡戊辰、壬辰、己未、癸未、辛丑五時,為時干入墓,不可用。以干囚於支也。舊本有戊、丙戌、丁、己丑四時,無戊辰、己未、辛丑三時,今改正之。

【釋六儀擊刑】

刑者;子刑卯、戌刑未、申刑寅、午刑午、辰刑辰、寅刑巳也。甲子戊儀加三宮,甲戌己儀加二宮,甲申庚儀加八宮,甲午辛儀加九宮,甲辰壬儀、甲寅癸儀加四宮,為擊刑。以三宮藏未,八宮藏寅,九宮藏午,四宮藏辰巳也。凡值此時最凶,不宜舉動百事,強有出者,車破馬傷,兵敗將殺。一本甲戌加八宮,甲申加四宮,甲寅加二宮亦是。

【釋遊三避五】

三五者;生死二氣順逆之通名也。其法有二時,一日遊避時,以十二支環列。日後三辰為生氣,日前五辰為死氣。謂逆三時干生日干。順五時干受日干之剋也。一符遊避時,以十干環列,取符前三干為生氣,符後五干為死氣。謂逆五時干剋符干,順三時干受符干之生也。凡生氣所在之方,不合奇門,亦宜遊。死氣所在之方,即合奇門,亦宜避。故曰:遊三避五。

李氏以三為震三宮,五為寄坤之五宮。謂震為木生之位,坤為死門之鄉。凡六甲直符,宜遊震避坤也。林氏以直符加丙為遊三,加戊為避五。謂丙受甲生,戊受甲剋也。陶氏以冬至後,天乙直使在一二三四為行陽,六七八九為行陰。夏至後,天乙直使在九八七六為行陽,四三二一為行陰。冬至後,自九至一,中分五之南為陽,五之北為陰。夏至後,自一至九,中分五之北為陽,五之南為陰。謂陰陽二使,各行半道,利害難分,故有避五之義也。愚謂奇門以尊甲立義,要使甲不受制,然後為尊甲也。林氏避五雖非古義,然猶未違尊甲之旨,但不知三五有順逆耳。若李氏以六甲直符、宜遊震避坤,則是凡百舉動,皆由正東而避西南矣。且甲子直符臨震宮名擊刑,陰局中五寄艮宮得生門,不又為遊刑避生乎。至於陶氏利害難分之說,則溺於飛掌,更謬於二氏矣。

【釋反吟伏吟】

反吟者;反復不能寧處而呻吟也。凡星門各有定位,若加臨於對衝之位,即為反吟。如蓬加英、休臨景是也。伏吟者;伏匿不能變動而呻吟也。凡星門各加臨於本位,即為伏吟。如蓬加蓬、休加休是也。如值二吟,若得太陰合奇門蓋之、其凶減半。伏時宜收歛貨財、隱匿什物。反時宜發散財貨,分給倉廩。凡值二吟,不利舉動。

陶氏圖中,有時干而無遁宮,故反伏二吟,支離舛謬,已不足論。但謂六甲序為伏吟,則於三甲闔闢

之義不蔽,更屬荒唐。夫奇門之所以必遁其甲者,蓋主靜以立人極之意也。是以六甲之時,符使各安

其位,定而能靜,謂之遁甲。不為伏吟,甲遁之後,奇儀用事,符使分宮,則星不得不動。以加所用

之時,干門不得不動,以臨所遁之時支。惟其動也,而後加臨對宮,有反復不寧之悔。加臨本宮,有

伏匿不變之悔。悔者;悔其忘動,故曰:反吟、伏吟。若以六甲序為伏吟,是以靜而致悔矣!豈遁甲

之旨也耶。嘗考六十時中,星伏惟六時。甲子值符戊辰時,甲戌直符己卯時,甲申直符庚寅時,甲午

直符辛丑時,甲辰直符壬子時,甲寅直符癸亥時。此陰陽二局星伏之定時也。凡六癸時為門伏,陰陽

二局皆同。惟禽星直符多一庚時,任星、芮星直符多一丁時。如禽星直符陽一局庚戌時、二局庚子時、

三局庚寅時、四局庚辰時、五局庚午時、九局庚申時死門伏。陰九局庚戌時、八局庚子時、七局庚寅

時、六局庚辰時、五局庚午時、一局庚申時,生門伏。芮星直符陽一局、任星直符陰九局、丁丑時。

陽二、陰八丁卯時,陽六陰四丁巳時,陽七、陰三丁未時,陽八、陰二丁酉時,陽九、陰一丁亥時,

陽局死門伏,陰局生門伏。此門伏之定時也。反吟取衝,頭緒煩多,不能悉載,故未考定,於局中見

之。

【釋天輔時與五合時同吉異理】

天輔時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時也。此六時符使未分、奇儀安位。惟天乙貴人,輔甲而遁,故曰:天輔時。經云:天輔之時,有罪無疑,斧鉞在前,天猶赦之。謂甲為青龍,貴人乘龍。萬神呵護,攝伏諸凶,故為吉也。凡值此時,宜雪冤理枉,解紛釋難,諸事皆吉。五合時者,時與日之干相合也。甲己相合、乙庚相合、丙辛相合、丁壬相合、戊癸相合為五合。凡值此時,吉神用事,凶煞退藏,故其吉與天輔時同。宜謀為和合、隱秘諸事,不宜雪理解釋。故曰:同吉異理。

林氏以五合時為天輔時,謂五合吉時,對五不遇凶時也。陶氏以六丁為天輔時,謂丁為甲之正生,庚

之正剋也,能制庚輔甲也。又云:若以甲為天輔時,有犯三甲開闔,必丁是而甲非。不知三甲開闔,

謂當陰刑陽德之時,星符加臨。有陰陽開闔之分也。如不當刑德,則陽星加時為開,陰星加時為闔,

與丁何與。

【釋天網】

天網時者;八門臨伏之時,即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丑、癸亥六時也。凡百出入,皆由於門,八門臨伏,如張網於門,出入見罹,故曰:天網。如值此時,諸事不利。惟逃亡隱伏,出其方,人不能獲。然網有高低,出有俯仰,非可造次。凡急難避匿時,視天上癸臨何宮,臨四宮為入墓,不宜出。臨一二三宮為低,臨六宮為觸冠,不宜出。臨七八九宮為高,高時以左手食指掩人中,仰面踽步而去。低時以兩臂負刀,俯身匍匐而去,俱至六十步外,坦行無疑。凡癸亥時為天網四張,東西南北,皆無路可出。惟陽九局、陰一局有之。經曰:天網四張,萬物盡傷,強有出者,必罹其殃。凡值此時,只宜安靜,不可妄動。

三氏俱以癸臨之下為天網時。凡甲寅值符,十時皆不可用。若在八九之宮,謂之四張。此時尺數高,任其往來,其說謬甚。夫既謂之四張,則無路可出矣。又從何處往來,且甲寅為天輔時,甲加丙為朱鳥跌穴時,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五時,直使同臨,為天乙持衡時。而陽一二三五局,陰二四六局,皆吉門直使。此六局丙辰時,又為丙奇得使,遇甲最為難得之時。豈可概以為天網時乎!

【釋貪合受制】

貪合受制者;庚貪乙合,受制於丙丁也。凡金木氣旺時,元首臨其位,則乙庚合於二氣交會之宮,而為丙丁所制,故三奇用而六甲尊。此可以觀聖人乘時之妙矣。局法冬至以後,木氣旺,後天三為木位,故陽局甲子起三宮,則乙庚合於西南,而丁即窺於南,丙即伺於北。夏至以後,金氣旺。後天七為金位,故陰局甲子起七宮,則乙庚合於東北,而丁即窺於北,丙即伺於南。故曰:庚貪乙合,而受制於丙丁也。

陶氏定圖,五還中宮,故陽三陰七,無乙庚之合。且謂古法,禽芮同宮,五二莫辨,是獨指陽遁說矣。若兼陰陽總說,何以不言禽任同宮,五八亦莫辨乎。近見作十八圖活局者,亦以五專寄坤。註曰:水土生於申,申寄坤,故土亦寄坤,則又星家之誤矣。

【釋天將陰陽干支所屬】

天將者;貴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陳、青龍、天空、白虎、太常、元武、太陰、天后也。此十二神應乎天干,故曰:天將,即日將也。求將之訣,始子申、終未丑。避魁罡,不衝首。干取合,用惟九。陰陽分、順逆數。又訣:乾宮甲子申、支分干不分,此是納甲法。支始乾、干終坤。日干尋納合,支上貴人生。

其法以乾、坤、艮、兌,坎、離、震、巽環列。以十干甲起於乾,一卦一干,納至辛,止於巽。又納

壬於乾,癸於坤,則乾坤各納二干,故曰:乾納甲壬、坤納乙癸。艮納丙、兌納丁、坎納戊、離納己、

震納庚、巽納辛也。陽局求貴人入宮,先用納甲,如序順列。次以十二支除去衝首,及魁罡三支。陽

貴支以子為首,午衝子,罡在辰、魁在戌。去午辰戌三支不用,餘九支。以子納於乾之甲下,一卦一

支,順納至亥,仍納於乾之壬下,則乾納壬亥甲子,坤納乙癸丑。艮納丙寅,兌納丁卯,坎納戊己,

離納己未,震納庚申,巽納辛酉,為陽貴入宮之定卦。凡陽局用貴,以日干尋納甲合神,本日貴人,

即起於合神所納之支。如甲戊庚三日,求貴人所起,甲與己合,己為甲之合神。戊與癸合,癸為戊之

合神。庚與乙合,乙為庚之合神,即尋己癸乙三干,納在何卦。離納己、己納未,則甲日貴人起於未。

坤納乙癸,乙癸同納丑,則戊庚貴人起於丑是也。冬至以後,皆用此局。

陰局求貴人入宮,先用納甲。如序逆列,次以十二支,除去衝首,及魁罡三支不用。陰貴支以申為首。

寅衝申,魁罡在戊辰。去寅戌辰三支不用。餘九支,以申納於乾之甲下。一卦一支,逆納至酉,仍納

於乾之壬下,則乾納壬酉甲申。坤納乙癸未,艮納丙午,兌納丁己,坎納戊卯,離納己丑,震納庚子,

巽納辛亥,為陰貴入宮之定卦。凡陰貴用局,以日干尋納甲合神,本日貴人。即起於合神所納之支。

如甲戊庚三日,求貴人所起甲合神。己納於離,丑納於己。則甲日貴人起於丑。戊合神癸,庚合神乙。

乙癸納於坤,未納於乙癸。則戊庚二日,貴人起於未是也。夏至以後皆用此局。

或曰:八卦納十干,奈何獨稱納甲。蓋乾納甲壬二干,陰陽貴人支首,皆納於乾之甲下。恐悞納於壬,

故稱納甲以儆之也。曰:陽貴支以子為首是矣。陰貴支以申為首,何義也。蓋先天坤在子,後天坤在

申,故用子申為首也。何以從坤而不從乾也,先陰後陽之理也。陰極則陽生,陽生而萬物生,故從坤

則機生。陽極則陰生,陰生而萬物息,故從乾則機息矣。不觀兒在母腹乎。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寂

