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54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論謝靈運在風水學上的貢獻--馬良懷教授

論謝靈運在風水學上的貢獻

 

日期:2009-09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馬良懷教授

摘錄《第二屆國際道家學術大會論文集

 

 

 

[內容提要]

中國風水學的最高境界是與自然環境相和諧的藝術,是一種具有審美意義的創造。而這一觀念的確立,則與南朝文人謝靈運有著密切的關係。

謝靈運自幼熟讀“風角塚宅”之書,精通“龜筴筮夢之法”,然而,在風水學的發展上,他揚棄了原始與神秘,獨崇《老》、《莊》二書,以道家思想為指導,充分運用時代所提供的有利條件,將莊園經濟、山水之美和“詩意的棲居”三者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將風水學的理論和實踐推向了一個高點。

謝靈運對於風水學的理論和實踐,集中體現在他的《山居賦》和始寧墅。始甯墅是謝靈運運用自己發展的風水學理論建造出來的與自然環境相和諧、具有審美意義的典範,而《山居賦》則是謝靈運面對著始寧墅的理論思考與呈現,二者相輔相成。

當謝靈運將風水與自然環境、園林藝術、乃至於審美意境的追求整合一體之後,風水學就不再原始粗糙、神秘莫測,而是一種人們可以掌握、追求、乃至可以予以藝術創造的存在,這對於今天風水學的發展和實踐具有重要的啟發和指導意義。

 

[關鍵字] 謝靈運 風水學 始寧墅 山居賦

 

中國風水學的最高境界是與自然環境相和諧的藝術,是一種具有審美意義的創造。而這一觀念的形成,是風水學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的產物,具體地說,當是在中古時代的晉宋之際,這裏面與一位著名的文人有著密切的關係,此人就是有著山水詩人鼻祖之稱的謝靈運。

謝靈運(385433),祖籍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出生於會稽始寧(今浙江上虞),東晉名臣謝玄之孫,因襲爵康樂公,故世稱謝康樂,南朝劉宋時期的著名文人。一生著作頗豐,有《謝康樂集》流傳於世。

在中國的風水史上,謝靈運是一個具有轉折性的人物。是他,擺脫了傳統風水學的束縛,發起了向風水學最高境界的邁進。

 

眾所周知,中國傳統的風水學源于巫,而在其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地將占卜、天文、地理、曆法等知識與天人感應、陰陽五行等學說融為一體,呈現出一種巫術與科學相交雜,迷信與哲學相糾纏的特點。在其功能上,則主要是祈福避禍,以此來滿足人們升官發財、消災免難、人丁興旺等等世俗的願望。

魏晉之時,傳統的風水之學已是十分盛行,湧現出管輅、郭璞等一類風水學的“大師級”人物。而受其時代的影響,謝靈運自幼便熟讀了“兵技醫日,龜筴筮夢之法,風角塚宅,算數律曆之書。”(《宋書•謝靈運傳》)說明對於傳統的風水之學,謝靈運是十分熟悉和瞭解的。所以,在謝靈運的著作中,我們能讀到“表神異於緯牒,驗感應于慶靈。”“此諸山並見圖緯,神仙所居。”“考封域之靈異,實茲境之最然”(《宋書•謝靈運傳》)這樣的文字。而通過這些文字,我們也能瞭解到謝靈運在其別墅的建造中,確實注意到了傳統風水學的理論。

 

但是,謝靈運對風水學的突出貢獻並不在於繼承,而是在於發展。在謝靈運的風水學理論及其實踐活動中,他揚棄了傳統風水學中的原始與神秘,獨崇《老》、《莊》二書,以道家思想為指導,充分運用時代所提供的有利條件,將風水學的理論和實踐推向了一個高點,而傳統的風水學也就因此而由世俗功能的追求走向了審美的藝術創造。

 

謝靈運之所以能夠在風水學上具有突破性地發展,與他生活的時代是大有關係的。

首先是道家思想的興起。魏晉之時,儒家的天人感應神學坍塌,道家學說再度興起,其重要標誌就是始于曹魏正始年間的玄學的出現和興盛。而隨著道家思想的興起,道家清靜無為的人生哲學也就開始發揮出它巨大的作用。人們以道家思想為指導,在思考生命真實性的過程中逐漸地從世俗功業的名利場中抽身出來,投入自然的懷抱,追求一種“萬物與我為一”的清靜澹泊的生活。特別是到了東晉,隨著門閥政治的發展,享有各種特權的士人有了更加平靜的心境和自由的生活,他們以一種審美的眼光去重新打量這個世界,遂突然發現,原來這個世俗世界裏竟然蘊含著無限的美好和美麗。於是,他們立足于現實世界,立足於生命的此岸,努力追求一種詩意的人生。

