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22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易傳與中國文化的優良傳統
作者是 張岱年教授   
易傳與中國文化的優良傳統
張岱年教授
我們偉大的祖國屹立於世界東方已經五千多年。在這五千多年的漫長歷史中,中華民族創造了燦爛的中國文化。中國文化是不斷發展的,歷久不衰,雖衰復振。中國古代文化的內容是複雜的,其中許多已經陳腐的東西,但是也包含不少有價值的光輝成就,這應該是確定無疑的。應該承認,口試古代文化之中包含一個值得注意的優良傳統。而中國古代文化中的優良傳統必然有其一定的思想基礎。非常明顯,中國古代文化的優良傳統的思想基礎存在於中國古代的哲學理論之中。而先秦哲學中,為以後中國文化的健康發展提供了思想基礎的,首先是「易傳」。
「易傳」對於中國古代文化的不斷前進、不斷發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主導作用。「易傳」所以能對中國哲學、中國文化史發生深遠的影響,這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易傳」是依托孔子的名義立論,於是在學術上據有崇高的地位;第二, 「易傳」之中確實提出了一些精粹深湛的觀點,啟迪了秦漢以後的進步思想。以下分為幾個問題加以說明。
 
壹、「易傳」與孔學
 
「易傳」十篇,漢代稱為「易大傳」,與漢宋諸儒所寫的「易傳」有別。「漢書.藝文志」說:『「易經」十二篇,施孟梁丘三家。「易傳」周氏二篇,服氏二篇,楊氏二篇,……丁氏八篇』。「大傳」十篇,古稱『十翼』,屬於「易經」十二篇中。宋代程頤、蘇軾、朱震、楊萬里也都著有「易傳」。所以嚴格說來,「易」的『十翼』應稱「易大傳」。今為簡便,仍從俗稱為「易傳」。
古代傳說,「易大傳」是孔子所寫。宋代歐陽修開始提出疑問。從「易傳」的內容來考察,它不可能是孔子所寫。其中有「子曰」若干條。有一條是:「子曰:顏氏之子,其殆庶幾乎!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也。」『易』曰不遠復,無祇悔 ,元吉。」(「繫辭下傳」)這個『子』當然是孔子,這顏氏之子指顏淵。孔子著書,不可能寫上『子曰』,這也是「易傳」非孔子所著的一個證據(當然還有許多別的證據)。但是,這些『子曰』云云的語句,既足以表示「易傳」不是孔子所著,也表示「易傳」與孔門確有一定的關係。「易傳」當是孔門後學的著作。「史記」、「漢書」都記載了「周易」的傳授世系,從孔子弟子商瞿到漢初的田何。這些記載,必有所據。「易傳」必與這些傳授「易經」的學者有關。「易傳」中特別稱述了顏淵,我個人推測,「易傳」可能是『顏氏之儒』的遺著。「韓非子.顯學篇」說:『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張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顏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孫氏之儒,有東正氏之儒。……儒分為八。』在這八儒之中,孟氏孫氏(荀子)聲望最著。「易傳」中所表現的思想觀點,既不同 於孟,也不同於荀,而與「論語」所記載的孔子學說,一致之處較多。「繫辭」上所謂『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頗與「論語」所載顏淵的精神境界相似。所以,「易傳」與顏氏之儒可能有比較密切的關係。總之,「易傳」的思想是孔子哲學的進一步發展,屬於孔學,這是確定無疑的。
直到近代,仍有不少學者還認定「易傳」是孔子親筆著作。近代哲學家熊十力早年學佛,晚年由佛歸儒,自稱『舍佛歸「易」』,他以為『歸「易」』就是『歸宗孔子』。應該承認,歷史上多數的『易學家』沒有接受歐陽修的見解,而仍然堅持舊說。「易傳」在歷史上主要是以孔子手著的名義發生影響的。不過近年多數哲學史工作者都認為「易傳」非孔子所著。
近來發現了帛書「周易」,其中經傳都與通行本有同有異,表明戰國末年「周易」不止一種傳本。通行本是田何傳授下來的。應該承認,從漢代以來,在歷史上傳授不絕,發生了重要影響的,是通行本「周易」 ,而不是帛書本。帛書「周易」久已失傳,今日又重新發現,僅提供了可資考鑒的文物資料而已。
 
