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6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道家風水之文昌修造法-論優良學習環境之塑造*--邊瑞芬教授、林木榮老師

道家風水之文昌修造法-論優良學習環境之塑造*

 

 

日期:2009-09

             大葉大學休閒事業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邊瑞芬教授、林木榮老師

                                   摘錄《第二屆國際道家學術大會論文集

 

 

 

 

 

中文摘要

 

風水是中國特有的一種古老術數,以陰陽、五行生剋制化、氣論、河圖洛書、九宮八卦、天人合一等思想為理論基礎,追求人與自然有機關聯與交互感應,以達天時、地利與人和的真善美和諧境界,是一門集天文學、地理學、環境學、建築學、美學、心理學、倫理學、民俗等於一體之學問。概括地說,風水學就是人對環境的優選學,選擇標準因人、因時、因地與應用目的制宜而變化。風水也稱堪輿,所謂堪天輿地,認為一切是可以應天文而起人文的;文昌本為星宮名稱,被援入古代神話系統,成為掌管人間功名與祿位的神祇,因此,自古以來一般文人學士,長期受科舉考試制度之影響,重視也信仰文昌神祇,多數人寒窗苦讀,冀求的便是彰顯功名,圖有朝一日登科甲榮榜;因此,演繹出風水中不少文昌修造的方法。古代文人對山水自然環境的觀照,提出「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的理想與藝術哲學,大抵是因人在生活實現中與理想期望中所產生的結合,人類始終如一地對天地、自然進行不懈地探索與觀察,努力思索,尋求解答;當人類認知可以反映天地宇宙事物存在的本質及其發展規律者,即是文明昌盛之所求;人類社會如此不斷地探索未知、破除執迷的過程中,漸漸理解宇宙事實與真理,這成為人類進步,文化昌明的發展動力。本文討論文昌信仰的源流、內涵與特徵、對現代社會發展的影響及其價值,並以道家風水中修文昌法之匯整與檢討,提出塑造現代優良學習環境的啟示,期使人人都可選擇在優良的環境中學習,涵養出仁智的美德。

 

 

關鍵詞:風水、文昌神祇、文昌修造法

 

Literacy Development of Tao Feng-ShuiBuilding an Excellent Learning Environment

                           Abstract

Feng Shui(風水), also known as Kan Yu (堪輿), is an ancient Chinese system of aesthetics which uses the laws of both Heaven (astronomy and timing) and Earth (geography and position) to improve one’s life by receiving positive Qi (). The basic philosophies of Tao Feng Shui include Yin and Yang (polarity) (陰陽), the five elements(五行), the eight trigrams(Bagua) with night positions (九宮八卦), and harmony with spirits of the environment. In ancient Chinese society, people believed that praying to the Gods of literacy would help them to perform well on the imperial examination and ultimately gain fame and fortune. During this period people studied many years in order to pass the imperial examination, because they believed that this was the only way to achieve personal success. In contrast to this way of thinking, the current academic community should apply the traditional elements of Feng Shui to improve educational environments and help a wide range of students realize personal success. This paper presents methods of building a better learning environment through Feng Shui in Tao philosophy.

Keywords: Feng Shui, Gods of Literacy, Learning Environment

 

 

壹、前言

 

風水,亦稱堪輿、地理、形法、青烏、青囊、卜宅、相宅、圖宅、陰陽、山水之術等。王禕《青岩叢錄》曰:「擇地以葬,其術本於晉郭璞」,後人都視郭璞(西元276324)為風水史上之祖師爺。「風水」在《葬書》中:「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相傳是郭璞從河東郭公授《青囊中書》九卷,因而著有科學思想的《葬書》、《玉照定真經》等書傳世。其實,《周易》中便已提及不少《葬書》中的觀點,在<繫辭下傳>中:「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樹,喪期无數,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椁,蓋取諸大過。」杜佑在《通典》卷第一百五處[3]禮云:「葬者,藏也,欲使人不見之。」《孝經》云:「卜其宅兆而安厝之。」與道藏《堪輿完孝錄》可知風水從發揚人倫之孝悌,以陰宅安葬討論為發端,但在《周易》<繫辭下傳>中卻先論及:「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的陽宅概念,原始人類為了生存與抵抗自然界的侵襲,如野獸與寒暑的變化等,發展出擇居的知能,除考慮安全之外,還審查陽光的照射、氣候的變化、水源的取得等,以營造安全合宜的生存發展環境,因此大多依山傍水,蔽風朝陽;這種適應自然、利用自然的居住營造發衍,當為人類風水的緣起。在《周易》中三才之道不僅僅是講天地人的時位問題,也隱藏着易被人忽略的卦象衍生規律,建立在文王八卦基礎上之《周易》,巽為風,坎為水,艮為山為止,震為雷為動,因茲風水以論龍(山)、穴、砂、水的有機關聯,以「得水」、「藏風聚氣」為訴求,廣泛地應用易學思想和方法的發展過程,可另有專文論述,此暫略。

風水這門中國特有的古老術數,以陰陽、五行生剋制化、氣論、河圖洛書、九宮八卦與天人合一等思想為理論基礎,應用於陽宅和陰宅的位置、朝向、佈局、營建等一系列的主張與方法,是一門集天文學、地理學、環境學、建築學、美學、心理學、倫理學、民俗等於一體的學問。概括地說,風水學就是人對環境的優選學,人類文明的發展過程中,不外以趨吉避凶為旨,當人具選擇權時,選擇結果就會因人、因時、因地與作用目的而產生變化,也難怪乎風水之雜駁繁複,一般人不易了解,或假秘不可說者,成術士所挾恃,實則風水之術乃在審慎嚴密地考察自然環境、順應自然,有節制的利用自然,創造優良的環境利用術,以達永續的天地人諸吉咸備的真善美境界。現代科學發展使學術講求證據與理論,學術研究重視源流、知識內涵與特徵、以及對社會發展的影響,本文基此探討風水環境規劃之立論,以謀求合理修築與建造現代優良學習環境之方法。

