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310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作者是 王博教授   

 

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日期:2010-08-28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王博教授演讲
来源: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

 

 

 

主持人:在美国一个成熟的公司与新兴的企业工资不会差得很远,但是在中国会差得很远。在中国,工资是会成为员工离职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在这方面,中西方是有很大的差异的。吃完了西餐,我们吃中餐。下面我们换一个频道-《道德经》。我们就用热烈的掌声邀请北大哲学系的系主任王教授给大家来讲《道德经》,谢谢。


王博:各位上午好!


    今天很高兴来参加这样一个活动,我发现,在这个活动里面我明显是另类。因为前面的课题都跟各位所从事的人力资源管理有关,而我对人力资源这个行当不是很了解,我只是因为看了《杜拉拉升职记》,才知道人力资源的长官是跟HR有关的,这个并不怪我。我想各位对我所做的中国哲学可能也有同样的一种疏离感。

 


    我演讲的题目是"混沌与宽容".有两个原因,一、按计划我应该是11点5分上场,11点50离开,我要回北大;第二个原因,我们外面有一个婚礼,我刚看到男女双方,以为他们是新郎和新娘,后来观察了一下,不是,是父亲和女儿。我就联想到婚姻,婚姻是什么?婚姻的真谛是什么?开玩笑,做个文字游戏。

 


    各位看,两个字都是女字旁,第一个字"婚",右边是"昏"字,其实无非就是混沌一点;而"姻"的右边是"因"字,就是要宽容一点,谦让一点,这就是婚姻的真谛。如果你有个好的婚姻的话,一定是"昏"和"因"的结合。当然,混沌和迁就的话对象是不一样的,从这个造字来说的话,首先应该是女性;对不起,我的眼里只有女性。其实男性也不少,当然如果你层位高明的话,也会让他们变得糊涂和谦让一点。

 


    我也很高兴我们今天这个活动跟北大有关系,但不是哲学系,是光华管理学院的,它也很另类,因为我们曾经的光华学院的院长说了一句话,有些人是因为北大出名的,有些人是让北大更出名的。像我们的光华学院是因为北大而出名的,而我们哲学系是让北大更出名的。在光华管理学院的新楼前面有两个特别著名的雕像,一个雕像就是裸体的蒙古大汉,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见过。另外一个很小很小的雕像,就是老子,跟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课题是有关系的。有一次学校的领导问为什么光华学院前面放一个裸体的大汉,有个人回答是因为他们的名字叫做"光华",所以放一个裸体,但是有弥补的是放了一个老子的雕像,在这个解释里面更可以体现出一种智慧的力量。

 


    我在北大有28年,再过一个月,我会作为老师的代表对今年入学的新生做一个欢迎词。我也准备告诉他们一种东西,什么东西?北大的精神。当然不仅仅是北大的精神,也跟我们今天讲的混沌与宽容的精神是有关的。大家都知道,北大可以用一个成语来描述,就叫"一塌糊涂".可能大家都了解,北京有一个塔叫博雅塔,这个塔跟我没关系,我们还有一个湖叫未名湖,还有一个高校的图书馆,所以我们合起来叫"一塔湖图".其实,不止是这个校园的风景可以用"一塌糊涂"来描述,在我看来是一种精神,就是北大从蔡元培做校长塑造出来的精神也是"一塌糊涂".大家知道,蔡校长在建校的时候提出八字精神:"兼容并包,学术自由。"这是什么意思?就是你什么人都可以来,其实一个大学就是一个舞台,这个舞台就像我们今天这个活动,我们可以有从美国过来的非常著名的教授,我们也可以有本土的我们的讲师,过来跟各位从不同的角度来讲不同的道理。这就是蔡元培希望塑造出来的精神,尽管它受到了很多的干扰,但是仍然是与内在的北大的灵魂相联系的。这样的话,我认为才能够叫北大,我也不是说要贬低清华,开个玩笑,清华这个名字跟我们这个主题之间确实是太背离了,清太清了,华太表面了,一点不深沉。不过北大有人说,其实不是,其实是因为清华缺少这个东西,换句话说,清华是最内敛的,所以他们才起这样一个名字。

 


    好了,让我回到今天这样一个具体的主题上来。我希望今天这个主题让各位记住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混沌;第二个是纠缠;第三个就是宽容


