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31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關於易經卦畫產生時間的探討
作者是 陳隆予 主任   
 
 
關於易經卦畫產生時間的探討
 
 
 
作者:陳隆予
摘錄:《文化研究網絡財富》
 
 
 
摘要】根據人類思維發展的規律,易經卦畫的產生時間應該早於數位卦產生的時間,作為易經卦畫專用名稱的“爻”字,由於它在殷商晚期青銅器銘文中的存在,則至少可以把易經卦畫產生的時間下限推定到殷商晚期。如果再考慮到人類思維發展的規律、文字符號發明、演變和傳承的久遠性,特別是象含山玉龜、玉片等類似出土文物所提供的佐證,可以推斷卦畫產生的時間應該更早,它應該遠遠早於高度抽象的數字卦產生的時間。
【關鍵字】易經;卦畫;產生時間
 
 
        在易經研究中,卦畫(卦爻符號)起源及產生時間問題一直是一個難以定論的難題,這主要是因為古文獻資料和考古資料的限制所造成的。就卦畫的起源問題來看,到目前為止已有十多種觀點,如“取象說”、“據數說”、“太極兩儀說”、“河圖洛書說”、“結繩說”、“龜兆說”、“蓍草說”、“文字說”、“男根女陰說”、“測影說”、“筮數說”等[1](詳見張其成《卦象爻數源流考》)。這些說法雖然各自有各自的道理,但由於缺少必要的證據,因而只能看作是一些推測而已。相對于卦畫的起源而言,卦畫產生的時間問題具有更大的可考性。這主要是由於考古發掘資料的逐漸增多和對古文獻研究的逐漸深入,有越來越多的證據可以將卦畫產生的時間逐漸向前推定。李鏡池先生在談到周易占筮的變遷時指出:“周易之占筮,其始也如龜蔔筳占,沒有其他的神靈的東西為之輔佐;換言之,用蓍就夠了,卦畫恐怕還未發明。……由蓍的筮詞,分配在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下而成為卦辭爻辭,這是周易的第一次變遷;由卦爻用作符號編纂筮辭為卦、爻辭之後,到漢儒看重了卦爻,以天地人三才,陰陽剛柔仁義的大道理說卦爻,這是周易的第二次變遷;由卦爻的推重,蓍草的功用漸漸低落,且又煩難而不易得,乃有以金錢為占的時興,這是周易的第三次變遷。”[2]從這段話我們可以看出,李鏡池先生認為在周代卦畫(卦爻符號)還沒有產生,似乎只是到了漢代才產生了卦畫。隨著新的考古發掘材料的不斷出現,卦畫產生的時間問題有了許多新的證據和新的論斷。李學勤先生在《周易溯源》一書中對出土的戰國竹簡和漢代帛書所記載的易卦符號做了詳細的分析和研究,認為這些一向被人們認為是“一”、“五”、“六”、“七”、“八”筮數的符號,“實際上只包括兩種符號,一種是一橫筆,有的稍長,有的稍短,還有的略歪;一種是兩斜筆,有的上連,有的交叉,有的分開。這並非數字,而是卦畫。”由此李學勤先生得出結論說:“根據以上的討論,我們可以看到,迄今已發現的筮數的時代限於商代晚期到西周中葉;卦畫在出土文物的出現,則只能追溯至戰國中晚期,和筮數並不相接,也沒有傳襲的關係。這樣說,當然不能否定卦畫有更古遠的起源,進一步的探討有待於新的考古發現。”[3]這裡值得注意的是,李學勤先生雖然根據目前的出土文物將卦畫的出現時間推到了戰國中晚期,但他同時強調指出“當然不能否定卦畫有更古遠的起源”。正是受李學勤先生的啟發,筆者對卦畫的產生時間做了進一步的探討和思考,現提出幾點不成熟的看法請方家指教。
 