貳、「易傳」中的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
 
「周易」古經本係卜筮之書。卜筮原屬於古代宗教的迷信活動。「易傳」是對於卜筮之書的解釋,承認了卜筮的作用。在這個意義上,「易傳」的理論前提是唯心主義的。但是「易傳」對於經文的解釋往往是借題發揮,「易傳」中提出了關於天地起源、萬物變化、八卦來源說明,它是以對客觀世界及其變化的觀察為依據的,這是一些唯物主義觀點。可以說,「易傳」是對於卜筮活動作出了一些合理的解釋。因而其中既有唯心主義思想,又有唯物主義思想。
為了對「易傳」中的哲學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首先要深入考察「易傳」中一些重要命題的真實涵義。
(一) 『易有太極』解
在「易傳」中,『易』字有三義:如『易之為書也』,『易有君子之道四焉』,易字是指「周易」古經而言。又如『生生之謂易』、『神無方而易無體』,易字指變化過程。此外,『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則是簡易之意。『易有太極』之『易』,應作何解?有人以為指書而言,但「周易」古經中只有『乾坤』、『剛柔』,並無太極觀念。王弼以為太極指『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的不用之一。但是大衍『分而為二以象兩』,此二並非不用之一所生,而且此二只是象兩,而非即兩的本身。這與「易傳」所謂『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含義不同。崔憬說:『舍一不用者,以象太極虛而不用也』。又說『四十九數合而未分,是象太極也。今分而為二,以象兩儀矣。『既以『舍一不用』為『象太極』』,又以『四十九數合而未分』為『象太極』,前後歧異,但認為這只是『象太極』、『象兩儀』,則比較確當。至多只能說『不用』之一或『四十九數合而未分』是『象太極』,不能說此即太極。但這也只是「易傳」對於『大衍』的解釋。所以,應該承認,太極觀念是「易傳」所特有的,並非「易經」所有。因而,『易有太極』的易字 應與『生生之謂易』的易字同義,指變化過程而言。
關於『太極』的意義,歷代解說不一。「漢書.律歷志」引『三統歷』云:『太極元氣,含三為一』。鄭玄「周易注」云:『太極,極中之道淳和未分之氣也』。虞翻說:『太極,太一也。分為天地,故生兩儀也』。這是關於太極的最古的解釋,我認為是比較正確的。後來王弼以大衍之數不用之一為太極,朱熹以為『太極者其理也』,以最高的理為太極,都是猜測之辭,都是沒有充分根據的。
(二)『形上形下』解
「易傳」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這是「易傳」中的一個重要命題。孔穎還說:『道是無體之名,形是有質之稱。凡有從無而生,形由道而立,是先道而後形,是道在形之上 ,形在道之下,故自形外而上者謂之道也,自形內而下者謂之器也』。程頤、朱熹認為形而上的道是理,形而下的器是氣和物。戴震則認為氣也是形而上,上下猶如先後,形而上指未成形以前,形而下指已成形以後。這裡的問題是:「易傳」中所謂『道』與『器』是何意義,所謂『形而上』、『形而下』的上下二字究竟何義?
「易系辭傳」中『道』字屢見,摘舉如下:
『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
『易與天地准,故能彌繪天地之道。』
『通乎晝夜之道而知。』
『一陰一陽之謂道。』
『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
『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
『是故明于天之道而察于民之故。』
『易之為書也不可遠,為道也屢遷。』
『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兩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道有變動故曰爻。』
這所謂『天地之道』、『晝夜之道』、『變化之道』基本是同一意義。『三極之道』即『三才之道』,包括天道、人道、地道。綜觀這些道字 ,可以說都是法則、規律的意義。「易傳」說:『動靜有常,剛柔斷矣』,又說:『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這『動靜有常』的常,『天下之理』的理,與『天地之道』的道,基本上是同義的。
關於器,「易傳」還說:『見乃謂之象,形乃謂之器。『有一定形狀者才叫作器。「易傳」以『象』與『形』對舉,如說:『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又以『法』,『象』並舉,如說:『成象之謂乾,效法之謂坤』。『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以上俱見「繫辭」)。象與形是相互對待的,法與象也是相互對待的。『法象』之『法』應是固定形式之意。這裡有一個問題是:所謂象是屬於形而上的,還是屬於形而下的呢?張載認為象是形而上的,『氣化』就是道;程頤、朱熹則認為象是形而下的,與器同類。戴震也認為氣是形而上的,器物才是形而下的。從「易傳」的文句來看,象與道是有區別的,如日月是象,『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繫辭」),但是日月不就是『日月之道』。『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同上)。變化與『變化之道』有別;晝夜與『晝夜之道』有別。我認為,在「易傳」中,道、象、器應該是三個層次,不是兩個層次。道與器是相對的,象與器也是相對的,這是屬於不同方面的對立。
