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48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黃朴民新讀《孫子兵法》(二)
作者是 黃朴民教授   

 

黃朴民新讀《孫子兵法》(二)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 黃朴民 教授 

摘錄:央視國際《百家講壇》

 

 

《孫子兵法》它實際上誕生的時候,還是蠻早的,出來以後對後世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

 

 

 

  唐朝李世民說了一句話,他說“觀諸兵書,無出孫武”,就是說兵書幾百種,但是沒有一本是超過《孫子兵法》的。王安石說只要用孫子一、兩句話便可以成就功名。有一句話是明朝,就是茅元儀講過的一段話,我認為他對《孫子兵法》的定位是最準確了、講的最好的。他說“前孫子者”,就是比孫子早的兵書,“孫子不遺”,它裡面的精華《孫子兵法》裡面都包含了。“後孫子者”,孫子以後兩千五百年出的一些兵書,“不能遺孫子”,就是超越不了孫子的基本範疇,實際上這句話就把孫子的定位已經定好了。

 

        那麼在國外,《孫子兵法》影響也是蠻大的,你看尼克森,他寫了一本書,《1999不戰而勝》,他裡面就引用了好多的孫子的語錄。西方幾個二十世紀比較著名的戰略學家,像約米尼、利德爾•哈特、柯林斯,這裡有英國的,有美國的,他們都(對)《孫子兵法》都是非常推崇的。

 

出土的孫子兵法竹簡原件,部分原件存於山東省博物館。

圖片轉載:網路

 

 

 

  下面我講第二個問題,我覺得《孫子兵法》的意義,不完全在它兵法的本身。我們現在就要說 ,一本兩千五百年以前的兵書,為什麼到今天大家還要學,還要關注,甚至有的時候還想運用?它本身就有非常值得人思考的內容。我們知道,文化或者說文明有兩種形態,有一種現在我們也很重視,就是說它是當時很輝煌、很有價值的東西。

 

         比如說我們中國的甲骨文、商朝的文字,我們今天肯定有人要,當然人很少了,要去研讀這些文字,但是研讀這些文字,並不是說我們現在書寫什麼電腦輸入法,比如方正輸入法,它不會去發明,用不著了,因為它已經是死的了。我們用它去瞭解商朝的歷史可以,我們去瞭解文字的演變史可以,但這是專家之學,跟老百姓、普通民眾沒有關係,最多跟書法家有點關係,他寫一個甲骨文,寫一副對聯,掛在那裡大家都看不懂,但是大家都說厲害,說這個書法家,說是要寫情書的話,假如說想讓大家不知道的話,做識別的話,可以用甲骨文來寫情書,公開化都不要緊,公開的情書,人家都看不懂,只有你兩個人看得懂。這個是有,但是極個別的現象,不能代表普遍的現象,這是一個情況。

 

 

 

  第二種文明形態,就像《周易》、像《老子》、像《孫子兵法》、像《論語》,這些文明的積澱它還是活的,它是生生不息的,它是今天還是給人能有啟示,能有啟發的一個東西。那麼《孫子兵法》就屬於第二種,跟我們現在生活還有關係的一種文化積澱。那麼《孫子兵法》它始終在提醒大家:怎麼來對待問題?怎麼來把握戰爭的機遇?怎麼來贏得戰爭的勝利?

 

        它是提醒你,它不斷地在提醒,不斷地讓人們去思考,不斷地是給大家始終留下一種探索的空間。那麼,我研究《孫子兵法》十多年,我自己一直在考慮一些問題,我認為《孫子兵法》實際上在十個層面上,對我們今天而且對整個戰爭形態,它提出了自己一種對立的統一的一種矛盾觀。因為解決任何問題,它都在矛盾的互動當中,矛盾的對立和統一當中來運作的。《孫子兵法》關鍵就圍繞著十個問題,十對矛盾,在今天都是我們繼續思考的價值和啟迪的意義。

 

越王句踐劍的全圖

劍身上有“戉王鳩淺自乍用鐱”的8個鳥篆體 

圖片轉載:http://bronzeschinois.wordpress.com

 

 

 

 

  第一個關係,我認為是義與利的關係。就是說戰爭這個東西肯定不好玩,要死人的,從道德的意義上講、從人道的意義上講,戰爭是不應該有的,但是從歷史發展角度講、從實際的利益來講,戰爭又是不可以沒有的。那麼孫子他要解決的問題,他的思想的一個困惑,或者他設法解決的這個問題,就是如何使道德和功利取得一個平衡點,找到一個結合點,統一起來。我們一直以為孫子光講功利,是,孫子特別強調利。他一開始就講了,“兵以詐立,以利動”,就是說軍隊打仗,就是根據利益的大小來決定要不要打,或者怎麼打。那麼他講“非利不動”,就是沒有利益就不要打,得不到好處就不要動,不到威脅的時候,不要動用軍隊。

 

        他首先關注的是一個利,他說“合於利而動”,就是說符合利益,有利益可取,軍隊打;“不合於利,而止”就停下來不要打,他確實是個功利主義這個立場。但是孫子難道就不講道德?孫子是很講道德的,孫子他要“上兵伐謀” ,他就是要用最小的損失來取得最大的戰爭效果。他本身就是人道的做法,他要提倡“伐謀”“伐交”,就是說要打外交戰,要謀略打敗敵人,而反對“伐兵”,就是公開打仗,他最反對的是“攻城”,認為攻城是下策,那麼他也是考慮到人員傷亡,要減輕傷亡,他本身也是有道德的含義在裡面。

 

