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53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老子与孔子思想比较研究(上)
作者是 陳鼓應 教授   

 

 

老子与孔子思想比较研究(上)

 

 

 


                                           
 

 

華民國道家學術研究會榮譽理事長

陳鼓應 教授

來源:陳鼓應網

 

 

 

 

 

 

 

      老子是中国第一位哲学家, 孔子是中国第一位伦理学家。将他们放在一起加以比较, 不仅可以看出彼此观念的异同, 也可以认识老学先于孔学的顺序, 以纠正一般哲学史上孔先老后的错误倒置。
 
 
 
      黑格尔认为孔子的教训是一种道德哲学, 他说: “孔子只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 在他那里思辨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他还说: “孔子的哲学就是国家哲学, 构成中国人教育、文化和实际活动的基础。但中国人尚另有一特异的宗派, 这派叫做道家。”1这里, 黑格尔似乎隐约认识到儒家学说较近于官方思想, 而道家则属于民间哲学。更重要的是, 黑格尔指出孔、老思想的不同, 在于前者是属于“道德哲学” , 而后者则是“思辨哲学” 。诚然, 从学院式的哲学视角来看, 不仅看出彼此思想性质的差异, 也有无从比较之感: 因为老子建立了相当完备的形而上学体系, 而孔子在宇宙论和本体论方面几乎是空白的; 老子倡导“静观”、“玄览”的认识方法, 而孔子在认识论方面是相当贫乏的; 老子有着系统的辩证法思维, 而孔子在这方面是缺如的, 在这些主要的哲学领域——无论就形上学领域、认识论范围或思想方法上———老子哲学思维的丰富性与孔子哲学思维的欠缺性, 确实相当悬殊。然而, 如果我们将哲学的范围从宇宙论或世界观的角度转向而专注于“哲学是对于人生的有系统的反思”2, 就不难比较老、孔两家对时代与人生反映的异同, 以及对传统制度、文化观念的分歧。
 
    
 
       一、 老子的自然主义与孔子的德治主义之历史文化线索
 
 
 
      冯友兰先生说得好:“中国思想的两个主要趋势道家和儒家的根源, 它们是彼此不同的两极, 但又是同一轴杆的两极。” 冯先生还说:“ 儒家强调人的社会责任, 但是道家强调人的内部的自然自发的东西。人们常说孔子重‘名教’, 老、庄重‘自然’。中国哲学的这两种趋势, 约略相当于西方思想中的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种传统。”3 的确, 老、孔为同一文化传统的继承者, 所以他们的思想有颇多相似处, 例如: (1 ) 守中的观念。( 2) 以“ 和” 为贵的心态— 人和自然的和谐关系( 以此而发展了庄子与孟子的“天人合一”的思想) ; 人际何的矛盾也总以消弹冲突的方式而为主。(3 ) 重视主体生命的体验与反省, 而缺少以客观世界为对象的分析与认识的方法。( 4) 远鬼神而重人事的思想。( 5) 崇尚朴质信实的德行。( 6) 反对刑制。( 7) 反对重税厚敛。(8 ) “怀乡意识”—缅怀人类历史原初的美好时光。总之, 西周以来所逐渐形成的人文精神、人道观念、民本思想, 以及淑世心怀—这洲文化传统对老、孔都有着根源性的影响。春秋时期为人类理性大觉醒的时代, 人文思潮的捅现成为诸子百家的主流思想。
 
 
 
      哈佛大学的张光直教授说:“夏、商、周在文化上是一系的, 亦即都是中国文化, 但彼此间有地域性的差异。”4就地域性的差异而言, 自古就有南北学派之说5 , 或邹鲁、齐楚区域文化之别。近人蔡元培先生在《中国伦理学史》中说:“盖我国南北二方, 风气迥异。当春秋时,楚尚为齐晋诸国之公敌, 而被摈于蛮夷之列, 其冲突之迹, 不唯在政抬家, 即一学者维持社会之观念, 亦复相背而驰。老子之思,想, 足以传表北方文化之反动力矣。… … 老子以降, 南方之思想, 多好为形而上学之探究, 盖其时北方儒者, 以经验世界为其世界观之基础。繁其守礼法, 褥其仪文, 而忽于养心之本旨。故南方学者反对之。北方学者之于宇宙, 仅究现象变化之规则, 而南方学者, 则进而)阐明宇宙之实在。”蔡先生这里指出, 南北学风的不何在春秋时期己形成。当时南方的楚国与北方的齐、晋各国, 冲突的迹象从政治到社会观念, 都有明显的表现。而老子则为南方学派的代表, 代表着对于继承周制的文化之反动力。所谓“老子以降, 的南方学者的思想特色, 则当指庄子学派而言。
 
