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08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老子》的“民本”情怀与“不争善胜”之道
作者是 李养正先生   

 

 

《老子》的“民本”情怀

与“不争善胜”之道
 

 

 

 

國道教學院副院長

李養正先生

文章来源:黄信阳博客 



 

   
《老子》传世,历时悠久,从战国以至于今,以其蕴义精湛,素为中外有识者所赞赏,引发的议论亦纷呈多彩,各执己见亦各循其是。余浅学哲典,无能深研,仅在诵读之余,稍有所思。我以为《老子》旨趣渊博,关涉广泛,而其中之最为扣人心弦者,厥为其真挚深沉的“民本”情怀与闪耀智慧之光的“不争善胜”之道。


 
从周元王仁元年(公元前475年)至秦始皇嬴政二十六年(前207年)统一中国,此段历史岁月内,诸侯混战,强国兼併弱国,七雄(魏赵韩齐秦楚燕)逞威,争为霸主,造成烽火不灭,连年战争,故史称战国时代。我国旷古哲著《老子》,便成书于此段历史环境与时代背景之中。作者李耳谥聃,本为周室守藏史,古史官虽身在朝廷,但其他位与声价则处于一种较为超脱和明智的境界,亦即有着记录和评议时事的职能。李聃经历了时事的严酷动乱与变迁,目睹了百姓所遭受的艰辛苦难,已体察到了民瘼深重与民怨沸腾,国脉民命皆濒于危急之中。他凭其人道情怀,关爱民生和关切世事发展的胸襟,提出了治国安民的一系列主张,充分表现了伟大哲人旷达深邃,心系国脉民命的意志与智慧。


 
《老子》中直接发出的“民本”情怀之强音:
 
一、《老子》宣示和认定的世事是非准则: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第49章)


 
意即:为人们所崇敬、拥戴的品格高尚、智慧高超的人,不固执主观不变的个人心意,而是以广大百姓的心意为心意,百姓公认为“善”、“信”的,也便随之而关注和赞同。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厭。(第66章)


 
帝王统治者,必须对民谦和,把民众的利益和位置摆在自身之前。这样,统治者虽处于上,民众也不会感到有重压;虽说“统治”是领而导之,民众也不会感到有损害。民众对谦和的帝王是会拥戴的;否则,处上而凌压于民,是不会得到拥戴的。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第58章)


 
为政不事声张,其民必定淳厚。如第57章所说:“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分析明辨,纤维皆审谓之察,察察指过分苛求而近严酷,其民则安得园满如意,遂生怨尤不满。为政者应是“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第(58章),为民而不伤民。


 
二、对权贵统治者的指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芻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芻狗。(第5章)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第9章)


 
朝甚除,田甚芜,倉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厭饮食,财货有馀,是谓盗竽,非道也哉!


 
权贵者,生活骄奢,不顧国计民生。他们的宫室殿宇辉煌整洁,而广阔的农田都是一片荒芜;倉廪已经空虚,而他们穿着依然华美,足食美味佳肴,藏有大量的财货。他们就像是簧管乐器的领奏吹竽者,是一些欺世盗名的人。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民间饥荒,源自统治者的苛捐杂税太多。社会秩序难于治理,不是百姓涣散,而是统治者朝令夕改,折腾频凡。民命的轻生,乃是由于统治者只求更奢侈丰厚的享受,逼得老百姓无法活下去。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夫唯不厌,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第72章)


 
人民不畏惧威慑的时候,则严峻的社会风波便将发生。统治者不可搅扰和逼迫得百姓不能安居乐业,走入绝境。只有不压迫人民,人民才能不感到脅迫而安宁。统治者应当有自知之明和自爱之心


 
不可矜恃骄贵,为人民所厌弃。


 
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圣人去甚、去奢、去泰。(第29章)


 
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孰能有馀以奉天下?唯有道者。(第77章)


 
正告统治阶层的权贵者,不要为争夺帝王之位而作为,这只会失败,即使执政,也会丧失。明智的人,要去掉对权势的过旺欲望、对生活享受的奢侈和居处宫殿的安逸。天之道是有馀者去补益不足者,而今之富贵者却是巧取掠夺贫穷的百姓。权贵者中有谁能以其财富救济天下贫穷之人呢?唯有道者能作到,无道者便不可能作。“富贵而骄”,只能是“自遗其咎”(第9章)。