 

二是自然美的發現。“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傳統的道家學說裏,便對自然之美有著一定的認識,但蘊而未發。直到東漢末年,荀爽、仲長統等人在接受道家思想的過程中,才開始將自然之美作為審美對象。到魏晉之際,阮籍、羊祜、石崇等人對自然之美的審視和認識又有了進一步的發展,使樂山悅水漸成風氣。然而,從嚴格意義上講,山水自然之美的發現和揭示,則是在東晉時期。當時的士人在擁抱自然萬物而與之融為一體的同時,又主動地從自然的懷抱中站立起來,拉開人與自然的距離,以一種審視其美的眼光去觀察、審視自然,由此而揭示、展現出天地之大美。《世說新語·言語》曰:“顧長康從會稽還,人問山川之美,顧曰:‘千岩競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雲興霞蔚’”。“王子敬雲:‘從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若秋冬之際,尤難為懷’”。

 

“司馬太傅齋中夜坐,于時天月明靜,都無纖翳。太傅歎以為佳。謝景重在坐,答曰:‘意謂乃不如微雲點綴’”。東晉士人以一種藝術家的眼光從天地萬物中見到了詩情畫意,見到了令人心悸的美麗。而山水自然之美的發現,又為東晉士人開闢了一個嶄新的生存之境,他們將自己投入山水之中,盡情地享受著大自然的恩惠。《晉書孫楚傳》曰:孫統“性好山水,乃求為鄞令,轉在吳寧。居職不留心碎務,縱意遊肆,名山勝川,靡不窮究。”《晉書謝安傳》曰:謝安“寓居東山,與王羲之及高陽許詢、桑門支遁遊處。出則漁弋山水,入則言詠屬文,無處世意。”王羲之《蘭亭集序》曰:“永和九年,歲在癸醜,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君賢畢至,少長鹹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三、莊園經濟的發展。早在兩漢之際,莊園經濟便隨著土地的高度集中而逐漸形成,並呈現出一種充分自給自足的特性。譬如樊重的莊園,《水經注·比水》言:“司馬彪曰:仲山甫封于樊,因氏國也。爰自宅陽,徙居湖陽,能治田,殖至三百頃,廣起廬舍,高樓連閣,波陂灌注,竹木成林,六畜放牧,魚蠃梨果,植棘桑麻,閉門成市,兵弩器械,貲至百萬。其興工造作,為無窮之功,巧不可言,富擬封君。”這樣一種特性的莊園經濟發展到東晉,人們將審美和詩意納入到了莊園的構建之中。謝靈運在其《山居賦注》裏,曾批評西晉石崇、應琚等人的莊園“不得周圓之美”。是“千乘宴嬉之所,非幽人息止之鄉。且山川亦不能兼茂,隨地勢所遇耳”。也就是說,當謝靈運在構建始寧墅的時候,他是以道家思想為指導,以一種審美的眼光去進行莊園的選址和建構,使之成為“幽人息止之鄉”。而這並非謝靈運的發明,早在他祖父輩生活的東晉時代,便已經開始了這一轉折。在《山居賦》裏,我們可以見到當年謝玄在始甯建莊園之時,就已將目光投向審美和詩意。而王羲之在《與謝萬書》中說道:“比當與安石東遊山海,並行田視利,頤養閒暇。”(《晉書。王羲之傳》)於逍遙山水的過程中“行田視利”,可見羲之對莊園位址的也是將山水風景作為一個重要條件來精心選擇,使其莊園山川“兼茂”,“得周圓之美。” 孫綽在《遂初賦》亦曰:“余少慕老莊之道,仰其風流久矣。卻感于陵賢妻之言,悵然悟之。乃經始東山,建五畝之宅。帶長阜,倚茂林,孰與坐華慕、擊鐘鼓者同年而語其樂哉”。這也是將莊園作為“幽人息止之鄉”來進行構建的重要例證。

 