    第一个是混沌。什么是混沌?我很喜欢吃馄饨,很多朋友也很喜欢吃馄饨,但是我们要讲的不是这个馄饨,不是我们吃的东西,而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一个理解。在座的各位朋友们,我们一定要记得一个神话人物,就是盘古。各位都知道,在传说中间的话,盘古是开天辟地的一个人物,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记得,在我们古代的一部文献里面,它曾经提到这样一句话,这句话就是"天地混沌如鸡子",我们简单一下就是"混蛋",换句话说,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这个世界是什么?就是"混蛋".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和思考这个世界的本质,我们是什么?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有人说我们是君子,有人说我们是HR,有人说我们是教授,有人说我们是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我们是什么?有人说我是250,有人可能有另外的什么东西。但是,我们还是要问一个东西,我们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话,其实直接跟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有一种内在的关联。当我们把这个世界的开始和本质看作是混沌的时候,它其实已经隐含着一个答案,什么答案?其实我们只不过就是一个混沌,生命本身不过就是一个混沌。这是什么意思?其实我用了一个比较文雅的说法,如果说得更简单一点的话,生命只不过就是一个"混蛋".这又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们翻开我们那部古老的经典《道德经》的话,我们各位一定会看到太多的"混"字,跟"混沌"相关的"混"字。但是你翻开《论语》、《孟子》,各位知道这是属于儒家的经典,你看不到这个词,或者说你如果看到这个字的话,它的使用也一定跟在老子或者我们叫《道德经》这个书里面讲得完全不一样。在《道德经》里面的话 ,它是在一种褒义这样一个角度里面使用的,可是你如果到另外一个地方,它就是贬义,在这样一个角度上面使用的。换句话说,其实我们可以对生命和世界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我们今天侧重从《道德经》这个角度来进行一种理解。

 


    当老子说这个世界不过是"混沌"的时候,他想告诉我们什么东西?或者说他想告诉我们对世界的命名,我们对生命的一个命名,我们最近新闻界有很多热点的事件。北京的朋友都知道郭德纲在媒体的叙述里面郭德纲就是一个无赖,当然,在媒体另外一个词里面他就是一个大师、明星,各种各样的形象。但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郭德纲是什么?其实什么都不是,他既不是大师,也不是无赖,这种"大师"或者是"无赖"不过是我们给他一个命名而已,郭德纲不过就是郭德纲,他不过就是一个"混沌".有时候命名是什么?命名只不过是我们工作和生活的一种方便,我们给你进行一个命名。因此的话,当我们说世界最初是混沌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接触到一个非常关键的字眼,就是"无名".其实你读《道德经》的第一章,你就会接触到这个字眼,即《道德经》中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所微。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我们可以命名的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东西,都不是真正的生活,也不是真正的生命,更不是那个真实的世界。这就是《道德经》第一章里面特别要告诉的东西,所以他说无名万物之始是我们的根本,我们的最初是没有名的,是不可能被命名的。当然,为了方便,他们可以给我起个名字叫王博,他们也可以给我起个外号叫某某,但是各位得知道,这些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这些跟你的生命的本质没有相关的关联。我们还需要名,为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里面,一个团体里面,我需要在北大就需要一个名,你们生活在你们不同的企业里面,你们也需要一个名。但是,我们应该很清楚,这个名是相对的,这个名不过是一个表面的东西,它是可以从你的生命里面剥离出来的这样的一个东西。而且,在有名的世界里面,我们就可以发现一种矛盾,发现一种我称之为"纠缠"的东西。这是一种什么样东西的纠缠?这是一种你所喜欢的和你不喜欢的;你所需要的和你不需要的东西的纠缠。比如说我需要一个勇敢的人,可是你知道,这个勇敢的人,他就会面临另外的一个问题,可能给你会带来困扰,这个问题就是鲁莽。好了,我需要一个谨慎的人,没有错,可是你要知道,跟谨慎相伴的有时候会是没有魄力,永远不能够做最后的决定,这样的一种特点。

 