然不動者,息機於陰也,及其生也。口力的一聲,則機生於陽矣。故曰:天地再造,必先有陰、

而後有陽也。陽貴立成歌曰:甲羊戊庚牛,己鼠乙尋猴,丙雞丁豬位,壬兔癸蛇遊,辛從虎上起,陽

貴順相求。陰貴立成歌曰:甲牛戊庚羊,乙鼠己尋猴,丙豬丁雞位,壬蛇癸兔遊,辛從馬上起,陰貴

逆推求。

【釋地將順逆氣支所屬】

地將者:神后、大吉、功曹、太衝、天罡、太乙、勝光、小吉、傳送、從魁、天魁、登明也。此十二神應乎地支,故曰地將,即月將也。求將之訣,神后子起、登明亥止,以亥逆纏,娵訾、雨水,月月氣足,一將一出,將加正時,吉凶可卜。

【釋直辰】

直辰者;建、除、滿、平、定、執、破、危、成、收、開、閉也。以其逐月隨斗所建,分直月內日辰,故曰:直辰。如正月立春後,斗柄建寅,即用寅為月建,本月內凡寅日,即以建加之,則建寅加卯,滿辰、平巳、定午、執未、破申、危酉、成戌、收亥、開子、閉丑,各直其日之辰矣,餘月類推。

【釋三門四戶】

三門者;太衝、小吉、從魁也。四戶者;除、危、定、開也。凡急難時,不及擇奇門,以月將、月建加正時。視三將四建之下,為天門、地戶,乘其方去,百惡不能害。

【釋天馬】

天馬者;房日兔也。房為天駟,故曰:天馬。兔隸卯,卯為太衝,每月太衝下天馬方。又曰:太衝天馬,凡急難時,不及擇奇門,以月將加月建,視太衝所臨之下,乘其方去,凶惡不能侵,劍戟不足畏。

【釋地私門】

私門者;太陰、六合、太常所臨之方也。以月將加正時,用日干尋納甲合神所納之支。即以貴人泊其支,依陰陽順逆,佈定十二貴神。然後視三神所臨之下,即地私門方。以地盤定其方,故曰:地私門。私門之方,更得奇門湊合,百事乘之大吉。

右三門、四戶,天馬、私門,皆急則從神之法也。三氏諸書,以地戶用時建法,月建四孟,則四仲時為地戶。月建四仲,則四季時為地戶。月建四季,則四孟時為地戶,是用地戶時,而非用地戶方矣。又以天馬用月建臨法,正月子起辰,二月子起巳順行,視每月月建下為天馬方。是月建天馬,而非太衝、天馬矣。又謂三天將,宜為天三門,三地將,宜為地三門。且云:小吉為門,其義莫解。曷若去小吉,以成參天兩地更妙。嘗考小吉、未將也。太衝、卯將也。從魁。酉將也。未為二氣交會之門,卯酉為日月出入之門,故以三神為天門也。太陰、太常、六合,司祕密之神也。太常象於未、六合象於卯、太陰象於酉,故以三神為私門也。

【釋亭亭白奸】

亭亭者;天之貴神也。白奸者;天之奸神也。求神之法,以月將加正時、視神后所臨之下,為亭亭方。功曹、勝光、天魁臨孟辰為白奸方。二神常合於巳亥,格於寅申。將兵者合時宜戰,格時宜守。餘時皆背亭亭、擊白奸大勝。

三氏諸書,以寅午戌上見孟神為白奸,白奸與亭亭對為格。合為囚。囚格之時,不利有為。然考經中

謂背亭亭擊白奸,百戰百勝。蓋坐子擊午,以水制火,故百戰百勝也。所稱白奸者,為北方三白之奸

神也。坎宮一白與離宮九紫相對,何奸之有。惟是乾宮六白藏有戌。艮宮八白藏有寅,寅戌與離宮午

三合結成火局。而藏於坎子之左右,是以寅戌為白奸也。凡子加巳,則寅加未、戌加卯、午加亥,亥

為寅之合神,未為午之合神,卯為戌之合神,寅卯交相合,卯戌交相合,三神貪合,不能為奸,故宜

守。子加亥、則寅加丑,亭奸暨加其合神,亦謂之合。子加寅、則戌加子,奸來制亭,亭反生奸,亦

謂之格。此午奸之格合也。寅戌加巳亥,則亭奸互相合。寅戌加寅申,則亭奸互相格。此寅戌二奸之

格合也。若以寅午戌上見孟神為白奸,不惟非白奸之義,且亦無格合之時矣!故詳古以明之。三氏又

有日月亭亭法。正卯二神順行為月亭亭。火局亥,木局寅,水局巳,金局丑為日亭亭。諸書亦間有之,

姑存之以備博洽之考。

【釋氣應】

氣應者;符使之行,旺相休囚,與氣相應也。九星蓬水、英火、衝輔木、任芮禽土、柱心金,皆以我生之月為旺,我同之月為相,我剋之月為休,剋我之月為囚,生我之月為廢。如水星旺於寅卯月、相於亥子月、休於四五月、囚於辰戌丑未月、廢於申酉月是也。餘以類推。此星符之氣應也。八門氣應法,以旺、絕、胎、沒、死、囚、休、廢環列,逐節以本門加於旺地審之。如冬至三氣,以休門加旺,則生門絕,傷門胎,杜門沒,景門死,死門囚,驚門休,開門廢是也。餘以類推,此門使之氣應。

三代氣應之法。假令甲己之日,日中庚午時。冬至己巳以前,尚在大雪氣內,仍作大雪上局,庚午以後,方用冬至上局,厥氣乃應,謂之氣應。不知此即拆局補局之法也。又謂冬至以後,得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歷子午東部,陽氣相應,宜用陽遁。夏至以後,得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歷子午西部,陰氣相應,宜用陰遁。二遁各有二使,冬至氣應,陽使起一宮,陰使起九宮。夏至氣應,陰使起九宮,陽使起一宮,故曰天乙直使,氣宮異所也。冬至起應陽,陽使順行,陰使逆行。夏至起應陰,陰使順行,陽使逆行。所以冬至上元甲子起一宮順行,夏至上元甲子起九宮逆行,至戊辰會合於五宮,二氣交應,利害難分,故曰避五也。按所謂避五者,避日建第五辰死氣也。天乙直使起宮異所者,謂符使同起於甲遁之宮,各異於加臨之所也。不言直符而言天乙者,天乙隨六甲加時,言天乙即言直符也。陽使陰使者,休生傷杜在東部,謂之陽使。景死驚開在西部,謂之陰使。冬至休門起於一,則景門臨於九。夏至景門起於九,則休門臨於一,蓋一定之序,非陰陽各有二使也。夫氣應者,謂氣氣皆應也。若專言二至氣應,是餘氣可不必應,則又與前假令相戾矣!二氏之說多類此,故揭此以槩其餘也。

【釋勃格飛伏】

丙為勃,凡丙加庚為勃飛,亦名伏干。庚加丙為勃伏,亦名飛干。干者;庚為歲月日時干也。凡勃飛凶應在內,故曰:伏干。勃伏凶應在外,故曰:飛干。

庚為格,凡庚加甲為格飛,亦名伏干。甲加庚為格伏,亦名飛干。干之義與勃同。

諸書渾言勃格,與歲月日時干互相加臨為飛伏,非也。嘗考經註;勃者亂逆也,格者閉塞也。

飛者見於上也。伏者隱於下也。甲為十干之長,庚來相制,甲不能用,如政令之閉塞也。故以庚為甲

之格。甲畏於庚,以乙合庚,庚貪合而受制於丙,如制伏亂逆也。故以丙為庚之勃,若渾言歲月日時

干,是以反首跌穴,亦為勃伏勃飛矣!故揭經義以明之。

【釋庚丙同刑異破】

庚加癸為刑,丙加己為刑,盜氣同也。庚丁相加為破,丙壬相加為破,衝制異也。凡值此時,不利有為。

諸書以庚加癸為大格,加壬為小格,加己為刑格,加三奇為奇格。嘗考經中以庚丙為格勃者,以庚為

甲之殺,丙為庚之殺。後制前為格,前制後為勃,所謂同干異支者也。同干異支者,以同旬干支合論

也。如甲子旬,庚為甲之殺,丙為庚之殺,其干之為殺則同,而庚所加者午,午與子對衝,故曰:勃。

相剋又相謀,則隔塞甚矣!故註為閉塞也。相合又相制,則勃逆甚矣!故註為亂逆也。干以盜氣為刑。

支以前四位為刑。庚加癸為第四干。丙加巳為第四干。干同則支同,故曰:同刑也。陽干以後四支為

破,陰干以前四支為破。庚加丁為後四,丁加庚為前四,是庚之干支自相同,干逢剋則破,支逢衝則

破,壬丙相加為剋,子午寅申辰戌相加為衝,是丙之干支自相同,故曰:異破也。若以庚加壬癸為大

小格,加己為刑格,則其於義不通矣!奇格者;謂奇有三格也。庚丙相加為賊格,庚丁相加為破格,

庚乙相加為合格。所云格者,乃格局之格,非格對之格也。後人緣有庚為格之義,遂不考經,而以庚

加三奇為奇格,誤矣!或曰支何以前四位為刑也。蓋以盜氣為刑也。曰戊己非巳午之盜氣,四季非四

生之盜氣,何以皆謂之刑也。蓋戊己藏於巳午,四季墓於四生,各從其類盜氣也。曰三刑之位何居也,

孟為生刑,仲為旺刑,季為墓刑,故曰三刑也。墓刑亦名自刑,以其同類,反從四生自相盜氣也。別

有三刑,見六壬式中。

【釋二吉四凶】

丁甲相加,為陰陽化氣。丁乙相加,為龍鳳呈祥。凡值此二格,利為百事。甲乙相加,為二龍戰野,庚辛相加,為二虎爭雄,甲戊相加,為青龍困頓,庚壬相加,為白虎迍邅。凡值此四格,百事不利。