而實際上,早在東漢末年,仲長統便有將莊園經濟與道家思想結合起來建構出一種理想的生存狀態的設想,其《樂志論》曰:“使居有良田廣宅,背山臨流,溝池環匝,竹木周布,場圃築前,果園樹後。舟車足以代步涉之艱,使令足以息四體之役。養親有兼珍之膳,妻孥無苦身之勞。良朋萃止,則陳酒肴以娛之;嘉時吉日,則烹羔以奉之。躕躇畦苑,遊戲平林,濯清水,追涼風,釣遊鯉,弋高鴻。諷於舞雩之下,詠歸高堂之上。安神閨房,思老氏之玄虛;呼吸精和,求至人之仿佛。與達者數子,論道講書,俯仰三儀,錯綜人物。彈《南風》之雅操,發清商之妙曲。清搖一世之上,睥睨天地之間。不受當時之責,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則可以陵霄漢,出宇宙之外,豈羨夫入帝王之門哉!”(見《後漢書·仲長統傳》)

 

由於時代的原因,仲長統只能是一種設想,真正將其付諸實踐並予以發展的,還是這個生活于晉宋之際的謝靈運。但應該指出的是,是時代為謝靈運在風水學的理論和實踐的發展方面提供了有利的條件。作為謝靈運的貢獻,當是他在風水學的理論和實踐中,將莊園經濟、山水之美和“詩意的棲居”三者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發起了向風水學最高境界的邁進,進而使得風水學的發展出現了一次巨大的飛躍

謝靈運對於風水學的理論和實踐,主要集中體現在他的《山居賦》和始寧墅裏。始甯墅是謝靈運運用自己發展的風水學理論建造出來的與自然環境相和諧、具有審美意義的典範;而《山居賦》則是謝靈運面對著始寧墅的理論思考與呈現,二者相輔相成。

 

永初三年(422年),具有遠大政治抱負的謝靈運由於在統治集團內部鬥爭中失利而“出為永嘉太守”。“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遊遨,遍曆諸縣,動踰旬朔……在郡一周,稱疾去職”,(《宋書•謝靈運傳》)拖著疲憊的心靈回到了生育他的會稽始寧(今浙江上虞)。

在故鄉的懷抱和秀麗的山水之中,謝靈運卻去了官場的煩惱,開始了一種具有詩意的生活。他與隱士王弘之、孔淳等人逍遙山水,“縱放為娛”,並開始按照自己的審美追求和對風水學的理解,在先輩舊居的基礎上“修營別業”(《宋書•謝靈運傳》),構築身體和心靈的家園,於是便有了面對著始寧墅而構思出來的鴻篇巨著《山居賦》。

 

《山居賦》是謝靈運極為重視的一部作品,對於其中的許多內容,他曾親自為其作注,這在謝靈運的寫作中是十分罕見的,而凝聚其中的,是他對故鄉、對始寧墅的無限深情。于謝靈運而言,始寧墅既是他肉體的棲身之地,同時也是他精神的安頓之所。所以他要在《山居賦》身上傾注深情,將自己對人生的體悟、對詩意的追逐、對理想生活的願望一一展現出來。

 

關於始寧墅的建造過程,《宋書•謝靈運傳》曰:“靈運父祖並葬始寧縣,並有故宅及墅,遂移籍會稽,修營別業,傍山帶江,盡幽居之美。”:謝靈運于《山居賦》及其《注》中亦:“余祖車騎建大功淮、肥,江左得免橫流之禍。後及太傅既薨,遠圖已輟,於是便求解駕東歸,以避君側之亂,廢興隱顯,當是賢達之心,故選神麗之所,以申高棲之意,經始山川,實基於此”。“爾其舊居,曩宅今園,枌槿尚援,基並具存。曲術周乎前後,直陌矗其東西。豈伊臨谿而傍沼,乃抱阜而帶山。考封域之靈異,實茲境之最然。葺駢梁於岩麓,棲孤棟于江源。敞南戶以對遠嶺,闢東窗以屬近田。田連岡而盈疇,嶺枕水而通阡。”通過上述材料我們瞭解到,始甯墅是謝靈運在其先輩舊居的基礎上傾注心血,按照自己的意願和對風水學的理解而建造起來的一座具有審美意義的別墅,同時也是一座具有園林風格的莊園。

 

那麼,這個讓謝靈運感到心醉的始寧墅又是一個怎樣的構造?它的出現在風水學上又有著怎樣的表現和意義呢?關於這些,謝靈運在其《山居賦》裏均有非常詳細地描述和揭示。

翻開《山居賦》,呈現在我們眼前的始寧墅處於這樣一塊風水寶地之中:“左湖右江,往渚還汀。面山背阜,東阻西傾。抱含吸吐,款跨紆縈。綿聯邪亙,側直齊平。”說明謝靈運及其先輩在別墅的選址上是遵照風水學的理論頗費了一番心思的。