    在老子里面,我们能够特别感受到他对这个世界"纠缠"的一种揭示。以前,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说过非常著名的话,毛主席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我们面对过去的东西,面对传统,干嘛?我们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我对这个话一直是很怀疑的,这个怀疑并不是最初就有的,最初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大家知道小孩子看世界是非常非常清楚的。我只要问一个问题,我想问这位先生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样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当然跟我们生长的环境有关系,在过去比如我自己是60后,60后生长的时候,我们就要问这个世界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这样很清楚的一个东西。但是等我成长之后,我觉得我不会这样提问题,比如我不会问这位先生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什么?因为太简单了,这位先生就是这位先生,他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要是一定要给名字,我就给他一个"正邪委员",又正又邪。这只是我能给各位的名字,我想说以正和邪不足以说明这个生命。糟粕和纠缠,我们怎么可能在得到精华的时候,我们把糟粕给去掉?不可能。


 

    各位,你说你寂寞,你需要一个太太,你有一个太太,觉得很烦。好了,你要独身,但是独身之后,你又觉得很孤独,然后您又需要一个太太,有了太太又很烦的。这是一样的。我觉得德国的一个人就揭示这样一个道理,这就是纠缠,这就是你想要的和不想要的总是相伴而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的话,世界是什么?世界不过是一坛老酒,酒是什么?我想问各位,喝酒的朋友们请举手,哇,这么少?喜欢喝酒的同志们请举手,哇,不错,我看到我们后面的摄影师举手了,怪不得你是那么一个好的摄影师,就是喜欢喝酒。我们做哲学的人经常面临前辈说这样的话,你不喝酒还搞什么哲学?有的时候会面临同样的问题。酒是什么?我自己关于酒一直有三句话。第一句,酒是什么?水的形体、火的灵魂。水和火,各位可以看,我昨天晚上因为跟我79级的师兄们吃饭,从外地过来,我不得不陪他们喝酒。那个酒看起来像水,但是喝到肚子里面就知道那不是水,是火。有一次,山东的朋友带来一瓶琅邪台,70度,我喝了第一口,就没喝第二口,非常烈的感觉。但是记住,水和火最明显的就是,水在火里可以得到更好的结合。所以,喜欢喝酒的人他们能容易理解纠缠的这个世界,这就是水和火纠缠在一起的,如果你不喝酒,你看到的世界永远是简单的,甚至是比较清晰的,但是你喝了酒,这个世界重新回到本原处。


 

    第二句是什么?喝酒伤身,不喝酒伤心。很多人说,喝酒伤身对你的身体不好,没错,我们知道喝大酒对你的身体是非常非常不好的,但是医生也会跟你说,喝点小酒是可以的。我们上个礼拜组织学习,北师大教授给我们上课,其中提到放松的一些方法。他说喝点小酒,这个没有问题。如果你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的太太,或者你是一个喜欢喝酒的妻子的老公,你一定会经常劝他最好不要喝酒。其实医生的话我经常是半信半疑的,因为医生生活在一个太简单的世界里面,他们永远不知道生命的复杂。医生从来不把人当做是人,在医生的眼中,生命不过就是一堆肉,这就是个肉体,他们从来不知道人还是有心的,人还是有情感的,人还是需要情绪释放的这样的一种人。因此,我经常对我们系的几位同事表达深深的同情,我们系有四个同事他们娶了医生,他们被压迫的程度远远超过没有娶医生的同事们。而且我们还有另外一个特点,越是娶了医生的,他们的身体状况越没有不娶医生的同事身体状况的好,为什么?因为哲学家是比医生还要高明的这样一种生命。哲学家所理解的生命,绝对不是一种简单的肉体,这是什么呢?这是心灵和肉体的一种纠缠。因此,如果这个哲学家会说你如果想喝,你就喝,你如果想喝醉,你就喝醉,你不要医生告诉你说,你要节制,你当然要节制,但是你该节制的可能是另外的东西,而不是你在某个时刻想喝酒的一种心情,或者是感觉。


 

    我们中国哲学专业有很多可以炫耀的,我只告诉各位一点,我们这是一个"长寿俱乐部".在我们这个专业里面活90岁以下算夭折。各位可能听说过一些我们的前辈,就是我这个专业在北大的前辈,你们听说过梁漱溟、冯友兰吧,他们都是高寿,还有去年刚去世的任继愈,他活了95岁。在我们那个地方,80多岁的人比比皆是,所以你想长寿,你不要听医生的话,你不要去医院,你去北大哲学系,没有任何问题。好,谢谢!


