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0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以傳統建築座落方位來探討高雄半屏山對周遭聚落的風水關聯之研究 -- 堀込憲二教授.

 

以傳統建築座落方位來探討高雄半屏山對周遭聚落的風水關聯之研究

The Study of Discuss in Terms of the Location of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s of Kaohsiung Banping Mountain’s Influence on the Relationship and Development of its Surrounding Geomantic Omen-Fend shui

 

 

日期:2009-09

前中原大學建築學系系主任 堀込憲二教授. 方雍豪先生

                            摘錄《第二屆國際道家學術大會論文集》

 

 

 

中文摘要

    風水概念在幾千年的中國文化變革產生各種不同對於風水的學觀。風水對於中國人來說,是個延續不斷的課題,相對於擇居概念更於複雜。其中不乏摻雜宗教、傳說、鬼神、占卜、玄學、巫術、迷信等等,造成風水術的氾濫。而人類擇居為了順應環境而開始,進而對於環境經驗的累積與文化思維的轉化,形成現在龐大而複雜的風水系統。

 

    本文主要探討高雄半屏山周遭聚落其因時間的變換對於半屏山周圍環境所反映之變遷。高雄半屏山由於地質的特殊在風水上有記載其山勢兇險,主敗兇。上有後勁溪圍繞,其下臨蓮池潭,龜山、蛇山,週遭緊鄰右昌、後勁、左營、楠梓,並有大社、仁武、鳥松等聚落圍繞。因此本文依三時代為分野:清末日治初期(16611895)、日治時期(18951945)、戰後民國政府時期至近代(19452008),探討各時期聚落房屋座落之方位朝向與半屏山山勢山貌改變的同時,有無影響其風水觀念或因其他因素改變房屋座落方位。

 

 

 

關鍵詞:風水、案山、座向、擇居、半屏山

 

 

 

一、緒論

 

(一)  研究動機與目的

 

    風水在中華文化中佔據一重要地位。中國人更依據它做為日後的福蔭蔽護,甚至進而迷信。歷代王朝皆重視郡城的營造與選址。如古都長安、洛陽、南京與北京等。而遷居擇址,制定座落方向,乃求運址順利,國運昌隆,人安心居。於是隨時代的變遷乃至於現代,風水擇居概念的意義是否仍繼續套用。

 

    康熙23年(1684年),知縣楊芳聲發現左營舊城有龜山、半屏山與蓮池潭環抱的天然形勢,除主要軍事地理位置重要之外亦認為此地為好風水之地,於是在此建城興建孔廟。而後乾隆51年(1786年)遷城,又於嘉慶11年(1806年)復建舊城。但卻因風水之說的傳說使舊城逐漸荒廢[1]。然而這之間半屏山數次崩塌,造成山貌的改變,其中山勢的改變是否會影響風水的改變而因素為何。

 

    而高雄半屏山後勁聚落經傳房屋不向南面對半屏山的傳說,到底高雄半屏山在風水上的意義代表為何,或單純只是個傳說。實際走訪其周遭聚落,而各聚落中房屋座落的方位也耐人尋味,房屋座向方位多變,其中因素待值得研究討論。與半屏山有何種關聯,半屏山自身山勢的關係是否改變其周遭聚落房屋座向的改變。於是試圖找尋半屏山周遭聚落的房屋座向來探討半屏山來的山勢變化的轉變,探究房屋座向是否受半屏山所影響。

 

    本論文為剖析高雄半屏山所經過的時代變遷與地貌改變造成的風水脈絡之演變。以半屏山因為時代背景不同加上地質、天然因素與人為因素的改變,造成前後人對於風水的看法不同,並不對其各家風水論點深論。本人主要以周遭聚落右昌、後勁、左營、楠梓、大社、仁武與鳥松聚落之傳統建築與半屏山之的景觀結構關係加以解讀。

 

目前對於半屏山以復育良好,在此之前半屏山經數次的崩塌,山勢山貌的改變,造成居民對於半屏山的評價為此山為「兇山」,於是有後勁房屋座向不面向半屏山之傳說。本研究將對於為何後勁房屋不向南之傳說著手,延伸探討其周遭各個聚落是否有受半屏山影響。並分為清末時期(16611895)、日治時期(18951945)、戰後時期(19452008)三個朝代研究半屏山演變過程中各個聚落房屋方位朝向改變的轉變。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為實地田野調查(參考:附錄採樣範例),對於執行原則與無法執行之條件部分加以說明,研究案例採樣對象標準大致歸類如下(共計194例):

 

1.本研究針對中國傳統合院式建築進行案例調查,以戶為單位進行逐戶調查。以現有留下之中國傳統一樓合院建築為採樣對象。排除廟宇與城牆等容易因諸多因素遷移、改建次數甚多之建築。採樣記錄內容為:家族堂號、住址、興建年代、有無直接面對半屏山、與半屏山距離約略距離、羅盤標示座落方位、現況實際照片、現存基本樣式描述等。

 

2. 案例採樣的限制:採樣案例必須為現存至少有門廳存留之傳統建築為基準,方能進行方位之量測,方位量測方法為以門框為基準進行方位量測。毀壞、傾倒、荒廢致無法辨認門廳位置則無法進行採樣。同時在調查上須能進入建築的空間範圍始能進行方位量測,因此在案例收集上並無法針對該區域所有案例做全面性調查。故無法進入建築空間範圍及屋主不同意拍攝、量測者則無法納入採樣案例之中。本研究無墳墓採樣案例;經實地勘查,因都市計畫使多數墳墓拆遷,相對於墳墓的採樣難以著手,又因墳墓牽扯因素多變,故本研究僅以陽宅為採樣研究。本論文研究結果以調查之存留各時代之案例為結論論證。

 

3.現地各角度觀察記錄之半屏山形狀,由於現今由平地不易觀察半屏山之山勢,故現今半屏山照片是由各聚落制高點所拍攝。

 

 

(三)研究範圍

 

    主要從明鄭開台發跡後至清末時期(16611895)。日治時期(18951945)。戰後時期(19452008)。三個代表時期為研究時間範圍。以1920年台灣寶圖為藍本。為右昌、後勁、左營、楠梓庄、大社、仁武與鳥松聚落庄本部為準。半屏山位於北高雄,本研究範圍半屏山其周遭聚落位置包含周圍現存七個聚落,位置分佈半屏山東西南北四向,以聚落中心至半屏山峰最高點距離為標的,以最近的約3公里(後勁)、46公里(左營)、45公里(右昌、楠梓庄)、57公里(仁武)、78公里(大社),最遠至1011公里(鳥松)。中心範圍北臨後勁溪,右靠觀音山,左望台灣海峽下臨蓮池潭、龜山及壽山(柴山、鼓山、打狗山)、南接愛河澄清湖、小貝胡、漲皮湖。本文圖例中半屏山所標示之三角形標點為海拔最高處之標示(圖1)。

 

 

 

 

二、半屏山與周遭聚落的發展

 

(一)半屏山的形成與崩塌

 

    高雄半屏山(Pan-Ping Shan)位於高雄市東北方,左營區與楠梓區的交界,於蓮池潭的東北邊,與壽山、龜山形成北高雄的脊樑。了解其風水的脈絡勢必了解其形成的原因。其地質因素造就在地理位置上所形成的獨特風水脈絡,甚至影響周遭聚落的形成。清鳳山縣志規制分布(圖2),半屏山的山形削平一面,有如展屏、或旂,因此而得名。

 

據《鳳山采訪冊》:

半屏山在半屏里,縣西北十七里,平地起突,高二里許,長六里許,形如列幛,畫如屏、故名。為聖廟左翼,蓮花潭直通山下,又如展旂,故亦名旂山。

 