化氣呈祥二格,一切謀為俱吉。不必合奇門亦吉,故曰:二吉。龍戰困頓下諸格,若得太陰合奇門蓋

之,避其方,乘奇門而出猶可謀為。

【釋日干門戶神名】

甲為天輔青龍,乙為天德蓬星,丙為明堂天威,丁為太陰玉女,戊為天武天門,己為地戶六合,庚為天獄天伐,辛為天庭天尉,壬為天牢天廩,癸為天藏華蓋。

【釋出軍運籌】

凡將兵宜出天門戊,入地戶己,過太陰丁,居青龍甲,駐兵擊其衝,百戰百勝。如陽一局甲己之日甲子時出軍,戊在一宮、己在二宮、丁在七宮,即領兵從正北出天門,從西南入地戶,由正西過太陰,還於正北甲子上居青龍,擊其衝大勝。

運籌之法,以楓木為六籌,長一尺二寸,盛以絹囊,於月蝕夜向月祭之。凡急難時,畫地一週,以六

為數,分為二十四方,從正北子地起左旋,一方記一字,分四維八干二十支,即子癸丑艮寅甲昴乙辰

巽巳丙午丁未坤申庚酉辛戌乾亥壬二十四字,環列為記也。記訖,又以十二支玉女,從庚上起子,順

布於八干四維。布訖,然後左手持六籌,立於本日方上,叩齒三通。以右手取其籌,如訣順序,運於

支辰之方,每運一籌,大呼某神降臨局所,運籌畢,視兩支夾干之方,先成者為天門,後成者為地戶,

就從天門方出,又從地戶方入,由本日玉女方出,鬼神呵護,凶惡不侵。運籌訣:鼠行狗竇、牛收兔

阡、虎蹲蛇窟、兔入牛欄、龍吟馬續、蛇蟠猴跧、馬泉龍浴、羊食雞湌、猴牛【?】豬屋、雞立羊藩、

狗窺鼠出、豬伺虎眠,每日一句,周而復始,運籌呼神,一青龍、二朱雀、三勾陳、四螣蛇、五白虎、

六玄武,每呼某神君降臨局所,順序呼運,周而復始。

凡地戶不成,拾第一籌續呼而運之。即成,其孤籌對天門者,即天門開方。對地戶者,即地戶閉方。

凡軍行野宿,及避難止息,皆用閉戊之法,攝伏群凶,無有恐怖。其法用刀從艮上起,畫地一周,以六為率,畫畢,於旬中戊上取土,以倍六為率。如畫地六步,取土一石二斗,六十步、十二石之類。以土分為六股,堆於六戊之上,從本旬戊上起,依訣均之,互相接續,布滿周匝。然後刀埋於取土之方,回身入中央祝之,遂宿於中。

閉戊訣;鼠穴土塞、均接虎穴,虎穴土盈、均接龍門。龍門土坰,均接馬嶺。馬嶺土寬,均接猴山。猴山土靈、均接狗城。狗城土足、均接鼠窟。

假令甲子旬野宿閉戊,用六步為率,以刀從艮方起,畫地一周,分為十二支方。本旬戊在辰,即於辰方取土一石二斗,分作六股,堆於辰午申戌子寅六方畢,持刀於辰上念:龍門土坰,均接馬嶺,即將辰上土,用刀運連午上,又念:馬嶺土寬,均接猴山。即將午上土,運連申上。又念:猴山土靈、均接狗城。即將申上土,運連戌上。又念:狗城土足、均接鼠窟。即又將戌上土,運連子上。又念:鼠窟土塞、均接虎穴。又將子上土,運連寅上。又念:虎穴土盈、均接龍門。即又將寅上土,運連辰上,周遭成一壁壘矣。即將刀埋辰方土坑中,入中央面坑祝曰:泰山之陽,恒山之陰,盜賊不起,虎狼伏行,城廓不完,閉以金關,千凶萬惡,莫之敢干。祝畢,即於中宿,百神呵護。餘旬倣此。所祝假令子日運籌,本日玉女在庚方,即從庚上起,畫地一周,在庭六步,在野六十步,或六百步,或三百六十步,俱以六為率,分周為二十四方,各記四維八干十二支訖。乃以左手持六籌,立於子地,叩齒三通,以右手取一籌,念鼠行狗竇,即走戌方,將籌運於戌地,大呼青龍神君,降臨局所。轉身行至丑上,又取一籌,念牛收兔阡,即走入卯方,將籌運於卯地,大呼朱雀神君,降臨局所。轉身行至寅上,又取一籌,念虎蹲蛇穴,即走入巳方,將籌運於巳地,大呼勾陳神君,降臨局所。轉身行至卯上,又取一籌,念兔入牛欄,即走入丑方,將籌運於丑地,大呼螣蛇神君,降臨局所。轉身行至辰上,又取一籌,念龍吟馬續,即走入午方,將籌運於午上,大呼白虎神君,降臨局所。則午與巳兩籌之中,先成天門於丙矣。轉身行至巳上,又取一籌,念蛇蟠猴跧,即走入申方,將籌運於申地,大呼元武神君,降臨局所,地戶不成。又轉身行至戌上,拾第一籌,趨至午上,念馬泉龍浴。即走入辰方,將籌運於辰地,大呼靜龍神君,降臨局所。則辰與卯兩籌之中,後成地戶於乙矣。即從丙方出天門,於局外左繞。又從乙方入地戶,由庚方乘玉女而去,則萬神擁護,諸惡潛藏。此局二孤在丑申二方,丑對天門為天門開方,申對地戶為地戶閉方,餘類推。

【釋止宿閉戊】

皆同

【釋六甲安營】

凡安營立寨,以六為法,每一人占地六尺,量人多少積之,俱要合六。如六十步、六百步之類。周圍設壘,布成四維八干十二支局。以旬中六甲加支,一旬一易。大將居青龍,旗鼓居蓬星,士卒居明堂,伏兵居太陰,奇兵居天門,裨將居地戶,斬斷居天獄,治事居天庭,蒭糧居天廩,兵器居天藏。

【釋戰關背向】

第一宜背太歲大將軍。凡寅卯辰年在子,巳午未年在卯,申酉戌年在午,亥子丑年在酉。

第二宜背月建大將。凡遇寅午戌月在卯,亥卯未月在子,申子辰月在酉,巳酉丑月在午。

第三宜背孤擊虛。凡甲子旬:戌亥孤、辰巳虛。甲戌旬:申酉孤、寅卯虛。甲申旬:午未孤、子丑虛。甲午旬:辰巳孤、戌亥虛。甲辰旬:寅卯孤、申酉虛。甲寅旬:子丑孤、午未虛。

第四背遊都,擊魯都。凡甲己日:遊在丑、魯在未。乙庚日:遊在子、魯在午。丙辛日:遊在寅、魯在申。丁壬日、遊在巳、魯在亥。戊癸日:遊在申、魯在寅。

第五背天雄,擊地雌。凡寅午戌月在寅,亥卯未月在亥,申子辰月在申,巳酉丑月在巳。

第六背生神,擊死神。寅月生子、死午。卯月生丑、死未。辰月生寅、死申。巳月生卯、死酉。午月生丑、死戌。未月生巳、死亥。申月生午、死子。酉月生未、死丑。戊月生申、死寅。亥月生酉、死卯。子月生戌、死辰。丑月生亥、死巳。

第七背干遊,擊干魯。寅月遊丙、魯壬。卯月遊丁、魯癸。辰月遊坤、魯辰。巳月遊庚、魯甲。午月遊辛、魯乙。未月遊乾、魯巽。申月遊壬、魯丙。酉月遊癸、魯丁。戌月遊艮、魯坤。亥月遊甲、魯庚。子月遊乙、魯辛。丑月遊巽、魯乾。

【釋六甲出征遠行】

凡出征遠行,先立六甲局所。從本月旬甲起乘青龍,歷蓬星,過明堂,出天門,入地戶,居太陰。然後長往,則百惡不侵,萬事皆吉。慎不可犯天庭、天牢、天獄三方。
註釋烟波釣叟歌、又名鬼谷三元歌

軒轅黃帝戰蚩尤,涿鹿經年苦未休,偶遇天神授符訣,登壇致祭謹虔修,神龍負圖出洛水,彩鳳啣書碧雲裏,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一千八十當時制,太公刪成七十二,逮於漠代張子房,一十八局為精藝,先須掌上排九宮,從橫十五在其中。

九宮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兌、八艮、九離,乃先天之數,縱橫數之,皆十五也。

次將八卦論八節,一氣統三為正宗,陰陽二遁分順逆,一氣三元人莫測。

八卦者;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節者;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