 

    第三句话,上善若酒。各位一听,这不是对老子的篡改吗?这不是篡改,这是新时期对老子文字的发展。其实有时候我们都对老子的文字有了误解;但是酒不一样,酒的那种品位,世界上的酸甜苦辣这样一种能力,它是具备的。如果你有这种能力,我相信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一定是不一样的。所以,正是在这样一个意义上讲的话,如果我们从纠缠的角度来理解这个世界的话,这个世界就是一坛老酒,这个老酒是水和火的一种纠缠,如果我们用《道德经》里面最常用的一对概念的话,它是有和无的纠缠。


 

    我们刚刚喝过水,中间休息的时候喝过水,我们看那个杯子,有人说这个杯子为什么可以能够盛水?它有两个部分来决定的。第一个部分是那个用纸箱做成的很实在的有形的部分;但是第二部分是往往很多人会忽略的,就是用纸箱围成的空间,像这样一个房子,在这里可以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是因为我们有这个四壁,重要的是我们这个四壁围成的空间。这是老子不断在讲的一个道理,也因此,这个世界是什么?这个世界是有无共同体,这是有和无的纠缠。


    我给各位举一个例子,道家里面经常讲的"有用"和"无用"的例子,什么叫有用?什么叫无用?有人说,我们只要有用的人才,我们不要无用的人才。可是如果你想想《水浒传》里面的梁山伯军师的名字,你会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我们知道那个军师叫吴用,为什么?因为他不会打仗,他没有直接的具体的公用,我们知道他有非常大的用途,正是因为他的存在,那些散兵游勇、虾兵蟹将才会变成非常有战斗力的团队。无用,我们当然还可以想得更多一点,跟各位举个例子,庄子,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他是一个河南人,河南人都有才。庄子曾经举过这样的一个例子,他说他有一次带着学生们去看一个朋友,看朋友的话需要过一座山,然后在经过这个山的时候,就会看到工匠在砍树,说工匠所砍的树都是有用的树。我们旁边正在进行一个人才招聘会,我不知道他们招聘的人是什么样的?他们肯定像工匠一样,招聘的人是有用的人,他们遇到特别不好的树,所谓不好就是没有用的,他们放掉不砍。然后到了朋友家,朋友说杀鸡,来欢迎老朋友庄子。然后仆人就问主人,杀什么鸡,一种鸡是会打鸣的,一种鸡是不会打鸣的,主人说当然杀不会打鸣的,打鸣的第二天还要开会,要叫起。他们糊涂了,说树没有用留下来了,有用的砍掉了。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我们重新考虑和思考有用和无用哪个更有用?换句话说,我们只考虑到的是有用之"用",我们有没有想过无用之"用"?庄子还曾经举了另外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我们可以转换成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场景——采摘。如果一个樱桃园有十棵樱桃树,它们的品质是不一样的,如果开放采摘,第一天你也去了,你会先采摘哪棵树?很简单,你会采摘那个长得又红又大甜各方面都很好的。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思考一下,这个时候这个有用意味着什么东西?对这个樱桃树来说,它意味着什么东西,它其实意味着有用的一种无用,或者有用的一种害处。各位,这就是纠缠,有和无的纠缠。当然,老子里面讲得更多的是祸和福的纠缠,成功和失败。你成功了,你是北大哲学系的主任,你是我们这个集团里面的副总裁,负责人力资源的,你升职了,可是你升职意味着你更多的工作,别人休息的时候你要在这个地方参加这个论坛,意味着你更多的一种承担和责任,意味着你会更早的衰老等等。这就是纠缠。所以,当你失去一个东西的时候,其实你也可以换一个角度去进行思考。


 

