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79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道德经》利于挽救人类灵魂的飘荡不已
作者是 许嘉璐院長   

 

 

《道德经》利于挽救人类灵魂的飘荡不已

 

 

 

 

 

 

北京師範大學漢語文化學院院長

許嘉璐院長

资料来源:华商报   

 

 

 

 


■古代哲人的体验和学说,更接近客观世界的真实和规律。
 
■用喜闻乐见的方式普及《道德经》,老子不会责备我们的。
 
■凡是有关弘扬中华文化的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就会做。
 
■陕西是块宝地。最应珍惜的除了文化历史,还有古朴的民风。
 
■说我“小学”没毕业,我不反对,没意见。
 
■我高不成,低不就,什么都没做好,所以都未、未、未、未……
 
■我是个好爷爷。这是我孙子的评价:全家爷爷最乖!
 

 
《道德经》利于挽救人类灵魂的飘荡不已
 
记者:这个发言稿,听说您一直写到凌晨4时,我刚听了,这篇“急就章”很精彩。
 
许嘉璐:(笑)是“急就章”,但不精彩!记者:促使您写这篇发言的冲动是什么?
 
许嘉璐:没有什么冲动,惯性吧!凡是有关弘扬中华文化的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只要我曾经涉足有过体会的,我就会做。(笑)我也不愿意凌晨4点睡啊!是因为前面的工作太繁忙了,日程太紧,我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能坐下来思考问题。
 
记者:能否简单评价一下《道德经》在中华文化发展中的作用?
 
许嘉璐:它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壮大,对中华文化的延绵丰富,对中国人心灵的净化,都起着无与伦比的作用。《道德经》所蕴藏的深刻而丰富的教诲,最应该让人类珍惜重视。开这个论坛,不仅仅对构建和谐社会、共建和谐世界具有重大的意义,而且,对挽救人类灵魂的飘荡不已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记者:很多老百姓说,《道德经》看不懂,在普及《道德经》等中国传统经典方面,您有哪些好的建议?
 
许嘉璐:老子写《道德经》不是供学者研究的,它是指导社会和人生的。近年来出了不少研究、注释《道德经》的著作,但是通常只见字,不见图,有的只是在书前面印一些老子的图像什么的,太单一了,因而读者很有限。
 
现在人已经习惯了看电视、看卡通、吃快餐,我们能不能用人们喜闻乐见的形式,用现代的方式手段,把《道德经》生动活泼地呈现在男女老少面前?我想是可以的。
 
记者:不担心有人说,这样会影响经典的严肃性?
 
许嘉璐:这样做,不是不严肃,也不是对老子的不敬。《道德经》五千言,基本上是韵语,在我看来,就是老子利用了当时的顺口溜的形式,好懂,好记,便于流传。我们今天用新的形式作为辅助手段普及经典,和老子当年是一致的。(笑)如果老子知道,即使我们做得不够好,也不会责备我们的。因为他的原则是“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
 
记者:我们现在重新研讨一部2500年前的著作,是不是对已经失去记忆的文化,是一种重新唤醒?
 
许嘉璐:我觉得是一种回归。人类急切需要回归,回归到古代哲人的智慧上去。这其实也是重温人类历史,恢复已经失去或被玷污的人类的智慧。
 
记者:为什么用“回归”这个词?
 
许嘉璐:工业社会使人与自然的距离越来越远,人甚至成为机器的奴隶;信息社会,虽然拉近了千里之外的人的距离,但总的来说,那是虚拟的、虚幻的。事实上,信息社会是以几何基数的速度拉远了人与人的距离。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渐渐淡了,温情越来越少了。你不觉得吗?
 
古人没有见过宇宙飞船和核弹,没有见过手机和互联网,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农耕的生产生活,让他们和自然更为亲密,对自然有更为细致的观察,也就能够沉浸于心,观察、思考、总结人生与社会。因而,古代哲人的体验和学说,更接近客观世界的真实和规律。因此,人类急切需要回归。
 
记者:国际上对《道德经》的关注也越来越强烈,您觉得原因在哪儿?
 