冬至。統三者;一節而統三氣,八節統二十四氣也。冬至統小寒、大寒在坎宮。立春統雨水、驚蟄在

艮宮。春分統清明、穀雨在震宮。立夏統小滿、芒種在巽宮。夏至統小暑、大暑在離宮。立秋統處暑、

白露在坤宮。秋分統寒露、霜降在兌宮。立冬統小雪、大雪在乾宮也。

一氣三元者;每一氣十五日,分為上中下三局也。二遁分順逆者;陽遁三元,五日一換皆順。如冬至

自一、而七、而四也。陰遁三元,五日一換皆逆,如夏至自九、而三、而六也。

五日都來換一元,超神接氣為准的。二至之前有閏奇,此時疊節累乘之。

超者:過越也。神者:日辰也。接者:迎接也。節者:節氣也。超神者:節氣未到,甲己符頭先到謂

之超。接氣者:節氣先到,甲己符頭後到謂之接。正授者:如甲子、己卯、甲午、己酉四符頭所臨之

日,恰用所得之節氣,即為正授奇也。超接既過,餘即無再超之理。超不過十,接不過五。若符頭先

到七日,便當作閏。其置閏之法,每年須於芒種、大雪二節之後,二節相近二至,乃天地中分,置閏

必須於此。

認取九宮為九星,八門時逐九星行。

九宮:坎一至離九也。九星:天蓬至天英也。八門:休至開也。

九宮逢甲為直符,八門直使自分明。

如冬至陽遁一局,甲子在坎。自甲子時管下至癸酉時,俱以坎本宮天蓬為直符,本宮休門為直使。

符下之門為直使,十時一易堪憑據。

如陽一局,甲子至癸酉十時已過。則天蓬休門,俱已謝事矣。次即甲戌時,甲戌在坤,即以坤本宮天

芮為直符,本宮死門為直使,管至癸未十時,則又易也。

直符常以加時干,直使逆順時支去。

時干者,用時之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是也。甲每遁於戊己庚辛壬癸之六儀。而六儀與三奇,則

各占一宮。但視時干所在,即以直符加之,此常法也。直使則視時干所在逆順者。如陽一局甲子在坎

一,則乙丑在坤二,丙寅在震三,歷四五六七八九仍歸坎一,皆順也。陰九局甲子在離九,則乙丑在

艮八,丙寅在兌七,歷六五四三二一仍歸離九,皆逆也。

六甲元號六儀名,三奇即是乙丙丁。

六甲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寅。六儀者:戊、己、庚、辛、壬、癸。三奇者:乙為日奇,

丙為月奇,丁為星奇。

陽遁順儀奇逆佈,陰遁逆儀奇順行。

冬至後用陽遁,順佈六儀。如一局戊起坎一、己坤二、庚震三、辛巽四、壬中五、癸乾六,逆佈三奇。

如一局乙在離九、丙在辰八、丁在兌七。夏至後用陰遁,逆佈六儀。如九局戊起離九、己艮八、庚兌

七、辛乾六、壬中五、癸巽四,順佈三奇。如一局乙在坎一、丙在坤二、丁在震三,餘局倣此。

吉門偶爾合三奇,值此經云百事宜。

開、休、生乃北方三白最吉之神。又於三奇中合得一奇者,即謂得奇得門。而又得諸吉星一二佐助之,

斯為全美。此時宜出兵征討,發號施令,百事胥順也。

更合從傍加檢點,餘宮不可有微疵。

如得開、休、生三門,又合乙、丙、丁三奇,未為全吉。猶忌餘宮犯格。先賢隱其天機妙處。未言其

故,所以奇門不吉者百十餘格,不犯此,即犯彼,非精究難知。如餘宮有犯,若得直符直使時干相佐,

則又何妨。蓋符使與干,乃三奇八門,一時之主宰也。若用乙奇,餘宮切忌逃走猖狂,庚加乙等格不

為吉,若投江夭矯,不必忌矣。

三奇得使誠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補。

謂得三吉門直使加奇,而又遇直符也。凡乙丙丁三奇,得與開休生之直使相合,為三奇得使,誠可取

而用之矣。若再遇直符之甲來加,謀為尤無不利也。舊解非。

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又有三奇遊六儀,號為玉女守門扉。

據上下文義,當云:號為三奇遊六儀,又有玉女守門扉。言地盤之乙,得甲午、甲戌為直符來加。而

天盤之乙,又遊於甲午、甲戌之儀,為乙奇遊儀,丙丁倣此。乃所謂三奇遊六儀也。俗本訛傳。遂以

遊儀為守門,殊不可解。玉女守門,言丁奇守於直使之門也。

若作陰私和合事,請君但向此中推。

謂當守門之時,宜作陰私和合諸事。

天三門兮地四戶,問君此法知何處,太衝小吉與從魁,此是天門私出路。地戶危除定與開,舉事皆從此中去。

酉、卯、未為天三門,以月將加所用正時,看天盤卯、酉、未三字落何方。如巳為月將,加午時上,

順數干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即申、辰、戌上,乃天三門也。地戶有四,以月建加所用時上,看危、

除、定、開四字,落何方向。如己亥年八月午時,以建加午上順輪去,未除、戌定、丑危、辰開。即

辰、戌、丑、未四方向上,得四地戶。

六合太陰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門。更得奇門相照耀,出門百事總欣欣。

以天月將加所用正時,看貴人所泊何宮。即於貴人上起;貴、螣、朱、六、勾、青、空、白、常、玄、

陰、后,順逆而行。陽貴人出於先天之坤,子上起甲午順佈。乙癸在丑、庚與乙合、戊與癸合,取干

德合者為貴人。故戊庚二干陽貴在丑是也。己干在未、甲與己合,故甲干陽貴在未。陰貴人出於後天

之坤,申上起子逆行,乙癸在未、庚戊相合,故甲干陰貴在丑。自亥至辰,陰陽貴順行。自巳至戌,

陰陽貴逆行。若得六合、太陰、太常三神,與奇門同臨其方者,百事大吉。

太衝天馬最為貴,卒然有難宜逃避。但當乘取天馬行,劍戟如山不足畏。

以月將加所用正時,順輪去,遇卯字住處,即是太衝、天馬方也。凡有急事,從天馬上而出,可以避禍。

三為生炁、五為死,盛在三兮、衰在五,能識遊三避五時,造化真機須記取。

經云:天道不遠,三五反覆,趨三避五,恢然獨處。如冬陽一局、甲己日子時,以休門為直使。平旦

丙寅時,得三乃生氣吉。晨食時戊辰得五,乃害氣凶,百事不宜。又云:重陽有重吉,重陰有重凶。

重陽三宮、重陰七宮。

就中伏吟為最凶,天蓬加著地天蓬,天蓬若到天英上,須知即是反吟宮。

天盤天蓬加地盤天蓬上,曰:伏吟。天盤天蓬加地盤天英上,曰:反吟。

八門反覆皆如此,死在生門生在死,假令吉宿得奇門,萬事皆凶不堪使。

生門仍在本宮生門,謂之伏吟。生門加在對衝死門,謂之反吟,不吉。此時縱得吉門,反覆多變,餘

倣此。

六儀擊刑何太凶,甲子直愁向東,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巳辰辰午刑午。

甲子直符加地震三,甲戌直符加地坤二,甲申直符加地艮八,甲寅直符加地巽四,此謂相刑之刑,甲

午直符加地離九,甲辰直符加地巽四,謂之自刑之刑。

三奇入墓好詳之,乙日那堪得未時,丙丁屬火火墓戌,此時諸事不須為,更兼六乙來臨六,星奇臨八亦同之。

加六乙日奇,下臨坤二宮,木庫在未。又臨乾六宮,火庫居戌。丁奇又臨艮八,亦乃陰生於酉,墓丑

也。縱遇三奇,皆不吉,舉事凶。

又有時干入墓宮,課中時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己丑同凶。

乙庚日:丁丑、癸未、丙戌三時是也。丙辛日:己丑、壬辰、戊戌三時是也。已上乃時干入墓。

五不遇時龍不晴,號為日月損光明,時干來剋日干上,甲日須知時忌庚。

甲日庚午時,乙日辛巳時,丙日壬辰時,丁日癸卯時,戊日甲寅時,己日乙丑時,庚日丙子時,辛日

丁酉時,壬日戊申時,癸日己未時,已上俱為七殺時,陽剋陽時,陰剋陰時。

奇與門兮共太陰,三般難得總來臨,若還得二亦為吉,舉措行藏必遂心。

冬至後用陽遁,以直符前二位為太陰。夏至後用陰遁,以直符後二位為太陰。此言奇門太陰三位,同

到者大吉,但難得。若奇門有一與太陰同者,亦吉也。

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事最為貴,當從此地擊其衝,百戰百勝君須記。

如直符在離,即背離擊坎。直符在乾,即背乾擊巽。此又與坐孤擊虛者不同。

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衝,假令直符居離九,天英坐取擊天蓬。

天乙者即直符也。

甲乙丙丁戊陽時,神居天上要君知,坐擊須憑天上奇,陰時地下亦如之。

甲乙丙丁戊五陽時,利為客。宜先舉兵高旗鳴鼓,耀武揚威取勝。己庚辛壬癸五陰時,利為主。宜後

舉兵,低鼓啣枚,待敵而後決勝。

若見三奇在五陽,偏宜為客自高強,忽然逢著五陰位,又宜為主好裁詳。

陽時利為客,陰時利為主。不分陰陽二遁,俱從此議。

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後一宮中為九天,後二之神為九地。

如陽遁坎一宮,甲子時直符到坎,逆佈九天,直符坎、九天乾、九地兌、元武坤、白虎離、六合巽、

太陰震、螣蛇艮。陰遁坎一宮,甲子時直符在坎,順佈九天。直符坎、九天艮、九地震、元武巽、白

虎離、六合坤、太陰兌、螣蛇乾。直符、九天、九地、陰、合五吉神也。

九天之上好揚兵,九地潛藏好立營,伏兵但向太陰位,若逢六合利逃形。天地人分三遁名,天遁月精華蓋臨,地遁日精紫雲蔽,人遁當知是太陰。

天丙奇生門與地丁合,得月華之蔽,為天遁。天乙奇開門與地己合,得日精之蔽,為地遁。天丁奇休

門與太陰合,得星精之蔽,為人遁。

生門六丙合六丁,此為天遁甚分明,開門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門六丁共太陰,欲求人遁無過此,庚為太白丙為惑,庚丙相加誰會得,六庚加丙白入熒,六丙加庚熒入白。

天庚加地丙,為白入熒,又為金入火鄉。天柱、天心,驚門、開門到離宮亦是。天丙加地庚,為熒入白,又為火入金鄉,天英、景門到乾兌二宮亦是。歌曰:二星加處氣凶橫,縱得奇門慎勿行。此時若欲移方去,金火之鄉是惡神。

