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1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最新的建築與最古的建築--程兆熊教授

最新的建築與最古的建築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 道術部 程兆熊 教授

摘錄:《道家雜誌》

 

當我們論最新的建築,要連著最古的建築時,這表示我們要尋一個根。當我們要尋一個根時,這表示我們有一個生命。從而我們有了心靈,有了智慧,又有了性情,也因此而更有了文化。

我把最新的建築和最古的建築,連起來談,這表示我要由建築的根,來談建築文化。

在西方,華盛頓塔是一個最新的建築,但那分明是仿照紀元前十五世紀一個埃及女皇HATSH-EPSUT所立的紀功碑而建立者。那紀功碑由一整塊花崗岩雕成,平滑如鏡。上面象形文字,載她造碑的過程和目的。我們可以說:那亦正是一個最新建築的根。

在我們,易繫辭(註一)稱:

「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

在我們以前的觀念中,所謂聖人並不只是孔子耶穌等聖人,就是首先建造宮室的建築師,也一樣是聖人。在那上棟下宇中,早已待了幾千年的風雨。這是因為那是取諸「大壯」。

什麼是「大壯」?大壯是一個卦名,是被畫成為:

那是「震上乾下」。那是「大壯,利貞」。易彖云:

「大壯,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而易象更曰:

「雷在天上,大壯,君子以非禮勿履。」

於此,上棟下宇是:在上憑著棟樑,撐住一個天空。而在其下,則又藏下一個上下四方之宇,亦即是空間。我們在上面撐住的天空中,可以見天地之情,而有其「大」。我們在下面藏住的天空或空間內,亦儘可以見天地之情,而有其「正」。在那裡,「剛以動,故壯」。而且是「大者,壯也」。在那裡,「大壯利貞」貞就是正,故亦是「大者正也」。此所以說:「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說到「象」,這大壯一卦之象,是震上乾下,震是雷,乾是天,這是「雷在天上」。這是象徵著莊嚴,超越和秩序。這亦就是所謂「非禮勿履」,只是「禮之用,和為貴」,禮與樂,應相互為用,這在美學上,正是所謂「統一裡的變化」和「變化裡的統一」。從現代建築學的究極的觀點上說:這一「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的涵義,是無比的。我們目前當然也談現代建築,並從事現代建築,但我們也無論如何要尋一個根。我們的根,就是「大壯」。

當我們有了「大壯」以為根時,這表示我們更有了一個大生命,從而我們有了大心靈,有了大智慧,又有了大性情,也因此而更有了大文化。在我國以前,曾有一大建築文化,而為人所忽視。

我們以前的亭,台,樓,閣,我們通常都說:那是中國文化裡的建築,但你亦儘可以說:那是建築裡的中國文化。中國建築與中國文化,不可以分開,若是分開了,這便是無根。

華盛頓塔的根,可以遠在紀元前十五世紀中,亦即是三千四百七十多年前。但那還只是相當於我國夏殷之世。我們的伏羲畫八卦,到了夏,有連山易。到了殷,有歸藏易。到了周,有周易(註二)。所謂我們的根,就是「大壯」,若僅以卦言,則可遠至伏羲,若以周易的彖和象而言,則其根亦大宏揚於文王。這無怪乎孟子一書中,要盛讚「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了。就是只提一提長城和阿房宮,亦可以知道我們建築的根,長而且大。

在我們的一大建築文化中,我們不僅有著長城和阿房宮,我們更有著上林苑和扶荔宮。隨後,我們又有著華林園,金谷園,以至隋宮,唐宮等等。

我們還有無數的寺廟和佛塔,那是由佛教而來。但那無數寺廟和佛塔的建築的根,並未連結於印度,而仍是「蓋取諸大壯」。在那裡,仍儘可以是:「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說到我們古代的明堂,太廟,以及以後的聖廟,精舍,書院,祠堂等等,你自然更可在那裡,洞見天地之情,而「大壯利貞」。

再說一般的庭院,那亦是: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我們歷代雖沒有像紐約一樣的摩天大廈,但在我們庭院的深處,分明已深深見著天地之情。反之,在摩天大廈之頂,卻儘會讓人不寒而慄,像一無所見。

