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568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老子思想研究的大趨勢
作者是 王占峰 副局長   
     
 

老子思想研究的大趨勢

—“道”分形何和混沌理代管理的影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參與學者

亳州市文化旅遊局 王占峰 副局長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無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稀,則我者貴。 是以聖人披褐而懷玉

——《道德經》第70章

 

 

 

       中國文化是早熟的人類文化(梁漱溟語),以老子、孔子等為代表的先秦諸子百家開啟了中華民族“文明的軸心”時代,這一時代所產生的思想構建了中華民族的思想文化體系,其穿透力、感召力和影響力巨大,以至於差不多可以找到後世各種思想學說的胚胎和萌芽。兩千多年來,老子思想穿越時空,我們中國人一直在從這部中國古典哲學中汲取營養,傳承著中華文化,創造新的生活經驗。

 

       但是,早熟並等於成熟,單就對《道德經》的研究來說,到了18世紀,《道德經》傳播到西方社會後,與西方智慧結合起來後才開始逐漸成熟起來。老子思想開啟了現代西方人新的思辨路徑。

 

       一是引發西方現當代哲學出現一場劃時代的革命,如海德格爾哲學;二是為西方管理科學和行為藝術提供了豐富的思想營養,如控制論和系統動力學;三是指導人們與自然和諧,引發對生態哲學的新思考,被奉為“生態智慧”(美國物理學家卡普拉),或被稱為“科學人文主義”(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四是與現代的科學知識結合起來,與經、管、理、工、醫等多學科更多地交叉和融合,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後,產生了自然科學界目前最尖端、深奧而熱門的分形幾何和混沌理論(Chaos theory)這一偉大的科學成果。老子思想與現代思維科學和自然科學之間有著趨向一致、互為印證、互為發明的關係,越來越令人矚目。

 

 

一、道與分形

 

       老子在第一、四、十四、二十一、二十五章描述了“道”的性質、存在和運行規律,主要包括:“道”不是普通意義的物,是宇宙的本原和實質,宇宙萬物包括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的思維等一切運動,都是遵循“道”的規律而發展變化。“道”混然而成,它的生成貌似無規則,類似隨機,無聲無息,無形無象,但確確實實有章可尋、和諧圓滿。“道”的運行不依靠任何外力而獨立長存永不停息,迴圈運行而永不衰竭。“道”經過伸展遙遠運轉又回到原始狀態,這個狀態就是事物得以產生的最基本、最根源的地方。

 

       分形理論的提出,起始是為了比較真實地和更接近地描述事物的空間(幾何)形狀與結構的,因為客觀世界自然存在的許多事物不僅不具有規則形狀和規則的結構,而且其外部和內部還具有極其複雜的、互相嵌套的形狀與結構,而以往的幾何學,如歐氏幾何、黎曼幾何、微分幾何,研究的都是規則的形狀。1975年,美籍法國數學家曼德布羅特(B.B.Mandelbrot)自造了一個英文單詞,即fractal,中文譯為“分形”。 其詞義在於表達那種不規則的、破碎的、分數的物件,指出其組成部分以某種方式與整體相似的形體叫分形,分形是非線性變換下的不變性,其維數不必為整數的幾何體或演化著的形態,分形概念更科學地認知“有物混成”、“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逝遠反”、“道法自然”。

 

       具有分形特性的複雜性事物背後是否存在某種規律性和簡單性?曼德布羅特卻發現,無特徵標度卻意味著某種自相似性。而自相似性則無論採用什麼樣大小的尺度度量物件,其形不變。這就是分形發現者首先發現的分形不變性。分形的一些基本不變特性被法克涅(K.L.Falconer)總結性地歸納如下:(1)分形具有精細結構;(2)分形具有高度的不規則性;(3)分形具有某種程度上的自相似性;(4)分形的某種意義下的維數大於它的拓撲維數;(5)分形的生成方式很簡單,比如可以用遞迴方式生成。

 

       分形方法的精髓與意義在於:分形是觀察無窮的有形思維方法,是理解複雜性的新語言:遞迴、嵌套與自相似,分形概念也為我們提供了描述混沌形狀的複雜性事物和過程的一種新語言。由於有了分形概念,近年來,科學家們在各自的專門領域幾乎都發現了一些可能的空間或時間的分形結構。

    

       例如,在自然科學中,天文學中的星星和銀河系的分級成團現象、地理學中河流與列島、植物學中的樹根與葉脈、生理學中的血脈和肺管,都可能是分形體。在技術科學中,隨機遊走行徑、線狀或枝狀聚合物、地震波的波形記錄、大氣中的湍流與電擊穿、電沉積、聚集體生長過程,也被證明為是一種分形過程。在生物科學的各個分支中,細菌群體的生長、血管的發育,等等,都可能是分形。科學的演化特別是它的分化和綜合過程,也可以運用分形概念加以說明。因此可以這樣說,分形和分維數是科學家觀察、描述和解釋世界的新視覺、新視角