许嘉璐:这可能与一个情节不谋而合。我们知道,西方的理念、西方的哲学作为世界的指导已经有三百年。西方的启蒙思想家,到后来的理论家,一再声称,他们的论述是绝对的真理,具有普世性。
 
但是从上个世纪到现在,接近一百年的时间,许许多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反思。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以及近二十年特别是近十年来,世界的动荡不安,烽火时时燃起。严酷现实使得全世界的哲人开始反思,并对欧洲中心论提出质疑。比如是不是像西方的哲学家、政治家宣称的,只要发展科技,就可以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幸福的生活?比如世界是不是只有一元化,才可以实现民主、自由、平等和博爱等等。
 
为了对人类未来道路进行探求,一部分思想家开始关注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他们发现,2500年前的中国哲人的智慧和遗产,原来与西方有这么大的不同。
 
记者:这种“回归”的思潮,不是偶然。
 
许嘉璐:恐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
 
人类开始进入归根复命的阶段,而中华民族因为有《道德经》等圣贤留下的著作,可以在全世界“率先知常”。这是中华民族对全人类的责无旁贷的责任。
 
中华文化走出去有一个过程
 
记者:既然人类有了回归的意愿,国际社会对《道德经》等中国传统经典也尊崇有加,这倒是一个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很好的机遇。
 
许嘉璐:是的,但问题是我们准备好了吗?比如人才。
 
记者:怎么讲?
 
许嘉璐:拿孔子学院举个例子吧。现在在世界上已经建了140多所了,而且没有一所是我们主动去建的,都是人家要求去建的。还有200多家在等着呢!
 
记者:但我看您的神情,好像并不是十分欣慰?
 
许嘉璐:学校是建了,但是我们拿什么走出去呢?外国需要什么呢?第一,汉语;第二,中国文化。但是在我们能够出去教汉语的国人当中,能够担此任务的不是十分之一,也不是百分之一,这个差距太大了。
 
为什么?你要去,首先要能熟练运用外语。什么人能做到?读到博士生八级,不行!用外语系的学生,可以,但问题是我们的教育现状令人堪忧。学外语的同学,一上大学全是外语。中国文化,对不起!(语气干脆)一节课都没有!你怎么去给人家教?
 
记者:我看过一个资料,《道德经》已被翻译成了二十几种外国语言,存有的译本就有400多个。据说,在翻译成外国文字的著作中,发行量仅次于《圣经》。外国人也可以通过这些书籍了解中国文化,这也很方便。
 
许嘉璐:这么说吧,中国的经典,翻译最多的是《道德经》和《论语》,但可以说还没有翻译很准确的。因为《道德经》本身,语言古朴,非常难翻译。语言是体现一个民族观念的。对事物的理解,凝聚成语言。比如一个术语,它所代表的内涵本身,就要写一大篇文章才能解释清楚,那么翻译成别种语言,实际上会差得很远。这方面例子很多。
 
记者:比如?
 
许嘉璐:比如儒家讲“仁者爱人”,这个“爱”字就和英语的“Love”差得很远。我们说“I Love You”,谁都明白这个意思。但儒家所说的“爱”,绝不是“I Love You”那么简单。记者:大爱?
 
许嘉璐:不仅仅是大的问题。有关儒家的“爱”,我们可以讲一上午。再比如一个“知”,用英语“know”来翻译,根本驴唇不对马嘴。
 
记者:仅仅一个汉语走出去就这么难,这是了解中国文化的前提啊!
 
许嘉璐:对。这也只是我们走出去的一个角,非常小的一块。所以从效果上来说,真正能走出去的,不是现在,是未来。
 
记者:再难也得走。
 
许嘉璐:中央提出的走出去战略是一个伟大的眼光,但是它是一个战略的目标,从今天到基本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您觉得,在中华文化走出去战略中,目前最现实的会是哪些优秀的、经典的传统文化?
 
许嘉璐:我个人认为,第一是汉语,第二可能是中医。要走出去,光有气魄不行,还得扎扎实实地做工作,这有个漫长的过程。一个文化的成长,不是以年计,也不是以十年计,它是以百年计的,所以不能急。急了,即使让秧歌队走遍全世界,也只会停留在那个阶段了。
 
陕西是块宝地
 
记者:您能否对陕西的文化资源做一评价?
 