一、從人類思維發展的邏輯規律來推測卦畫產生的時間
 
按照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原理,人類的認識發展規律總是從形象到抽象、從感性到理性、從低級到高級不斷發展的,那末在八卦的創造和發展過程中,人類的思維活動當然也應當遵循這一規律,而《周易》
《繫辭下傳》第二章的一段話也證明了這個問題。《繫辭下傳》第二章一開頭就說了一段非常著名的話:“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4]這段話雖然也是後來人對於八卦創始情況的一種推測,但這種推測是合情合理的,是符合人類思維發展規律的。它說明我們的祖先在創造八卦時,是根據自然現象和人類自身現象來進行創造的,也就是說它是通過一種符號的方式對自然和人類自身進行模仿和象徵,把人類對自然和人類自身的直觀認識以一種特殊的符號記錄下來。最初的這種符號或者具有自然崇拜的意義,或者具有生殖崇拜的意義,抑或具有宗教性質的意義,無論如何,它一開始肯定是對客觀世界的一種簡單的、直觀的模仿,而不可能是一種高度抽象、原理複雜的東西。只是隨著人類對自然和人類自身認識的不斷提高,使用八卦進行占筮的方式才逐漸完備和複雜起來,八卦也被重為六十四卦,複雜的數理關係也被逐漸的應用進來,逐步形成了後來複雜的占筮體系。因此我認為,作為八卦基本符號元素的卦畫,其開始一定是對客觀事物的一種直觀的模仿,無論它模仿的是什麼,它的產生也應該是先於整體八卦產生的時間,最起碼也應該和八卦同時出現,卦畫產生的背景應該是和最初的象形文字出現的背景基本相同。相對於卦畫和象形文字而言,數理關係(如用奇數代表陽爻,用偶數代表陰爻,以及用九、用六等)要顯得更加抽象和複雜,因而其產生時間也要靠後。由此看來,由卦畫(陰爻和陽爻)組成的八卦形式,在產生的時間上一定要遠遠早於由數字表達的八卦形式,這是由人類思維發展的客觀規律決定的。關於這一點,在今後的研究中,我相信將會尋找到更多的證據。
 
二、從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爻”字的出現來判斷卦畫產生的時間
 
李學勤先生在談到帛書《繫辭》中的通假字時說:“今本上二章‘六爻之動’,帛書‘爻’作‘肴’。按《說文》:‘爻,交也,象《易》六爻頭交也。’字見於商代文字,確有作六畫者,或以為象蓍草相交疊,無疑與卦爻有關,而‘肴’字義為‘熟饋可啖之肉’,在此為通假字。”[5],李學勤先生提供了兩個方面的資訊:第,在商代文字中有“爻”字存在;第二,商代文字中的“爻”字“無疑與卦爻有關”。首先我們來考察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的“爻”字。查容庚所編《金文編》“爻”字目下青銅器銘文,帶“爻”字的殷商青銅器有“盉”、“小臣系卣”、“爻父乙鼎”、“爻父乙簋”、“父乙爻角”等器物,根據考古學家的鑒定,他們都屬於殷商晚期的器物。[6]其次,我們再來考察一下這些器物銘文中“爻”字的形態,它們正如《說文》所說,“象《易》六爻頭交也”,即作“”形。由此看來卦畫(爻的符號)至晚在殷商晚期已經產生,甚至可以向前推到更遠。這裡值得注意的是,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爻”字筆劃的形狀和李學勤先生所考察的簡帛《周易》所記載卦畫中的陰爻形狀極為相似,或者說基本一致。或許我們可以這樣推測: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的“爻”字並非如《說文》所釋,“象《易》六爻頭交也”,很可能它就是三個陰爻上下排列。至於說為什麼用陰爻來代表卦畫符號,而不是用陽爻,我想,如果用陽爻,無論是用一個,還是兩個、三個,都會和同時期的數位記號一、二、三相重複,因而也就不具備獨立的形狀特徵,所以,只有用陰爻這種交叉重疊的符號形式才具有獨特的形狀特徵,才能同其它的文字符號區別開來。當然這只是一種推測而已。在簡帛記載中,陰爻的兩條短斜線“有的上連,有的交叉,有的分開”,而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爻”字的成對斜線之間都是相交的,兩者的差異可能是在長期鍥刻、書寫過程中所造成的誤差和演變所致。從形態上看,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的“爻”字和簡帛中的卦畫之間的因襲關係,很明顯是有跡可尋的。另外,簡帛記載的卦畫符號是六個一組上下排列,說明是八卦相重以後的符號記錄,而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爻”字的筆劃,大多數是三個(陰爻)一組上下排列,這或許可以說明當時八卦還未相重,每卦還只有三爻。至於說後來陰爻變為“--”,陽爻變為“—”,並且六爻長短一致,上下排列整齊,那是歷代不斷演變和規整的結果。
 
三、從歷代文獻對“爻”字的解釋看,“爻”字的原始意義,也是它唯一的意義,就是卦畫的名稱在歷代文獻中,“爻”字一直保持著它作為卦畫名稱的單一的定義。從“我國第一部以六書理論系統地分析字形、解釋字義的字典”《說文解字》,到當代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的大型辭書《辭海》,對“爻”字的解釋都只有一種意義。《說文解字》對“爻”字的解釋是:“爻,交也。象《易》六爻頭交也。”[7]《辭海》對“爻”字的解釋是“組成《周易》中卦的基本符號”。[8]由此看來,從古到今的文獻對“爻”字解釋是一致的,“爻”字就是因卦畫而產生的,它就是對占卜活動中卦畫的直接模仿或象形。從“爻”字這種符號的產生,到把它鑄(或刻)在青銅器上,可能還要經歷相當長的時間。但至少可以將“爻”字產生的年代下限,定在和它所在青銅器相同的年代,也就是說“爻”字產生的年代下限至少應在殷商晚期,因此,也可以推斷卦畫產生的年代下限至少也應該在殷商晚期。
 