 

接下來,謝靈運以始寧墅為中心,將其周圍的景象按照近東、近南、近西、近北;遠東、遠南、遠西、遠北的次序由近及遠地一一道來,而展現在我們面前的無一不是美景福地。如“近南則會以雙流,縈以三洲。表裏回游,離合山川。崿崩飛於東峭,槃傍薄於西阡。指青林而激波,揮白沙而生漣。”又如“遠東則天臺、桐栢,方石、太平,二韭、四明,五奧、三青。表神異於緯牒,驗感應于慶靈。淩石橋之莓苔,越楢谿之紆縈。”而所有的這些美景和福地,也只不過是始寧墅的陪襯而已。它們以眾星捧月之勢,將始寧墅緊緊地摟在懷中,凸現出它不同凡響的重要位置。

《山居賦》曰:“若乃南北兩居,水通陸阻。觀風瞻雲,方知其所。”其《注》曰:“兩居謂南北兩處,各有居止。峰崿阻絕,水道通耳。觀風瞻雲,然後方知其處所。”據此可知,始寧墅有兩大建築群,即“南北兩居”。它們建築在一個層巒疊嶂,雲霧繚繞的風水寶地之上。

 

南面是謝氏家族最先開創的地方,謝靈運在《山居賦》裏對這一區域的整體描述是:“南山則夾渠二田,周嶺三苑。九泉別澗,五穀異巘。群峰參差出其間,連岫複陸成其阪。眾流溉灌以環近,諸堤擁抑以接遠。遠堤兼陌,近流開湍。淩阜泛波,水往步還。還回往匝,枉渚員巒。呈美表趣,胡可勝單。抗北頂以葺館,瞰南峰以啟軒。羅曾崖於戶裏,列鏡瀾於窗前。因丹霞以赬楣,附碧雲以翠椽。視奔星之俯馳,顧䔩䔩之未牽。鶤鯤鴻翻翥而莫及,何但燕雀之翩翾。氿泉傍出,潺湲於東簷;桀壁對跱,硿礲於西霤。修竹葳蕤以翳薈,灌木森沈以蒙茂。蘿蔓延以攀援,花芬薰而媚秀。日用投光于柯間,風露披清於嵔岫。夏涼寒燠,隨時取適。階基回互,橑櫺乘隔.此焉卜寢,玩水弄石。邇即回眺,終歲罔斁。傷美物之遂化,怨浮齡之如芥。眇遁逸于人群,長寄心於雲霓。”其《注》進一步細說道:“南山是開創卜居之處也。從江樓步路,跨越山嶺,綿亙田野,或升或降,當三裏許。途路所經見也,則喬木茂竹,緣畛彌阜,橫波疎石,側道飛流,以為寓目之美觀。及至所居之處,自西山開道,迄於東山,二裏有餘。南悉連嶺疊障,青翠相接,雲煙霄路,殆無倪際。從逕入穀,凡有三口。方壁西南石門世䔩南䔩池東南,皆別載其事。緣路初入,行於竹逕,半路闊,以竹渠澗。既入東南傍山渠,輾轉幽奇,異處同美。路北東西路,因山為鄣。正北狹處,踐湖為池。南山相對,皆有崖岩。東北枕壑,下則清川如鏡,傾柯磐石,被澳映渚。西岩帶林,去潭可二十丈許,葺斟構宇,在岩林之中,水衛石階,開窗對山,仰眺曾峰,俯鏡濬壑。去岩半嶺,複有一樓。迴望周眺,既得遠趣,還顧西館,望對窗戶。緣崖下者,密竹蒙逕,從北至南,悉是竹園。東西百丈,南北百五十五丈。北倚近峰,南眺遠嶺,四山周回,溪澗交過,水石林竹之美,岩岫隈曲之好,備盡之矣,刊翦開築,此焉居處,細趣密玩,非可具記,幫較大言之耳。”

 

在南居與北居之間隔著一個湖,故“水通陸阻”。《山居賦》曰:“因以小湖,鄰於其隈。眾流所湊,萬泉所回。氿濫異形,首毖終肥。別有山水,路邈緬歸。”說明處於南北兩山之間的這個小湖,不僅是連接南北兩處建築群的唯一通道,而且位置重要,風景殊美,猶如鑲嵌在始寧墅中一顆耀眼的明珠。