许嘉璐:陕西是块宝地。我们常常说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当八个字让人们耳熟能详的时候,人们就不太思考这八个字的含义了。今天我也不可能对这八个字做出更多的阐释,我只想说,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形成于何地?就形成于陕西。
 
西方有句谚语:“条条道路通罗马。”于是中国人也照着说“条条道路通罗马”,这是受了欧洲中心论的毒。实际上我们比古罗马帝国早几百年,就已经是“条条道路通咸阳”。
 
周、秦、汉、唐,都在陕西的土地上,这些王朝对中国历史的贡献,是怎么说也不为过的。我们至今仍在享受着它们的恩惠。比如,当你填身份证、填表格的时候,在民族一栏你填什么:汉!我们到国外去,到华人聚居的地方,称那里叫唐人街。我们的老华侨,怀念祖国、向往祖国,他要朝着祖国的方向焚香礼拜,叫做拜唐山。为什么在国外称唐,因为唐的强大,全世界都知道。
 
记者:陕西如何利用好这些资源,推动陕西的全面发展,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许嘉璐:如果从历史的沉淀说,陕西文化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几个省,可以相匹敌的大概就是河南,其次是像山西、甘肃,再其次才是山东和江苏。
 
因为历史的变迁,生产方式和交通工具的改进、进步,原来文化的发源地、文化沉淀地落后了,经济落后了。但是不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的文化就是落后的文化?我看不一定。上海的水泥森林就是先进的?
 
对陕西来说,我觉得除了我们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要珍惜外,最值得珍惜的还有陕西的古朴的民风,克己、节俭、朴实、厚道,这些也很重要。
 
我很希望陕西后“发”啊!后发有后发的优势,前面的人踩着水掉坑里了,我们在后面就知道路怎么走了(笑)。我很希望大家携起手来,再把这块热土建设好,让它重现大唐的风格、大唐的气度!
 
我们离强盛、强大还远着呢
 
记者:我们都很向往那个时代。我在想一个问题:盛唐时,更多的是“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荣光,是对外来文化“食而能化,化而能食”的气魄。那时是中华文化影响别人,没有听说过担心什么外来渗透的。
 
可现在呢?一方面是我们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制造”不断走向世界;另一方面却是“西方观念”在不断地侵扰着我们,总让人感觉防不胜防,很被动。好像我们总处在“防守之势”?
 
许嘉璐:必须防。记者:为什么?
 
许嘉璐:古代中国开放得最大的、气魄最大的就是“两个半”朝代:一个是汉,一个是唐,还有半个是宋。
 
中华民族文化发展起来、成长起来,在世界上不是最早的,是比较早的,但是它延绵未断,到两千多年前,造就出了汉代的强盛。然后经过南北朝,到隋统一。
 
隋刚统一不久,隋炀帝就在甘肃的张掖开万国博览会。到了唐代,又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王朝。那时中国最发达、最强盛,不但生产力高,而且科学技术、人文哲学、社会科学也最发达。西方有学者统计,当时唐代的GDP占到全世界的75%%。那时有什么可怕的,来吧!都为我所用,来吧!来了就融化你。
 
有人说,康乾时也强盛,不对!记者:强弩之末?
 
许嘉璐:不仅仅是强弩之末,是自毁自己呀!就拿开放程度来说,明朝末代禁海之后,清朝只有短暂的开放海禁,然后又赶快禁海。它承续的实际上是明代的成果。说那时是落日的辉煌也行,说回光返照也可以,它就不开放,心弱啊!
 
记者:只有开放才能强大。
 
许嘉璐:说到今天,我们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不能满足现状,安于现状。今天我们年轻人都以中国人为自豪,走到哪里都挺着腰杆,可是我们强大吗?我们离强盛、强大还远着呢!我们要防,还有一个原因。
 
记者:什么原因?
 
许嘉璐:因为整个地球是资本主义的世界,中国这样的大国却选择了适合自己的社会主义制度。你强大,人家不舒服的,就要搞你,不防行吗?
 