 

 

貳、文昌信仰之發展與風水之關聯

 

文昌論說普遍存在儒、釋、道與民間信仰之中,在1992年《重修台灣省通志》中的<住民志宗教>篇中,整理全台有27座以文昌帝君為主神的官廟[4],至2004年內政部統計全台奉祀文昌帝君的寺廟共計56[5];中國大陸在1995年成立「四川梓潼文昌學會」並舉辦文昌文化研討,在全中國統計超過三百座以上之文昌廟宇,至全亞洲主要的信奉地區包括:韓國、日本、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區,以及歐美華人地區,都可發現祀奉文昌神的廟宇,與不同語言文字之文昌經籍[6],可見文昌信仰的普及情形。

自古以來一般文人學士,大都重視也信仰文昌神祇,主要是受歷代科舉制度之影響,多數人寒窗苦讀,冀求掌管科甲功名的文昌帝君護佑以登榮榜傳臚,彰顯功名祿位,現代學術或所謂的科學家,恐視之為迷信與無稽之談。人類的科學與迷信,大抵是因人為了生活實現與理想期望所產生的結合,人類不懈地探索與觀察天地、自然,努力思索,以尋求解答;當人類認知可以反映天地宇宙事物存在的本質與發展規律時,就被視之為科學;但當人類的認知違背或歪曲事物存在的本質或規律者,就會被視為是迷信。科學被誇大,也還就是一種迷信:迷信獲得合理規律的解釋時,也可以轉為科學知識;人類社會即在如此不斷探索未知、破除迷信的過程中,漸漸理解宇宙事實與真理,這成為人類進步,文明昌盛的發展動力。

 

文昌神崇拜,唐朝以前,凡讀書人均以大成至聖先師孔夫子為崇祀對象。後來文載[7]唐玄宗歷安史之亂時逃往四川,傳說梓潼神在萬里橋迎接玄宗,平亂後玄宗封之為左丞相;後唐僖宗又因避內亂入蜀,相傳梓潼神又幫唐軍隊平息叛亂,唐僖宗加封梓潼神為順濟王,經唐朝諸位帝王的加封,使梓潼神由一地方性神祇一躍為全國性之大神,也逐漸與文昌星合為文昌帝君。及至宋朝,皇家規定私人不可建孔廟,所以,民間信仰逐漸結合命理、宗教、風水而興起成特殊的文昌信仰,另立拜其他文昌神祇,祈求功名祿位,流傳至今主要為五文昌:

 

(一)                魁星[8]春秋運斗樞曰:北斗中的「第一至第四為魁」。顧亭林日知錄》:

「今人所魁星,不知始於何年。以奎為文章之府,故立廟祀之,乃不能像奎,而改奎為魁,又不能像魁,而之字形,為鬼舉足而起其斗。」

 

亭林先生認為奎星本無「魁」之名,是後人為了祭拜方便而造的,民間的魁星塑像,以「魁」字造像,以一貌似鬼之神祇,右腳踩頭(象徵中第),左腳踢起星斗,手握筆,助文章顯耀。

 

(二)                文昌帝君[9]梓潼神,原是四川北部梓潼的蛇神、雷神信仰,經唐朝諸位帝王的加封到北時,轉化為保佑四川地方學子考試順利的人格祇,及至南宋時,梓潼神取代了其它地方科舉之神,成為中國各地學子,共同保佑科舉順利的神祇。由於信仰的傳佈,使得原本的梓潼神信仰與傳統文昌星信仰混合(時以傳曰:梓潼神為文昌星轉世、化身),梓潼神因而被稱為文昌神、文昌帝君、文昌梓潼帝君,並在清代時被納為官方祭祀。

 

() 朱衣神[10]是主管文運的相傳此神著紅衣,能細辨文章的優劣,宋歐陽修主持科舉考時,常感覺到有朱衣人在後,凡經朱衣人點頭的,都是入選的奇文,因此,歐陽修感嘆:「文章自古無憑據,惟願朱衣暗點頭。」自此事以後,朱衣神就成為士人學子篤信的神明之一。另一說法,因「朱衣」與「朱熹」音近,後代訛傳說朱衣神為理學家朱熹(西元1130-1200年),不過後以程朱理學取士,集理學大成之朱熹,註解四書五經成為科舉考試之立論依據標準,所以士人也尊朱熹為文昌神。

 

() 仙公呂洞賓[11]原名呂喦,(「喦」或作「岩」、「巖」),(另說本名呂煜),字洞賓,號純陽子。呂祖之傳奇多且深得百姓敬仰,被信徒尊稱為呂仙、呂祖、呂仙祖、呂祖師、純陽祖師,閩南台灣民間信仰俗稱其為「呂仙公」。佛教道教及其他教派尊稱其為:純陽祖師、靈寶真人、孚佑真人孚佑帝君、一炁真君、廣濟正道神人、圓通文尼真佛、光圓自在通佛、興隆大道天尊、伭元廣法天尊、妙通宏仁普惠帝君、道法玄明仁極無上天尊等。歷代對其加封頗多:宋朝封「妙道真君」(一作:妙道真人),元朝封「純陽演政警化真君」,後加「純陽演政警化孚佑帝君」,明朝封「護國天尊」,清朝封「妙化真君」,加封「文尼真佛」,相傳能保佑文運,金榜題名。

 

() 關帝君[12]各朝皇帝都以關羽為忠義的代表,以立為教育忠君愛國信念的典範,隨著關羽地位經歷代君王的加封變得顯赫,關羽更被尊稱為「武王」、「武聖人」孔子並肩而立,合稱「文武二聖」;其「侯而王,王而帝,帝而聖,聖而天」成為橫貫儒、釋、道

     三大中國教派的神祇,也正因為關羽受如此地推崇,民間除軍人、武師奉為行業神崇拜外,就連商業、煙業、描金業、香燭業、教育業、命相家等等不同的行業也推崇關羽,肯定其人文教化的力量。