白入熒兮賊即來,熒入白兮賊即滅。丙為勃兮庚為格,格則不通勃亂逆。

天盤丙加地盤直符庚,為勃格。主綱紀紊亂,但甲申直符帶庚,加十干時俱不吉。經云:六丙符為勃,火星焚大屋,移室且安然,獨自聞愁哭。又云:庚若加於時日干,惟宜固守即為安。凡百遇此凶難測,說與時師仔細詳。

丙加天乙為勃符,天乙加丙為飛勃。

此承上文言天乙者,皆甲申庚直符也。丙加地盤直符之庚為勃格。天上直浮之庚,加於地之六丙為飛勃,亦名符勃。凡舉事用兵,主綱紀紊亂。

庚加日干為伏干,日干加庚飛干格。

六庚為太白,加於日干為伏干格。主客俱不利。經曰:干上如逢太白臨,伏干之日必遭擒。又今日之干,加於六庚為飛干格。主客兩傷。經曰:干若反臨庚,飛干格自明,戰爭俱不利,為客得平平。

加一宮兮戰於野,同一宮兮戰於國。

加一宮者,庚加日干。或日干加庚,俱不利。戰於野,凶。同一宮者,乃天乙太白同宮,即戰於國,

俱不利,主客兩凶。占人在否,格則不在,占人來否,格則不來。

庚加直符天乙伏,直符加庚天乙飛。

經云:庚加直符為伏宮,若要交鋒不見功,主客此時俱不吉。惟宜刁斗警營中。凡占見人不在,來人

不來,此時不宜先舉。如立春下元陽遁,坤五起甲子。甲己日壬申時,六壬在乾,即以天芮為直符加

乾上,卻得輔庚,下臨坤二宮,名天乙伏宮格也。經云:飛宮直符加六庚,兩敵相爭主卻贏,若值此

時宜固守,出時大將必遭擒。如春分中局陽遁,離宮起甲子。甲己日庚午時,六庚在坤二宮。庚午時,

乃甲子旬管下,甲子在離,即以天英為直符,加於庚時干坤上,即直符加六庚,乃天乙飛宮格也。

庚加癸兮為大格,加己為刑格不宜。

經云:六庚加癸為大格,求人不見事難通。凡值大格,車破馬損,人離財散。如秋分下局陰遁,巽四

宮起甲子,甲己日丙寅時,六庚在坤二宮,以天輔直符,加時干丙上,六乾宮即得天芮。六庚臨艮八

宮癸上,此名大格也。經云:六庚加六己,尺地須千里,車馬遠疲勞,軍兵中路止。如值刑格出兵,

車破馬倒,中道而止,士卒逃亡,多招凶咎。如大寒上局陽遁,震三宮起甲子,甲己日丙寅時,天衝

直符加丙時干坎上,即得天禽六庚加四巽巳上,此名刑格也。

庚加壬時為上格,又嫌歲月日時遲。

六庚加六壬為上格。如當此時,不利出師。又曰:六庚加年干為歲格凶。如甲子年,庚加甲子干上是

也。辛丑年立春中局,陽遁五宮、五中起甲子,甲己日癸酉時,癸干在坎,中五天禽寄坤,即以天睿

芮為直符,加坎一宮。見天柱六庚,下臨辛年干上艮八宮,此名歲格也。六庚加月朔為月格。以己月

干為例,如立春上局陽遁,艮八宮起甲子,甲己日丁卯時,庚在坎上,丁時干在中寄坤。甲子在艮,

天任為直符加坤。己月干在離加蓬庚到離巳上。是庚加己月朔為月格。六庚加日為日格凶。小暑下局

陰五遁,己日丙寅時,天禽為直符,加丙時干兌上。庚在震,己干在巽。芮加兌得衝,庚加巽己。是

六庚加日干之上,為日格也。不吉。六庚加本用時干者,為時格。如小寒上局陽二遁坤宮,丙辛日己

丑時,六庚在巽四宮。己丑時亦乃甲申旬管下。天輔為直符,加己時干震三宮,此名時格。凡遇庚為

直符者,管下十時,皆為時格、凶。

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謹勿加三奇。此時若也行兵去,疋馬隻輪無反期。

天庚加地丙丁,及加天英景門,乃下剋上,先舉者凶。天庚加地乙,及加衝輔傷杜門,乃上剋下,先

舉者勝。

六癸加丁蛇夭矯,六丁加癸雀投江。

經云:六癸加六丁,夭矯迷路程,憂惶難進步,端坐卻安寧。天癸加地丁,名為螣蛇夭矯格。此時用

事不利。如冬至下局陽四遁,丙辛日半夜戊子時,六癸在九離。戊子時乃甲申旬。甲申在乾,天心為

直符,加戊時干巽四上,丁原在坎,見天英癸加坎,名夭矯。縱得奇門,勿用。丁屬火、為朱雀。癸

為水,丁加癸,名雀投江。經云:六丁加六癸,朱雀入流水,口舌猶未了,官事使人恥耻,或有詞訟,

自陷刑獄。或聞火起,不必往救。如夏至中局陰三遁,甲己日壬申時用事,此時六丁在乾六宮,壬申

時甲子旬管下。甲子在震,以天衝為直符,加壬時干艮八宮,六丁下臨兌七宮癸上,是朱雀投江之格。

六乙加辛龍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

金為太白,又名:白虎。木為青龍,金剋木為龍虎相鬥、不吉。經云:六乙若加辛,金木不相親。龍

神也須遁,樂逸不求嗔。蓋乙屬木為青龍,故乙加辛為青龍逃走。如立秋上局陰二遁坤宮,丙辛日己

亥時,此時乙在三宮,辛在八宮。己亥時、甲午旬管下。甲午在艮,天任為直符,加時干己上坎宮,

則見三宮之乙,下臨艮八宮逢辛,是青龍逃走。經云:六辛加六乙,白虎也悲哀,若幹錢財事,須防

自己災。六辛加六乙,名白虎猖狂格。此時不宜舉事。如小暑中局陰二遁,坤宮起甲子,甲己日壬申

時,乙在三宮,辛在八宮。壬申時、甲子旬管下,甲子在坤,天芮為直符,加壬時干兌七宮順去,見

任辛下臨震三宮,是白虎猖狂格。

請觀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舉行。

螣蛇夭矯、朱雀投江、青龍逃走、白虎猖狂已上四格俱主凶,不宜舉事。

丙加甲兮鳥跌穴格,甲加丙兮龍返首。

天丙加地甲,乃飛鳥跌穴格,百事大吉。赤松子云:進飛得地,雲龍聚會,君臣燕喜,舉動皆利。此

從生而擊死,百戰百勝定然無疑。如大寒上局陽三遁,震宮起甲子,丙在坎,甲己日丁卯時,天衝直

符加丁時干離上,即六丙下臨六甲於三宮,此名飛鳥跌穴。出兵遠行,百事大吉。天甲加地丙,名青

龍返首格,百事大吉。不問陰陽二遁得此局,更合奇門、上吉。如冬至上局陽一遁,甲己日丙寅時,

丙在艮,以甲子天蓬為直符,加丙時干於艮八宮,得甲加丙同在艮宮,即為青龍返首格。此時舉兵,

萬事大吉,從生擊死,一敵萬人。

只此二者是吉神,為事如意十八九。

言前鳥跌穴龍返首二局,萬事大吉。若得奇門,行兵出戰,求謀嫁娶造葬,俱吉利。

吉門若遇開休生,諸事逢之總情。傷宜捕獵終須獲。杜好邀遮及隱形。景上投書并破陣。驚能擒訟有聲名。若問死門何所主。只宜吊死與行刑。蓬任衝輔禽陽星,英芮柱心陰宿名。

先天坎一為陽、離九為陰。艮八為陽、坤二為陰。震三為陽、兌七為陰。巽四為陽、乾六為陰。後天

冬至陽生於子,坎一、艮八,震三、巽四屬陽,天道順行。夏至陰生於午,離九、坤二,兌七、乾六

屬陰,天道逆行。故以蓬、任、衝、輔、禽五星屬陽,英、芮、柱、心四星屬陰。陽宮而得陽星,陰

宮而得陰星也。

輔禽心星為上吉,衝任小吉未全亨,大凶蓬芮不堪遇,小凶英柱不精明。

天輔文曲紀星,天禽廉貞綱星,天心武曲紀星,已上乃北斗文曲、廉貞、武曲三大吉星。天衝祿星,

天任輔星,為次吉。天蓬貪狼星,天芮巨門星,大凶不可用。天英弼星,天柱破軍星、小凶,有奇門

可用。

大凶無氣變為吉,小凶無氣亦同之。

凶星乘休廢囚死絕氣,返吉可用。以天蓬水星為例。休於巳午月、廢於申酉月、囚於四季月。天蓬凶

星,值此月分無氣。若得吉奇吉門佑助,亦可用之。有氣者生旺也,以天蓬水星為例。相於亥子月,

旺於寅卯月,亥子寅卯月得天蓬旺相,切不可用。

吉星更能逢旺相,萬舉萬全功必成,若遇休囚并廢沒,勸君不必進前程。

吉宿得旺相氣、上吉。不得旺相氣、中平。若乘死絕休囚氣、亦不吉。以天輔木星為例。相於寅卯月、

旺於巳午月、休於辰戌丑未月、囚於申酉月,申酉月得天輔吉星者減力。

要識九星配五行,各隨八卦考羲經,坎蓬星水離英火,中宮坤艮土為營,乾兌為金震巽木,旺相休囚看重輕,與我同行即為相,我生之月誠為旺,廢於父母休於財,囚於鬼兮真不妄,假如水宿乃天蓬,相在初冬與仲冬,旺於正二休四五,其餘倣此自研窮,急則從神緩從門,三五反覆天道亨。