 
 
      关予区域文化的差异性, 早在《汉书•邹研传》中就有这样的一句概括:“邹鲁守经学, 齐楚多辩知”, 前者当;系指儒家的学风, 后者指道家的学风。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史》中叙述老学时, 就提到“楚人精神” , 他说:“楚人虽不沾周之文化之利益, 亦不受周之文化之拘束;或其人多有极新之思想。”近年, 任继愈先生对于荆楚文化与邹鲁文化的区别有进一步的叙说:“荆楚文化特点的莫过于《楚辞》、《老子》及受《老子》影响的庄周。这一地区的文化更偏重于探讨世界万物的构成、起源、人与自然的关系、人在自然界中的地位。这些问题涉及的范围恰恰是中原文化所不甚重视的。人伦日用、政治生活则是老庄哲学所轻视的, 即使有时涉及, 也往往以轻蔑的态度看待它。邹鲁文化上承西周, 以尧、舜、禹为圣人, 以《六经》为经典, 以宗法制度为维系社会的力量。荆楚文化很少受这种传统思想的羁绊, 并以它特有的尖锐性, 对中原文化开展勇敢的批判, 在打破旧传统、解放思想中起了巨大的作用。” 6由于历史的渊源)( 周公之子伯禽受封治鲁) , 鲁文化受到周文化的影响最深, 因而宗法思想、的约束力也最强, 这就形成了鲁文化及孔子思想的较大保守性。孔子毕生向往“ 周公之典”, 以周制为理想文化模式。而老子固近于楚文化之风, 同时他对中原文化也有深切的了解。他曾担任洞守藏室之史, 博学深知, 自然熟悉各种典章文物。然而他对于周代礼制文化则深为不满, 他的想想洲源可以上溯于夏文化。青年学者王博在《哲学研究》1 9 8 9 年第1 期上曾有专文详论老子学说与夏文化的内在联系, 为研究老学提供了一条新的恩想线索。由于学派的分歧, 区域文化的不同, 以及思想性格的差异, 而形成老子偏重人与自然的关系, 由此而建立他的本体论和宇宙论; 孔子则偏重人与人的关系, 由此而建立他的伦理学。
 
 
 
      总之, 老子是继承着文化传统中御然主义的想想线索而发展, 孔子则是继承着西周以来德恰主义的,文化传统而发展; 老子的启然主义和孔示的德穿合主义, 是他们各自思想脉络的一个主要特色。
 
 
 
      二、 老孔的思想立场和入世方法不同
 
 
 
      老子与孔子同时代, 约长于孔子二十岁左右。孔矛周游列伺时, 每到一处便向当地博学
 广知者请教,《史记• 仲尼弟子列砖》记载:“孔子之所严事, 于周则老子, 于卫, 蓬伯玉; 于齐, 晏平仲; 于楚, 老莱子; 于郑, 子产。”《史记•老子传》还生动地描述了孔子问礼于老子的情景。孔子师事老子之事, 先秦著作中《庄子》、《吕氏春秋》及儒家典籍《礼记• 曾子问》等不同学派都有记载。
 
 
 
      孔子生前“述而不作”, 所以没有留下亲笔著作。《老子》一书为老子( 老聆) 所自撰, 为现存的中国“私人著述” 中最早的著作。《史记》明确记载老子生前“著书上下篇, 言道德之意, 五千余言。”这里提到三个要点: 第一, 《老子》书中有上下篇; 第二, 以“道” 、“德” 为主旨; 第三, 在数字上约有五千言。这三点都跟流传至今的本子相合, 可证司马迁所说是实。先秦诸子之作, 大都是一个学派中历经多时多人所编写形成, 但《老子》一书基本上是成于老聆一人之手—虽然可能经过后人对于某些辞句的增删、修饰, 正如《周易》一书基本形成于西周初年, 而历经后人之增删修饰一样。
 