《重修鳳山縣志》:

半屏山在縣東北七里,形如列幛畫如屏,故名。

又名半邊山、半崩山、屏山、旂山。

 

 

  半屏山有如展屏、或旂,因此而得名。資料來源:本研究改繪,陳文達《鳳山縣志》輿圖。

 

    半屏山地質主要屬古亭坑層沉積岩,沉積之時氣候較冷,沒有珊瑚礁的生長,因造山運動而使沉積層隆起,水深變淺,並接著氣候轉暖,石灰岩開始生成,因此其東南半壁山陽面完全由珊瑚礁石灰岩、苔蘚、有孔蟲、貝類等生物遺骸化石組成。石灰岩是強度及透水性相當高的岩層,而其底下之泥岩是強度及透水性皆低的地層。下雨時雨水會下滲到石灰岩及泥岩之交界面再向下流動,使得泥岩表面由於吸水軟化而使結構更弱,因此石灰岩與泥岩之交界面就容易形成山崩之滑動面。

 

    在風水上記載:「童斷石過獨逼側為七凶。童無衣,斷無氣,石則土不滋,過則勢不住,獨無雌雄,逼年明堂,側則斜歆不正[2]。」

屬破山格局亦可稱為側山[3]。半屏山的山勢因左右傾斜不正,風水上則無山氣,山氣若失必不牢靠。石灰岩的特性容易造成鬆軟滑動,其下並沒有堅硬的地質支撐上半部的石灰岩地層,半屏山的地質軟弱,加上容易塌陷,使得不好的風水之說更加成立。綜觀半屏山的形成因素與地質組成,是造成其風水上不良觀感的因素之一。

 

    半屏山在雍正13年(1735年)為最早半屏山山崩紀錄。戰後民國5064下午912分大山崩。山崩地點在於半屏山的東北部的東南斜面,崩塌區形成一面梯形。山崩原因經地質學家調查,因半屏山岩層走向和長軸走向呈單斜構造,傾向東南,傾角和坡度達3040度,超過岩層安定角。水泥廠炸山採石,使岩層懸虛,失去支持力。且山崩前連下數日豪雨,雨水大量滲入造成岩層滑動為崩塌原因之一。主要因素為人為採礦與自然因素造成(施議哲,2002)。

 

因崩塌部位於半屏山東北部東南斜面,故此次山崩造成半屏山東北端與中部位處出現一凹陷形勢(圖3),像極半屏山東北端有如頭部探出,加上崩塌與採礦,使得東側斜面山形更為裸露光禿,然而山西面依然樹綠翠鬱。原有的海拔高度223公尺也下降至約180公尺。後民國55822,再次山崩。兩次崩塌皆為同性質的崩塌,兩次的崩山都是因為上部石灰岩的岩塊受到侵蝕切割,因此破裂的石灰岩順著與下層泥岩的接觸面滑落所造城的災害。

 

半屏山至清朝記載至現代皆有山崩的情事發生,較為嚴重之山崩皆改變其原有山形山貌及海拔高度。至石灰岩開採以來半屏山的環境便被破壞殆盡,原本地質不穩固的因素加上人為的破壞,對照舊志對半屏山的記載,由形勝轉變至今滿目瘡痍的狀態,使得半屏山美麗風貌已不復以往。民國86年停止採礦,雖然進行復育後的半屏山樹木翠綠,但破壞終究已造成事實。

 

 

(二)周遭聚落的墾殖與發展

 

1右昌

 

    位於半屏山西北方。明朝時期(1661-1683)右昌原稱右衝,為當時南台灣軍屯重鎮之一。清領後,為清朝拱衛縣城右營軍隊之防地。由於紮防之營寨位居舊城之右,乃稱「右營」。據高雄市志載,乾隆年間土匪猖獗,群匪曾集中力量來犯,圖劫舊城,而左營之駐軍兵力單薄,難抗來犯叛賊,唯當情勢危急之際,幸得「右營」之兵馬衝出增援,陣局始見穩定,終於突破匪陣,亂平。事後清廷為褒揚右營戰功,乃封右營為「右沖」。日人治台後改稱右沖庄。民國31年(1942年)右沖始併入高雄市,民國42年(1953年)改名右昌,屬楠梓區。右昌於明末清初時期因較為靠海,又有後勁溪蜿蜒而過,位於軍事要塞,與運輸便利之傑,據楊氏古厝屋主表示,當時因地理位置與軍事需求,此區房屋座向多向西北為多。除生存需求外,另還有遙望大陸家鄉的意味,此地區房屋座向自然向西北方不受半屏山的影響。

 

2後勁

 

    位於半屏山西北處。始於明鄭時期,鄭成功於此屯墾施「屯兵政策」僅留勇衛,侍衛二旅,以守安平承天府(現台南),餘鎮各案分地南北開墾,各赴曾文溪以北,前鋒、後勁、左衝各鎮各擇地屯兵,插竹圍社,斬茅為屋,農隙之時,訓以武事,俾無廢弛,以圖養兵儲糧,而後考圖長治也。後勁一般人以「後硬」稱之,是基於軍事原因而得名,早期駐軍與右沖鎮(現右昌),左營鎮(現左營)、三鎮鼎足而立,護守舊鳳山縣治土城(左營舊城)(曾玉昆1992)。當地耆老(後勁9)黃姓屋主表示後勁聚落形成時,房屋除了地理師依屋主流年起厝、看神祇方位(水神)等以及受半屏山傳說與地勢影響外,因屬鄭軍屯兵處房屋巷弄規劃較為複雜街廓呈八卦型,致使來犯者進入而難以脫身而出,故房屋座向呈現多樣性。

 

3楠梓

 

位於半屏山東北處,地勢較為平坦,距離半屏山約6公里處。楠梓,舊名「楠仔坑」。本區先民原為福建省漳州、泉州兩地於前清來台墾拓先民之後裔,當時遷者日眾,不久形成一大村落。日治時期隸屬鳳山廳楠仔坑支廳,民國2年廢鳳山廳改隸台南廳,民國99月由台南廳改隸高雄州岡山郡,楠仔坑改稱為楠梓庄,民國32922楠梓庄,編入高雄市楠梓區(轄域即楠梓、土庫),民國三十四年台灣光復後稱為高雄市19區(轄楠梓、土庫),民國352月將第18區(後勁)合併,改為第12區(轄域即楠梓、土庫、後勁),同年3月再與第11區部分(右昌、援中港、下鹽田)合併為楠梓區,沿用迄今。

 

4大社

 

於高雄縣西南側,北接燕巢鄉,東臨大樹鄉,南抵仁武鄉,位於半屏山東北側,地勢東高西低,原以觀音山為地名。大社鄉在17世紀末,明鄭時代逐步開發。在漢人未入墾前,原住民以耕狩獵為主的生活。原住民為西拉雅族「鳳山八社」中的「放索社」。明鄭時期,大社鄉屬承天府萬年縣。於明鄭永歷16年(1662年),鄭兵驅逐原住民駐紮屯墾,為義武營區。領清後大規模開拓,康熙23年(1684年),改名觀音山,屬鳳山縣鳳山廳觀音里。光緒二十一年,屬台南縣鳳山支廳事務所。民國九年,改屬高雄州高雄郡,更名為仁武庄。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由仁武庄改稱仁武鄉。早期隸屬於仁武鄉,民國四十年(1951年)五月由仁武鄉分出,鄉名為大社鄉[4]

 

5仁武

 