 

       “分形”的誕生和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哲學指導意義和提供了新的分析理論、方法和手段,迄今沒有任何一門基礎學科具有如此廣泛的多學科交叉的意義,不僅體現在已有的自然科學技術的各種學科的應用,同時也與人文社會科學的各種領域交叉發生作用,呈現著巨大的生命力和思想的震撼力。

 

       正因為如此,分形理論被喻為是20世紀與相對論量子力學並列的三大科學成就(1985年美國總統授予分形理論奠基人美籍法國數學家曼德布羅特(B.B.Mandlbrot)總統科學獎文告中如是說),如美國著名物理學家惠勒所說:“今後誰不熟悉分形,誰就不能稱為科學上的文化人”。

 

       分形最重要的特徵是自相似性,即個體(部分)與整體的某種自相似,如一株植物的各葉之間,或一株植物的各種子之間。請欣賞一組圖片表現自相似性。

 

 

       其實,中國中國人幾千年來其實變化不大。

 

 

 

 

       不僅中國人幾千年來面貌變化不大,其國民性則更是變化很小。如辜鴻銘《中國人的精神》和林語堂《吾國與吾民》的頓悟與痛苦。分形的自相似也意味著不確定性,科學研究的魅力是尋求事物的確定性,但這種確定性必定也有某種極限——知識的不確定性。

 

       為什麼會產生“自相似”?原因在“道”——任何一種事物的產生和演化都有一定的規律:如生物的DNA,RNA,中華民族有相似度很高的生物學基因和文化基因。“分形”體現了老子《道德經》中“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的思想,無中生有,也可以說在“有”中有著無窮的無。

 

 

       曹操的父親曹嵩墓(董園一號墓)出土的漢磚“六月七日來” 和元寶坑漢墓出土的漢磚“沽酒各半各”均與現代的簡化字完全相同(漢代寫字有官體與俗體之別。統治階層所用書體規範嚴格,名曰“正體”,相反則把民間流行廣泛的書體貶為“俗字”。從曹墓字磚看,雖出自上述幾種人之手,理應有正體俗體之分,奇怪的是在出土的一千多字中,並不曾發現其間有什麼懸殊的差別)。不管我們現在廣為使用的簡化字源於何時、參考何處,但自古至今文字寫法大體趨同。

 

 

       曹操的父親曹嵩墓(董園一號墓)出土的漢磚“謁湯都”。 “謁湯都”三字陰刻在磚的側面,文字從左向右橫寫,可見橫寫法非現代才有。

 

       分形反覆運算產生非常複雜美麗絢麗的圖形,類比自然界的萬物形象。

 

分形藝術

 

分形時裝

 

 

二、三與混沌

 

       老子說到的“三”,並不是代表具體數量,乃是指“道”創生萬物的過程。“三”即是由兩個對立的方面相互矛盾衝突所產生的第三者,是陰陽二氣相交而形成一種適勻的狀態,進而“有物混成”,萬物在這種狀態中產生。這一過程和狀態我們是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摶之不得的,雖繩繩不可名,寂兮寥兮,卻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終究混成萬物,這種運行之道是產生萬物的根本。老子的宇宙生成論或萬物生成論被美國著名的李-約克證實,提出了李-約克定律:“週期三意味著混沌”開始,從科學史引出一些深刻的思考。所謂混沌運動,是由確定性非線性系統產生,貌似無規則,類似隨機的過程,但它其實又是高度有序的。

 

 

       蝴蝶效應就是非結構化系統的混沌效應。蝴蝶在熱帶輕輕扇動一下翅膀,遙遠的國家就可能造成一場颶風。“蝴蝶效應”之所以令人著迷、令人激動、發人深省,不但在於其大膽的想像力和迷人的美學色彩,更在於其深刻的科學內涵和內在的哲學魅力

 

       混沌理論認為在混沌系統中,初始條件的十分微小的變化經過不斷放大,對其未來狀態會造成極其巨大的差別。如流言在傳播中被放大。

 

 

       我們可以用在西方流傳的一首民謠對此作進一步形象的說明。這首民謠說:丟失一個釘子,壞了一隻蹄鐵;壞了一隻蹄鐵,折了一匹戰馬;折了一匹戰馬,傷了一位騎士;傷了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鬥;輸了一場戰鬥,亡了一個帝國。馬蹄鐵上一個釘子是否會丟失,本是初始條件的十分微小的變化,但其“長期”效應卻是一個帝國存與亡的根本差別。這就是軍事和政治領域中的所謂“混沌效應”。

 

 

       混沌意味著健康。從正常人與癲癇病患者的腦電波圖形上看,後者比前者的腦電波更具規律性。帕金森病也是如此,他們晃動的手只有一種震動週期,而正常人手的晃動則有無窮多的週期。一個健康的社會應該是混沌的,具有複雜性的,比如生物多樣性、方言多樣性等。