 
 
      我们讨论老子思想, 以《老子》一书为本; 讨论孔子思想, 以他弟子及再传弟子笔录的《论语》为据。老、孔都是“ 士” 阶层的代表人物, 在对待周代礼制的态度上, 老子是激进者,孔子是保守者; 老子是体制外的抗议者, 孔子是体制、内的改良者。
 
 
 
      范文澜在提到“孔子学说是士阶层思想的结晶”时说:“士在未出仕时, 生活接近庶民或过着庶民的生活, 还能看到民间的疾苦, 懂得‘节用而爱人, 使民以时’, … … 当他求仕干禄向上看时, 表现出迎合上层贵族利益的保守思想, 当他穷困不得志向下看时, 表现出同情庶民的进步思想。士看上时多, 看下时少, 因此士阶层思想保守性多于进步性, 妥协性多于反抗性。”8 作为士阶层代表的老子, 也有这样的特点, 但他“ 向下看”时多, 由他的著作表达了较强的庶民意识可以为鉴。对于下层阶级的看法, 孔子常以“小人” 称之; 在农事生产上, 孔子被道家型的隐士讥为“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 樊迟请学稼, 被孔子讥为“小人” 。反之, 老子就很替农民着想, 比如他说: “无德彻司”, “彻”是:抽取十分之一的税利, 老子认为对农民来说负担过重, 因而视之为“无德” 。老子认为“天下有道, 却走马以粪”, 在他看来, 把好马撤回给农民播种, 是“天下有道”的象征, 而“戎马生于郊” 是“天下有道”的表现。他之所以反对战争, 主要还是维护农民的利益。他沉痛地谴责战争给农民带来的祸患:“师之所处, 荆棘生焉。大军之后, 必存凶年。” 这就是老子“以百姓心为心”的一种心怀。
 
 
 
      老、孔都是入世的, 只是所采取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老子有句名言:“生而不有, 为而不持, 功成而弗居。” “生”、“为”、“功成”, 就是一种入世的积极态度。“不有” 、“不持” 、“弗居”并不是消极, 而是要人不将成果擅居己有。老子“为而不争”的名言, 就是要人顺任自然,但其成果不必据为己有。而老子的话, 从文义脉络看, 大多是针对统治阶层人士而发, 晓谕统治者们不可以权位的优势去肆意伸张一己的占有意欲。老子晚年之成为“隐君子” , 也并非出世之念, 乃是功成事遂之后, 能从利禄名位场中撤身出来! “知其不可而为之” 的孔子, 也有“道不行, 乘俘浮于海” 的念头。要知处于乱世, 无论老、孔或其他思想家, 总是时显时隐, 总是保持进退之间的入世心态。
 
 
 
      老子和孔子一样, 怀有治国安邦的抱负。《老子》五千言所言多为治道。老子劝告统治阶级为顺任民情, 万不可强作妄为。这就是他的自然无为的旨意。“治大国, 若烹小鲜” , 成了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智慧之言, 老子的放任政策, 与孔子有着根本的区别。孔子积极推行德治, 认为在德治之下, 人民就可以望风披靡, 所谓“君子之德风, 小人之德草, 草上之风必腹”。在让人民发挥其自由性、自主性这一方面, 老、孔的“治”道却有着基本的不同。
 
 
 
      老子的政治理想, 不仅要安邦, 还要“为天下式”。老子之关心天下事, 由《老子》一书中“天下” 一词六十一见, 遍及二十九章之多, 可以为证。他屡言“为天下”、“托天下”、“奉天下”; “为天下正”、“为天下谷”、“为天下贵” 。可见他对“天下大事”的关怀程度。老子是有“ 小国寡民” 的构想, 但在现实上也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大邦与小邦之间的关系间题。《老子》六十一章中明确提到“大邦以下小邦, 则取小邦; 小邦以下大邦, 财取大邦… …大邦不过欲兼畜人, 小邦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多得所欲。大者宜为下。”这是一种“联邦”的主张, 提倡“大邦以下自处, 则邦有大小, 会合于大邦”, “在现实中保存小邦, 以小邦为基础, 以大邦为主导。”9
 