於高雄縣西南側,地勢東高西低,北接大社鄉,西臨三民區,南接鳥松鄉,位於半屏山東側。明鄭時期,實行屯田政策,以養各鎮之兵。原為荒野之區,劃歸仁武鎮開墾,故名為仁武,明鄭時稱仁武庄。清順治18年(1661年),本鄉屬萬年縣。清代仍稱仁武庄,屬觀音里,並於雍正年間開拓完成。日據時期民前16年,置第八區,屬台南鳳山支廳。民前11年,改稱考潭區,屬鳳山廳楠梓支廳。民前3年,鳳山廳併入台南廳,則屬台南廳楠梓支廳。民國9年,改制給革,改稱仁武庄,屬高雄州高雄郡。民國13年,高雄改郡為市,改隸鳳山郡管轄。光復後改稱仁武鄉[5]。大社與仁武聚落地勢東高西低,兩處距離觀音山頗為近,房屋大多依觀音山山勢坡度而建。

 

 

6鳥松

 

北臨仁武鄉,西接高雄市,南至鳳山市,東靠大樹鄉及大寮鄉。鳥松鄉之原始地名為鳥松腳庄。本村先民在清朝時代,大多來自福建省,遷徙墾荒而群居漸成部落,以從事農耕為主,至雍正年間區域開拓完成。清領時期隸屬鳳山縣赤山里管轄。日據時期屬高雄州鳳山郡所管轄,民國九年調整行政區域新成立鳥松庄。在民國三十五年一月,改鳥松庄為鳥松鄉[6]。鳥松聚落距離半屏山較為遠,據當地(鳥松25)屋主先生表示,此地起厝除了依照風水師擇定以外,因澄清湖水位關係與湖水來犯的心理因素,距離澄清湖較為接近者則背向澄清湖面向觀音山的山形景緻,而距離澄清湖遠者則面朝澄清湖,以澄清湖為明堂而建。

 

7左營

 

北接右昌聚落,西臨台灣海峽,於半屏山西南方。明鄭時期設天興、萬年兩縣,其中萬年縣的縣治就設在興隆里(當時稱埤子頭亦即清代鳳山縣治興隆里前鋒庄[7],左營之舊名),左營區古名為興隆里,為鄭成功的萬年縣治及鄭經的萬年州治之所。而興隆里為宣毅「左」鎮所墾,「左」鎮紮「營」而名為「左營」,為當時鄭軍鎮營所在。據(左營4)謝姓屋主表示,因為於半屏山西南處自然受緊臨的蓮池潭影響為大,蓮池潭提供當時灌溉、漁撈等生活必須,房屋朝向蓮池潭也可面迎湖面涼風。故此區房屋做向大多朝向東南為主。

 

 

 

三、半屏山周遭風水分析

 

(一)  基本風水觀念

 

古人認為有一股「氣」在大地山川間運行,而宅第一定要興建在氣之所聚,居住在其內者方能覺得安定幸福。所以傳統宅第營建前,要由地理師來判斷氣脈走向與屋主關係,以決定宅第的位置及朝向,這個過程稱「堪輿」、「相地」、「相宅」、「地理」等。這也就是為了尋找適宜的自然環境,創造順天人和的居住條件。具記載商朝,經過七次選址遷都。並出現重屋[8]、合院、廂房與庭園建築的形態。此時建立的風水法則:環山傍海、凹凸岸擇居[9],並且更確定南北軸線為軸的坐北朝南向的典型:此居住模式順應天氣型態,防禦冬季北風,夏季南面迎風。周朝建築型態更為豐富有了室內隔間的觀念與儲藏室的興建,並懂得使用測量器

《周禮》:

土圭之法,側土深,正日影,以求地中[10]

 

《韓非子》:

立司南以端潮汐[11]

 

已有星相學的記載,《周禮》:

馮相氏,掌十有二歲,十有二月,十有二辰,十日,二十有八星之位,辨其敘事,以會天位

 

秦朝時代,發展出功利風水觀念。即所謂陰宅庇護子孫,好風水陽宅帶來財富與功名等風水術產生。漢朝時期出現大量風水書籍,宗教傳入,由陽宅的重視轉為陰宅,遂出現《葬書》、《青囊子》等代表風水書。此時的宗教影響甚鉅,對於陰宅風水更是推波助瀾。隋唐因科舉制度影響,命相卜卦、儒道各家思想為之盛行並帶入風水觀念,理氣派(理氣派常用方法:一、陰陽。二、五行。三、八宅二十四山。四、九星。五、門、主、灶。)與形勢派(形勢五訣:一、龍。二、穴。三、水。四、砂。五、向)蔚為風水術兩大派別。至元、明、清朝,風水為最氾濫時期。先朝風水術的累積到此時已被多家註解、改寫,加上神鬼等迷信因素,風水本意逐漸扭曲變為賣弄乖張、荒延怪誕等被神鬼巫術化之下的產物。

 

    基本風水原則為環抱護衛:氣遇水則聚、遇風則散,所以地勢前低後高,前方開闊面水、後方背山為佳,如此環抱護衛才能聚氣,這就是所謂風水形容「前水為鏡,後山為屏」;若在平地,則前方鑿池,後方種植樹叢、竹林或築坡坎來代替。這種配置的視野、採光及通風俱佳,前方的水亦可取用及調節氣溫,背後的樹叢更有防禦作用。中國人認為好的風水吉地即為藏風聚氣,後有山勢圍繞,前有明鏡,朝案,外有山脈護衛,方為一好風水之地的基本代表。環抱護衛為風水最好的代表典型,其在意境上心理的感覺為有如母親的雙手懷抱,給人安穩安心的感覺。故此一風水代表在所有風水書上都必定出現的風水寶地代表。而環抱之勢也為中國人特有的擇居觀念。此種地形將基址團團圍繞,而人在其中,符合中國人認為的「藏風聚氣」。其形容居室背山面水,周圍樹木環抱,此種理想居住地景觀模式為最多人選中的理想居地景觀,主軸也是圍繞在「環抱護衛」的觀念上,無論在風水上或心理上,此種地形居地形態儼然為最基本的擇居地形態。

 

本研究不討論過多風水數術,僅以形勢派的五個要素觀點注入些許的討論形勢上的地形變化。其五個要素又有風水書稱:「地理五訣」包含龍、穴、水、砂、向。基本龍的概念為篩賣的連綿起伏代表其脈絡的生氣,即有所謂龍脈的形容。在風水說中龍為山的代表稱呼,龍的形態分為數種;穴則為風水上認定好的吉位;水與龍有異曲同工之妙又稱水龍;砂則為穴前後左右的山,砂與龍的區別為主幹與枝幹的分別;向則為方位。最好的擇居地為背有靠山,為主山、坐山或靠山,有風水說為樂山。左右為左肩、左護、右肩、右護、亦稱左右護龍、左青龍右白虎。前小山為案山,遠高者為朝山。前有水圍繞流過(圖4)。本研究所運用風水觀念僅以半屏山為朝案之假設來討論。

 

(二)案山的重要性:

 

    案山為基址前的的隔水近山,朝山為基址前隔水及案山的遠山。「近而小者,案山也;遠而高者,朝山也。基址前可有案無朝,亦可有朝無案,而二者皆無及以明堂[12]為主。案山與朝山基本分別為接近明堂者為案,遠者高大稱為朝。朝案可做為基址的對景,在基址前形成一環抱的視覺焦點,為靠山環抱之勢的延伸,將藏風聚氣的觀點以朝案做為前方的屏障將基址包圍。

 

 

    在心理上與視覺上有實質的景觀感受,故也稱對景山。原則上朝案的使用與山形山勢與主山、靠山等相同,是其之延伸。故山形圓潤飽滿,平緩完整也為朝案選擇之考量重點。案山宜低矮平緩,朝山宜高大特立,故朝案的定義可隨距離遠近而改變。距離越遠山勢漸顯平緩,距離越近則反而造成基址的壓迫。