凡遇事勢急迫,又無奇門可出,須從直符加臨之地,及太衝天馬方,并六戊天門下而出、則吉。此所

謂急則從神也。三者三吉門,五者五凶門。事稍緩可從吉。經云:陰陽二遁有閉塞,八方皆無門可出,

果有急事,又可倚張良運籌,玉女返閉局。出天門、入地戶、乘玉女而去,吉無不利。

十干書伏若加錯,入庫休囚百事危。

加伏者:乃加臨之地。加錯者:加凶宿之上。入庫者:三奇入墓。八門入墓、并休囚時候所為之事,

皆不吉也。

十精為使用為貴,起宮天乙用無疑。

謂陽遁陽使,起一終九。陰遁陰使,起九終一。起宮天乙者,乃天直符加地盤上也。

宮制其門不為迫,門制其宮是迫推。

吉門被迫,則吉事不成。凶門被迫,則凶事尤甚。宮制其門曰:門迫。門制其宮曰:宮迫。門生宮為

和,宮生門為義。開門臨三四宮,休門臨九宮,生門臨一宮,景門臨七宮,此為吉門被迫,則吉事不

成。傷門、杜門臨二宮、八宮,死門臨一宮,驚門臨三、四宮,此為凶門被迫,其凶尤甚。

天網四張無路走,一二網低有路通,三至四宮行入墓,八九高強任西東。

經曰:天網四張,萬物盡傷。此時不可舉事。神有高下,必先知之。時得六癸,必看高低。又曰:但

將天乙居何地,尺寸低時匍匐行。如一二宮網低、可匍匐。兩臂負刀,割斷天網而出。天乙在三四宮,

謂之網高,斷不可出,出必傷也。若被客圍,事勢急迫,可從卯、未、酉天三門宮而出。更合奇門為

妙。天乙直符在坎,其神去地一尺。天乙在坤,其神去地二尺。天乙八宮,其神去地八尺。又曰:天

網四張不可當,此時用事主災殃,若是有人強出者,立便身軀見血光,飛蟲尚自避於網,事忙匍匐出

門墻、可也。三至四宮有辰為水墓,故曰入墓。

節氣推移時候定,陰陽順逆要精通,三元積數成六紀,天地未成有一理,請君歌理精微訣,非是賢人莫傳與。

【遁甲隱公歌、原註

遁數二萬千六百,削去只存千八十,禁在蘭臺不記秋,太公刪成七十二,子房作局十八收,陰陽二氣圖中布,掌上排星應九州。

蓬一荊州、芮二冀州、衝三青州、輔四徐州、禽五豫州、心六雍州、柱七梁州、任八兗州、英九揚州、

謂之九州也。

天有九星分九野。

即蓬任等九星,冀兗等九州也。

上有八門常轉移。

九州之上,又有八門應八卦,則開乾、休坎、生艮、傷震、杜巽、景離、死坤、驚兌。

二遁三元當周局,順逆三奇與六儀。

冬至陽遁,逆布三奇,順布六儀。夏至陰遁,順布三奇,逆布六儀。乙丙丁是三奇,六甲首是六儀,即甲子管六戊,甲戌管六己,甲申管六庚,甲午管六辛,甲辰管六壬,甲寅管六癸。此為六儀也。五日用一局,一氣十五日,分上中下三元也。

直符直使加宮干,方位消停辦盛衰。

直符者;乃是本旬甲得的九星,隨時干轉。直使者;乃是八門所得之門為直使。先從戊己庚辛壬癸六

儀後,尋乙丙丁三奇,陰陽二遁,方決休咎。

盛地當用所推地,天乙宮中更勿疑。

天乙者;乃時旬甲也。若背天乙直符、直使、九天、生門之方擊之,百戰百勝也。

九天生門皆吉慶,從強擊弱振雄威。

九天之上,可以揚兵。背生門而擊死門者,大勝也。

直使九天都為力,不擊之地莫施為。

直符方、直使方、生門方、天乙方。天乙者;即是本時旬頭甲方,此五行之強方,不可擊之。只宜背

之大勝。

藏伏只宜居九地。

九地之方,最宜伏藏,不見形影。即六癸方是。

六合之方路坦夷

此方最宜逃亡,神靈幽蔽,不見逃亡之形。

三奇出方萬事吉,但能倚此免災危。

三奇者;乙丙丁也。若合開休生三吉門者,不背之,出此門,敵之必勝,可宜至誠,天自佑之。且如

陽一局甲子日癸酉時,此甲蓬星直符加六宮,休門直使加一宮,其下是休門與丙奇臨坎。又是甲子首

位,謂之三奇得使。又陰九局甲子日癸酉時,此甲英直符加四宮,景門直使加九宮。則開門下與乙奇

臨六宮,甲子在六,謂之得使,是以吉也。

生門合丙加六丁,天遁華蓋為日精。開門點乙加於丙,地遁紫微方最靈。休與丁奇合前二,人遁太陰能蔽形。斗甲三奇遊六儀,玉女門中遇吉星。

欲知玉女之門,須知六丁所在。假如陽一宮,地盤六丁在七兌宮,甲子有丁卯,甲戌有丁丑,甲申有

丁亥,甲午有丁酉,甲辰有丁未,甲寅有丁巳。陽遁九宮,在地盤三宮。此玉女守門時,利陰私會合,

行兵大勝。

玉女常居干四維,子日在庚順求之,丑日在辛子上是,寅日從乾逐位移。

遁甲玉女之時,大有應驗。

天門子丑及於寅,三日俱來丙上輪,卯辰巳往庚方去,午未申從壬上行,酉戌亥來居甲上,行軍宜向悉沾恩。

遁甲從玉女方行軍,斯時陽合孟甲,內開外闔。合仲甲,半開半闔。合季甲,外大開,內半開。陽開

利客,陰開利主,闔則可以固守,開則揚主耀武。以青龍上將所居六甲,各分主客之遁。

地戶子丑乙寅庚,卯辰丁上己壬行,午未從辛申在甲,酉戌癸上亥丙停,行軍若向此中去,秘密陰謀事可成。

惟利逃亡陰私事,及陰謀秘密,砍營破寨,即六己之地。

時加六乙為天德,決勝雌雄在此中。

六乙方、又名蓬星。

六丙天威無不利,敵之不得向前攻。

六丙方、又名明堂方,可以聚眾安營也。若遇丙時,征戰不宜遂去。故丙為火,兵為金,金不能勝火

也。

六丁潛形名玉女,此時征戰必亨通。

六丁時,出入為宜,攻戰,刃雖臨且不驚。丁為星奇、為玉女時。三奇之靈、六丁之陰,故六丁之下

宜潛伏,不見其形也。

六戊乘龍與奇合,遠出揚兵獲寇戎。

六戊為天門,亦名軍門。加三奇門下出軍,百戰百勝。

又曰乘龍萬里去,縱有強徒亦挫鋒。

此又天武之下,遠行出兵大勝。

六己天堂宜隱匿,偷營劫寨可潛踪。

六己名地戶,宜隱伏偷營劫寨。

六庚之時殺氣橫,若當攻擊禍先逢,位上只宜安禁獄,更好行刑斬砍中。

六庚為天獄方,宜行刑罰。經曰:時加六庚,抱木而行,若有出者,必見爭,百事不可。

六辛行師多失陣,莫將容易引軍行,慎莫發兵行此道,出者須教見死人。

六辛之時,名天庭。宜儲貯,穩軍儲,判罪治事,餘無可用,出軍必損兵。

六壬之地多凶咎,若有施為必損兵。

六壬方為天牢,宜擊囚安鼓,餘無所用,若用兵必敗矣。

時加六癸為天網,惟利逃亡不利征。

六癸為天藏華蓋,宜逃軍避寇,伏兵逃亡。

青龍返首甲加丙。

陽一局丙寅時,蓬星加八宮,天上六甲、加地下六丙,百事大吉。

丙加甲鳥跌穴名。

陽一局癸酉時,任星加一宮,天上六丙、加地下甲子是也。

更若從生而擊死,必然大勝立功名,時加六甲言開闔,六甲雖同用不同。

陽利開、陰利闔。

陽星開時攻戰吉,陰星閉闔所為凶,蓬任衝輔禽陽宿,英芮柱心陰氣重。

陽星合;甲己日甲戌時。丁壬日甲辰時,合天輔星,利揚兵,可以先起。合天禽星,可以後起應。合

天任星,利以破城。合天蓬、天柱、天芮,可以固守城池,不可舉兵行動也。

孟甲盈門難出入,惟宜隱匿莫當鋒。

甲寅、甲申為孟甲,合陽星陽氣在內。合陰星陰氣在內。利固守城寨,謀計不成,不可出入也。

四仲甲時陽在內,堅守藏兵主自雄。

甲子、甲午為仲甲,合陽星,利主後應則吉。故陽星合時,陽氣在內,可以固守,不宜遠行。陰星合

時為開格,其形在門,為宜固守自勝。

四季甲時陽在外,可以揚兵立大功。

甲辰、甲戌為季甲,合陽星,可以揚兵動眾遠行,利為客,主大敗。故六甲背星方而擊死者大勝。

朱雀投江丁向癸,螣蛇夭矯癸加丁。

朱雀投江;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螣蛇夭矯、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是也。

遇此之時凶惡甚,莫倚奇門錯用兵,六乙加辛龍逃走。

陽四局乙未時,天柱心加三宮,天上乙奇、加地下六辛在兌,此為大凶。

六辛加乙虎猖狂,縱遇奇門亦難用,且須消息莫倉忙。

陽二局辛己時,天上六辛、加地下乙奇於坎一宮;名白虎猖狂。有奇門,亦難用。

日干若被庚加首,伏干之格主多傷。

六庚加今日日干,名伏干格,不利主。

今日之干加六庚,飛干之格主人亨。

今日日干加六庚,名飛干格,利主,不利為客也。

六庚加符不利主,伏宮之格事相參。

天上六庚,加地直符,不利主,宜客勝。

又名太白格天乙,主將今朝定失途。

天上六庚為太白,主兵器。丙來加今日直符天乙,名太白格,主則散矣。

符加六庚客不利,飛宮之格莫輕謀,又名天乙格太白,若有陳師主將殂。

陰九局庚午時,英為天乙,臨地下六庚在七宮,是不利客。先攻者敗,固守者勝。天乙即本旬頭甲也。

天乙之氣貴人并,臨庚戰野敗精兵。

天乙加六庚,或庚加天乙,是貴人臨兵格,宜固守吉。

太白復臨天乙位,國中格鬪失雄兵。

六庚加天乙,是太白復臨。若天乙與六庚同宮,戰之必敗。

太白入熒庚加丙。

陽一局丙戌時,天上六庚、加地下六丙。

熒入太白丙加庚。

陽一局丙寅時,丙加庚則不吉。

二時主客俱不利,莫倚奇門要戰爭,占賊若來金入火,火入金鄉賊退聲。

天上庚加地下丙,賊必來。天上丙加地下庚,賊必退。

庚加六己為刑格,一切凶神不可行。

天下六庚加地上六己,是金能格。若用此時,則車摧馬死,士卒皆亡。

天地大格庚加癸,此時輙勿亂崢嶸。

天上六庚加地下六癸,是天地大格。庚是兵之厲氣,癸藏萬物之形,故不可用也。

丙加今日干名悖。

丙為悖、庚為格。丙為威、加日干,不順之象,皆悖亂之道也。加年月日時干,皆為悖亂之道,故不

可用。

時剋干兮五不遇,此時名為辱損明,舉事遙遙終不利,朝行募敗損精兵。

時干剋今日之干,時支剋今日之支,名為損明時,凡事不用。如甲乙日庚辛時,亥子日辰戌時,寅卯

日申酉時,巳午日亥子時之類並是。天乙星在紫微宮外,為天帝之垣也。不宜戰伐,最凶.