 

清朝以後的文昌神崇祀,雖中國有破四舊文化革命,但自1995後,四川梓潼文昌祭祀在民間重受重視;台灣地區每屆考試,也見多數應試者攜蔥、芹菜、粽子、功名筆與應考資料等向文昌神祇祈求順利高中的現象,科甲功名與祿位祈求之願,並未因科舉制度的改變而消失。

 

風水別稱堪輿,東漢許慎注《淮南子》<天文訓>:

「堪,天道也;輿,地道也」,

 

堪天輿地以契天地之道相應,認為一切是可以應天文而起人文的;

 

《周易》賁卦象辭:

「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

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天上眾星所成之文,為天文,文昌本為星宮名稱,為紫微垣的三十九星官之一,與北斗星相伴,今之大熊星座上,有六顆星所組成呈半月形,

司馬遷《史記》<天官書>:

「斗魁戴筐六星曰文昌宮,一曰上將,二曰次將,三曰貴相,四曰

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祿」,

 

後被援入古代神話系統,成為掌管人間功名與祿位的神祇,人文與天文相應,指天道自然與人文社會倫常之一貫,

 

《孝經》<援神契>:

「文者,精所聚;昌者,揚天紀;輔弼並居,以成天象,故曰文昌宮」,

 

文昌在五行中屬木,八卦中以巽卦東南方綠為表徵,因此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二載:

「文者理也,如木之有文,其象交錯,古者倉頡制字,依類象形;

昌者盛也,大也,言天地之文理盛大也」,

 

表現天道自然的運行規律,以明社會中的人倫秩序,使合乎文明禮儀,由此而推及天下,以成大化流行,因此發演出文昌文化。隨著歷史的推演,天上的星宿獲得越來越多的神性附和,人間至賢的精神與人物也被提升為神祇,經此轉化與型塑,文昌成功地結合命理、宗教、風水成為中華文化重要的倫理符號之一。

 

 

參、文昌風水環境訴求的理論辨證

 

唐代兵家李筌,在《太白陰經》中曾點出

不同地域的人們在性格上的特點:

秦人勁,晉人剛,吳人怯,蜀人懦,楚人輕,齊人多詐,越人澆薄,海岱之人壯,崆峒之人武,燕趙之人說,涼隴之人勇,韓魏之人厚…”

 

可為環境對人的性格之影響,天地四時運行的循環交替,萬物種類的繁複,人服食自然之物,當然稟氣養成該環境中之特性。後來又有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之倡說,命為先天所決定,風水則為後天之改造,當人具選擇權時,選擇優良環境成為影響個人發展之重要契機,無怪乎孟母三遷所成就後來的亞聖孟子。

風水學是人對環境的優選學,人類的發展中,不外以趨吉避凶為旨,當人具選擇權時,選擇標準就會因人、因時、因地與作用目的而產生變化來制宜應用,任何變動因素都須審慎嚴密地考察與綜合判定,用以改造利用,有節制的利用自然與改造有利環境因子,創造優良的環境利用術,以達永續的天地人諸吉咸備的真善美境界。風水重要之理論概念是天地山水之氣論[13]氣論變化之道,在於宇宙能量的吸取與應用;天有氣無形,地有形無氣,必要凝合天地之氣于其中而不散。氣清上浮為日月星辰風雷雲集,重濁下凝而為川土石湖海江河;天之氣無不下交,地之氣無不上騰,人于其間得之,則富貴福壽生;不得則貧賤災禍而亡;陰陽兩宅收之吉氣,亨而通,否則塞天地雄雌也,山水亦為兩大雄雌也,交媾其中者成環境氣候之變化,大而為聖為賢、為仙為佛,小而為飛為走、為虮為虱;無非是氣也。

 

氣的聚散形成了地勢高低,從而形成「形勢」「理氣」;惟今談風水地理環境規劃者多稱所專者為此二法,一者形勢(相/象),二者理氣(數)。形勢與理氣實質上有共通之處,如二者都注意生氣之原則,

 

理氣講規律的方位理則[14],形勢講地之生氣及靈氣

認爲形者氣之著氣者形之微

氣是形的內在構成,形是氣的外部表現

氣吉形必秀麗端莊圓靜;氣凶形必粗頑歪斜破碎

 

二者建立各自的理論系統,當二者配合利用應能使風水的理論更爲完整;理氣從數理的關係出發,希望尋得人、地與天之間的某種規律和關係,達到人與環境間的氣理通順,從而獲得有利於人生的理想環境,形勢理氣合理利用可發揮風水真正在人應用上的效益,例如宋賴文俊(布衣)著《催官篇》[15],是一部以陰陽五行生剋制化之理來論龍穴砂水,也強調形勢的規畫,清代學者張心言在《形理總論》中論述「不知巒頭[16]者,不可言理氣,不知理氣者,不可言巒頭。精於巒頭者,其盡頭工夫理氣自合,精於理氣者,其盡頭工夫巒頭自見。蓋巒頭之外無理氣;理氣之外無巒頭。巒頭非僅龍穴砂水,略知梗概而已,必察乎地勢之高下,水源聚散,砂法之向勢,龍氣之厚薄…」說明形勢和理氣是一個整體,二者密不可分。

 

