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44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道家思想與道文化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白玉蟾詩詞論要(上)
作者是 詹石窗所長   

 

白玉蟾詩詞論要(上)

 

 

 

四川大學老子研究院院長

國際道家學術大會代表人

詹石窗所長

 

 

 

〔內容提要〕

 

 

  本文首先就白玉蟾的詩詞進行概括,指出其基本類型有:題贈雜詠詩、修道歌謠、神仙人物及聖賢讚頌詩、丹功道意詩詞。作者對此四種類型的內容作了大體的考察和分析;其次,文章還剖析了白玉蟾詩詞的藝術特色與審美情趣,作者結合其丹道理論闡述其‘艮背止止’的道教美學意蘊。

 

 

〔本文〕

 

  作為金丹派南宗的實際創立者,白玉蟾的傳教授業活動本身便富有文學色彩。由於家學的影響,也由於當時社會風氣的作用,白玉蟾在運用詩詞之作來傳教佈道方面,比起他的前輩來可以說更具備自覺意識,作品數量也更為可觀。

 

 

  一、白玉蟾詩詞的主要類型及其內容

 

  今所存白玉蟾詩詞之作,主要見於《玉隆集》、《上清集》、《武夷集》之內。另外,《海瓊白真人語錄》中也收錄了一小部分作品。考《玉隆集》,收有《聽趙琴士鳴弦》、《贈方壺高士》、《贈蓬壺丁高士琴詩》、《南嶽九真歌題壽寧沖和閣》凡四首。按‘玉隆’之名本出於宋徽宗之手。據《淨明忠孝全書》、《江西通志》等書的記載,江西省新近縣逍遙山,舊有‘許仙祠’,係奉祀晉代著名道士許遜之所,始建於南北朝時期,唐代改名遊惟觀。北宋時加封許遜‘神功妙濟真君’尊號,並昇觀為宮。政和六年(1116),徽宗詔令仿西京洛陽崇福宮體制,重修此宮,乃御賜‘玉隆萬壽宮’匾額。規模宏大,為江南道教宮觀之一大勝景,道門中人參訪者絡繹不絕,白玉蟾所作《玉隆集》當得名於此。檢索該文集,其中多載玉隆宮事蹟,如《玉隆宮會仙閣記》、《湧翠亭記》均屬此類;另外,文集裏還有關於許遜及其弟子生平的詳細資料。由此編輯體例推測,《玉隆集》內所收四首詩的撰寫恐與逍遙山玉隆宮有一定的關聯。

 

 

《上清集》今存《道藏》本《修真十書》卷三十七至卷四十四。自卷三十八至卷四十所收為詩,卷41則為詞;其詞所用之體制主要有滿江紅、念奴嬌、水調歌頭、沁園春、滿庭芳、酹江月、阮郎歸等等。白玉蟾將這些詩詞之作名之曰‘上清’並非無緣無故,而是具有一番求仙用意的。上清之名出於仙境之說。《雲笈七籤》卷四《道教經法傳授部•上清源流經目注序》謂:‘上清者,宮名也。明乎混沌之表,煥乎大羅之天,靈妙虛結,神奇空生,高浮澄淨,以上清為名,乃眾真之所處,大聖之所經也。宮有丹青金書玉字上皇寶經,皆玄古之道,自然之章,起於九天之王,九玄道君推校本元,已歷九萬億九千劫。’按照這種說法,‘上清’本是一種天宮勝境,天上神仙眾真就住在裏邊。白玉蟾以‘上清’為名,大抵取意於《雲笈七籤》所輯錄的這種仙境說。

 

 