六儀擊刑兼自刑,三奇入墓不安寧。

六儀擊刑者;甲子直符加三宮、子刑卯也。甲戌加二宮、戌刑未也。甲申加八宮、申刑寅也。甲午加

九宮、午刑午也。甲辰加四宮、辰刑辰也。甲寅加四宮、寅刑巳也。相刑者,事事皆凶。三奇入墓;

乙奇入墓,乙屬木不宜加坤,木墓在未也。丙丁奇屬火,不宜加乾,火墓在戌也。切不可用,凶傷猶

甚。

返伏吟宮俱不利,將軍出陣且停兵。

蓬加蓬為伏吟,蓬加英為返吟。本宮星加本宮星為伏吟,本宮星加對宮星為返吟。乃悖逆之道也。

搜微剔妙神通訣,以輔將軍定太平。

【漢陰居士歌】0001_1.png

軒轅黃帝制奇門,厥旨精微義最深,甲長十二畏庚剋,故將乙妹妻於庚。丙甲之子丁甲女,丁丙同心禦外侮,庚有私謀乙最知,丙丁相伺如猛虎。庚貪受制甲方尊,是以奇名乙丙丁。甲既制庚求自逸,休於水道適開生,開休生對杜景死,傷對驚兮皆有悔,三門最吉五門凶,各隨甲直旬中使。又有九星蓬任衝,輔英芮柱心禽中。星逢甲作直符用,亦與門之直使同。星符門使同宮起,易一時兮即分矣。符從甲去尋時干,使索時支遁處止。時干即是奇與儀,甲癸宮中覓遁支。奇乙丙丁儀戊己,庚辛壬癸甲同之。甲子同戊、甲戌己,甲申同庚、甲寅癸,甲午同辛、甲辰壬,是為甲遁儀之理。遁甲常將天乙乘,後隨天地前蛇陰,對朱左右分六白,號曰陰陽八貴神。陰陽二至分順逆,逆起九宮順起一,此是先天透洛書,莫妄疑非黃帝秘。洛書一坎二居坤,三震四巽六乾金,七兌八艮九離火,五土春秋二立分。立春辰上立夏巽,震應春分生氣盛,立秋坤上立冬乾,兌應秋分殺氣勁。生殺東西兩部懸,節分三氣氣三元。元元五日一相換,甲己符頭以仲先,仲上孟中季下定,上中下序慎無紊。只將正受作根基,超得餘時便作閏,置閏須於二至前,雪重用巽種重乾,凡逾九日或十日,疊作三元此秘傳,閏後符頭常後氣,是為接氣君須記,接至十三四月餘,又逢正受超神繼,超神之氣後符頭,如此循環始復周。認取茲為尊甲法,勿膠拆補繆搜求,須知尊甲憑符使,休使蓬符居坎水,任生艮土寄陰禽,衝傷震木從三起,巽藏杜輔景英離,坤寄陽禽芮死隨,柱驚七兌開心六,分定宮方直六儀,奇儀入局節為據,節有陰陽分兩部,陰局逆儀奇順行,陽局逆奇儀順布,天盤地盤同一規,地盤永定天盤移,八門八貴有分別,門作人盤貴獨飛。假令中元用白露,陰起三宮甲子戊,己庚辛壬癸逆行,乙丙丁奇四五六,時如己日用丙寅,支遁於蓬干在禽,即以直符衝到艮,坎加直使是傷門,丁休六合同臨兌,鳥跌穴時、時最利,舉此一局例其餘,餘釋卷中斯勿贅。

【神機賦】

六甲主使,三才攸分,步咒攝乎鬼神,存局通乎妙旨,前修刪簡靈文,裁整諸經奧理。原夫甲加丙兮龍回首,丙加甲兮鳥跌穴,回首則撫綏易遂,跌穴則顯灼易成。身殘毀兮,乙遇辛而龍逃走。財虛耗兮、辛遇乙而虎猖狂。癸見螣蛇夭矯。丁見癸朱雀投江。生丙臨戊為天遁而用兵。開乙臨己為地遁、而安墳。休丁遇太陰為人遁、而安營。伏干格,庚臨日干。飛干格,日干臨庚。庚臨直符、伏宮格之名。直符臨庚、飛宮格之位。大格庚臨六癸。刑格庚臨六己。按格所向既凶,百事營為不喜。時干克日干、乃五不遇而災生。丙奇臨時干、名為勃格而禍起。三奇得使、眾善皆臻。六儀擊刑、百凶俱集。太白加熒賊欲來。火入金鄉賊將去。地羅遮陣不占前。天網四張無遠路。直符之宮,乃同天乙位上而取。如逢急難,宜從直符方下而行。

【指迷賦

乙天蓬而賞賜施恩,丙明堂而揚威發號,丁即玉女為太陰,只可守營而固守,戊為天門、千里乘龍而有應,己為地戶、推明舊事可修營,庚天刑而屯兵決獄,辛天庭而杜塞難通,六壬天牢兮、只宜囚禁。六癸天獄兮、不利攸行。蓬任衝輔陽星、舉謀大利。英芮柱心禽陰星、退隱無凶。天蓬亦宜築壘隄防,禽芮尤宜屯軍養馬。天衝必勝,天輔多凶。天心布陣如神,天柱安營有慶,天任兮萬神擁護,天英兮戰鬪損軍。星尅宮而客利,宮尅星而主勝。門害則作事稽遲門迫則所為欠遂。三奇入墓、喜以成憂。六儀擊刑、美中不足。開三所作亨通,閉五諸凢困頓。五陽宜舉動,利客而鼓噪喧天。五陰喜退藏,利主而啣枚伏路。奇遊六儀,公庭宴樂。玉女守戶,私路逍遙。天輔時常多赦宥,何愁鐵鉞之誅。威德時乃利客兵,任意施為必美。反吟而進退無常,伏吟而憂疑不已。天遁進兵為上策,地遁立寨可藏兵,人遁擇士求賢,神遁運籌祈禱,鬼遁多詐,可偷營劫寨以伏兵。龍遁通神,利水戰渡江而祈雨。雲遁噀甲生威。風遁揚兵助勝。青龍返首、萬事皆通,白虎猖狂、所為不利,飛鳥跌穴兮、變凶作吉,青龍逃走兮、反福為殃,朱雀投江休動作,螣蛇夭矯主驚慌,遇格兮主客皆凶,逢勃兮人情逆亂,太白入熒而盜賊將來,火入金鄉而賊人必去,三勝地無人可敵,五不擊孰敢相攻。

【專征賦

星門之在四時,有休囚之與旺相,遊九宮以循環,按八方而背向,伺軍旅之成敗,審人事之攸當,或倚直符之遊宮,或居貴人之玉帳。直符之宮,又云:正月在巳、二月在午順行。避旬始之陰陽,背孤雄之健旺,據天乙宮而擊其衝,併亭亭神而居其上,合天地之威神,應神靈之衛仗,十卒而可敵千夫,一車而可當百輛。避旬始二句。元女經云:寅午戍月;上旬天地併在南,中旬併在北,下旬併在東。巳酉丑月;上旬在西,中旬在南,下旬在北。申子辰月;上旬在東,中旬在北,下旬在西。亥卯未月;上旬在北,中旬在西。下旬在南。元女以上中下日月排之,氣藏月中,用孟仲季三辰配之。凡交戰得相併,左天右地者勝,背天向地者後患,向天背地者敗,背天地者,一以當百也。欲頓兵以安營,依十辰而取樣,九天利以陳兵,九地宜於隱陣。天門出入元戎,地戶當居小將,蓬星安置皷旗,天牢穩貯儲餉,判斷於天庭之間,察兩辭而可諒,斬决於天獄之中,庶無怨乎冤枉。伏兵於太陰之幽,士卒居明堂之上,約人馬數以為宜,逐歲月時而變狀,斯營壘之大綱,實軒轅之楷匠。是故丙為熒感,庚為太白,遇丙俱名為勃,逢庚乃謂之格,勃則紊亂紀綱,格則鬪傷主客。或臨歲月日時飛伏支干,或加直符天乙所遊之宅,加十干利捕逃亡,隨四時必當擒獲。臨六壬而災深,加六癸而禍極,加己刑格凶時,為將必須謹擇,行軍乃車破馬傷,土卒必身亡首馘。庚加直符之道,宜野戰郊坰。直使與庚同宮,利待敵於城柵,不得已而用之,禍先臨於師伯。或遇丁癸相加,或值乙奇相驀,三奇入墓而困窮,六儀擊刑而迮迫,火入金而賊來,金入火而退逆,金火相入俱凶,舉動皆成寡隙,禍已去而復來,福將合而反息,雖有吉宿奇門,不可與於戈戟。又有五不遇時,陰陽合於中應。時干剋日、而動用必遭其禍刑。若值甲丙相覆,反為威德之靈。上會五陽之干,下合三吉之星,擇此四科而動,保全萬事以安寧,是故天有四時,陰陽更值,自巳終癸為陰刑,起甲至戊為陽德。凡欲舉動以施為,能就陽時而必尅。陰時強以出行,身罹殃而斃踣。推時下之六甲,審開合之法式,符臨一八三四、乃為開通。如臨九二七六、時名閉塞。逢開利以有為,值閉尤宜靜默,用時迷於兩端,吉凶無以取則。時逢仲甲子午、刑德在門,鬪戰而主客兩敗。此中先舉不存,此時名為天甲,利以逃遁亡奔。如遇孟甲之時寅申,陽在內、而陰在外。宜固守以戢兵,動必遭其刑害,此時名為地甲,利以居家歡會。如值下元季甲辰戌、陰處內、而陽外遊,此時名為飛甲,利以動眾經求,萬事甚宜興舉,八方可以周流。倘能明於三甲,審開合以無憂,如被冠賊潛圍,倉卒乘我不備,事須應敵陳兵,不容待其使利,孤雄健旺屬他,奇門又不相比,士卒性命存亡,得失在乎將帥,當此慌惚之時,其將何以指示,若有此事不虞,須假神明佑庇,即以分兵三部,逐日周旋,歲月之方,將居其位,軍左袒以待兵,眾噉呼以助勢,我克勝以保全,敵必敗而奔墜。分兵三部、一居月建上、一居生辰上、一居亭亭方上、用之剋敵大勝。