討論陽宅之經典中[17],《宅經》認為陰陽互動為宅之樞紐,强调以陰陽相得為修建宅屋的主要考量[18],先要選擇好方位、方向,待吉神煞到其位,用功多即善。至後來的《陽宅集成》中有看龍法、看局法、基形法、屋形法、看用羅經法、看向法、看宅法、看外六事法、看貫井翻層法、看截路分房法、看年命分房法、看內六事法、看書房法(衙門店屋寺觀)、看應犯病症法、看年月吉凶星加臨法、看起造修方宜忌法等,演繹出更複雜的環境風水吉凶論斷;在《陽宅十書》與《八宅明鏡》中則以論宅外形、論福元、論大遊年、論穿宮九星、論玄空裝卦訣、論開門修造門第、論放水、論宅內形、論選擇、論符鎮等個人環境的修造為討論重點。風水經典的發展過程中,可以看出形勢法之立論早於理氣法之發展,從《宅經》到《陽宅集成》大體以相法為主論斷風水,及至羅經的應用,透過數的測量,風水之術期以規律的氣場論來找出有利的環境規畫,不過以東西室命論以適宜之八宅,立論恐有訛誤,一如漢代所流行之圖宅術,以五音姓氏配五行宅說,早已被王充(西元27-97年前後)的《論衡》所批判;以羅經的測量氣場能量之法,也未達理想;因此,造成風水論說不一。

   

    道家追求天人合一的和諧境界,並以陰陽、五行生剋制化、氣論、河圖洛書、九宮八卦等理論基礎,來建構人與自然有機關聯的環境利用術;因此,

 

文昌修造方法上,道家可分類有:

神煞文昌(天與玄)、

風水文昌(地)與

命理文昌(人)

等三大體系的配合來探討。

 

本文之討論限於篇幅,以風水文昌為主軸,輔以相關之人命與天時之討論文昌風水的修造。

從現代環境發展的角度來談文昌風水,應持人才培育與開發的觀點來塑造與規畫學習環境,現代知識經濟中,講求人力資本中勞動生產力的素質提升,生產力的素質表現在以土地、勞動力、技術與整體的合理配合運用,人在自然優良的文化環境中,潛移默化出高貴的人格品德與氣質,是為教育學習環境應予以追求的。

 

 

肆、道家風水中的文昌修造法

 

古代文人對山川自然的觀照,以五行所對照出的五常,木為仁、水為智,追求人文以達仁智的美德,提出「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的理想,山河大地所在皆有氣運行,能與「天地精神同流」也就是莊子所說的「天人合一」的境界,此種說法易懂,但卻相當難以達成,必須能找到天(自然)和人妥協與合作的法門;中國的風水立論以上應天星,下設地都,求天人感應來達到吉的要求,文昌風水之信仰訴求,乃因人居天地間得文華之氣,得以彰仁智的美德,古代城鎮建構了數量非常多的各式各樣倡導文化昌盛的風水符號,此乃反應人與地發展之價值觀表徵,如文峰塔、文筆峰、文昌閣、魁星樓等,此乃「立象以盡意」,將人類的思想意念表現於生存環境的觀照。

 

 古代都城多以坐北朝南坎方為正向,以文王後天八卦圖中的巽位為(大遊年九星法論為生氣方)吉方,巽為風,為綠,屬東南方;因此,地方層次的規畫以文昌閣、奎星樓、文峰塔、祠堂、牌坊等高大建築物作為村落文明發展的精神追求意象,一般城鎮在東南城牆上的水口處多設立高的亭臺式文昌閣、魁星樓、風水塔等,城內有城隍廟、書院、學官、文昌宮或廟等,必假以山水花木扶疏,求天人和諧為特色的建築文化與建築美學,表現傳統典型的建築風水理論,憑藉自然勝境寄託其人文昌盛理想的追求。這是以大環境的塑造來帶動一地方居民的文化風氣,具有此規畫與選擇權利義務者,不外乎地方首長之重責大任,教育是百年大計,營造優良的教育典章制度,一般市集百姓非得有集體的共同意識來達成不可,否則個人只能在既有的制度與環境中,別無選擇權;宋代范仲淹任職蘇州時,以義學之設置,讓蘇州之文風大興,歷代人才備出,不棣是後代地方首長推動教育文化之楷模。

 

文昌修造方法上,道家以天地人玄的配合來探討;從風水的修造上,強調人(福元)與地的關係,即當事人與地的恰當配置,以五行生剋制化上多以扶(長生)助之, 不著重在生(帝旺);更以吉地須良時催,因此文昌風水之修造法上,也強調地利與天時之配合調整;學習環境的規畫與訴求,最重要是激發人的學習動機(人命),過去以文昌文化的民俗教化中,惟求使人誠心、敬天,自動自發的向上與向善。

    若吾人有充份正確資訊時,當可決策出正確的選擇,惟人無法事事獲得正確且及時的充份資訊,也常不在其位,不得謀決策之政;道家風水中天地人玄的文昌修造方法,是以「地利」擇取最佳的「天時」,加以玄神的信力以達「人和」的造命之功;不過人命為先天,風水選擇為後天,先天為體、後天為用,期體用並濟,惟只在用之上下功夫,忽略體之特性,則後天造命之功難成;同理,先天的地理條件,龍、穴、砂、水地利也須配合後天的天時條件,才能營造出有利的發展之用,因此,才有所謂的風水輪轉與應用變化之機,此乃易理之「參伍以變,錯綜其數。通其變,遂成天下之文;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茲將風水文昌之選擇與利用整理並說明如下:

 

(一)  擇取優良「宅外形」之風水文昌法

 

   《陽宅十書》以論宅外形第一中闡明:

「人之居處宜以大地山河為主,其來脈氣勢最大,關係人禍福最為切要,若大形不善,總內形得法,終不全吉,故論宅外形第一。」

 

惟書中的討論侷限於宅之外觀形狀與週邊環境,以現今的居處環境發展來看,大環境的條件,如教育機構的規畫完整,設備與組織的完善,都應為發展優良教育學習環境選擇的第一考量;因此,如以建構大學發展城鎮,引導人才留住地方,不惟是發展文昌風水的一種方法;個人在選擇教育學習環境時,亦應以考量所居城鎮的教育資源與條件為主。

    清餐霞道人姚廷鸞《陽宅集成》於討論宅之基形與屋形時,亦於書中提及「封拜陽基,必有旗鼓轐頭,天馬山現,至于科第書香陽基,不過六秀方[19]秀美而已。」

 