 

 

    案山相當於四神中的朱雀的代表,是位於基址前方與主山對峙的山。因為與主山對峙故又稱「賓山」。案的意思是几案,最合宜的案山形態形似几案的橫平的形狀,但若比主山高者則不適宜做為案山。無論都市與各個建築都選定清秀的形狀以及表示吉相形狀的山做為案山。

例如以下幾種型態:几案、筆架、橫琴(橫放的琴)、眠弓(橫放的弓)、橫帶(腰帶)、倒笏(橫放的板)、按劍(收起來的劍)、席帽、蛾眉、三台、官擔(兩端凸起中央凹進平坦)、天馬、龜蛇、旌旗(一端較高且連續波形)、書台、金箱、玉台、書筒等等形體,而越接近以上的形狀則容易被選定為案山[13](圖5)。

 

 

   《葬書》五害者,童、斷、石、獨、過也。記載五種不良兇山的代表形容;童山:為草木不生的山。

斷山:為山脊不連續之山形。

石山:形成皆為岩石的山脈,土壤為生氣之產生,故無土壤生氣即無法行

             走。

過山:基址為生氣聚止處,若山脈走勢從中貫穿則為不吉。

獨山:突然拔地而起無山脈交會之山。然而半屏山的容易崩塌的地質特性、山形走勢草木稀疏,郭璞童斷石過獨逼側為七凶。童無衣,斷無氣,石則土不滋,過則勢不住,獨無雌雄,逼年明堂,側則斜歆不正。則屬兇山代表。

 

(三)住宅方位:

 

    而決定住宅方位,是根據地形地勢景觀生活型態,進而宗教信仰、羅盤及八卦等推演而得。但若在山區受環境限制,則以陽坡為佳。風水學術百家爭鳴,派別龐雜,並無一統一標準。因此本研究並不論述各家風水學說特色,將只論述該地特有文化的風水傳說與條件,並帶入各家風水學說各共同方向做為主軸。基本上台灣風水除依照地理師勘輿外,環境與氣候因素佔很大因素。可大致分為三種座向但並無絕對。

 

1、坐北朝南:

 

台灣氣候冬季吹東北季風,夏天吹東南季風,坐北朝南的方位正可以抵抗冬季的冷冽寒風,夏季則可迎向東南季風,具冬暖夏涼的效果。不過依照實地勘查結果通常是寺廟或官方建築才能使用的正位,一般宅第都會偏幾度,風水書形容此座向表示謙遜。通常為寺廟或官第才會使用正位。

 

2、坐東向西:

 

坐東有主位的代表意思,向西則有面朝大陸家鄉的意味,同時也可避免冬天東北季風的吹襲。

 

3、坐西向東:

 

    由於太陽於東方升起,所以坐西向東迎接晨光,此座向在建築物裡環境上可必免西曬,則風水書上形容有「紫氣東來」之意[14]

 

 

(四)半屏山周遭風水脈絡

 

    半屏山位於左營與楠梓交界,西側臨蓮池潭,並有龜山、蛇山擁護,於明清時期便認定為好風水之地。

據李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輿地志()形勝:

邑治旂、鼓兩峯,實天生之挺翠;龜、蛇二岫,壯境內之巨觀。

 

據李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輿地志()八景:

一曰鳳岫春雨。一曰半水荷香。一曰瑯嶠潮聲。一曰岡山樹色。一曰翠屏夕照。一曰丹渡晴帆。一曰淡溪秋月。一曰球嶼曉霞。

 

    由此可見當時半屏山為風水好山,形色翠綠,樹葉茂密,足以作為境內護山。文廟更以此為左翼[15]

李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志:

半屏山 徒然拔地而起,半擎凌芳洲。翠色空霄漢,嵐光所綠疇。鳥道晴峯拱,雲帆碧海收。影入蓮潭水,千年勝蹟流。-李丕煜

 

明鄭時期,鄭成功便擇址在左營地區屯墾[16]。康熙23年(1984年)首任鳳山知縣楊聲芳在此興建孔廟[17]。康熙60年(1721年),於此築城,為台灣第一座土城[18]

 

    在在記載顯示,半屏山周遭形勢皆為人文勝地,地理環境優渥,謂為好風水之地。而後乾隆51年(1786年)遷城,又於嘉慶11年(1806年)復建舊城。但卻因風水傳說使至舊城逐漸荒廢[19]。然而半屏山因地質關係容易造成山石崩塌,在風水上記載:童斷石過獨逼側為七凶。童無衣,斷無氣,石則土不滋,過則勢不住,獨無雌雄,逼年明堂,側則斜歆不正[20]屬破山格局亦可稱為側山[21]。半屏山的山勢因左右傾斜不正,風水上則無山氣,山氣若失必不牢靠。

 

     民國45年(1956年)政府核准東南、建臺、正泰等公司採半屏山山時製造水泥[22]。雍正13年,半屏山崩[23]。民國50年(1961年)64912分大山崩[24]。民國55年(1966年)822、民國58年(196936,皆發生山崩。因半屏山長年早水泥公司的挖掘以及山崩,更於民國九十四年(2005年)高雄捷運建造穿過半屏山,使地氣不固,因地氣消失,風水上亦有破山不可葬,葬亦無益,若葬之,恐有凶煞之事發生。之說法[25](表1)。

 

 

 

    西北方後勁的地區因倚靠半屏山,古堪輿家云:「前山後水。」可謂極佳風水寶地。但因山形山氣的因素在風水上亦有方向配合的說法,高拱乾《台灣府志》(1694年):堪輿家傳為房屋、墳墓有向此山者,主敗凶。因此少有後勁厝向南。一般的房子會座北朝南,但後勁的房子若朝南便面對半屏山,以風水學來說並不吉利。蓋房子講究順水,即座高向低,若朝向半屏山就與地勢相反。所以後勁的房子大部份會座西朝東,或坐西北朝東南。

    台灣房屋座向因氣候與日照因素大多都呈座北朝南。以本研究空間範圍為例,發現尤其後勁、右昌地區現存古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比例並無照此依循。其向南之方位較少。而左營地區因東側臨蓮池潭,則大部份房屋座向朝蓮池潭方向。仁武、大社、鳥松因後靠觀音山,因山勢的關係大部分房屋座向則向西、西南為多。

 

早期生活型態為農耕社會,山青秀水、土地肥沃、陽光充足、植被茂密為擇址第一選擇。這類特徵具有直接的現實功利意義,可稱為現實的農耕生態因子[26]。因半屏山山勢走向與地質的因素,在風水學上有記載為好轉為不好之山勢。但以大環境分析,可發現半屏山以風水擇址通則來看,依舊志記載,清朝因好風水而來此屯墾建城,

《鳳山縣志規別志》云:

前有蓮池潭,天然半池,鳳山對峙,屏山左拱,龜山、鼓山左輔,行家稱為人文聖城。

 

形容當時文廟之風水壯麗。此說明為半屏山為文廟右翼,與龜山、壽山所形成的形勢使之形成天然良好屏障,故謂好風水。

 

    然而聚落居民卻也有以此山勢削平而謂為「兇山」之勢不願面對其山,舊城也因風水之說遷城。半屏山天生山勢地質上本就不甚良好,這無可改變。所以若單以半屏山來說,即是不好之山勢便是「兇山」。不能單獨面對卻能以其它山相拱,對照舊志,便一目了然。若又以風水說之「氣」來論述,山屏山經復育過後,植被茂密,綠意盎然,便構成所謂生氣。但目前並無風水記載復育過後半屏山,也因現代都市計劃與道路劃分之因素,研究上也更加難度,短期內無法證明是否有直接改變風水說的直接證據。