  《武夷集》見於《道藏》本《修真十書》卷四十五至卷五十二內。其中卷四十五多半為詩,卷46、四十八、四十九、五十、五十一、五十二均為詩。末有崇安縣尉翠雲子趙汝渠寫的跋語曰:‘嗟予慕道今幾年,檢盡丹書要學仙。鉛汞混融無法度,求金交結欠因緣。抽添徒泥《傳道集》,沐浴不解《悟真篇》。從來玉訣不傳注,莫將紙故徒窮研。半語輕逢至人授,要斷江山一回首。精勤作用有陰陽,反復短長分前後。黃婆媒娉豈因脾,金晶飛躍不在肘。若能奪得天地真,始與天地同長久。’這篇以詩體寫成的跋語提及兩部書。所云《傳道集》即《鍾呂傳道集》,又名《鍾呂傳道記》,係鍾離權向呂洞賓傳道之記錄,而《悟真篇》即張伯端紫陽真人所作。從跋語的語氣來看,其作者雖為縣尉,但也是一位學仙之徒,故所涉兩部書不僅表達了作跋語者的雅好,而且反映了白玉蟾《武夷集》所收詩歌思想旨趣與鍾呂道脈的密切關係。

 

 

  從大體上看,白玉蟾的詩詞作品主要有四種類型:其一是題贈雜詠詩。從其名目看,白玉蟾的題詩大部分與人工建築物有關。如《題西軒壁》、《題精舍》、《題紫芝院》;當然,也有一些作品不是因人工建築物而題,如《題武夷》等等;無論如何,總需有可題之處,方可為之。至於‘贈’的物件則必定是人物,即使題目上沒有點出被贈物件,究其實也是因人而寫的;此外,還有一些作品,既非‘題’亦非‘贈’,但往往因感物或人緣而歌,內容廣博,故謂之‘雜’。白玉蟾題贈雜詠詩常因所涉人物或環境作具體描繪或藝術想像。如《贈方壺高士》:

 

  蓬萊三山壓弱水,鳥飛不盡五雲起。紫麟曉舞丹丘雲,白鹿夜齧黃芽蕊。浩浩神風碧無涯,長空粘水三千里。中有一洞名方壺,玉顏仙翁不知幾。

 

  再如《題三清殿後壁》:

 

  些兒頑石些兒水,畫工撐眸幾俾倪。忽然心孔開一竅,呼吸掇來歸幅紙,白髮黃冠逞神通,手把武夷提得起。大槐宮中作螻蟻,醒來聞此心豁喜。芒鞋竹杖一彈指,三十六峰落眉尾。魏王豈是中秋死,玉骨猶存香迤邐。八年來覓雙鶴,一舉直上三萬里。半杯澆濕曾孫齒,幔亭遺事落人耳。新村渡頭拽轉蓬,寒猿聲落青煙裏。

 

 

  此處所引兩首均為詩中之片斷。第一首是贈送方壺高士的,這很自然會言及方壺本身的狀況;但是,詩人並不是單純地寫方壺,他馳騁自己的想像力,一飛就到了蓬萊、方丈、瀛洲三山仙島。在他所營構的藝術空間裏,與長壽仙人陪伴的儘是祥鳥、麒麟、麋鹿之類。經過一番點綴之後,詩人方才正面點出‘方壺’來,這就使其筆下的主體意象具有廣闊的背景。

 

 