此論指山水之形勢優美,乃可助科甲之發展,另外,《陽宅集成》也以五行論斷,謂「金土相生人大旺,更兼財富子文章」以土宅(坐未坤申向丑艮寅為坤宅,或坐丑艮寅向未坤申為艮宅)生金形屋;又以貪狼木形與貴屋格,加以河圖五行生數論元運變化所起的宅運發貴之理,其應驗例子,可為現代科學資料收集再徵驗之參考。

 

(二)  依人之稟性發展「福元」之風水文昌法

 

   《陽宅十書》以論福元第二中闡述:

    「福元者何,即福德宮是也。」

 

以易之太極兩儀論說,將人分以東四位命與西四位命,並持「若福元一錯,則東四修西,西四修東,吉星反變為凶星,雖外形內形俱吉,皆無用矣,關係最大,故論福元第二。」《八宅明鏡》中亦以此討論福元:「宅之坐山為福德宮,人各有所宜,東四命居東四宅,西四命居西室宅,是為得福元。」造成今人多以追求命卦中合宜的方位居所而不疲,實則此論斷所強調的意義所在,乃認為人命重於宅命,人命指出生之時與家庭背景等既定的條件,少能變動,而宅可依條件與資源,隨時改變,以利人命的發展;人各有秉賦,依天命所賦,得後天之適宜環境培養與學習,盡性發展即是大福,若無法得到後天適宜的環境發展天賦,勉強而為,即難有所成就。所以,老虎伍茲出生後,得其後天的栽培環境,因此可在高爾夫球上大放異彩,卻不見得要拿運動博士的學位;也大可不必要愛因斯坦學鋼琴(雖然愛因斯坦會拉小提琴),而如果愛因斯坦未能「移宅」到美國的自由土地上,也恐早就在歐陸受希特勒迫害,無法成就其廣義相對論之發表。

 

 

(三)  依取得天時「修方求貴」文昌造命開運法

 

《陽宅集成》列出不少修方求貴之法與文昌造命開運有關,

 

《滾盤珠》云:

如欲求科第,當從文昌、天官、貴人方修之,以催官使為應,年月日時俱重科第之星,餘倣此。」

 

《玉思山》云:

「宜用文星科甲星日,又要科甲方培土,可以發貴。」

 

《照宅玉鏡》云:

「求官者宜於文昌、魁星、天月德、太陽科名、黃甲、催官等星會聚此方,春用乙、夏用丁、秋用辛、冬用癸日,修之有準。」

 

《青江子》云:

「修方催貴,先排命主、日主、命宮主,止度、合度、對度、拱度,並三主曜氣,查某係恩福,某係仇難,擇吉扶命,避仇難躔本命度,取恩福照本命度,正照、對照、合照、拱照,又排三主用神,律呂相生,歲遁、月遁、日遁、時遁到命度,方

位、山、向、中宮得奇得門皆吉。又按睺卦,取其逢爻合爻,不犯消滅、傷官等煞,方得召吉徵祥。」

 

《陽宅集成》也討論修方求貴法中:

「如應試入泮,重在文昌、外學堂,考監重在文星、內學堂,考廩重在文曲、食補學堂,考教重在金輿祿、食神學館、月學堂,鄉試重在文魁、魁名、科名、科甲、節度貴人、薦元星,會試重在黃甲、天乙貴神、天帑、貴元、華蓋、大貴,殿試重在太陽、昏中星、紫微、斗杓、魁星、官貴學館、官祿貴、太乙貴、玉堂貴,教習重在年學堂、大學館、太極貴,選職重在催官、官祿貴、天祿、祿神、金輿祿、歸祿、朝祿、夾祿、沖祿、合祿、遙祿、進祿、拱祿、交祿、聚祿、官星、印星,陞轉重在福星、轉官、金匱、飛騰祿、天廚、天官、三台、八座,勿反用小貴及還家,武庠重在扳鞍、天馬、地驛、武科,挑選重在武星、節度、將星,如從軍重在將軍、兵道、奏書、官國、火星、權星、唐符、奇門。」

 

此些的修造方法,不外時間神煞吉神的相應以結合人命、宅位而起科甲文昌的作用,神煞學的論理,筆者才淺,力不足以逮。

 

(四)  以游年與紫白九星合參之宅文昌修造法

 

紫白九星的佈法,是依宅洛書自然之數送入中宮,飛佈紫白九星,而與後天八卦宮比較陰陽五行生剋變化,並加上流年月日時的元運配合而論定吉凶;清餐霞道人在《陽宅集成》書中指出宅文昌修造之法:「凡作書房,宜在本宅一白四綠方上,一白四綠間內,又宜開一白四綠方門、路。流年月建得一白四綠星飛到此方、此間、此門,或是四一同宮,或是還宮復位,必主發秀。」、「凡應試,修本年一白、四綠方,大則可以發科甲,小則可以游泮宮,即在本年一白、四綠方安床、房,門開在一白、四綠方上,必得功名,屢試屢驗,年白與月白兼用更應。」

游年九星的佈法,源於以宅之先天八卦方位與洛書自然之數的配合而論宅之三吉方,並以先天八卦中陰陽五行生剋變化論四凶方,此法在《八宅明鏡》中以大遊年九星法推宅運文昌,以八宅配合九星所產生的七十二種變化討論適宜個人的文昌方位。另外《八宅明鏡》中楊公常取木星坐太歲,以木掌文章,又為歲星,若臨到太歲之位,名文昌大會,修之狀元及第,貴不難矣。

 

紫白九星法著重後天用的解注上,遊年九星則以先天體上的論斷為主,兩者吉凶之論斷或有異同,基本上都不可偏廢,當與龍局之向背大環境,加以人之年命,察三元之氣運,先後天之方位,來水、立砂之吉凶,外六事之吉凶,避凶煞,合於法用之,則自然獲吉。

 

(五)  以人「祿命」的文昌修造-流年文昌、本命文

   昌修造法

 