 

 

 

四、周遭聚落與半屏山的分析

 

    半屏山周遭聚落房屋座向演變過程綜觀調查結果發現其原因為;屋主卜卦、風水堪輿、生活方式、風俗文化、周遭景觀變化等因素。因各聚落相對於半屏山位置、距離及各聚落地區的地形皆有不同,因此房屋座向方位呈現不同面貌的朝向。此章節以半屏山山勢變化為主軸分析其各聚落房屋與時代演變的變遷。

 

 

(一)  右昌聚落與半屏山的分析

 

    右昌平均海拔五十公尺,明鄭清末時期,因軍事需求與運輸便利,右昌房屋座向多呈西、西北向以田調結果[27]。明末清初房屋座落方位為東南朝西北多,日治時期至戰後也都維持座東南朝西北為大方向。

    清末日治初期右昌計有三戶坐東南朝西北向。照形勢來看左鄰台灣海峽,距離半屏山約五公里,前有後勁溪蜿蜒流過,後勁溪造成凸岸地形,半屏山西面綠鬱,由此看山勢較為平緩,將半屏山做為靠山,朝向面向寬闊海面,以致右昌此時的房屋朝向西北面為當時擇居的自然要件。另外當時因屯兵防衛的因素向此方位便於抵禦外侮,故此時房屋朝西北方位(圖6)。

【圖6】右昌房屋方位,清末日治初期(16611895

資料來源:本研究繪製。方位標示粗細代表房屋數量多寡

日治時期右昌房屋座向東南朝西北三戶,主要房屋朝向方位坐東南朝西北座向大致不變,雖然此時半屏山高度已有降低,但並無太大山貌的改變。研判風水因素與前朝並無太大改變(圖7)。

【圖7】右昌房屋方位,日治時期(18951945

資料來源:本研究繪製。方位標示粗細代表房屋數量多寡

    戰後時期此時的半屏山山貌已有改變,房屋數量大增,道路劃分因素下,多數傳統合院建築街藏身於巷弄內,或是因道路而興建。以道路圖觀察,右昌聚落道路呈方格狀,西北東南向與西南東北向交叉。故戰後時期房屋座向西北、東北皆有,但是房屋座向大致也以西北朝向為主軸(圖8)。

【圖8】右昌房屋方位,日治時期(18951945資料來源:本研究繪製。方位標示粗細代表房屋數量多寡

 

綜觀三個研究時期房屋座向朝西、西北面為多數,雖然此時半屏山山貌已有改變,但崩塌處為半屏山東面,由此看半屏山並無影響其景觀樣貌太大的不良觀感。若以風水通則為準則,右昌聚落地區並無較大地形起伏,半屏山為唯一隆起山勢,半屏山在右昌的定位應屬於靠山,而右昌並未出現最基本的座北朝南座向而是多朝向西北向,據當地耆老更表示,此方位乃有遙望大陸家鄉之用意。

 

 

(二)  後勁聚落與半屏山的分析

 

    後勁地區原設定為屯兵屯糧之處,除屯墾、抵禦外敵外,並因軍事上需支援右昌,故其名為後勁(後方勁旅之意)。此區距離半屏山為最近,山形及植被一目瞭然。因巷弄複雜的關係,房屋座落方位較其他地區多變,又因後勁位於半屏山西北山麓,故其地形為南高北低,較靠半屏山之處更不朝向南方,以防止水災發生。一般的房子會座北朝南,但後勁的房子若朝南便面對半屏山,以風水學來說並不吉利。蓋房子講究順水,即座高向低,若朝向半屏山就與地勢相反。而北面有後勁溪流過,以建築排水而言,後勁地區宜將座向面東方,所以後勁的房子大部份會座西朝東,或坐西北朝東南。加上其諸多傳說,房屋座向自然多不朝南。另一說法:據記載[28],起厝方式除地理師堪輿並與屋主姓氏、生辰八字配合八卦訂定方位。

 

    清末日治初期之建築座向,調查結果[29]顯示並無朝向半屏山的案例,顯示後勁在此一時期風水說與各種傳說,對於半屏山風水觀感並不好。日治時期採樣十二例中僅有兩例朝向半屏山,顯然對於半屏山的風水未轉變,直至戰後時期增加為六例面朝半屏山,其中四例從分布圖上看出與道路規劃有關或沒有直接看到半屏山的影響。(圖10、圖11、圖12

 

(三)  楠梓聚落風水分析

 

楠梓平均海拔二十公尺,距離半屏山約六公里,多數房屋座向方位皆朝東南方。清末日治初期並無採樣案例[30](圖14),而日治時期北北西朝南南東三例,大抵朝東南方位(圖15)。至戰後時期朝西南,東南坐向為多,並且皆無案例面對半屏山(圖16)。楠梓聚落前有楠梓溪流經環繞,早期以面對此溪為座落方位為凸岸地形,為適合聚落形成與發展。研判主要為生存因素造成此一座向。

此距離對於半屏山為朝案山的構成因素似乎有影響,做為案山又顯得高大,又或許為山勢陡峭因素造成不足做為朝案。民國五十五年山崩後看半屏山凹陷部分特別明顯,楠梓無案例顯示有房屋面朝半屏山,半屏山此面山勢表現較為直接。若由此地看其山勢,山稜線陡峭高聳,不若其它聚落有較長的山稜線條。往前可望到壽山,視覺上較為寬廣,雖然視覺寬廣,但視覺的壓迫與山形的影響還是存在。

 

    望南看直接可面對半屏山,加上距離達到約六公里之遠,不似後勁聚落的短距離的直接影響,但視覺景觀與其它聚落觀感也各為不同。楠梓溪以因都市計畫的關係地下化,道路規劃之下此區地形較為平坦。以田調結果,加上坐北朝南的方位原則來解讀,似乎也不把半屏山當案山,壽山作為朝山。在風水角度上並無解釋適當朝案的確切距離,而從楠梓聚落來說,雖然並無傳說指出此聚落不朝半屏山之說,但由此望去半屏山的山勢加上與相對距離使得半屏山不為此聚落之案山。

 

 

(四)大社聚落風水分析

 

平均海拔五十到一百公尺,地勢東高西低,多數房屋座向為朝西南為多。楠梓溪由前環繞而過,早期以面對此溪為座落方位為凸岸地形,研判主要為生存因素造成此一座向。清末日治時期有二例分別朝西西北與南南東(圖18)。日治時期,房屋座向皆由向西南為多,僅一案例直接面對半屏山,但是有其它朝向也接近面對半屏山的方向(圖19)。直至戰後時期,有四例面對半屏山。大社地勢東高西低,因背靠觀音山,依山勢而建,更由方位表看出大多房屋明顯向南,符合台灣起厝坐北朝南之原則(圖20)。

大社距離半屏山雖達九公里遠,其面對半屏山之面由照片僅能看出能明顯直接看到崩塌凹陷處,但視覺顏色較為黯淡,故排除早期半屏山山勢影響大社聚落的房屋坐落方位。

與後勁、楠梓較為靠近半屏山相較,視覺衝擊更為小,加上為位於半屏山東北邊,坐北朝南之座向,根據風水通則來說即屬合理之房屋座向。然而有三例為東南朝向,經地圖研判為道路規劃所影響,雖有四例有面對半屏山之案例,但看不出半屏山山勢對此地區有何不良影響。可以看出大方向的朝向為西南方,若以風水朝案的原則解讀,背靠觀音山勢,朝向西南所面對的半屏山,則顯示出以半屏山為案山的關係有所關聯。

 

(五)仁武聚落風水分析

 