  第二首《題三清殿後壁》則把環境描寫、人物刻劃結合起來,並在這種描寫與刻劃之中融進了仙話典故。如‘魏王’一語即包含著一個流傳已久的仙話故事。據《歷世真仙體道通鑒》載:魏王名子騫,在同州立王城,乃墜地仙人,於武夷山得道。昔有張湛等十二人同詣武夷山求道,‘謁魏王為地主,會天亢旱,魏王置酒,祭仙祈雨。時控鶴仙人承雲鶴白馬從空中而下,遂霈雨澤。張湛等因獲見。時張湛獻仙人詩一絕云:“武夷山下武夷君,白馬垂鞭入紫雲。空裏衹聞三奠酒,龍潭陂上雨氛氛。”仙人得詩甚喜。又見張湛等骨氣不常,訪道精確,意其各有仙分,乃遣何鳳兒往天臺山取仙籍一卷,到山檢視:其謫下凡間為庶類,合居此山八百年,後方得道換骨歸天。仙人既見仙籍,各有姓名,乃安排魏王而下一十三人同居此山,各賜胡麻一合,湯藥半合,遂令魏王開筵置酒。張湛遣元亨打羯鼓,彭令昭吹橫笛,顧思遠立色,李三娘彈琵琶。歡宴而罷,群仙會散。仙人語云:“魏王公等至八百年後可斫取黃心木為棺,於此巖中玄化魂魄,便得歸天。”至期果然玄化。’書中還談到:秦始皇二年八月十五日,武夷君置淆酒會鄉人幔亭峰上。男女千餘人齋戒如期而往,乃見虹梁跨溪,制度精巧。據說山頂還有幔亭彩屋,玲瓏掩映。《仙鑒》中的這些記載乃撮合不同時代的傳說而成,但借助這一資料,卻可以較好地明瞭白玉蟾《題三清殿後壁》一詩的文化背景。由此回顧白氏之詩,我們就不難明白其‘玄韻’所在。白玉蟾不信魏王‘死’於中秋,這固然是其仙道信仰觀念的表現,但也非鑿空而出。《仙鑒》所載‘武夷君’故事出現的一個關鍵日期‘八月十五日’即是中秋,可見白玉蟾‘中秋’之語本有特指。另外,詩中所謂‘八百年來覓雙鶴’亦乃‘點化’傳說中關於魏王公等一十三人‘謫居武夷八百年’之讖語而成。由於白玉蟾採擷了這個光怪陸離的仙話傳說,《題三清殿後壁》一詩的景觀鋪排和人物刻劃也就更加顯得栩栩如生。

 

 

  其二是修道歌謠。收入於《上清集》中的《雲遊歌》、《快活歌》、《畢竟憑地歌》、《安分歌》、《大道歌》、《祈雨歌》均屬此類。就廣義而言,道教所謂修道實際上涉及道人生活的諸多方面,從日常起居到氣功養生,從遊山玩水到昇堂講法,均有道可修。因此,白玉蟾的修道歌謠內容也就涉及諸多領域。其中有一些敘述個人經歷的作品寫得樸實逼真:

 

  雲遊難,雲遊難,萬里水煙四海寬。說著這般滋味苦,教人怎不鼻頭酸。初別家山辭骨肉,腰下有錢三百足。思量尋思訪道難,今夜不知何處宿。不覺行行三兩程,人言此地是漳城。身上衣裳典賣盡,路上何曾見一人?初到江村宿孤館,鳥啼花落千林晚。明朝早膳又起行,衹有隨身一柄傘。漸漸來來興化軍,風雨瀟瀟欲送春。

 

 

  這是《雲遊歌》裏的一小段。詩分兩首,共有一一九二字。如此大的篇幅在宋代以前中國詩壇上是少見的。這首詩作者將自己如何雲遊以及雲遊過程中所遇到的種種困難如實地記載下來。詩中言及他雲遊時曾經‘艱辛腳無力’,甚至滿身瘙癢,生了蝨子。他隱姓埋名,忍饑挨餓,年復一年地雲遊,在開頭雖曾有過短暫的猶疑,但還是堅定道心,繼續遊歷下去。‘江之東西湖南北,浙之左右接西蜀。廣閩淮海數萬里,千山萬水空碌碌。雲遊不覺已多年,道友笑我何風(瘋)顛。’他雲遊的地域是很廣的,經歷的時間也比較長。他吃過許多苦頭,也流過淚水;但他沒有後退。正如許多宗教創始人一樣,他的行動顯得怪異。在別人眼中,他簡直就是一個瘋子,但他卻以之為樂:

 

 

  破衲雖破破複補,身中自有長生寶。拄杖奚用巖頭藤,草鞋不用田中槁。或狂走,或兀坐,或端立,或仰臥。時人但道我風(瘋)癲,我本不癲誰識我?熱時衹飲華池雪,寒時獨向丹中火。饑時愛喫黑龍肝,渴時貪吸青龍腦。絳宮新發牡丹花,靈台初生薏苡草。卻笑顏回不為夭,又道彭鏗未是老。一盞中黃酒更甜,千篇《內景》詩尤好。沒弦琴兒不用彈,無生曲子無人和。朝朝暮暮打憨癡,且無一點閒煩惱。