        那麼這個就是說,他是找一種平衡點,既要講道德,實際上它給我們一個什麼啟發呢?就是說遊戲要有規則,道德要有底線。做什麼事情我認為都是既要講究利,又要講究義,道義跟功利應該有機地統一起來,這是孫子的第一對矛盾。他不斷地探索而且提出了他的看法,你可以不同意他的看法,但是你不能不承認他的思想的深邃性,掌握問題的深刻性,這是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統一,是力與謀的統一、力與計的統一,就是說力量實力跟謀略的統一。《孫子兵法》大家都說是講謀略的,這話沒錯。但是呢,《孫子兵法》不僅僅是講謀略的,它非常注重實力,它跟《三十六計》最大的不同,就是《三十六計》是玩空手道,做無本生意的事情。《孫子兵法》它講你的謀略雖好,你必須用實力做基礎,沒有實力你的謀略就根本無所施展,但是沒有謀略你的實力也是空擺設,也沒用,兩者要有機地統一起來。

 

 

 

  譬如說他講“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他就說一定的土地面積,可以出一定的物質資源,而一定的物質資源,可以出一定的軍隊,一定的軍隊就構成了實力的對比,那麼實力的對比決定了戰爭勝負的最後歸屬,那麼,他是很重視實力的。那麼我們今天也可以想,我們現在既要講技巧、講謀略,同時呢,也更需要講實力。

 

         這個實力當然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譬如說我們作為學生的話,文憑就是個實力,外語就是個實力,電腦方面也是實力,會開車什麼東西的現代人,本身就是一個實力。但是你有這些實力,沒有人賞識你,或者你自己沒有發揮主觀能動性去創造機遇,那麼你這個實力,你只好自己老是憤憤不平,怨命運不公。是啊,沒有人發現你,沒有人重用你,但是等到你計謀最好,你沒實力,你什麼也拿不出來。招聘的時候,它要什麼雙學位,要碩士學位,你拿不出來,那麼連談的機會都沒有,你的謀略根本用不起來。所以孫子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實力跟謀略的統一,這是他的第二個統一。

 

     

                                  秦杜虎符                                  甘肅庄浪出土隋虎符

                                  圖片轉載:網路                                          

 

 

 

        第三個統一,是常與變的統一。孫子他特別重視軍事學的一般原則,這個一般原則就是“常”,穩定的、相對穩定的、已經成為經驗之談的那些東西,這些經驗都是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是經過戰爭實踐提出來的,他對這些東西他認為應該重視。

 

        他還講到了許多這方面的話,譬如說他裡面講到,有些基本原則,我們今天還是有啟發的,他說“窮寇勿迫” ,就是說別人――走投無路的敵人,你不要逼得太凶了。逼得太凶了,他要狗急跳牆,他要跟你拼命的。

 

        包圍敵人要留下缺口,“圍師必闕”,這些都是無數次戰爭得出來的一個經驗,所以呢,這些基本經驗,孫子非常重視。但是孫子認為,用兵更重要的是“變”,他說“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就是軍隊打仗沒有規定的一種具體的方法,但就像流水一樣沒有固定的形狀一樣,流水流到哪裡算哪裡,那麼他認為變化隨機應變,通權達變,才是用兵的最上層的那種境界。所以兩者既要遵從客觀規律,或者說一般的軍事原則,同時又要創造性地運用這些原則,去發揮去運用,這個兩者應該統一起來,這是他的第三個統一。

 

  第四個統一是物與我的統一,尊重客觀規律與發揮主觀能動性的統一。《孫子》裡面有些話我們表面看起來,是很矛盾的那樣子。他說了,“勝可知而不可為”,不可以去強求,不可以去創造,勝利是可以預知的,但是不可以去強行創造、強求;可是他的《虛實篇》裡面又講到了“勝可為也” 這裡他把“不”字拿掉了,這不是撰寫當中出現了錯解,可是他怎麼寫呢?“敵雖眾,可使無鬥”,就是軍隊雖然多,但是讓它打不了,沒法打。

 

         他這個話,一看,在同一本《孫子兵法》裡面,五千多字裡面怎麼會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實際上它就包含了一種深層次、一種哲理的思考。他認為,一方面,戰爭是一種客觀現象,你必須實事求是,尊重客觀的實際,不能違背客觀條件不成熟的時候去打。

 

        但同時,作為指揮員對戰爭面前不是無所作為的、不是被動的,而是應該主動的,你應該積極去創造條件,發揮你的主觀能動性,使勝利早點到來。所以這兩者之間尊重客觀和發揮主觀能動性,兩者不是對立的,甚至認為他們之間是統一的,這是他的第四個對立統一的矛盾體,他不斷給人提供一種思想上的一種啟迪。

 

 

 

宋拓雲麾將軍碑

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館藏

 

  第五個就是虛與實的統一。所謂“上兵伐謀”是他的一面旗幟,它是一種用兵的宗旨,也是最理想的境界,這是一面旗幟,是說的如何打什麼等等,那是具體做的,說的跟做的有時候表面上是不統一的。

 

        實際上孫子認為內在是統一的,基礎做好,最後才能實現遠大的目標。我們今天大家在座的你盡可以想,十年以後我成為比爾蓋茨的那種發大財、開寶馬車人。目標可以定得很高,但是具體的是你還得先把學分修滿了,把文憑先拿出來,先三千五千先幹起來,然後再掙一個月十萬八萬的,那是兩回事,所以它是有步驟和他的遠大目標之間的統一。孫子一直考慮這個問題,所以這是他的兵學裡面又一對矛盾的統一體。

(待續)  

 

 

目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