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32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道言道語
作者是 李亨利博士   

 

道言道語
 
 
 

 

日期:1996-4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 李亨利 總會長

摘錄:《道家會訊2期》

 

 

 


<莊子>

*生和死(一)

         林類是一位年近百歲的老人,當春天時還穿著厚厚的衣服,在已收割後的田地中,一邊唱歌,一邊揀拾地下殘餘的稻穗。孔子的前往衛國的途中,看到這一幕景象,便回頭向弟子們說:「這一位老先生是直得請教的人,不妨試著去與他談談。」子貢自告奮勇的前往,站在田壟上迎著林類,並面對著他而嘆息說:「老先生難道不曾憐憫自己嗎?為什麼還能快樂的唱歌揀拾稻穗?」 林類繼續唱歌拾穗,不理會子貢。子貢則一再追問不停,林類才仰頭回問說:「我有什麼可憐憫的?」

「您年輕時不勤於學形,長大後又不能取得名利,現在年紀老了而沒有妻小,死期又逐漸近了,還有什麼心情能快樂唱歌拾穗呢?」
「我的快樂根源,每個人都擁有,只是他們不把它當快樂反而把它當成憂患罷了。正因我年輕時不勤於學行,長大後又不去取得名利,所以我才有這麼長的壽命。也正因我年紀老了而沒有妻小,死期又逐漸近了,所以我才能這麼的快樂無憂。」
子貢聽了,感到非常的驚異問說:「大家都喜歡長壽不喜歡死亡,你為什麼反而以死亡為快樂呢?」
「生和死,一來一往。所以當我死在這個地方時,怎麼知道不會在另個地方出生呢?而我又有什麼方法知道生和死哪一個是對的呢?在說,我現在的貪生怎能知道不是一件錯誤的事呢?因為如果我死了又怎能知道不會比現在活得更美好呢?」
子貢還是聽不懂林類的意思,便走回去而將這些對話告訴孔子。
孔子說:「這位老先生果然如我所料,是一個值得我請教的人。不過他個人對生和死的觀念,我以為還待斟酌。」

*生和死(二)


        莊子到楚國辦事,路上看見一個骷髏,空枯的只剩骨殼,莊子便以馬鞭去敲擊它,問說:「先生是因為貪生背理,以致於死的嗎?還是國家敗亡,而死在斧的砍殺呢?或是作了對不起父母、妻子的不善行為,因此愧疚而自殺?或是受到凍餓的災難而死的呢?還是只因為你的年壽已盡,足以自然的死亡?」問完了話,莊子就拿起骷髏,把它當成枕頭來睡。到了半夜,骷髏出現在莊子的夢中說:「聽先生的談論,好像是一位辯士。不過所說的都是你們活人的論調,所以也是你們活人的侷限分別,要是像我們死人就沒有這些憂慮了。你願意聽聽人死後的情形嗎?」
「好!」莊子說。
「在死人的世界裡,上沒有君,下沒有臣,也沒有四季流行的運轉,只是悠然自得的和天地共長久,這種快樂的感覺,縱使是國人稱意的國君,也無法與我們相比。」骷髏說。
莊子不相信,就說:「我請掌管生命的神靈,恢復你的形體,還給你骨肉肌膚,再把你送回父母妻子鄉里朋友的身邊你願意嗎?」
骷髏聽了,眉目中立即露出憂愁的樣子說:「我怎麼會放棄目前的極樂世界,再返回人間去接受那些各式各樣的勞苦束縛呢!」

*生和死(三)

 

        莊子的妻子死了,惠子去弔祭;看到莊子正端坐而敲打著鼓盆(瓦缶,古樂器)唱歌。

       惠子說:「你和妻子共同生活,她為你養育兒女,現在由年老死了,你不為她哭泣,倒也罷了,為什麼反而敲打著鼓盆唱歌呢?這不是太過分了嗎?」

        莊子回答說:「不是的。他剛死的時候我怎能不覺得悲傷!但是再往深一點想。她起初並沒有生命,也沒有形體,不但沒有形體,甚至連氣機都沒有。是以她在若有若無之間,經變而生了氣,氣變而化成形,形變而產生了生命,現在由於再變,所以又死了;像這樣生來死亡的變化,不就好像春夏秋冬四時的運轉流行嗎?再說她已經安息在天地之間,而我如果還在為她哭叫著,就會以為自己不懂得自然生命生生不息的道理,因此才停止了凡俗的行為。」

*人生如夢

我怎麼曉得人性的貪生不是一種錯誤而迷惑的事呢?我又怎麼曉得人性的怕死不就像自幼流落在外而不願回鄉的人呢?
麗姬是艾地守封疆人的女兒,當她第一次被送到晉國時,哭得衣襟都濕了;而等到她進入晉王的宮裏,和晉王同睡一床,同吃山珍海味時,她就後悔當初不該那麼哭泣了。


在夢中夢見喝酒作樂的人,醒來時,或許會遭到不愉快的事情而哭泣;而在夢中夢見悲哀哭泣的人,醒來時,或許反而會快樂的去打獵。


人們在作夢時,並不知道自己是在作夢。因此有些人還在夢中夢見自己在占卜夢中的吉凶悔吝,等到醒過來時,才發覺原來是一場夢。


只有能徹底覺悟的人,才會明瞭人生如夢,而那些凡夫俗子卻往往自以為清醒,而現出一副什麼都知曉的樣子;把人區分成君阿臣阿等貴賤尊卑,這實在是一件非常無奈的事。
就像我現在說你在作夢,可能是我自己也在作夢。
以上所言,是一種奇異的論調。或許再經過萬世後能夠遇到大聖人,而解開箇中的奧妙。

*坐忘

孔子的弟子顏回,有一天,對孔子說:「老師!我的修行進步了!」
「怎麼說呢?」
「我可以忘掉禮樂的束縛了!」
「很好!但境界還不夠。」
過了一段時候,顏回再拜見孔子說:「老師!我的修行又進步了!」
「怎麼樣呢?」
「我可以忘掉仁義的束縛了!」
「很好,但境界還應該提升。」
又過了一段時候,顏回再拜見孔子說:「老師!我的修行大有進步了!」
「進步到什麼境界呢?」
「我可以坐忘了!」
孔子驚異不安的問說:「什麼是坐忘?」
「遺忘自己的肢體,拋開自己的聰明;也就是說離棄了形體,驅除了智慧,與自然合而為一,而通暢無阻,就稱為坐忘。」
孔子感嘆的說:「與自然合而為一則對物無好惡之念,與自然共化則對物無永久與不永久之見。你果然非常的賢能,我非常願意和你共勉共勵!」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