 
 
      老子“以身为天下”的理想, 也有一个具体的步骤。《老子•五十西章》提到:“修之于身,其德乃真, 修之于家, 其德乃徐, 修之于乡, 其德乃长, 修之于邦, 其德乃丰, 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 由修身而修乡, 由修乡而修邦, 由修郭而修天下, 这一进程成为后来孺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蓝本。
 
 
 
      三、 老子的自然之天和孔子的意志之天
 
 
 
      冯友兰先生认丸在中国文字中, “天”有五义: 物质之天、主宰之天或意志之天、运命之天、自然之天以及父理之天成道德之天 10。概括地悦, 老子的“天”是自然意义的, 而孔子的“天”乃具有神性意义。
 
 
 
      “天”的概念, 据古籍所载, 约源于殷凋之际11。从古籍的思想钱索看, 老子的自然之天可以上溯于《易》与《诗》《书》时期。《易经》有言: “飞龙在天” (《乾卦》) 、“有陨自天”; 《尚书》“天乃雨, 反风”( 《金滕》) 以及《诗经》“三星在天” ( 《唐风• 绸缪》) 、“追天之本尹阴雨” ( 幽风•鸥鸽》) 和“其飞决天” (《小稚•米芑》) 等, 都是指自然之天。老子的“ 天”, 基本上是属于“自然之天”。 老庄的自然之天厂医成为后来无神论者最有力钓想想依据。
 
 
 
      孔子的“天” 的概念, 上承于西周以来的正统天命观。《诗》、《书》中的“天” 为神义性的,女尸天命靡常” (《大稚•文王》) , “昊天有成命” (《周硕•清庙》) 、“天降丧乱” (《大稚• 桑柔》) 以及“天降时丧” (《尚书•多方》) 、“天佑下民” (《泰誓》) 等等。孔子之“天”, 基本上是依照这一思想线索而发展。《论语》中“天”字十六见, 或属意志之天( 如“获罪于天, 无所祷也”)或属命运之天( 如“死生有命, 富贵在天,”) 要皆属于神义性之天。基本上, 孔子对天的观念是继承了《诗》、《书》及春秋时人神义性的正统观点, 他与大多数同时代的人一样, 都不否认天的神性本质, 而只在天人关系上有所欢变, 使“天”和个人发生直接联系。12
 
 
 
      《论语》中的“天”, 有一处是很例外的:“天何言哉, 四时行焉, 百物生焉, 天何言哉?”( 阳货篇》) , 这里是说, 四时的运行与百物的生长并不是出于天意的支配, 它们是自然如此的。从这“天”的“无为而治”的观念13 , 可以看出孔子所受老子“无言之旨”的影响。
 
 
 
      老子的“天” 突出其自然性, 因而在他:的世界中, 便消除了传统的神秘性的天命观。《老子》书中天命观念不复存在, 只在十六章提出召复命”的概念:“归根日静, 静曰复命, 复命日常 。依老子看来, 万物的运行常有这样的一个规律: 动极而趋静挤浊以静之徐清”)。静极而趋动(“安以动之徐生”) 。万物并作而回归本根, 本根是呈虚静状态的, 在虚静中孕育着新生命的因子与机动, 这称之为“复命”。老子的“复命”可以解释为回归本然、本根或本质、本性之意, 也可解释为重新凝聚一种新动力、新生命。
 
 
 
      老子之前, 曾有人以天地间秉受中和之气来解释命14 。老子说“命”, 正承此意。而孔子对“天命”或“命”, 则仍承旧传统神义性的线索。孔子谈“命”有时与宗教神秘性质的“天”相连, 而抬到无比崇高的地位。他强调“君子有三畏: 畏天命, 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 论语•季氏》) , 把“畏天命”提到“三畏”中的首位, 把“畏天命” 和“畏大人”相联系, 这样, 政治权力就赋予了神学的基础。在他看来, 平民不但不知天命, 也不畏天命, 还经常轻侮王公大人;所谓“小人不知天命, 而不畏也, 押大人”。这样, “知天命”似乎就有着社会地位或阶级性之分了。可见孔子的天命论, 在信仰上的守旧性以及在政治上的保守性。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