 

 

這是《快活歌》中的一小節。與《雲遊歌》那種淒涼氣氛不同,《快活歌》具有苦中作樂的氛圍。儘管詩人穿著破衣裳,召來旁觀者種種嘲笑,但他仍舊我行我素。他之所以能夠達到這種境地,首先是由於自己已經有了求道的信念。其次還在於他練就龍虎大丹。詩中所謂‘華池雪’指的是煉內丹時口中出現的津液。而‘丹中火’指的是丹田之熱感。至於‘黑龍肝’、‘青龍腦’亦均是譬喻,無非是暗指內丹修煉所獲得的特異效果。從操作程式上看,內丹修煉屬個人行為,在外觀上又是無形無狀的。這就好像無弦的琴不彈自鳴,沒有起點的曲子他人無所奉和。然而,這種看似封閉的‘玄修’,實際上卻是自我心理調節平衡之法門。衹有實修且具真體驗者方能練就此等領悟之語。

 

 

  其三是神仙人物及聖賢讚頌詩。道教的神仙人物為數眾多,或載於典籍,或繪諸畫冊,或雕之宮觀,或傳在口碑。宋代之前,已有道教學者根據神仙人物故事而作詩,但數量不多,且零星而無系統;白玉蟾或許是出於自我修持的需要抑或是出於弘揚道法的需要,專門創作了第一代天師至第三十二代天師讚頌詩,題為《讚歷代天師》,凡三十二首。就他所處時代的天師道來說,這三十二首讚頌詩已經構成一個相對完整的系統。另有《畫中眾仙歌》雖名為‘歌’,但亦具讚美之意,故歸入讚頌詩之列當無不可。又考諸《上清集》有《知宮王琳甫讚銘》、《讚管轄陳君綠雲先生之像》、《虛靖先生》、《朱文公像疏》、《讚文公遺像》、《倪梅窗喜神讚》、《周伯神喜神讚》若干首,受讚者有道門宗師高士,也有儒家聖賢。如朱文公,乃著名理學家;但在道教中也有重要影響,況且他還提舉武夷沖佑觀,故道門中人實已將之奉為知己。白玉蟾為之作讚及疏,一方面反映了他對儒家思想的某種認同,另一方面也說明朱文公在道門中具有美好的印象。

 

 

  白玉蟾撰寫讚頌詩,有一定文獻作根據,且力圖以簡練的語言概括其主要活動,為其畫出一幅‘肖像’來。譬如,對於第一代天師張道陵,白玉蟾頌云:

 

  雲錦山前煉大丹,六天魔魅骨毛寒。

 

  一從飛鶴歸玄省,煙雨瀟瀟玉局壇。

 

雲錦山即龍虎山,在今江西省桂溪縣西南。其狀兩峰對峙,如龍蟠虎踞。按照白玉蟾的看法,張道陵曾經在雲錦山修煉大丹。這是否有根據呢?考《漢天師世家》卷二有張道陵之傳,其略云:天師諱道陵,字輔漢,沛豐邑人。九世祖張良遊下邳圮上,黃石公授之以秘書。後從漢高祖取天下,因有功封留侯。子孫蔓延,至漢建武十年(三四)正月十五日,道陵生於吳之天目山。長而聰慧,喜天文、地理、圖書、讖緯之秘。永平十五年(七一),道陵二十五歲,以直言極諫科高中,拜江州令,謝官歸洛陽北邙山修煉。其後,漢諸帝屢召未就。他‘遊淮,居桐柏太平山,獨與弟子從淮入鄱陽,登樂平雩子峰,山神拜於道,願受驅策,命廟食峰下煉丹。其間,山神知覺,而雙鶴導其出入,遂棄其地,溯流入雲錦山,煉九天神丹。丹成而龍虎見,山因以名。時年六十餘,餌之益壯。’《漢天師世家》出於天師道傳人之手,行文不可免存在自神其教之處,而張道陵在雲錦山是否煉成‘九天神丹’,也是一個有待進一步考證的問題;但《漢天師世家》關於張道陵本傳的記載卻證明白玉蟾的讚頌詩有其來歷。