 

 
三、从民生出发,反对尚武兴兵和反对战争: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第30章)
 
夫唯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第31章)
 
在战国时代,诸侯穷兵黩武,意味着争霸与杀戮,显示着不祥和的凶兆。故兵非君子之器,有道者也不主张以兵强天下。战争是残酷的事,军旅所践踏过的地方,只会荆棘丛生,一场大战之后,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凶恶的灾年。生灵涂炭,生产肖条。即使战胜,有何可美?引以为美的,是那些以杀人为乐的人,他们是不可能得志于天下的。在强权政治,以战争衡量、决定一切,风行以强凌弱、弱肉强食的时代,《老子》以民本情怀,喊出了非兵、反战的强音,这是多么难得和珍贵!


 

 
四、对民生的理想:
 
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乐与饵,过客止。(第35章)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徒;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第80章)


 
老聃经历了战国残酷的战争岁月,目睹了百姓的深重苦难。他不满权贵者的骄奢不仁,也厌恶诸侯间阴谋诡计的相互倾轧。社会动乱,民生凋敝,以及周室的衰微,使他一心想望的是社会的安宁,百姓的安居乐业。百姓可以不因战乱而流离失所。消除大国兼并小国,避免强者欺凌弱者,根绝巧智者去诈骗诚愚者。他凭藉丰富的阅历与渊深的知识,在头脑里勾画出了一个纯朴、安静的理想王国。既无流徒往来,也便可以不用舟车;既无战争,也便可以不陈列甲兵;既无巧智搅世,也便只需结绳记事就行了。邻国之间,安宁得鸡犬之声可闻,再也不会有充耳的战鼓雷鸣与干戈抨击、人马喧嚣之声了。在这理想之境内,对那些外地投奔来的人,也都乐予食物,使他们也可以安宁、平静、康泰。老聃深深地憎恶动乱,故而他殷切地期望安定,动乱的痛楚远离人民,大家能在和平的环境中,过安静、纯朴的日子。至于这种对宁静的强烈追寻,是否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由于历史条件以及他自身条件的限制,老聃也就未能走进拓新的理想境域了。而他的民本情怀,则是令后人深深感动和崇敬的。


 

 
紧接着我们应关注到,《老子》虽然满怀深情地虚构了他理想的国家,但他面对的却仍然是周室衰微,诸侯纷争的严峻社会现实,国脉民命依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他并不是空望明月而遐思长叹,为国家民生谋,以积极的精神和态度,向社会宣示了效法自然天道“不争善胜”的应世治世主张,亦即既可避开战争,化干戈为玉帛,又可取得“善胜”效应(造福于百姓)的自然之路。


 

 
一、以自然天道“无为”、“不争”为理论指导方针:


 
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25章)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第37章)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


 
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第57章)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第81章)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繟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第73章)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第22章)


 
《老子》所提出的自然天道观,是我国哲学史上最伟大的建树。认为“道”是宇宙万物的本原和运化发展的普遍规律。天道独立不改,周行不殆,无意志的周而复始的循环,春夏秋冬不召而自来,不争而造物,自然而然地创造出了锦绣的世界。认为治国安民,应当效法自然天道,“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第62章),顺应天道,循其道理,以“无为”、“不争”为法则。侯王统治者不启动任何违背自然天道的作为,自然也便会得志于天下,无败无失。另者,统治者自身修养也要法“道”,无为、好静、无事、无欲,百姓也才能随之自化、自正、自富、自朴;统治者应不自见、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不事竞争,才能自明、自彰、有功和被百姓尊为首长。


 

 
二、“繟然善谋”与“不争善胜”:


 
作为史官与哲人的老聃,以其“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的思维旨趣,客观、睿智的辩证观念,广泛而深刻地辩析着客观事物内在、外在的复杂矛盾与联系,尤其关注于其因果与得失。《老子》第73章中,在提出“不争而善胜”的同时,也提到了“不言而善应”、“繟然而善谋”,亦即不宣扬地去应变,从容、审慎、开阔地作谋划(繟:缓慢、宽绰之意)。犹如第73章中提出“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一样,(勇:《礼记•聘义》:“故勇敢、强有力者,天下无事则用于礼义,天下有事则用于战胜。”敢:《仪礼•士虞礼》:“敢用絜牲则鬣”。郑玄注:“敢,冒昧之词。”)有勇气者,冒昧作为,会被杀死;有勇气而又审慎作为者,则能存活。也就是说“善胜”务必“善谋”。《老子》16章中也说:“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63章中也说:“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64章中也说:“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那么《老子》所透露的治世之“善谋”,凸显于何处呢?仅择举其应对战争的要言如下:


 
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第31章)


 
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第36章)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第36章)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第57章)


 
兹,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第67章)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第68章)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


 
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第69章)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一般说,《老子》反对扩充兵器和以强凌弱的侵略;但,在不得已的情势下,如迫于自卫,也要拿起武器,进行卫国的抗争。在平时也要有所警惕和防范,国有锐利的武器,不可以暴露实力。在战术上,要以奇兵致胜,也要施展计谋以制敌,使能达到战略目的。切记不可轻敌,轻敌是致祸之源。要慈爱自己的兵将,善于派遣运用,要鼓动起兵将的同仇敌忾之心和悲愤之情。在总的战略思想方面,倡导尚“水”,在处事方法上如水之柔,善于适应;在实质涵蕴上要如水之强,积聚其力则无坚不可摧。要安忍地等待条件的成熟,善于待机而动。从相对情势看是守柔不争,而相应乃在运筹以柔克刚、以退为进的稳健之策。


 

 
三、知和曰常,知常曰明,贵在“和”:


 
《老子》反复宣示的“不争”之说,乃是在哲人深厚的民本情怀基础上形成的。他深悉民为邦本,安民理国方略首在抚民以静,故曰:“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第45章),“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第37章),“执大象,天下往,安、平、泰”(第35章),“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第15章)。使民安居乐业,休生养息,使社会摆脱动乱,而呈现和谐。正因为情怀人民,故而《老子》深重和谐之珍贵。论自然天道在于言宇宙万物之和谐发展,“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第42章);论人之道则在于言建构社会的和谐。《老子》倡说“不争”,不是忽视斗争、抹然斗争、取消斗争,而是主张审时度势,善为运筹,以和平的方式方法,哪怕是暂时的委曲求全,只要能缓解或化解激烈的抗争冲突,使“争”的情势向“和”的方向发展,避免搅世和破坏社会的平静,命名百姓保持安、平、泰的生活景况。故《老子》曰:“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第55章)。也就是说:知道珍贵“和平”并坚持掌握者,是明智的人。


 

 
但,如何能建构和平的社会景象呢?《老子》上下篇,其意旨涵蕴可以说皆凝聚于营构天、人的普遍和谐,其要语如: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第4章)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第77章)


 
大国以下(谦逊)小国,则取(信于)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为下。(第61章)


 
圣人处上而民不重(无重压),处前而民不害(无损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不厌恶)。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第66章)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岂虚言哉?(第22章)


 
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注:乃是可以使之和合的智慧。《荀子•不苟》:“天地比,齐秦袭。”《淮南子•天文训》:“天地之袭精为阴阳。”)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受惜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第27章)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注:不执着于别人对我怨恨的大小)报怨以德。(第63章)


 
《老子》认为人应法“道”,挫钝其锋芒,解脱其纷争,大家都合和如阳光,混同如沙尘。大国、小国之间要相互谦逊、互信。当权者不要压榨和损害老百姓,老百姓自然也便会不厌恶当权者。人与人之间,彼此要相互体恤和扶持,使社会上勿弃人、勿弃物。当有矛盾纠纷时,要彼此多体谅,甚至委曲求全,更可开阔胸襟,以德报怨。总之,要从民本情怀出发,尽心尽力从各方面同铸安宁、平静、康泰的社会,共享幸福人生。


 

 
哲圣老子在春秋战国动乱之际,洞察时弊,并提出运用和平手段以安民理国的方略,其旷古之智慧与气魄,着实是令后人赞仰的。经过长期历史考验,哲著《老子》依然放射着璀燦的中华文化之光,照耀着全世界有识之士的心怀。《老子》是智慧的宝库,从宇宙万物本原、天下事,乃至世人修养,涵蕴广阔而精深,时至现在,也仍皆不失踪其对世人思维的启迪价值。


 

 
哲人虽已远去,真理依然燦存!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