文昌在神煞中的推斷有流年文昌、年命文昌與宅文昌之別;神煞學乃以陰陽五行學說統攝萬象,以天干地支的五行屬性為主吉凶禍福,另以納音起補缺救偏之功用;明代明萬英所著之《三命通會》卷三中對神煞論斷以「祿,爵祿也,當得勢而享,乃謂之祿;自始分十干、十二支時」以論神煞之作用變化;

 

《果老星宗》指出文昌神煞此星入垣主大貴,

「文昌者,乃天干生地支所藏之人元也。甲生丙在巳,乙生丁在午,丙生戊、戊生庚在申,丁生己、己生辛在酉,庚生壬在亥,壬生甲在寅,癸生乙在卯,獨辛不以生而以戌為文昌,戌在辛之方位,以其有從魁、河魁夾之也,子、丑、辰、未不與者何也,蓋文昌欲顯不欲隱。子、丑地下,辰、未庫也。」

 

此乃年命文昌方或文昌貴人方之論斷。

《選擇求真》(西元1809年,嘉慶十四年)指出:

「凡人家功名不利者,必官祿星失陷,宜修官祿方、本命貴人、食祿方,而帶本命官祿主、祿、馬、貴元同到,并年月科名、科甲、文昌、文魁、催官、薦元火星臨於其方,而課又宜扶起官祿成堆、拱等格。今取丙奇為上,乙奇次之,丁奇又次之,仍用休門到奇上,局取飛鳥跌穴格、青龍回首格,吉。依法修應極驗。又曰:宜修甲方,蓋甲屬木,掌圖書、文章,又為科甲之義也。凡未貴而求科甲,以貴人為先;已貴而求出仕,併久任不陞遷者,以祿馬為先。而帶天祿、天貴、天嗣、土曲、官國、催官、金匱、生氣、火星,同太陽照、臨,必准無疑矣。閑居起復,宜修丙方,用太歲五虎遁,遁至丙字位是。如甲己年丙在寅艮,乙庚年丙在戌辛之類是也。或用丙年月日時亦可,但不宜再用金匱、火星,如用火星即不宜用丙年月日時矣。宜更合土曲、官國、催官、太陽、太陰、貴人、祿、馬、同到其方,必主復在榮遷。」

 

(六)  擇文昌位佈好局法

 

清餐霞道人在《陽宅集成》書中指出:

「書房則取文明之象,不忌咸池、高聳、文筆生尖」、

 

「書房先看山向,喜乙辛丁癸,甲庚丙壬,子午卯酉,乾巽巳

亥,此向發秀,多喜木火金水體格,要光明正大,不宜失之太

露,要在六秀方上,不宜四墓坤五方」、

 

「格局二進三進合坐山,乃為木火通明,山勢端立青秀,此乃

發科甲之格。」

 

家宅之文昌位,即書房,在住宅的總體格局當中歸屬於工作區域,相當於家居中的辦公室,但與普通的辦公室相形之下,更具私密性,是學習、運籌帷幄的場所,成為開啟智慧、凝神靜氣的重要所在,必須能夠佔據良好的位置,且應在此位置上擇吉祥物佈置,使其在使用空間上達生理與心理的舒暢,使人在學習上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文昌之吉祥物可有魁星或五文昌神等圖、像,書詩文典故等,以增宅之莊重典雅之氣,使人居之以深刻的感染力,藏修息游,自然砥勵文行。

 

(七)  玄神修造文昌符鎮法

 

        《陽宅十書》四中,最後以<論符鎮>第十為終,頗令人玩味的指出:

  「修宅造門非甚有力之家,難以卒辨,縱有力者,非遲延歲月亦難遽成,若宅兆凶又歲月難待,惟符鎮一法,保平安。」

 

一般人的居宅的確難有多種選擇,陽宅在理論上的討論經現實條件的考驗,實在無法能有符合理論理想者,因此,補救之法遂有以符鎮之發展,以達省時、省力、與經濟之效益,來安輔人心理的需求;在以文昌為訴求之符鎮有如下四圖,可供參考利用。

 

 

 

 

 

 

 

 

圖一 禳解學校發凶符鎮

資料來源:

刻陰陽護救三教千

鎮厭法經

圖二 鎮儒學不利符

資料來源:

陽宅十書四

論符鎮第十

圖三  魁星文昌符

資料來源:

國際道家學術

基金會

圖四  民間文昌符

資料來源:閭山派符鎮

 

 

伍、優良學習環境之追求與塑造-文教昌明乎?

   

    科學發展使現代學術講求證據與理論,學術研究重視源流、知識內涵與特徵、以及闡明對社會發展的影響與價值,因此,在目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皆能上大學的台灣社會,文教可謂昌盛,如此的教育發展,對社會是好是壞,很值得教育單位深思。孔子所說的:「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史」則淪為形式化、矯情化,恐非孔子所樂見之現象,茲以

《論語<先進>篇上載有:

「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

 

「先進」是指最先創造儀禮制度者,都是非文明人(野人),

         「後進」則是指受過教育的文明人(君子),

 

如果從禮儀制度的本質與真實性而言,孔夫子言明,寧捨君子後進之禮儀制度,而取野人先進的真純質實;為努力發展百年大計的教育制度下,不可不以此仔細斟酌考量。

 

道家風水造命的重要立論者,唐楊筠松在

「千金造命歌」中提出:

「年月要妙人知少,年月無如造命法」,

 

宋吳景鸞也在「選擇五行表」篇上說:

「選擇之良,莫如造命。體用之妙,可奪神功。」

 

風水之體用乃在於如東晉郭景純所提出的

「天光下臨、地德上載,藏神合朔、神迎鬼避。」

 

風水文昌之造命法中,地德藏神為體、天光合朔為用,體用並濟,人在其中可立其功。道家以天人合一為追求的理想境界,期借山光以悅人性,假湖水以淨心情,故文昌之所,如古代之書院,皆擇山明水秀之處;及以個人之書房規畫,也不外以明亮光照之處為宜,惟筆者在研探古籍之中,無法實際操作及闡機比較更細緻之理法,如無法確認與了解賴布衣之《催官篇》其真正用法,只能嘆古人的藏秘與世人對科甲官位的盲從,一如今人對考試登榜的心態一致,文昌文化的流行,恐應使人類朝向對真知的追求與嚮往,而非狹隘地在世俗功名的獲取,風水中文昌的營造應以提升人在自然環境的陶冶,啟發人類向上與向善的知能,往孔老夫子所提倡的仁智美德的發揚為是。撰文後筆者也感嘆,未得博覽風水典籍,而知其源;未得知其源,而得其流;未得知其流,而知其派;未得知其派,而知其擇;未得知其擇,而知其綜;未得知其綜,而知其變;未得知其變,而知其用矣!