我們目前談現代建築,我們自然還沒有現代一般的建築學。我們的「考工記」,我們的「天工開物」,那不能稱為建築學。但我們有深厚長遠的建築上的根,我們有生命,有心靈,有智慧,有性情,有文化,這是遠超過一般建築學的事體。真正說來,在建築學上,我們會「盡信書,不如無書」。在我們的建築文化裡,我們最重視的是建築師,建築家,而不是建築匠。但在此,我仍須向學建築的人們,推薦一本我們的古書,那就是計成的「園冶」(註三)。計成雖然是明朝一位造園家,而園冶亦只是一本我國造園的書,但對現代的建築學,亦會儘有其大用,這只須予以善解。在園冶的題詞中,有語云:

「古人百藝,皆傳之於書,獨無傳造園者何?曰:園有異宜,無成法,不可得而傳也。……」

說到建築,那亦是「有異宜,無成法」,雖較之造園,有多少之不同,然在「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之一點上,是儘有其一致之處的。在園冶之興造論一章中,更有語云:

「世之興造,專主鳩匠。獨不聞三分匠,七分主人之諺乎?非主人也,能主之人也。古公輸巧,陸雲精藝,其人豈執斧斤者哉?……」

此便是說:惟建築家,才是能主之人。而公輸子和陸雲等,方是典型的大建築家。再說到園築,即所謂庭園建築,則據興造論所稱,更為:

「第園築之主,猶須什九,而用匠什一,何也?園林巧手于因借,精在體宜,愈非匠作可為。……體宜因借,匪得其人,兼之惜費,則前工並棄,即有後起之輸雲,何傳於世?……」

此乃言庭園建築,亦即亭臺樓閣等建築物,要絕對顧照四周環境,注意植物生態,因應合宜,借景得體,並且還要「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所以能主之人,不僅要佔興造之十分之七,而且還要進而佔十分之九。所謂興造,就是目前所謂之建築。於此,當知作一大建築家之不易,至於一般之所謂建築師,自不足以言「能主之人」。

說到此處,我便要再說一說我新近重印的一本書,名叫「論中國庭園建築」。但我不能多講,只能略提我的「重印之言」。在我的重印之言中,我曾說:

「現代的建築向高空發展,走出庭園,已不僅與造園脫節,且使現代文化與文明的本身,亦復脫節。而人類的禍患,亦未始非由此而至」。

我又曾說:

「今則建築已似將造園置於度外,不復一顧,從而對文學,藝術,哲學,宗教,亦不復一顧。此使真正的建築,固成問題,即對全人類的本身,亦復有心靈窒息,性情桎梏,生命枯萎,智慧衰頹之虞。」

此乃目前文化上之大危機,亦是全人類之根的大危機。固不僅僅是現代建築之根的危機。當我們在紐約摩天大廈前獨步來往時,抬頭見到的是昏天,低頭看到的是黑地。在昏天黑地中,我們能夠「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了嗎?我們不讓我們的建築連著「大壯」之根,我們能形成大壯之世嗎?

附註

註(一):易繫辭,是周易繫辭,亦可以說是孔子對易經一書的附語。其所謂「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是說人類最古時候,居住在土穴中和野外,直到後人的聖人出來,才告訴大家建蓋房子居住」。而所謂「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那是說:房子的構造,上面是架起棟樑,下面留個空間,目的是在避風雨。這正是仿照易經六十四卦中的大壯卦形」。下面是「  」卦, 是震,表示雷, 是乾,表示天。乃所以在雷雨下的天空避風避雨,這正如一個房子的草圖。以後所謂「易彖」,是總論這一卦的涵義;而「易象」,則是說明此卦的象徵意義。

註(二):關於夏易,商易及周易,有多種說法,現只取其一種,以便說明。

註(三):園冶一書,是明朝末年計成所著。計成,姓計名成,字無否。又號否道人,乃一造園建築的天才。家居松陵,自謂性好搜奇,最喜宋人關仝和荊浩兩大畫家,每宗其畫意,以從事建築與造園。別有小築,為人稱讚,以為荊關之繪。因成此書,初名園牧,後改名園冶。凡三卷,內分:(一)興造論,(二)園說,(三)屋宇,(四)裝折,(五)門窗,(六)牆垣,(七)舖地,(八)掇山,(九)選石,(十)借景。另一卷則全為敘說欄杆各種圖樣,實無異我國文人庭園講義,乃中外以前所無之巨著。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