【混合百神】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交濟,取義於上,陰陽合位,混而成之,吉凶分隸。

六甲加甲;青龍出地,喜信必來,門合則美,門塞星凶,空有財至。

六甲加乙;青龍入雲,三奇門交,貴子生成,星干不利,虛得其名。

六甲加丙;青龍返首,凡事亨通,兼得長久,門儀不合,亦難得就。

六甲加丁;青龍耀明,三門合吉,宜謁貴人,改官遷職,大有英名,符事役凶,立待詞刑。(二句有誤)

六甲加己;青龍合靈,吉星主財,吉門事成,星門不合,徒費精神。

六甲加庚;青龍符格,起咎成凶,在於不測,星吉門順,亦宜靜默。

六甲加辛;青龍失驚,門中一合,萬事從心,凶星上立,財利亡傾。

六甲加壬;青龍網羅,陰人用之,災禍彌多,陽人用之,詭譎不和。

六甲加癸;青龍華蓋,門合吉星,永無災害,若傷死門,奸陰陽會。

六乙加甲;陰中返陽,凶星財破,人口損傷,陰人才合,陽人慌張。

六乙加乙;日奇伏刑,貴人問之,主失其名,門合再敘,門逆喪停。

六乙加丙;奇儀順格,吉星臨之,授官遷職,夫占其妻,必有離隔。

六乙加丁;朱雀入墓,文書入官,架閣留住,星門吉泰,文詞得路。

六乙加己;日奇入霧,土木混同,雨有交互,求事得微,門乘必悞。

六乙加庚;日奇自刑,鬬起爭財,必入訟庭,星干不吉,夫妻外情。

六乙加辛;青龍逃走,失財逃亡,二事俱醜,強立強為,定無長久。

六乙加壬;青龍得雲,陽人主失,病是陰人。

六乙加癸;日入天網,陰人望信,立見灾恙,官事失財,凡事虛妄。

六丙加甲;飛鳥跌穴,貴面天顏,榮遷越職,所有圖謀,一切通徹。

六丙加乙;月奇浮雲,貴人印信,即可敷陳,公私利亨,百事稱心。

六丙加丙;月奇勃格,兩重文書,皆遭障格,門逆財亡,門順虛迫。

六丙加丁;奇入朱雀,文書亨通,貴占權握,常人得之,衣祿退剝。

六丙加己;火孛入刑,文書不來,獄中有人,星吉門順,空禁虛名,星乘門逆,徒杖而刑。

六丙加庚;熒入太白,家事熬煎,又逢盜賊,門合星吉,賊在人獲,星門相遺,禍生因客。

六丙加辛;月精合祐,久病之人,藥師來救,文狀入官,亦能成就。

六丙加壬;孛亂來臨,文訟公庭,因淫婦人,庶人流離,貴人失名。

六丙加癸;華蓋孛師,陰人用之,灾禍相隨,必因詞訟,後必無虧。

六丁加甲;青龍得光,貴人遷職,常人得良,星符合處,喜美非常。

六丁加乙;格為人遁,得喜非常,貴人薦論,改祿受權,實為廣運。

六丁加丙;加中復奇,多生口舌,事生蹺蹊,貴招官祿,常人刑之。

六丁加丁;奇入太陰,望文書至,遠大名深,兩重文意,凡百遂心,若信近用,名為伏吟。

六丁加己;火入勾神,文狀詞凶,奸因婦人,私中有私,往則刑名。

六丁加庚;織女尋牛,不有私情,定遇冤讎,陰人無理,刑禁官囚。

六丁交辛;朱雀入獄,官人刑囚,亦遭剝落,常人枷鎖,百日放卻。

六丁交壬;五人相和,丁壬化木,財利得多,貴人賜祿,文狀平和。

六丁交癸;朱雀沈江,女人官府,定爭成雙,公私不協。兩有所傷。

六己加甲;伏格青龍,門合吉星,財利是隆,門逆凶星,所幹成空。

六己加乙;墓入不明,星門合吉,且喜平平,不合而逆,凡幹不成。

六己加丙;格名孛師,陽人宣賜,爵祿加之,陰人大忌,奸亂乘違。

六己加丁;奇入墓名,文書當訴,門合吉神,先論得理,後對遭懲。

六己加己;地戶逢鬼,陰人望信,信者難委,門符合處,遠近來至。

六己加庚;刑格之名,陰人發用,必得陽人,陽宜靜默,陰主私情。

六己加辛;魂神入墓,家有陰人,鬼妖驚戶,符門合處,小口灾遇。

六己加壬;刑網高張,陰人奸惡,陽人遭傷,門迫星凶,兩人俱亡。

六己加癸;地刑元武,陰人沈吟,灾病不語,門合星扶,遂成疾苦。

六庚加甲;刑青龍格,財利多榮,星門法則,不合則凶,合則免厄。

六庚加乙;日合六格,百事安然,尤當緘默,星門乘凶,官事刑迫。

六庚加丙;太白入熒,失物被盜,難獲難尋,門合星吉,贓物知情,符門不吉,官事來臨。

六庚加丁;名曰亭亭,文狀爭論,私匿之情,符門逆背,詞訟難成。

六庚加己;刑格凶否,獄囚之人,難有伸理。

六庚加庚;太白之名,官事併發,獄禁平人,凶期百日,卻有舒情。

六庚加辛;干格白虎,道路傷亡,必失伴侶,有事難休,定執客主。

六庚加壬;蛇格之名,陰陽占信,迷路無音,傷門主灾,死門喪停。

六庚加癸;大刑之格,占路遠求,陰人疾厄,鬼賊相扶,遂生離格。

六辛加甲;龍困遭傷,係官爭財,陰人不妨,陽人有灾,門順吉昌。

六辛加乙;白虎猖狂,失財破家,人口死亡,遠行失信,家事彷徨。

六辛加丙;干合熒惑,文狀虛詞,競爭財物,星門不合,暗昧屈厄。

六辛加丁;獄神入奇,遠行經商,利倍得遲,星門不吉,夫婦分離。

六辛加己;刑獄之格,奴婢欺主,先自刑尅,門吉星強,虛成累及。

六辛加庚;白虎傷格,兩女爭男,皆因酒色,星合門凶,醜聲難塞。

六辛加卒;獄入自刑,求財喜合,利用陰人,陽人用之,灾害時臨。

六辛加壬;蛇入獄刑,兩男爭女,訟逼難停,門符合吉,首者遭黥。

六辛加癸;直格華蓋,陰人用之,無災無害,吉門吉星,陽人得財,兼有酒食,喜慶咸來。

六壬加甲;蛇化為龍,陰人用事,喜慶重重,陽人求事,有始無終。

六壬加乙;格名小蛇,陰人伏灾,陽人傷嗟,孕生貴子,祿馬光華。

六壬加丙;蛇入冶爐,詞訟爭端,空事無圖,若遇刑禁,出則招徒。

六壬加丁;干合蛇刑,文書財喜,大宜陰人,貴人官祿,常人平平。

六壬加己;蛇凶入獄,大禍將成,夫妻不睦,罪若有刑,金銀霑足。

六壬加庚;太白騎蛇,刑獄公明,好分正邪,如逢傷死,刑戮無差。

六壬加辛;螣蛇格干,符門雖吉,亦不可安,所有運謀,內生欺瞞。

六壬加壬;羅網自纏,陰人利用,陽人莫前,三吉不入,萬事無緣。

六壬加癸;螣蛇飛空,家不和睦,室女私通,星門俱吉,信息隆隆。

六癸加甲;羅網青龍,財喜姻親,必遇吉人,星門不合,陽人訟刑。

六癸加乙;華蓋逢星,貴人寵祿,權位如輕,常人怪異,口舌來臨。

六癸加丙;蓋遇孛師,貴人受官,小人得依,若占文狀,定得門眉。

六癸加丁;螣蛇夭矯,陰人文書,為凶之兆,損財招刑,不宜疊調。

六癸加己;華蓋地戶,陰人問夫,求至居住,門順入室,門逆夫殆。

六癸加庚;大格飛名,只宜上官,握柄雄聲,公事得遲,錢則有爭。

六癸加辛;獄入天牢,軍吏遭繫,罪恐難逃,門吉星吉,虛禁無勞。

六癸加壬;復見螣蛇,陰人絕子,又復離家,理順後嫁,未保年華。

六癸加癸:天網高張,行旅失約,遊去四方,合處相得,逆處相傷。

昔日舉要計一百干,留甲十干寄戊同安,且以八方人來意看,九宮支上卻討時干,如住宮中來人時是。此句獨不叶韵。己課對宮從交上看,元微祕典一訣萬端,倘非志士切莫與觀,天機深惜智在克寬。

 

 

 回到頁首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