接下來該說始寧墅的北居了,《山居賦》曰:“求歸其路,乃界北山。棧道傾虧,蹬閣連卷。複有水逕,繚繞回圓。瀰瀰平湖,泓泓澄淵。孤岸竦秀,長洲芊綿。既瞻既眺,曠矣悠然。及其二川合流,異源同口。赴隘入險,俱會山首。瀨排沙以積丘,峰倚渚以起阜。石傾瀾而捎岩,木映波而結藪。逕南漘以橫前,轉北崖而掩後。隱叢灌故悉晨暮,托星宿以知左右。”

 

“山川澗石,州岸草木。既標異于前章,亦列同於後牘。山匪砠而是岵,川有清而無濁。古傍林而插岩,泉協澗而而下穀。淵轉渚而散芳,岸靡沙而映竹。草迎冬而結葩,樹淩霜而振綠。向陽則在寒而納熱,而陰則當暑而含雪。連岡則積嶺以隱嶙,舉峰則群竦以嶻嶭。浮泉飛流以寫空,沈波潛溢於洞穴。凡此皆異所而鹹善,殊節而俱悅。”

在始寧墅,除了“南北兩居”之外,還有許多安頓心靈的建築散佈其間,與山水林木一道構成“幽人的息止之鄉”。《山居賦》曰:“爰初經略,杖策孤征。入澗水涉,登嶺山行。陵頂不息,窮泉不停。櫛風沐雨,犯露乘星。研其淺思,馨其短規。非龜非筮,擇良選奇。翦榛開逕,覓石覓崖。四山周回,雙流逶迤。面南嶺,建經台;倚北阜,築講堂。傍危峰,立禪室;臨浚流,列僧房。對百年之高木,納萬代之芬芳。抱終古之泉源,美膏液之清長。謝麗塔于郊郭,殊世間於城傍。欣見素以抱朴,果甘露於道場。”

 

透過謝靈運《山居賦》裏的描述,我們可以發現,始寧墅的整個建造,儘管有著傳統風水學上的考慮,但更重要的內容則是出於審美,關注的重點在於山川的秀麗、風景的殊美、人工建築與自然景物的巧妙結合,進而追求與自然的完美和諧和一種審美意境中的詩意棲居。

在始甯墅的廣大空間裏,含納著無數豐富的內容,裏面有山,有石,有江,有湖,有良田佳苑,有茂林修竹,空中有飛禽,水中有遊魚,山巒溝壑則有走獸無數。它們與始寧墅的建築渾然一體,共同構成一個和諧的存在,展現出迷人的美麗。謝靈運在《山居賦》裏描寫說:在始寧墅裏,魚則“唼藻戲浪,汎苻流淵。或鼓鰓而湍躍,或掉尾而波旋。”鳥則“接響雲漢,侶宿江潭”。或“薄回涉以弁翰”,或“映明壑而自耽”。獸則“擲飛枝於窮崖,踔空絕於深硎”。或“蹲穀底而長嘯”,或“攀木杪而哀鳴。”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由,那麼的富有詩意。

 

始寧墅是一個萬物平等的世界,人與萬物為鄰,友好相處,且推己及物,使飛禽走獸的生命也能獲得同樣的庇護和尊重:“緍綸不投,置羅不披,磻弋靡用,蹄筌誰施。鑒虎狼之有仁,傷遂欲之無崖。顧弱齡而涉道,悟好生之鹹宜,率所由以及物,諒不遠之在斯。撫鷗 而悅豫,杜機心于林池。”(《山居賦》)當天地萬物都能獲得人的珍惜之時,呈現出來的便是詩意般的和諧與美好。

縱觀中國風水史的發展,人們可以見到兩條清晰的軌跡,一是以避禍祈福為目的,重在以風水學的理論來指導陰陽二宅的選址和建造,由此而滿足人們種種世俗的願望,同時也留下了一大批原始古樸且帶有些神秘美感的傳統建築。二是以審美為主要內容,強調與自然環境的和諧統一,將人工建築與山水景物的巧妙結合視作一門藝術而進行創造,以此來豐富生活、獲取精神的超然與愉悅。這也就推動了中國園林藝術的高度發展,並因此而留下了無數獨步于世界的園林景觀。而正是在這一方面,無論是從理論還是從實踐上,謝靈運都作出了空前的成就和貢獻。而當謝靈運將風水理論與自然環境、園林藝術、乃至於審美意境的追求融為一體之後,風水之學也就不再原始粗糙、神秘莫測,而是一種人們可以掌握、追求、乃至可以進行藝術創造的存在,這對於今天風水學的發展和實踐具有重要的啟發和指導意義。

 

 

回到目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