 

 

三、一切皆有道

 

       道開啟了人類的智慧,但如何才能為我們打開一扇重新看世界的窗,這是當代研究的大趨勢。我們認為,科學理性主義只有與人文精神結合,才能形成嶄新的文化精神,西方的傳統(帶著它對實驗和定量表述的強調)與中國的傳統(帶著它那自發的、自組織的世界觀)結合起來,我們才能朝著一種新的綜合方向前進,朝著一種新的自然主義前進。道、分形和混沌理論帶給我們的啟示是很多的,在這裡結合當前的形勢簡述之。

 

       混沌系統對初值非常敏感,《道德經》也指出,“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泮,其微易散。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第64章),運用馬列主義的辯證思維來看,這就是量變與質變的關係。因此,我們要慎微、慎初,防微杜漸,居安思危。否則,往往會“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分形的自相似性告訴我們可以做典型分析。“解剖一個麻雀”,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水土流失的小流域治理具有較大的工程意義。典型區域要多大?有沒有數學模型,這值得深入研究。

 

       從混沌到有序,即從混沌(微觀是高度有序的)到宏觀上十分穩定的耗散結構,要求有更多的能量去維持,才能經自組織進行轉換。自組織理論是20世紀60年代未建立並發展起來的一種系統理論,主要研究的是複雜的自組織系統,如生命系統、組織系統形成的發展機制的問題,即在一定條件下,系統如何自動地從無序走向有序,從低級有序走向高級有序的。對指導我們城鎮化建設發展、社區文化建設都具有重要指導意義。探討如何規範“隨行就市” 、“沿路逢集”等自組織行為,如何建設保持著城市傳統文化基因的城市中心區,解決其空心化、自遮罩問題,解決城郊結合部變化的急劇性、穩定和治安問題。

 

       混沌是健康態,保持系統的複雜性,如每個人自由發展是整體自由發展的必要條件。每一個人的思想都是自由的,思想不可能完全被統一,但可以統一意志

 

       “道”一再強調不盲目地“有為”,不違背自然法則行事。從珠三角製造企業的窘境來說,目前出現了訂單危機、勞工危機、匯率危機和產業政策危機,一些地方盲目地騰籠換鳥、擴籠壯鳥,失敗者如東莞,一些急於產業升級與盲目地產業轉移,出現了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大躍進”運動。在這場“大躍進”運動中,製造企業一般會及時地為已有產品升級換代,並將一線城市淘汰下來的產品經保養後輸往二三線城市,在這場新的運動博弈中,二三線城市的政府就要把握不可盲目地迎接產業轉移,否則永遠落後。從某些程度上來說,珠三角製造企業出現的窘境,也是老子提出的“逝遠反”規律運動的結果。

 

       大道往往是至簡的。什麼是高技術?1997年“中國機器人之父”蔣新松院士答暨南大學李從東教授:高技術不是高玄妙技術、高繁技術、高成本技術,是高增值、高效率、高效益、高滿意技術。欠發達地區在迎接製造變革中要謹防的兩大陷阱:一是技術陷阱,二是資訊化陷阱。大多數資訊化產品不是金箍棒,不是萬能的,大多數企業不是孫悟空。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是中國製造變革中真正達到精細化、數位化、敏捷化的企業(這種企業既是結構化的,也是有機的,能夠通過學習和感知,自動地對外部要素及其關係快速重組)。其總裁任正非有著名的“七個反對”的原則。即堅決反對完美主義;堅決反對繁瑣哲學;堅決反對盲目的創新;堅決反對沒有全域效益提升的局部優化;堅決反對沒有全域觀的幹部主導變革;堅決反對沒有業務實踐經驗的人參加變革;堅決反對沒有充分論證的流程進行實用。並根據老子的思想尖銳地指出,“我們縱觀中國歷史上的變法,雖然對中國社會進步產生了不滅的影響,但大多沒有達到變革者的理想。面對它們所處的時代環境,他們的變革太激進、太僵化,衝破阻力的方法太苛刻。如果他們用較長時間來實踐,而不是太急迫、太全面,收效也許會好一些。方向是堅定不移的,但並不是一條直線,也許是不斷左右搖擺的曲線,在某些時段來說,還會劃一個圈,但是我們離得遠一些或粗一些來看,它的方向仍是緊緊地指著前方。”

 

       可見,道、分形和混沌理論在現代管理科學中被管理者自覺或不自覺的應用著。你知或者不知,道都在那裡,不增不減;你行或者不行,道就在那裡,不舍不棄。知道、行道,道就會指導我們改革路徑,破解我們面臨的難題,警醒我們要經常順應自然的法則行事。

 

主要參考資料:

  1. 暨南大學國際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森文《分形與管理科學》;
  2. 彼得·聖吉《第五項修煉》;
  3. 內蒙古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吳彤《分形方法及其意義》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