四、從安徽淩家灘遺址出土玉片探索八卦及其符號產生的更深遠的歷史淵源“淩家灘遺址年代,經中國文物研究所對紅燒土層下草木灰標本和墓地探方所出木炭標本所做14C年代測定,為距今5560±195年和距今5290±185年(經樹輪校正)。”[9]淩家灘遺址發現於1985年,在淩家灘眾多出土文物中,一件刻劃精緻的玉片和一隻造型精美的玉龜引起了考古專家極大的興趣,稱它“是淩家灘出土玉器中最珍貴的文物之一”。“玉片正面為長方形,反面略內凹。兩短邊各對鑽5個圓孔,一長邊對鑽9個圓孔,另一長邊在兩端各對鑽兩個圓孔。玉片中部偏左雕刻有一小圓圈,圈內雕刻方心八角星紋;圈外雕一大橢圓形,兩圓以直線平分八等份,每等份雕刻一圭形紋飾;在大圓外沿圈邊對著長方形玉片的四角各雕刻一圭形紋飾。玉片上雕刻的紋飾,反映了5000年前淩家灘人的原始哲學思想。”[10]值得注意的是,這塊玉片在出土時是夾在一隻玉龜的背甲與腹甲之間的,這不可能僅僅是一種偶然的現象,它不能不使我們聯想到我國上古時代關於“河圖洛書”的傳說。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的陳久金和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張敬國二位先生經過認真分析研究認為:“玉片的八方圖形與中心象徵太陽的圖形相配,符合我國古代的原始八卦理論,玉片四周的四、五、九、五之數,與洛書‘太一下行八卦之宮每四乃還中央’相合,根據古籍中八卦源於河圖、洛書的記載,玉片圖形表現的內容應為原始八卦。出土時,玉片與玉龜疊壓在一起,說明了此玉片圖形與玉龜的密切關係。故推測含山縣所出的玉龜和玉片,有可能是遠古洛書和八卦。”[11] 如果說淩家灘出土的玉片上的圖形所表現的是遠古八卦的話,那麼,這種圖形和殷商時期青銅器上的卦爻符號是否有某種曆史的淵源關係呢?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筆者經過對玉片照片[12]圖案的仔細辨認,發現內圈八個圭形圖案和外圈四個圭形圖案,除邊線和中線外,每一個圭形圖案中都刻著兩兩相對的三組短斜線(這裡需要順便說明一下,陳久金、張敬國的《含山出土玉片圖形試考》和王育成的《含山玉龜及玉片八角形來源考》所提供的玉片圖案示意圖,都把外圈四個圭形圖案中左上角的一個圭形圖案多畫了一組短斜線,即其內部本來為三組短斜線,卻誤作四組,與玉片照片不符),這三組短斜線沿中線對稱分佈、頭接尾開,這是否具有了與殷商青銅器上“象《易》六爻頭交也”的“”字相通的特徵呢?我們知道,任何文化現象,包文字符號都有其繼承發展的歷史演變過程,如果我們能夠確定含山玉片圖案所表示的就是遠古的八卦,那麼這種現象在當時就不會只是一種孤立的、偶然的現象,它在當時也一定具有普遍的符號意義,而且在八卦的歷史演變中自然會留下它的痕跡,也許,含山玉片上的圖案正是後來卦畫的遠源,只不過有待於我們找到更多、更有力的證據。
 
從以上四個方面的因素,我們至少可以將卦畫產生的下限推定到殷商晚期而殷商青銅器銘文中的“”字是最為有力的證據。如果再考慮到人類思維發展的規律、文字符號發明、演變和傳承的久遠性,特別是象含山玉龜、玉片等類似出土文物所提供的佐證,則可以推斷卦畫產生的時間應該更早,它應該遠遠早於高度抽象的數字卦產生的時間。
 
參考文獻 [1]張其成.卦象爻數源流考.中國哲學史,1997(4). [2]李鏡池.周易探源.北京:中華書局,1978.(63). [3]李學勤.周易溯源.成都:巴蜀書社,2006.(279). [4]黃壽棋,張善文.周易譯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533).
[5]李學勤.周易溯源.成都:巴蜀書社,2006.(347). [6]容庚.金文編.北京:中華書局,1985.(231). [7]許慎,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128). [8]辭海編輯委員會.辭海(縮印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2002.(1983). [9]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淩家灘玉器.北京:文物出版,2000.(1). [10]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淩家灘玉器.北京:文物出版,2000.(3). [11]陳久金,張敬國.含山出土玉片圖形試考.文物,1989(4). [12]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淩家灘玉器.北京:文物出版,2000.(14).
 
作者簡介:陳隆予,河南大學圖書館特藏部主任,副研究館員,發表專業論文30餘篇,參編著作3部。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