    平均海拔一百公尺,地勢東高西低。此面看半屏山山形較為和緩,加上背山觀音山,所以多為朝西、西南面興建。除因地形因素興建之方位外,

據李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輿地志()八景:

「一曰鳳岫春雨。一曰半水荷香。一曰瑯嶠潮聲。一曰岡山樹色。一曰翠屏夕照。一曰丹渡晴帆。一曰淡溪秋月。一曰球嶼曉霞。」

 

 翠屏夕照乃形容觀音山的翠屏岩獨特景色,形成良好視覺景觀,如此條件之下加上地勢東高西低,自然以觀音山為靠山屬為此聚落興建之勢。以調查結果分析,往西北西南之方位(面向半屏山)比例較其他區為多。

 

    由清末至戰後調查案例共有七例朝向半屏山之座向。此地區較為靠近觀音山,依山勢而建實屬合理坐落方位故面向西面,面對其它方位屬少數。加上並無坐北朝南坐落方向的案例出現,研判因地勢的影響可能性極為重大(圖22、圖23、圖24)。

 

(六)鳥松聚落風水分析

 

    平均海拔二十公尺。此區於本研究中為距離半屏山為最遠之聚落。鄰近澄清,其房屋座向也因其湖受到影響。面澄清湖(大貝湖),與直接面對觀音山之方位皆有,以調查結果[31]判斷此區域座落方位較為自由,似乎與半屏山無直接關聯。反而因其太靠近澄清湖面背山(順水因素)或靠觀音山面朝湖水發展其當地房屋座向。此區域清末至戰後僅有一例朝西北方向,其它按例皆為朝西南或東面。因緊鄰澄清湖與觀音山,座向皆朝此兩方位建置(圖26、圖27、圖28)。

    研究發現戰後朝東屬於大宗,除道路規畫影響,乃發現距離澄清湖較遠者大多選擇面向澄清湖為房屋朝向,然而過接近澄清湖的房屋則背對澄清湖朝向觀音山為座向。距當地耆老表示,其處距離澄清湖過遠者,則以澄清湖做為明堂,而太接近澄清湖者乃因湖水氾濫的心理因素,而背對澄清湖。當然朝西南直接面對澄清湖或面朝南者,則符合風水擇址通則,受氣候影響的向南或向西南基準風水座落方位。

    此地距離半屏山在本研究中屬距離最遠之聚落距離達約十至十一公里遠,由此地看半屏山,雖山陵線仍可探其輪廓,但其視覺景觀與植被顏色分佈以已經較為模糊。如此距離儘管半屏山再次發生山崩或並未植被,由此地觀去,受影響層面微乎其微在地形上中間並無太大的起伏變化,僅在鳥松當地有微地形的變化,房屋座落方位受鳥松當地自身地形的影響,未能探出受到半屏山足以影響鳥松當地房屋的座落方位。

 

 

(七)左營聚落風水分析

 

   左營

左營於半屏山西南處,其房屋依道路規劃多呈東南面向蓮池潭。以調查結果[32]分析,面水為一般風水正常座落方位,因位於半屏山西南方自然無與其山有直接關係之影響。為調查結果,清末至日治皆無房屋朝向半屏山,因緊鄰蓮池潭,所謂人文聖地,房屋面水朝向蓮池潭,或朝東南符合風水擇址通則,避開西面西曬,面向較為陰涼的蓮池潭或南面。而往西北之案例除道路規劃因素,因此處為半屏山西南側,在意境上據當地耆老表示有面向大陸家鄉遙望之意(圖30、圖31、圖32)。

 

    由此望向半屏山,從資料照片可看出山形變化頗大,能直接看到山頂石灰岩處往下滑落至崩塌的山稜線改變,山崩處一目了然,也非常直接。

 

    此地無面對半屏山的案例,研判因緊鄰蓮池潭,道路劃分與蓮池潭西邊湖岸成平行線,因此房屋座向多為面對蓮池潭。此處廟宇頗多,也皆面對蓮池潭。以傳統風俗風水觀念而言,面水為一擇址因素之一,而面對蓮池潭方向視覺景觀也謂之良好。此地區面向東南方向為大宗,且位於半屏山西南處,距離約四至六公里,距離僅次於後勁,並無案例面對半屏山,研判除因緊鄰蓮池潭的關係之外,也順應坐北朝南的風水通則,無案例面對半屏山。

 

 

 

五、結論

 

(一)  半屏山山勢山貌與距離

 

半屏山帶有濃厚風水傳說,使得不同年代對於半屏山的風水解釋有所不同。本研究所經歷的三個時期,明末清初時期(16611895)、清末日治初期(18951945)、戰後時期(19452008),由時間的演變,山勢山貌改變的變化皆可能影響房屋座落方位的改變。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知縣楊芳聲發現左營舊城有龜山、半屏山與蓮池潭的環抱,除主要軍事地理位置重要之外亦認為此地為好風水之地,於是在此建城興建孔廟。此時半屏山可能為有記載以來山勢山貌最為良好的時期。清末時期(16611895),當時先住民與外來的移民生活方式採狩獵、游耕、養兵屯墾等活動方式,聚落各自形成,此時期的半屏山海拔高度為最高,並且開始開採半屏山。因自然環境、生活必須、運輸等等因素,故右昌則朝向沿海方向與左營因臨近蓮池潭直接朝向蓮池潭,後勁地區若以支援右昌的角色來說,方向也非往西向,往東南或西南皆有案例。然而在雍正時十三年(1735年)時,有山崩記錄,研判在此時於後勁之後興建的房屋在風水上,的確有受半屏山風水的影響。

 

日治時期(18951945),採樣案例增多,但因此時期日人統治,都市建設、道路劃分的因素參雜進來,房屋因道路而建的因素增多。民國十六年(1917),日人開始大量開採半屏山,半屏山高度降低,山貌大幅改變。此時期依調查案例僅增加五個案例面對半屏山。直至戰後時期(19452008),發生三次大規模山崩,但面對半屏山的數量增加至十一例以上。演變至此,半屏山的山勢山貌呈現最大幅度的改變,原本半屏山的山稜線早以不復以往,但面對半屏山的案例增加,反而與其樣貌呈反比成長。

以上足以顯見雖其樣貌改變,若以風水觀念來解讀,代表受半屏山風水的影響越來越模糊。如果半屏山具有濃厚的風水傳說因子,或有更強而有力的風水影響,其結果顯示半屏山的海拔不斷的降低以及破壞程度的改變與有直接面對其山的房屋案例卻增多,呈現出相反之趨勢。房屋因道路而建,屋主八字流年,或教育程度等關係,影響朝向的因素在時間的演進下更為複雜,種種因素加下,半屏山代表為不好風水因素的影響日亦減少(表2)。

 

【表2】山屏山演變時間、山貌改變及面對半屏山案例數量表

時期

面對半屏山案例數

附註

清末時期(16611895

3

雍正十三年(1735年)半屏山崩。

日治時期(18951945

5

民國十六年(1917,大量開採半屏山。

 

戰後時期(19452008

 

11

民國四十五年(1956年)政府核准大量開採半屏山。

民國五十年(1961年)64912分大山崩。

民國五十五年(1966年)822,山崩。

民國五十八年(1969年)36,山崩。

資料來源:本研究調查整理

 

除年代造成山貌變化影響風水之說外,距離也造成座向不同因素之一。半屏山座落位置於北高雄中間,西南與龜山、壽山遙望相對,東望觀音山連綿山脈。以形勢風水解讀,半屏山為孤立山勢,然而下臨龜山,若以朝案觀點以壽山為靠,龜山為案,半屏山為朝,為此方向解讀形勢較能符合此種風水觀念。右昌在於位居半屏山西北方約五公里左右,並且較為靠海岸,以半屏山為靠山,朝面向海,也符合風水準則。因位於半屏山西北方,即便朝南座向也應對不到半屏山方向(圖27),由田調資料顯示大部分座向為西北方。

