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72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五形相法史略 -- 吳育奇老師

五形相法史略

 

2007-12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 道術部 吳育奇老師   摘錄:《道家雜誌》

 

中國數術是以陰陽五行哲學為基礎發展出來的學問,相學作為一門歷史悠久的數術,自然也會遵循著陰陽五行的模式發展。陰陽學說在相學上的運用隨處可見,舉凡官部、骨肉之靜相,行住坐臥、言語飲食之動相乃至精神、聲音、氣色、情態之內相,莫不可以陰陽區分。五行學說在相學上之運用亦屬當然,甚至經過歷代先哲之研究與徵驗,進一步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五形相法」。

先秦至漢代素有「醫相同源」的傳統,醫書之祖,同時也保存大量古代陰陽五行資料的《黃帝內經》在〈靈樞‧陰陽二十五入〉篇內有:「木形之人,比於上角,似於蒼帝。其為人蒼色,小頭,長面,大肩背,直身,小手足,好有才,勞心,少力,多憂勞於事…。」結合天文、時令、六經針對五行的統述之中,對五形人的外貌與心性已有頗為完整而深入的總結,茲篇所述可謂五形相法之嚆矢。

目前最早出現運用陰陽五行談論吉凶的相學文獻,應屬唐代的《敦煌相書》,書中殘語有「商人面白圓方,羽人面黑」的記載,「商人」即「金形人」、「羽人」即「水形人」,其後片段雖已亡軼,但仍舊可以看出當時相學已能掌握五形外貌並據以論斷吉凶了。舊題後周王朴所著《太清神鑑》卷四〈形類‧五形〉則更進一步說到:「人稟天地之氣而有五形之類也,故木形者聳而瘦,挺而直,長而露節,頭隆而額聳也。或肉重而肥,腰偏而背薄,非木之善也。…故五形欲得相生無剋,如木形之人,木之聲高而喨,其性仁而靜,相之善也。其或五形相剋,聲音相反,為形重災禍之人也。」不僅詳論五形人形象特徵,更說明五形相雜,形聲相配的看法,據《四庫總目提要》所載,《太清神鑑》是宋時後人依託之作,但同樣的文字也收錄在南唐時相學名著《玉管照神局》中,可見五形相法在當時已頗流行。

 

宋代麻衣道者流傳後世的相學經典《麻衣相法》對五形人的描述更加細膩,除卷一〈五形相說〉為對前代五形相法文獻的抄錄、總結之外,收錄陳摶老祖的〈神異賦〉中,對「兼形」、「生剋」的論法已稱完備,如:「金形金局逢土,可比陶朱;土局得土形見火,有如王愷。金人火旺,財發若塵;木旺金傷,錢消如土。火逢光彩帶紅活而愈進家財;水逢黑肥得厚圓而倍增福壽。火人帶木,必定榮超;水局得金,終須快暢。土逢乙木,帶潤澤亦可疏通。木遇微金,必斲削方成器用。」其後的五形相法文獻多半是推本於此而偶有創見。

到了明代,五形相法已將各形人之「形」、「神」、「聲」、「氣色」、「兼形」、「生剋」、「喜忌」作了全面性的統合,《柳莊相法》卷上〈論形說〉:「凡木形人,宜聳直修長,眼清口潤;神足,不偏削歪斜、枯陷聲破。如腰圓體正,方可棟樑;偏削枯虧,小人之相;浮筋露骨,何須苦論功名?些須帶火,乃作木火通明。若是土赤金紅,不宜取用。若有帶金,乃求名之剋,木削金重,一生成敗之人。書云:棱棱形瘦格,凜凜更修長,秀氣眉眼生,方言作棟樑。」

收錄於《古今圖書集成》中的《照膽經》對五形相法也有相當精闢的見解,如卷上〈五行正形〉論木形人的看法是「木形長直,清瘦條達,其相在眉髮、顴壽、手足之間。」、論金形人有「金形方、平正、聳緊,其相在腮頤,坐立言聲之間。」言詞雖簡,但寥寥數語能指出五形細微之處的奧妙,可謂洞見矣。

舊題破衲雲谷山人所著之《神相鐵關刀》是注重實務的江湖相書,對五形相法之論述也別有見地。五形相法之難往往在於孰為「形」、孰為「局」難以分辨,而書中卷一〈定形格訣〉即提出「凡相有肥瘦先後之不同,惟一掌定在先天,老少不能移易,故求形必須求掌,乃為先天真種子。」頗為一針見血的看法,力斥「以相上之肥瘦定人」之說。書中對形與局的區分也較有客觀標準,主要是掌為形,以周身、面色定局,例如論木形提及:「木形,掌瘦、指長、紋多」,論局則謂:「如面紅是帶火」、「頭圓、面略小方是帶金;色白亦帶金」、「如面黑、唇紅,紋深、身黑、毛光黑是帶水」。

清代陳釗輯著之《相理衡真》中〈五形相形論〉多延用舊說,但對「形」、「局」之分法卻不甚明瞭,書中提到:「人之形貌,所受異同,取像非一也。論形則擇其多者而為主矣。」僅取五形質素多者為形,卻無法分辨形局差異,甚為可惜。

清代另一本知名相書范文園《神相水鏡全編》卻有灼見,書中所論五形相法大致紹承舊說,但〈論五行說及五形像〉一篇論述頗細;尤其值得一提者是書中結合五官、聲音、氣魄詳論五形喜忌,〈五形凶吉〉:「論木形人有甲木、乙木。甲木形體骨骼,皆森森軒昂聳直也。若帶金斲削,方成棟樑。又如乙木,頭面身手皆瘦弱渺細,若帶金何堪斲削?」可謂隻眼獨具,別出心裁之論。此外,古法論及五形相法之生剋,同篇之中則提及「順合」、「逆合」之說,「又有五行順合、逆合,如順合者,木合火、水合金、土合木,此順合者,不過多富,即貴,亦在浮沉之間。如逆合者更奇,金與火仇,有時金多火少,合火推之;水旺宜土,水土皆然,此逆而合,其貴非常。」曾國藩《冰鑑》亦曾述及,可見其說頗有徵驗。

民國以後對五形相法最有深詣者,應屬陳公篤與關山月兩位先生的著作了。清末民初大相家陳公篤先生在《公篤相法》卷十一之〈五形兼體取法要訣〉中,提及「五形純一取法」與「五形兼體取法」,結合歷代史料與觀相閱歷將「純形」的富貴型態與「兼形」生剋之「化」與「不化」闡述至備,也有較為具體的評斷標準。集文書局出版關山月先生的《人則學全集》第貳部份「人則學概論」分為「原理篇」、「定理篇」與「推理篇」,通篇論及部位、精神與氣色皆從陰陽五行的角度出發,觀點新穎,闡述細膩亦屬五形相法之重要文獻。

                                                                                      回到首頁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