 

 

再如第七代天師,白玉蟾頌云:

 

  當年辟穀煉仙丹,召雨呼雷譬似閒。

 

  四海有人膺法錄,笑攜筇去鶴鳴山。

 

這裏涉及道教修煉的一個重要現象——辟穀。第七代天師是否懂得辟穀呢?《漢天師世家》卷二記載:‘七代天師諱回,字仲昌,初能言,即問道是何物?眾不能答。慨然失笑而歎。五歲欲傳經錄,父曰:且讀儒書。對曰:祖書不讀,讀他書何為?十歲嗣教,能辟穀,日行數百里。後入青城山,不知所終。元至正十三年贈玉清輔教弘濟真君。’關於第七代天師的名字問題,白玉蟾讚頌詩謂之‘諱仲回,字德昌’,與《漢天師世家》的記載不同,但辟穀一事卻有案可稽。至於‘煉仙丹’之事,如果從內丹角度看則情理可通。因為‘仙丹’乃是泛指,辟穀在內丹家眼裏也是煉丹的手段,最終是能夠煉成仙丹的。按照這種思想邏輯,則白玉蟾頌第七代天師乃‘辟穀’與‘煉丹’相連,於道派立場看乃順理成章。他如‘召雨呼雷’,實為天師道世傳之秘法,以之形容第七代天師亦無不妥。因此,這一篇讚頌詩章大體而言,也事出有據。

 

 

  當然,也不是說,白玉蟾的所有讚頌詩都有文獻依據。從藝術的角度看,那是不可能的。再說,任何一個作者都有自己的思想傾向,白玉蟾也不例外。他為歷代天師畫像,本應多從符法方面著手,但他並沒有這樣做;相反,他倒加重了金丹方面的內容。在他的筆下,有相當一部分天師都成了修煉金丹的高手。他寫第十四代天師‘丹鼎能乾活水銀’;第十五代天師‘丹台一點玉髯翁’;第十八代天師‘玉爐進火結丹砂’……無論出於什麽目的,這些讚頌詩也表現了他所屬道派的基本立場。

 

 

  其四是丹功道意詞。關於金丹內功修煉的問題,白玉蟾寫了很多作品。他不僅運用詩的形式,也注意運用詞的形式。《上清集》所收《水調歌頭》、《沁園春》若干首,其主題均標明是《修煉》,至於題為《自述》的一類亦大抵屬修煉之作。修煉什麽呢?就是金丹內功:

 

 

  要做神仙,煉丹工夫,譬似閒。但姹女承龍,金公御虎;玉爐火赤,土釜灰寒。鉛裏藏銀,砂中取汞,神水華池上下間。三田內,有一條徑路,直透泥丸。一聲雷震昆山,真橐龠、飛沖夾脊雙關。見白雪漫天,黃芽滿地;龜蛇繚繞,鳥兔掀翻。自古乾坤,這些坎離,九轉烹煎結大還。靈丹就,未飛昇上闕,且在人寰。

 

 

這是一首《沁園春》詞。在金丹派看來,做個神仙並不難,關鍵所在是掌握金丹修煉之大法。白玉蟾的詞充分反映了這種思想。不過,在白玉蟾眼裏,金丹大法的修煉也不是什麽難事,而是‘悠閒’工夫。詞中使用許多內丹學的專有名詞,諸如‘姹女’、‘金公’、‘玉爐’、‘土釜’等等,這些術語在其他道教丹經或詩詞作品中,也常常可以見到。白玉蟾把它們加以重新的組合,並配上恰當的動詞,這就使詞的意象踴躍起來。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