 

    後勁(圖28)距離半屏山距離最為短約三公里左右,故理應受半屏山影響較大。調查發現其房屋座向向西南、東南皆有,僅僅不直接面對半屏山。由其距離僅三公里遠,是為研究中距離最近之聚落,此距離望往半屏山山勢略顯高大,壓迫感強烈,或者也因山勢太過於陡峭,不符合風水上說的擇址地前突起小山為案的形容。由案例來看,多數往西南與東南方向不直接面對半屏山,顯然距離過近並不適合直接朝向半屏山。

 

然而本研究之聚落雖分布半屏山周圍,但唯能符合朝案風水觀點解讀的聚落,僅唯背靠觀音山的大社、仁武聚落。大社(圖29)距離半屏山約九公里,其背靠觀音山,房屋大方向呈西南向,西南向能將半屏山周圍形勢收於眼裡,故將半屏山做為案山的可能性極大,此聚落面對半屏山的形勢較能符合風水朝案的觀念。

 

    仁武距離半屏山五至七公里,與楠梓聚落距半屏山的距離相當,但房屋座向確有極大差別。雖然兩聚落距離相當,仁武(圖30)位於半屏山東方,背靠觀音山且地勢東高西低,依山勢而建必然面對半屏山,以半屏山為案,延伸出海為明鏡;楠梓聚落位於半屏山東北處,後並無靠山,以半屏山為案則顯其山勢高大且此面山勢不甚完好。若無靠山則依坐北朝南為原則興建尚屬合理,並且也無面對半屏山之案例。由本研究分析結果,若以風水觀點而論,半屏山為案,除因應聚落當地地形地勢關係外,則應需距離至少約八至九公里以上

 

右昌、楠梓(圖31)又因其各為半屏山西北方與東北方不同,無法全然因此判斷。而大社、仁武距半屏山距離為一垂直面上,位於半屏山東處與東北方,以本論文分析此研判距離因素對於半屏山有較好之觀感。鳥松因距離甚遠,故調查發現並無與半屏山有絕對關係,反而是因其週遭觀音山與澄清湖有較大關係。鳥松(圖32)距離半屏山甚遠,其朝向大多面對澄清湖與觀音山方向,由調查可探出與半屏山無直接關係。

 

左營(圖33)位於半屏山西南方,距離四至五公里,因在半屏山西南方,若其朝向往半屏山方向則有違擇址原則。座向以朝向蓮池潭為大宗。朝向蓮池潭的座向,符合風水說明鏡的觀念,既符合生活所需,也最為直接。左營雖距離半屏山之距離與後勁相近,但其方位於半屏山西南,也無直接關係。

 

傳說畢竟是傳說,風水之所以不為顯學,即是它並無即刻的印證及確切的論證。風水學乃諸多學說參雜而形成的經驗法則,本研究並不引述太多風水學說之各家理論,僅以形勢派的五個要素觀點討論形勢上的地形變化。其五個要素又有風水書稱:「地理五訣」包含龍、穴、水、砂、向。以後勁房屋不向南的傳說基底,將半屏山設為朝案來論證。

 

    由圖(圖34)可以清楚探出,因其各聚落座落位置與距離皆不同,故各聚落的房屋座向大方向皆也不同;由圖(圖5-1.9)對照各聚落位置不同,所面對的山勢山貌不同,皆也造就其房屋坐向的影響原因之一。以上結論距離在於三至五公里直接受其半屏山山勢山形及聚落當地地形影響最為大;後勁則受影響最大,前提為無其它直接影響因素例如左營直接受到蓮池潭影響,以及位於較為靠海的右昌,雖距離接近但卻不受其影響;而五公里以上影響次中楠梓與仁武其房屋大方向面對之超過九至十公里影響最為小因距離過於遙遠山形變化的影響並不直接,故此距離對於山形關係與房屋座向本身影響較為小,距離遠相對山形即顯平緩。其距離斷定僅為同一基準面為準,仍需配合當地地形與聚落位置和半屏山的相對位置來決定。

 

(四)  其它影響因素

 

    古風水之說留傳久遠,充斥大量書籍,派別百家爭鳴,諸多各冊無非想證明風水在人與環境、生活上,甚至至另一世界之重要性。然而在眾多學說中,參雜太多穿鑿附會,內容百折千曲,讓人摸不著頭緒甚至百思不得其解,造成迷信或慰藉於鬼神,郎中充斥比比皆是。極大數並無考證並且一寫百抄。然而,殊不知風水代表可以單純到人與自然環境如何相依共處的生存哲學。現今半屏山以復育完成,在都市重劃與建築座向沿路而築,難以看出後人對於其半屏山風水的採信程度。

 

一、以物環觀點區分

   

    不同聚落相對的關係所造成的房屋座向不同。就物環的角度而言,半屏山周遭附近聚落,除地形因素(山勢坡度關係改變房屋座向),其地質更不甚理想,以致早期半屏山有主兇之說。台灣地區傳統建築座向,多半受地形與環境影響而有所不同,或者與主人生辰八字或流年有絕大關係。後勁之所以最為受半屏山影響,因其地勢南高北,由西南方慢慢向上延伸至半屏山,以建築排水而言後勁地區的建築適合將座向面向東方以利排水(吳亦德、林琪敦,2005)。而半屏山山崩的紀錄以及其地形向南為高、北為低,故座向不向南,而後有後勁溪流過背山望水也是擇址考量之一,所以若因皆為風水之說,也不盡全然。

右昌在於位居較為靠海岸,以運輸與防守便利為最直接之座向。楠梓庄因距半屏山距離次於後勁,雖其朝向延伸避開半屏山,但以坐北朝南的氣候因素朝向東南與其有楠梓溪流過,面對河水其座向屬合理之態。大社及仁武因地勢東高西低,並且較靠近觀音山,房屋必然多數依其山勢坡度興建。鳥松則距離半屏山達十公里以上,直接面對的地形是觀音山與澄清湖,其方位與此地形,背山或順水為此聚落房屋分別接近澄清湖或靠近觀音山為發展。左營面朝蓮池潭,直接種植農耕、灌溉、捕撈魚獲則為自然不過。

 

二、以視覺觀感區分

   

    後勁距半屏山最為接近,其直接面對半屏山的觀感最為直接,因其山勢陡峭關係,加上東側植被分布光禿,風水說不脛而走,負面影響最大。右昌面對半屏山,其山勢並無後勁地區陡峭,並且探不到半屏山崩塌的東面,故無視覺上影響的因素。而大社、仁武望向半屏山景觀因其距離與分布的位置不同,所以與其它地區相對觀感較好,

據李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輿地志()八景:

一曰鳳岫春雨。一曰半水荷香。一曰瑯嶠潮聲。一曰岡山樹色。一曰翠屏夕照。一曰丹渡晴帆。一曰淡溪秋月。一曰球嶼曉霞。

 

,則形容觀音山有良好景緻,以其為靠,以半屏山為案也可謂好風水。

    鳥松因距離因素自然對於半屏山所帶來之視覺觀感較無影響。由左營望向半屏山為西南面,植被茂密,但位於西南方無直接影響,主要因臨近蓮池潭,故座向直接受蓮池潭影響。承上距離與方位的區分,視覺因素也是其影響房屋座落方位原因之一。

 

三、以精神文化層面區分

   