教育是百年大計,萬民之責任,

 

《周易<繫辭傳>:

「天地之大德曰生」、

「生生之謂易」,

 

指的是人類之文明教化須要不斷地開拓創新,不斷地推陳出新,以臻可久可大之業,其途徑是尊重民性、風俗的個別差異的文化寬容意識,

<乾文言>:

「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

 

<坤文言>:

「含弘光大」

 

等均表達容納雜多和對立的高層次文化視域,反映晚周及秦漢之際思想價值激盪的應變智慧,教化如風行,為提升學者之學習風氣,塑造優良的學習環境,今日亦當審思之。

 

 

 

 

 

 

參考書目

1.   王充,韓復智,2005論衡今註今譯,臺北市:國立編譯館。

2.   王禕,1991青巖叢録,北京: 中華。

3.   王興平、黃枝生、耿薰編,2004中華文昌文化:國際文昌學術硏究論文集,成都:巴蜀書社。

4.   古今圖書集成,藝術典第675卷,堪輿部彙考25,陽宅十書。

5.   史箴,1992,風水典故考略,風水理論研究pp 11-25,中國:天津大學出版社。

6.   四庫全書,子部七,術數類三,宅經上下卷。

7.   朱漢民、李弘祺,1997中國書院,長沙市:湖南教育。

8.   呂友仁、呂詠梅,2009禮記全譯,貴陽市:貴州人民。

9.   李世愉,2005中國歷代科舉生活掠影,沈陽:沈陽出版社。

10. 李光地,1983御定星歷考原,臺北市:臺灣商務。

11. 李亨利,1986,修科甲貴人法,道家雜誌第十一期pp60-63

12. 李定信,2007四庫全書堪輿類典籍研究,上海:上海古籍。

13. 李筌,張文才、王隴,2004太白陰經全解,長沙市:嶽麓書社。

14. 汪三益,1995參籌秘書,上海市:上海古籍。

15. 林信銘,2005八宅明鏡白話註解,臺北:大冠出版社。

16. 高承,2006事物紀原,北京: 商務印書館。

17. 常建華,2001,清代的文昌誕節-兼論明代文昌信仰的發展,清史論叢pp282-302,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18. 善本易經1984,臺北市:考古文化事業公司。

19. 陽宅集成1999,台灣:竹林書局。

20. 黃麗馨,林清淇,張孫直,黃慶生, 2004全國寺廟名冊,內政部出版。

21.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纂, 劉寧顔主纂,1989-1998重修臺灣省通志臺中市 :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22. 劉道超,2004擇吉與中國文化(中國文化新論叢書),北京:人民出版社。

23. 數位古今圖書集成2004,臺北市:漢珍圖書,台灣大學數位網站,http://www.lib.ntu.edu.tw

24. 顧炎武,陳垣,2007日知錄校注,合肥市:安徽大學出版社。

 


 

 


[3]杜佑編撰,《通典》,唐德宗貞元十七年(西元801),卷第一百五 禮六十五:『易曰:「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不封不樹,喪期無數。後代聖人易之以棺槨,蓋取諸大過。」禮云:「葬者,藏也,欲使人不見之。」然孝經云:「卜其宅兆而安厝之。」以其復土事畢,長為感慕之所;窀穸禮終,永作魂神之宅。朝市遷變,豈得先測於將來;泉石交侵,不可先知於地下。是以謀及龜筮,庶無後艱,斯乃備於慎終之禮,曾無吉凶之義。暨於近代以來,加之陰陽葬法,或選年月便利,或量墓田遠近,一事失所,禍及生人,巫者利其貨賄,莫不擅加利害。遂令葬書一術,乃有百二十家,各說吉凶,拘而多忌,且天覆地載,乾坤之理備焉;一剛一柔,消息之義詳矣。或成於晝夜之道,感於男女之化,三光運於上,四氣通於下,斯乃陰陽之大經,不可失之於斯須也。至於喪葬之吉凶,乃附此為妖妄。』

[4]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纂,劉寧顔主纂,1989-1998重修臺灣省通志臺中市 :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5]黃麗馨,林清淇,張孫直,黃慶生, 2004全國寺廟名冊臺北市 :內政部出版。

[6]王興平,<文昌文化在國外的傳播和影響>,王興平、黃枝生、耿薰编,2004文昌文化:國際文昌學術硏究文集pp25-54成都:巴蜀書社。

[7]高承編撰《事物紀原》卷七。

[8]中國對北斗七星的觀察記錄,七星之名最完整的記載,始見於漢代緯書《春秋運斗樞》所記曰:「第一天樞,第二旋,第三璣,第四權,第五衡,第六開陽,第七搖光。第一至第四為魁,第五至第七為標,合而為鬥。」

[9]關於梓潼文昌帝君的身世和姓名,有多種說法不過都主張為張姓者,民間信仰傳說自周後歷代多次轉世人間,教化救世,參見王興平、黃枝生、耿薰编,2004文昌文化:國際文昌學術硏究文集,成都:巴蜀書社。

[10]又稱朱衣夫子朱衣神君朱衣星君趙令畤《侯靖錄》記載:「歐陽公知貢舉日,每遺考試卷,坐後嘗覺一朱衣人時復點頭,然後其文入格,始疑侍吏,及回視之,無所見,因語其事於同列,為之三歎,嘗有句:「文章自古無憑據,惟願朱衣暗點頭。」