有一本书,我建议你看看。两个英国教授写的《新美帝国主义》。为什么叫新美帝国主义?他们认为是新的帝国主义的极端。他们依据的资料全是美国官方公布的正式文件以及解密了的文件,很有说服力。
 
其实,不仅中国要防,全世界都在防!普京没防吗?美国就相当于中国的唐代呀!但我们的唐朝不称霸(笑)。防,这是历史的必然,不是我们自愿的。
 
文化,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记者:您是语言文字学研究的专家。我一直在找您写的《古语趣谈》这本书,不过跑了很多书店,还是没找到。
 
许嘉璐:(笑)绝版了。
 
记者:是因为您的学识、水平让这些古语有趣,还是古语本身就有趣?
 
许嘉璐:语言本身就有趣啊!记者:能不能举个例子?许嘉璐:您的姓,刘(记者姓刘,秦子为笔名),就是“卯金刀”。我们知道,王莽篡位代汉时,为了树立新朝的威望,否定西汉刘氏政权所推行的政策和制度,推行了一系列改制复古的措施。比如,他认为汉朝刘氏政权是由“卯、金、刀”构成的,于是下诏,凡“正月刚卯”(是汉朝在正月卯日用金、玉、桃木做成的一种饰物)和金刀钱币不准再通行,并废除错刀币、谬刀币等。
 
(笑)有难言之隐,还不能说,在这些东西上下工夫。你看,有趣嘛!
 
记者:我们谈了很多文化问题,但是如果我公布了您的“学历”,老百姓肯定会很纳闷:(笑)怎么“小学”还没毕业呢?我说的没错吧?
 
许嘉璐:(笑)对,是“小学”没毕业。记者:肯定不是学习成绩的问题。
 
许嘉璐:中国传统文化中,研究古代文字、语音和语义的学问,统称为小学。在周代的时候,这些都是小孩学的,所以叫小学。以后该学经典了,学道理了,就叫太学,太学就是大学。
 
现在,你买日本的荧光笔,一头叫太,一头叫细。太就是大,细就是小。日本的这个叫法从哪来的?从中国话里学的,但不是普通话,不是北京话,是从广东福建去的。(笑)有意思吧!文化,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记者:您出的书也很有趣。书名前大都有一个“未”字:《未了集》、《未辍集》……是您要求太高了,还是有什么心愿?
 
许嘉璐:描述现状!我高不成,低不就。什么都没做好。(大笑)所以都未、未、未、未……
 
我就爱教师这个行业
 
记者:老百姓对国家领导人的生活感到很神秘,不知道生活中您是什么样?
 
许嘉璐:(笑)生活,跟大家一样啊!记者:做饭手艺如何?许嘉璐:(笑)做饭,不会!记者:看您精神不错,平常怎么锻炼身体?
 
许嘉璐:(笑)哪有时间锻炼,都在书桌上锻炼了。
 
记者:您有很多身份,国家领导人、教师、学者……你最看重哪一个?
 
许嘉璐:教师。这是我的本职啊!教了48年书了。
 
记者:仅此而已?
 
许嘉璐:教师是最伟大的职业。我觉得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包括职位、财富。人的寿命总是短促的,肉体可以消灭,但是自己所承受的前人的道德品质、知识,可以不死,因为已经转移到学生身上了。他们又在我给他们的基础上,再创造,再传下去。
 
有形的东西是有寿命的,无形的东西可以长远地流传。三百六十行,人人各有所好,我就爱教师这个行业。它是在塑造人,塑造未来。
 
记者:能不能做一个自我评价?
 
许嘉璐:(笑)自己评价容易给自己评价高了。老子说“自知曰明”啊!第一,我是个好人;第二,我是个普通人;第三,我是个好爷爷。在家里就是个好爷爷,这是我孙子的评价(笑)“全家爷爷最乖”!但我绝对不是个好丈夫,的确,对老伴关心很不够,都是她关心我。
 
从教师角度说,我是一个尽力做好自己工作的教师,是爱自己学生的老师。教了48年书,我没对学生有过一次怒目而视,或者是谴责。我爱我的学生。
 
记者:退休后最想干什么事?许嘉璐:(笑)多睡几个觉,太缺了!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