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65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道家思想與道文化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九十年代的道家、道教研究
作者是 李遠國 先生   

 

 

九十年代的道家、道教研究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李遠國

 

 

 

 

    本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對中國道家、道教的研究,海內外學者表現了前所未有的熱情。大量研究成果的發表,內容非常廣泛,從而使中國學術界中長期沉悶的這一領域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毫無疑問,這是中國思想文化史上的一大進步,亦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改革開放的中國近十年來在思想、文化、社會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

 

 

     由於這段時期道家、道教研究的成果甚豐,很難把握全況。這裏僅以《道家文化研究》所刊論文為例,從一個角度看一看該時期道家、道教研究的狀況。《道家文化研究》創刊於一九九二年六月,由香港青松觀——香港道教學院主辦。主編為臺灣大學教授、北京大學教授陳鼓應先生,並有一個由中國大陸、香港、臺灣與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德國、荷蘭、比利時等國家、地區眾多著名學者組成的編委會。故所刊論文來自世界範圍,學術水平頗高,是目前國內外專門發表道家、道教學術論文的重要的刊物,從而受到國際道家、道教研究界的廣泛關注與好評。至一九九八年七月,六年之間該刊已出版十四輯,共發表學術論文、文章四一七篇;其題材豐富,內容廣泛,重點突出,屢有突破,成為展示道家、道教研究最新成果的視窗。這裏,通過對這些論文的分析,看一看九十年代道家、道教研究的宗旨、重點及其方法。

 

 

  一〓道家、道教研究的宗旨

 

   眾所周知,任何一種學術的研究,都應該有其明確的目的。那麽《道家文化研究》創辦的宗旨是什麽呢?從主編陳鼓應教授在創刊號上所說可知,首先是需要正本清源,弄清歷史的本來面目。他說:‘長期以來,由於受崇儒風氣的影響,道家哲學一直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在曆史上,儒家之成為官方哲學,道家之成為民間哲學的分野也至為明顯。自本世紀二、三十年代以來,一些在學術上有巨大影響的崇儒學者,有意無意地模糊了老子其人,而且把老子自著的《老子》挪後,以降低“中國哲學之父”老子在中國哲學史上的開創性地位。其實,老子的道論不僅建立了中國哲學史上第一個相當完整的本體論與宇宙論的系統,而且,其道論成為中國哲學內在聯繫的一條主線。——這是道家之所以成為中國哲學主幹地位的關鍵因素。’

 

 

  此外,陳鼓應教授還提出了需要重視的五個方面:(一)長期以來許多道家著作常被學界誤判為偽書,如《列子》、《尹文子》、《文子》、《鶡冠子》等,究竟真偽如何,都有重新考訂的必要。(二)近二十年來,由於地下古代文獻的出土,彌補了古代思想史上的許多缺頁,修正了若干重要問題,因此利用考古新發現的成果,重新探討先秦黃老說是一項新的課題。(三)道家為主的齊國稷下學派,向為學界所忽略,而稷下學派研究的重要性,在於可以發現先秦道家是一個極為NF8B4雜的問題,以及孟子、荀子與稷下道家的關係究竟如何?總之,稷下這一個巨大的思想寶庫,有太多尚待挖掘的工作。(四)有些道家的著作長期以來被劃歸為儒學的範圍,如《易傳》究竟是屬於道家還是儒家就是值得理清的一個課題。(五)以道家為思想淵源的道教,在海內外漸受學界的重視,如何使道教研究進一步深化,促進國內外道教研究的交流,也是其創刊的一個重要因素。

 

 

  基於以上的考慮,《道家文化研究》有計劃地組織刊發了一大批論文,從文獻考辨、學派特徵、思想體系、文化背景、社會影響、歷史地位諸方面進行多層次多方面的探討,取得了許多令人矚目的進展。

 

 

  在辨偽存真、正本清源的基礎上,一些學者還十分關注道家、道教在其幾千年連續不斷的發展過程中,又有什麼特點與規律。如任繼愈先生指出:‘道家流於戰國中期,它隨楚文化勢力的擴大,影響到中原地區。’其後有二千多年的歷史,有時高漲,有時沉寂,不是一成不變的。‘從老子的本來面貌到張魯的《老子》,河上公的《老子》,《老子想爾注》,到魏源、嚴復理解的《老子》,有很大的差異。’並指出:‘儒道兩家起源於先秦,漢以後才得到廣泛傳播,影響深遠。兩家互有消長,卻又長期共存。這種現象值得引起注意。其他學派也有其興盛時期,但都不及儒道兩家壽命長久。物無妄然,必由其理。探究其所以然,還要從秦漢大一統的總形勢來考慮。’即從中華民族大一統的歷史背景著眼,有力地論證了儒道兩家皆源遠流長,為中華民族的統一與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都為今後創建中華民族新時代的哲學體系提供了不可缺少的思想資料。