    本調查發現,當地耆老多表示房屋起厝為屋主生辰八字或其他命理方法去決定,或種種因素繁多。人難免需要心靈寄託或宗教信仰藉以慰藉,此層面參雜過多精神、命理、神祇、鬼怪等等因素。風水在中國人文化上佔據不可抹滅的地位,故房屋起厝、座落方向、尺寸、擇日皆受文化或風水影響。在本研究中有許多房屋座落的方位不為以上分析因素中或不依照基本風水原則而面向其它不同的方位,多數乃因主人家各有其起厝因素,宗教、風水先生的擇位、生辰八字、流年等方法制定其房屋坐向的朝位。此種方式則並不在本論文討論的範圍當中。

 

    綜觀以上,風水的解釋應是自古對於天地物理環境的看法,難免因宗教或其他因素加入其他解釋因素。經本研究調查,半數以上房屋興建所選擇的朝向,皆受當地地形與傳統匠師有極大的影響,並非因為風水傳說,就斷言半屏山為「兇山」。本研究中七個聚落所座落的位置不同,對於面對半屏山的朝向因素皆也不同,若光以一地論斷,顯然不甚客觀。

 

    其七個聚落之中,有因距離較遠而面對半屏山、有因地形因素面對半屏山等案例,反之也因距離與地形而不面對半屏山的案例(圖5-1.8)。與其論斷風水是好是壞,不如了解風水的形成與地形的因素;亦或自身認定其方位為好風水,其心不受動搖即為好風水之地。風水會隨地形地貌及時間距離而變,並無絕對;箇中的一個因素改變相對也會改變人對於建築產生加以應變的看法。

 

 

引用文獻

高拱乾

1696,《台灣府志》  台北市: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陳文達

1720,《鳳山縣志》  台北市:成文

劉良璧

1741,《重修台灣府志》  台北市: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王瑛曾

1764,《重修鳳山縣志》  台北市:成文

陳國瑛

1805,《臺灣采訪册》  台北市:成文

盧德嘉

1894,《鳳山縣采訪册》  台北市:大通

王必昌

1984,《重修臺灣縣志》  台北市:大通

高雄縣仁武鄉公所

1984,《仁武鄉志》  高雄縣:高雄縣仁武鄉公所

高雄縣鳥松鄉志編輯委員會

1985,《鳥松鄉志》  高雄縣:高雄縣鳥松鄉公所

高雄縣仁武鄉公所

1994,《仁武鄉志》  高雄縣:高雄縣仁武鄉公所

花松村

1996,《台灣鄉土全志》  台北市:中一出版

高育仁

1998,《重修台灣省通志  南投市:省文獻會

大社鄉公所

2006,《大社鄉志》  高雄縣:大社鄉公所

林會承

1995,《台灣傳統建築手冊-形式與作法篇》  台北市:藝術家出版

俞孔堅

1998,《生物與文化基因上的圖式 : 風水與理想景觀的深層意義》  台北市 : 田園城市文化

艾定增

1999,《風水鉤沈》  台北:田園出版

一丁、雨露、洪涌著

1999,《中國風水與建築選址》  台北市:藝術家出版

李乾朗、俞怡萍

1999,《古蹟入門》  台北市:遠流出版

鄭水萍著

2000,《後勁大代誌》  高雄市: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管理處

吳奕德、林琪敦

2005,《後勁古厝宇老匠師》  高雄市: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李妍慧

1990年,《高雄附近石灰岩區之超微化石生物地層、年代對比與古沈積環境研究》  國立中山大學海洋地質研究所

左營高中

2002,《左營高中學報-第3期》  高雄市:高雄市立左營高級中學

胡肇台

2003,《中國風水在建築選址定向之應用》  高雄市: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營建工程系碩士論文

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

2007,《台灣濕地六十三期》  台南市:台灣濕地雜誌社

 



[1]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林爽文事件攻破城池,便遷城於鳳山新城(今鳳山市)。嘉慶十一年(1806年)蔡牽事件又遭破城。因此道光五年(1826年)又重建遷回舊城。復建舊城以龜山接近蓮池潭為主而成,於是有圍龜(龜山)放蛇(蛇山)傷主帥的傳說;亦有舊城因方便居民出入便開北門而將原來的土地廟遷到北門外而行成「陰門」之格局

[2] 高拱乾《台灣府志》(1694年)記載。

[3] 破山山勢有兩種,一為因人工挖掘,把山龍之氣破壞掉,二為山龍無氣,產生山崩現象。此兩種山形皆可謂破山。

[4] 參自《大社鄉志》2006

[5] 參自《仁武鄉志》19841994

[6] 參自《鳥松鄉志》,1985

[7] 參自《重修台灣省通志》卷三住民志與聚落篇 p.439

[8] 即複層樓房。

[9] 為彎曲河流的內灣處為凸岸;反之為凹岸。

[10] 土圭:以木棍插入地面,觀測太陽照射位置與長短,定出日出與日落之距離為半徑畫圓判定目標方向。

[11] 司南:將磁石磨成湯匙狀放在地盤上,以磁石相吸廂斥的原理,轉動磁湯匙確認方向。

[12] 基址前寬廣地,稱為明堂。

[13] 劉基《堪輿與漫興》「案山」、明 徐善繼、徐善述《重刊人子須知》卷五上3-4丁、砂法「論案山」。

[14] 參自李乾朗、俞怡萍《古蹟入門》1999p.63

[15] 王瑛曾《重修鳳山縣治》嶼地志-山川篇:側而西,平埔三十里突起嵯峨,為半屏山,縣左輔也;半屏山,在縣東北七里。形如列嶂如畫屏,故名;為文廟左翼。

[16] 明鄭時期左營地區屬於萬年縣興隆庄。轄區內設置左營莊(現左營)與前鋒莊,分別由宣毅左衝鎮(現右昌)左營與左營鎮前鋒營所屯墾。

[17] 李丕煜《鳳山縣志》規制志:學宮之建,有由來矣。鳳山之學,則自康熙二十三年始。知縣楊芳聲建焉,在興隆莊。前有蓮池潭,為天然伴池;潭水澄清,荷香數里。打鼓半屏插於左右,龜山、蛇山旋繞擁護,真人文勝地,形家以為甲於四學。

[18] 蓮池潭西南側為清代鳳山縣城所在,左營聚落因此稱為「舊城」。以蛇山為主興建而成。

[19] 乾隆51年(1786年)林爽文事件攻破城池,便遷城於鳳山新城(今鳳山市)。嘉慶11年(1806年)蔡牽事件又遭破城。因此道光5年(1826年)又重建遷回舊城。復建舊城以龜山接近連池潭為主而成,於是有圍龜(龜山)放蛇(蛇山)傷主帥的傳說;亦有舊城因方便居民出入便開北門而將原來的土地廟遷到北門外而行成「陰門」之格局。

[20] 高拱乾《台灣府志》(1694年)記載。

[21] 破山山勢有兩種,一為因人工挖掘,把山龍之氣破壞掉,二為山龍無氣,產生山崩現象。此兩種山形皆可謂破山。

[22] 民國89年(2000年)政府收回半屏山山礦權,並開始復育計畫。

[23] 王瑛曾《重修鳳山縣治》雜志:十三年乙卯夏午月,蛇山崩,石隕;聲聞數里。秋七月,大水溪溢,半屏山石隕。

[24] 中國時報9464

[25] 參自《蓮生佸佛》25「神秘的地靈」章節。

[26] 俞孔堅 1998《生物與文化上的基因圖示-風水與理想景觀的深層意義》p.37

[27] 附錄

[28] 鄭水萍著 2000《後勁大代誌》p.104

[29] 附錄

[30] 附錄

[31] 附錄

[32] 附錄

 

回到目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