    第三个是宽容,是由混沌和纠缠发展出来的一种态度就是宽容。宽容这个词直接是跟道家相关的,特别是跟老子。我记得庄子曾经用这个词形容过老子庄子老子是个常宽于物,而不削于人。老子从不削人,他所有的就是宽容。他不会因为你是所谓的君子,他就会离你更近一点,他就觉得你是这样子。他也不会因为某一天别人说你是个小人,很多人说你是个小人,他就敬你而远之,不是,他知道这种命名的相对性,他知道这个命名的意义和局限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想跟各位介绍一下老子中间非常著名的一章,这一章就是老子的第49章,这章说"圣人恒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这是一种什么意义上的宽容?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我们现实的权力,我们现实的权力在做什么事情?圣人恒有心,以己心胜百姓心。我今天还好,我没有代表北大哲学系,如果我这样说的话,就是圣人恒有心,以己心胜百姓心,这种就是对自恋的一种破除。朋友,如果你周围有一个自恋的人,好了,我建议他去读《道德经》,《道德经》绝对是自恋狂的毁灭者。你看了之后,你突然发现,原来我是如此如此的渺小,天地间走来一个小小的我,哪怕你最大,哪怕你是老大,你其实都是很小很小的这样一个东西。我们看后面的话,这个地方更有回味的地方,老子是个老奸巨滑,为什么叫老子?据说他妈妈怀他的时候,他在肚子里面赖了81年,一出生就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所以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有阅历的人,他给我们讲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我们可以做一个对比的,用那个非常著名的歌里唱的,朋友来了有美酒;若是敌人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多清楚,但是这个世界真的是这么清楚吗?谁是善者,谁是不善者,郭德纲是善者,你是不善者?我们想问一下,你是根据什么来判断的?从文革到现在三四十年,各位可以看到沧海桑田的变化,你可以很容易明白这种善和不善是什么东西,善和不善很多时候是包括意识形态操作、权力操作等等各种各样在内操作的一种幻象。所以各位注意,它实际是对善和不善的一种区别的反省,是对后面的信和不信的一种反省。因此这个时候就发展出一种很宽容的态度。也许,我们并不应该局限于这个世界表面的区分,黑的,白的,正的,邪的,美的,恶的,我们更应该从生命的本身去理解这个生命,而不是通过你那个有限的,甚至是井底之蛙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


好,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曹渊勇:这六个字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现在HR的关系就很纠缠,上面对领导负责,下面对员工负责,就左右不是人,就是"中人".最关键的宽容很重要,首先宽容你得宽容你自己,不要以为老师讲的很高深,老师讲的实际上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刚才也试图在西餐和中餐之间找到一个共同点,我就翻到刚才的讲义,找找哪些东西可以跟老子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很抱歉,没找到。可能每一条是,也都不是,所以中方和西方怎么结合?我也不知道。最后留一点时间给大家提两到三个问题。


提问:《道德经》里面有很多东西是与这个是有关系的,怎么样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避免干扰。所以刚才那个帕特里克-贝廷讲的一个暴跳如雷让别人不敢交流;还有一个就是充分的体现了这一点,这就是老子当中很经典的案例。很多管理者管理不好,就是因为你的干涉太多,干扰太多,使下属的能力得不到发挥,这就有违《道德经》的本意,所以在管理当中造成了很多消极的后果。
其实我想,《道德经》的道理很简单的,没有那么复杂,所以今天要讲的话,可能讲一些玄虚的概念很好,但是真要讲《道德经》与管理的结合,还是要把老子道家的核心的指导思想跟我们管理有什么结合,能够把它挂起钩来,可能更感想。谢谢。


 

王博:谢谢,其实应该请您上来讲这个课可能更好一点。《道德经》没有错,《道德经》这本书是什么书?当然我们今天的时间很有限。《道德经》这个书其实最初是写给君主的书?君主是什么?最高的领导。当然,他不会讲到某些具体的层面,像我们之前讲的管理的细致的层面,但是它会讲到统治的基本的层面,这个统治我们会很简单把它转到管理的层面。刚才这位先生讲的都很对,特别《道德经》里面很重要的一个部分,这个部分我们可以透过像无为和自然,我们如果展开讲的话,这其实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观念。这个观念里面就是自然,无为和宽容是什么,就是不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象,让自己有一个充分展现的空间。这就是老子中间非常重要的一句话,就是"道法自然",这就是你让鱼在水中好好游,你让鸟在天上好好飞,你愿意喝酒就好好喝酒,会唱歌就好好唱卡拉OK.那前提是什么?前提是圣人有心,如果你有心,如果你非要说我一定要做伟大的导师,你说要有这样一个具体的法则和规律,其实这个时候一切都毁灭了。这是《道德经》当中有非常细致的体会。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