道是抽象的『理』,器是具體的『物』。「易傳」以道為形而上,以器為形而下,是否如孔「疏」所說,是主張『形由道而立』、『先道而後形』呢?這是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先秦古籍中所謂上下有時,是指先後而言,如以遠古為『上世』,以當時為『下世』。但上下還有另外一種意義,在「論語」中分別上下的文句不乏其例。如孔子說:『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雍也」)。『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季氏」)。『唯上智與下愚不移』(「陽貨」)。這些所謂上下都不是先後之義,而是高卑之義。『形而上』獨云『高于形』的;『形而下』獨云與形相當或『低于形』的。「易傳」認為道是高妙的,所以說『形而上者謂之道』。「孟子」記載公孫丑云:『道則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盡心上」)「易傳」所謂『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肯定道是高于形器的,這是對於道的讚美之詞。
「易傳」說:『一陰一陽之謂道』(「繫辭」),這是先秦哲學中最重要的辯證法命題。顯然,以『一陰一陽』為內容的道不可能先于陰陽而存在。老子以道為『先天地生』,「易傳」則以為道是陰陽的對立統一的規律。「易傳」中關於道的學說並不是認為『形由道而立』、『先道而後形』,這是與老子不同的。
(三)「易傳」中若干命題的兩層含義
「易傳」中有許多關於『乾坤』、『剛柔』、『易』的文句,在過去的注釋中,有人解『乾坤』為乾卦坤卦,解『剛柔』為陽爻陰爻,解『易』為「周易」古經;也有人解『乾坤』為天地或陰陽,解『剛柔』為陰陽對立面,解『易』為變易。這兩種解釋都是可通的。
「易傳」中也有些文句的『易』不能解釋為「易經」,如『生生之謂易』,此『易』指變化而言。荀爽注:『陰陽相易,轉相生也。』這是對的。朱熹注:『陰生陽,陽生陰,其變無窮,理與氣皆然也。『這就遷曲勉強了。也有些文句的『乾坤』不能釋為乾卦坤卦,如『夫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 ,其靜也翕,其動也辟,是以廣生焉』。這裡『乾坤』指天地而言,不能解為乾坤二卦了。
「繫辭」中的下列文句可以有兩種解釋,亦可以說有兩層含義。
一例:『剛柔相推而生變化』。
朱熹注:『言卦爻陰陽迭相推蕩,而陰或變陽,陽或化陰。 』也可以說含有陰陽相互推動而引起變化的普遍意義。
二例:『乾坤其易之縕耶?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
此『乾坤』可解為乾坤二卦,亦可解為天地;此『易』可解為「易經」,也可解為變易。細譯文義,『易立乎其中』,『易不可見』,解為「易」之書立乎其中,「易」之書不可見,究屬牽強。荀爽注:『毀乾坤之體,則無以見陰陽之交易也』,不以 『易』為書,實較順適。乾坤不僅指上天下地,實含蘊一陰一陽的對立。
三例:『乾坤其易之門耶?乾陽物也,坤陰物也。陰陽合德而剛柔有體。』
這『乾坤其易之門』,可以解為乾坤二卦下「易經」的門戶。但下句明言『乾陽物也,坤陰物也』,則乾坤非指卦而言。荀爽注:『陰陽相易,出于乾坤,故曰門』,較為得之。這是說陰陽對立是變易的根源。
「易傳」中關于剛柔與變化、關于乾坤與變易的命題,實際上含有對立是變化根源的意義,這是深刻的辯證法思想。
(四)「易傳」的『象爻』、『卜筮』論
「繫辭」論述八卦的制作說:『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   地,觀鳥獸之文與   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作八卦。』這是認為八卦是仰觀俯察而畫出來的。「繫辭」又論卦爻的意義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又說:『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爻也者效天下之動者也。』這是說「易經」中的卦象爻畫是對于『天下之頤』(複雜的事物)、『天下之動』(運動變化)的摹擬仿效。「易傳」的這些觀點都表現了唯物的傾向。
但是「繫辭」盛贊卜筮的作用:『以卜筮者尚其占。是以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   也如響,無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于此?』又說:『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于此?』這是認為,人們通過卜筮就可以預知未來的事情。「易經」本是無思無為的,人們如果進行占卜,它就能告知天下之事。這些觀點顯然是唯心的。
總之,「易傳」之中,唯物觀點與唯心思想是交錯並存的。
 