[11]一般認為呂洞賓乃唐德宗丙子年(西元796貞元十二年)農曆四月十四日生於永樂縣招賢里(今山西省芮城縣永樂鎮)。另說是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參見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0%95%E6%B4%9E%E5%AE%BE)

[12]關羽,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7%9C%E5%B8%9D%E5%90%9B&variant=zh-tw北宋徽宗受封為忠惠公、崇寧真君、武安王、義勇武安王;南宋受封為壯繆義勇武安王、宋孝宗受封為壯繆義勇武安英濟王;元泰定帝受封為顯靈義勇武安英濟王;明神宗受封為單刀伏魔、神威遠鎮天尊關聖帝君;明思宗受封為真元顯應昭明翼漢天尊;清世祖受封為忠義神武關聖大帝;清世宗受封為三代公爵、聖曾祖、光昭公、聖祖、裕昌公、聖考、成忠公;清高宗受封為山西關夫子、靈佑二字;清仁宗受封為仁勇二字;清宣宗受封為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關聖大帝。關羽的祠廟遍佈各地,為中國祠廟最多的神明之一。就官方祭祀言,唐初開始便有武廟,但主祀的是善於用兵的周武王宰相姜子牙,而關羽則為從祀之神。據記載︰佛世有美音等十八位護法神保護伽藍,伽藍是梵語,眾僧園,即僧人同修共學和生活的園地;五代以來佛教界流傳著關羽歸佛等故事,所以在伽藍神裏,關羽成為伽藍菩薩的塑像。
[13]道藏《堪輿完孝錄》卷一第五章<論五氣生剋>之理後,在第六章<論天地氣機>:風水之術,先識氣機、氣機不識、風水何為,氣通於天、機達於地,通天達地迥別,時師略舉一二,誨我支裔,氣有進成,機亦有進成,進者吉,成者又吉,氣有退敗,機亦有退敗,退者凶,敗者又凶,履其龍,登其穴,抱其砂水,審其氣機,為進為成則貴地,決其尊榮,富地失其興旺,縱貧賤之地,亦安好也,為退為敗則貧龍,斷其枯竭,賤龍斷其疾患,縱富貴之地,亦零落也。」

[14]風水中理氣之探討有二,經李定信等人之考證,在北宋時期就形成了江西之法和福建之法二大派系,江西之法其所理之氣為地球中之生氣;福建之法則是理太空北斗星氣。清趙翼(西元1727-1841年)《陔余叢考》載:「一曰江西之法,肇于贛州楊筠松、曾文辿、賴大有、謝逸背,其為說主于形勢,原其所起,即其所止,以定向位,專指龍、穴、砂、水之所配。一曰屋宇之法,始於閩中,至宋王伋乃大行,其為說主於星卦,陽山陽向,陰山陰向,純取五星八卦,以定生剋之理。」北宋王伋(西元1007-1073年)至閩中將八宅風水推演為九星法後,相繼廖禹(西元1120-1190年)加以複雜化,南宋胡舜申(西元1131-1162年)變郭楊曾玄竅古法為郭楊曾胡玄關竅新法和賴文俊創立天星人盤,變七十二龍格龍為二十四山分陰陽格龍後,蔡元定(西元1135-1198年)刪釋郭璞《葬書》,背離"乘生氣"的風水主旨,製造江西之法和福建之法的二大派別的立論基礎。

[15]自南宋迄今七百餘年,尚未發現對《催官篇》作出正確釋義的風水書,清代飽學多才的紀曉嵐先生,也搞糊塗了,在編撰四庫全書時,其《提要》對《催官篇》云:“…含糊其言,雖頗涉於神怪,而於陰陽五行生剋制化,實能言之成理。遂納入四庫全書之中。

[16]巒頭與形勢是有差別的,《堪輿完孝錄》中<論氣運通塞>:「龍穴砂水、地之形也,盛衰消長、地之氣也,形本吉而氣未至,則無先作福之理」,風水中形氣當共論,以龍穴砂水所構造環境的整體形勢稱形法,巒頭對環境之探討較為偏狹;理氣以能量運行變化的規律為探討,至今未能發展出完整的測量工具。

[17]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4月出版的《四庫術數類叢書》第六册載有關于風水類的經典,即《宅經》、《葬書》、《撼龍經》、《葬法倒杖》、《青囊序》、《天玉經》、《靈城精義》、《催官篇》、《發微論》。這些經典,經李定信《四庫全書堪輿類經典考》的考證,其中僅宋代朱熹的弟子蔡元定所撰《發微論》及宋賴文俊所撰《催官篇》二部保持撰者原著,其餘九部都是托名或經改纂内容的偽典。諸如:晋郭璞所撰《葬書》,可能被蔡元定修改,將原為二十篇的《葬書》原著,刪改為八篇,又增篡了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的說法,恐違背乘生氣的主旨,導致從事風水之實踐者誤入歧途,造成南宋以后的風水理論大紊亂,以至明清迄今風水的江湖化。

[18]《宅經》卷上:「夫宅者,乃是陰陽之樞紐,人倫之軌模,非夫博物明賢而能悟斯道也。」、「是以陽不獨王,以陰為得,陽宅宜修陰方;陰不獨王,以陽為得,如上說」、「凡陽宅,即有陽氣抱陰;陰宅即有陰氣抑陽」、「陽宅多修於外,陰宅多修於內」。

[19]六秀之說,唐楊筠松玉尺經亦提及,宋賴太素論三吉六秀為艮丙辛三吉,合巽兌丁為六秀。玄空學的三吉六秀較為複雜,有以一六八白方為三吉,有以當運的三陽星為三吉,合以貪輔三般即成六秀;亦有以八國間三陽秀處為三吉,餘宮則同元之秀峰佳水處為六秀。

 

 

回到目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