參、「易傳」的變易哲學是中國文化優良傳統的思想基礎
 
「易傳」富于辯證思維,這是人所共知的。「易傳」的中心觀念是變易,宣揚『日新』、『生生』。這種變易觀念應用於人生觀,於是強調『剛健』
,主張『自強不息』;應用於天人關係問題,於是提出了『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的天人協調學說。我認為,這些就是中國文化不斷前進、不斷發展的真實思想基礎。
(一)日新、生生
「繫辭」肯定變化的普遍性:『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天上日月星辰之象,地上草木鳥獸山河之形,都表現了變化。「繫辭」更論變化的意義云:『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又說:『闔戶謂之坤,辟戶謂之乾,一闔一辟謂之變,往 來不究謂之通』。或進或退,一開一閉,都是變化。
「繫辭」提出了『日新之謂盛德』、『生生之謂易』的重要命題。日新即新而又新,生生即生而又生。『生生之謂易』是「易傳」提出的關於變易的界說。「繫辭」強調『生』,更提出『天地之大德曰生』。所謂生即產生、發生之義。孔穎達疏:『言天地之盛德,常生萬物,而不有生,是其大德也』。德指本性。『日新』是『盛德』,『生』是『大德』。日新亦即生的涵義。「繫辭」又云:『天地絪縕,萬物化醇。男女枉精,萬物化生』。化醇指粗化而為精,化生指舊化而為新。
「繫辭」重生,也承認有生必有死,『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有始必有終,有生必有死。但終則有始,死者雖不可復生,舊終必有新始。始終相續不絕,「繫辭」稱之為『繼』。『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所謂『繼』即是連續性。事物既有變易性,又有連續性。「易傳」以為連續性是善的基礎。如果沒有連續性,也就無所謂善了。
「易傳」重視『日新』、『生生』,因而在政治上也強調變革,肯定變革的必要。「繫辭」云:『變而通之以盡利』,『功應見乎變』。「彖傳」讚美湯武革命:『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革卦」)孟荀都是盛讚湯武的,「易傳」也高度讚揚湯武,這是先秦儒家一貫的觀點。
「易傳」為中國封建制度時代的變革思想奠定了基礎。
(二)剛健、自強
「易傳」論天人之道,提出『剛健』觀念,認為天是運行不息的,稱之為『健』,人亦應效法天的『健』而『自強不息』。「象傳」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自強不息即是勉力前進,永無休止。
「易傳」盛讚剛健的品德,「彖傳」云:『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遇險在前,待時而動,不陷于險,則能保持其健。又云:『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又云:『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能止健,大正也』,此皆依據卦象而讚美剛健,含有以剛健為重要原則的意義。
老子提出『虛靜』、『柔弱』之說,強調『柔弱勝剛強』,但是『有見于屈,無見于申』,陷于一偏。「繫辭」依據卦爻論剛柔云:『二與四同功而異位,其善不同,二多譽,四多懼,近也。柔之為道不利遠者,其要無咎,其用柔中也。三與五同功而異位,三多凶,五多功,貴賤之等     也,其柔危,其剛勝耶?』二四皆陰位,柔而得中,亦可無咎。三五皆陽位,以柔處之則凶危,以剛處之則可勝。這是說,剛柔的勝負,要看所處的地位。這就糾正了老子『貴柔』的偏失。
老子的柔靜學說蓻於中國文化有深遠的影響;但是,在中國文化的發展中發揮主要作用的還是「易傳」的剛健學說。老子的社會理想是『復結繩而用之』,莊子學派更宣稱『文滅質,博溺心』,這都是對于文化的否定。所以老莊學說只能作為儒學的補充,而儒學在中國古代文化中始終居於主導的地位。在儒家學說中,「易傳」作為孔學的重要內容,影響實為最大。文化是需要不斷前進不斷的發展的,不前進就會陷於停滯,陷於偏枯 。「易傳」所宣揚的『自強不息』的精神,激勵著許多思想家、科學家、藝術家進行新的探索,把文化事業推向前進。這是中國文化史上的最重要的事實。
(三)裁成、輔相
先秦時代,孟子提出『存心、養性、事天』之說,把天與人的心性貫通起來,但是所說過於簡略。莊子 鼓吹『不以心捐道,不以人助天』,主張廢棄人事,因任自然。荀子批評莊子『蔽於天而不知人』,強謂『天人之分』,肯定改造自然的必要,提出『制天命而用之』的理想;但荀子又宣稱『唯聖人為不求知天』,割斷了認識自然與利用自然的聯繫。莊子因任自然的思想對於文化的繁榮發展不可能起推動的作用。荀子改造自然的學說事實上沒有發生過重要的影響。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發展起了廣泛而深遠影響的,是「易傳」關於天人關係的學說。「易傳」提出『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的原則,實際上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指導思想。
「象傳」云:『天地交,泰,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財同裁。荀爽本作裁。鄭玄注:『財,節     也。輔相、左右,助也』。孔穎達疏:『天地之道者謂四時也,冬寒夏暑春生秋殺之道。天地之宜者謂天地所生之物各有其宜』)。裁成輔相即加以調整之義。朱熹云:『財成以制其過,輔助以補其不及。』『后』指國君,認為國君有裁成輔相的作用,這是唯心史觀的表現。但是肯定人有調整自然的作用,還是有重要意義的。
「繫辭」論聖人的品德與作用云:『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此言 聖人有廣博的知識,又有深厚的感情,能調節自然的變化,而委曲成就萬物。範圍即節制之義。朱熹云:『天地之化無窮,而聖人為之範圍,不使過于中道,所謂裁成者也。』
「文言傳」提出『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的命題:『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于人乎?』孔穎疏引莊氏云:『與天地合其德者,謂覆載也。與日月合其明者,謂照賢也。與四時合其序者,若賞以春夏刑以秋冬之類也。與鬼神合其吉凶者,若福善禍淫也。先天而天弗違者,若在天時之先行事,天乃在後不連,是天合大人也;後天而奉天時者,若在天時之後行事,能奉順上天,是大人合天也。』先天指在自然變化之前加以引導;後天指遵循自然的變化。『先天而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即天人協調一致。「易傳」論天人關係,主要是講國君、聖人、大人的作用,這是對於統治者的吹噓,從這一方面來說,未免虛誇失實;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這究竟肯定了人類的能動作用,還是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易傳」也指出了天道與人道的區別,「繫辭」說:『顯諸仁,藏諸用,鼓萬物與不與聖人同憂,盛德大業至矣哉!『天地之大德曰生,故云『顯諸仁』;天地含有生成萬物的內在功能,故云『藏諸用』。天地生成萬物,良莠不齊,善惡並育,不與聖人同其憂慮。聖人唯願有良而無莠,有善而無惡,與天道不同。唯其如此,所以聖人要發揮『裁成』、『輔相』的作用。「繫辭」又云:『天地設立,聖人成能。』上天下地,定位于彼;聖人居于天地之中,完成應盡之功能。
「易傳」所謂『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主要是就農業生產而說的,但其意義不限於農業。這種觀點既不同於莊子的因任自然,也不同於荀子的改造自然,而認為人對於自然既應有所因任,也應有所改造。這既承認自然的客觀規律,也肯定人類的主觀能動作用,是一種全面的辯證的觀點。
總之,的『日新』、『生生』以及『剛健』、『自強』的思想鼓舞人們不斷前進;「易傳」的『裁成』、『輔相』的思想更有保持生態平衡的深刻意義。「易傳」的變易哲學確實起了引導文化穩步發展的積極作用。

~本文完~ 

 

回到目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