 

 

  另一位著名學者牟鍾鑒教授,則從思想史的角度,客觀地分析了道家學派演變的七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老學;第二階段是老子後學,包括楊朱、田駢、慎到、彭蒙、宋鈃、尹文、關尹、列子;第三階段是莊子及其後學;第四階段是黃老之學,即秦漢道家;第五階段是漢末道教;第六階段是魏晉玄學,即新道家;第七階段隋唐以後餘緒不絕。’其結論建立在縝密的探究之上,令人信服。

 

 

  其三,如何評價道家、道教在中國歷史上的作用,亦是眾多學者關心的熱點。如該刊先後發表了張岱年《道家在中國哲學史上的地位》、陳鼓應《道家在先秦哲學史上的主幹地位》、卿希泰《試論道家文化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地位》、方立天《道與禪——道家對禪宗思想的影響》、朱伯昆《道家的思維方式與中國形而學傳統》、任繼愈《中國哲學史的里程碑——老子的‘無’》、胡家聰《道家學說及對先秦儒學的影響》、塗又光《〈老子〉為中國哲學主根說》、成復旺《道家的超越哲學與中國文藝超越精神》等,這些大多出自學界大家之手的論文,一反過去學界中對道家貶多於褒的評說,更為客觀公正地肯定了道家在中國文化中所起的積極作用。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近年來由陳鼓應先生首倡的‘道家主幹說’,即‘中國哲學史實際上是一系列以道家思想為主幹,道、儒、墨、法諸家互補發展的歷史,而決不是像一些學者所描述的主要是一部儒家思想發展的歷史。’這一建立在對道家思想進行重新評價基礎之上的觀點,雖然時下尚未得到中國哲學界的多數認同,但畢竟富有啟發性,從而引起了學界廣泛的關注,使人們注意到道家思想的深刻內容與積極意義,注意到道家思想對中國文化廣泛的影響,注意到中國哲學發展是一個各學派思想相互交流、融合的過程,它們都對中國哲學和文化的發展作出過貢獻。

 

 

  其四,道家文化對近現代思想界與當代社會又有什麽影響呢?這亦是該領域研究的一個熱點。從此刊中有關論文可知,關注的要點有二,一是通過對嚴復、章太炎、馮友蘭、金嶽霖、熊十力等國學大師思想的探討,弄清當代道家思想的面貌;一是尋覓李約瑟、榮格、尼采、海德格爾與道家思想的關係,遠眺道家思想對西方文化的影響。力圖從中國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大視野上,闡發道家思想在構建文化發展方面的意義和價值,並確立‘當代新道家’的地位。

 

 

正如一些學者所指出的那樣:‘道的哲學已經不僅僅是中國的文化遺產,它早已為西方人吸收和運用,成為世界人民共同的文化遺產。’‘我們可以自豪地說,老子不僅屬於中國,也屬於全世界。“道”不僅是中國人的共同語言,也有可能成為全人類的共同語言,道依恁其深刻性與包容性的優勢正在走向世界,為越來越多的人所熱愛,由此人間可以避免許多災難與痛苦,這將是人類的福音。’  

 

 

  總結以上所言,可從一個側面瞭解九十年代道家、道教研究的宗旨。一是正本清源,弄清曆史的本面面目。二是總結歷史的經驗,探討道家、道教發展的規律與特點。三是瞭解道家、道教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客觀評價它的歷史地位。四是披沙淘金,梳理道家、道教對近現代社會的影響,發掘它的現代價值及其世界意義。

 

 

  二〓道家、道教研究的重點

 

  分析《道家文化研究》所刊論文,這個時期研究的重點主要有八個方面。第一是對先秦、道家文獻的研究,第二是對簡帛文書的研究,第三是對敦煌道經的研究,第四是對先秦道家思想的研究,第五是對秦漢黃老思想的研究,第六是對道家易學的研究,第七是對道教易學的研究,第八是當代新道家的研究。下麵分別述之。

 

 

  (一)先秦道家文獻的研究

  在中國哲學研究中,由於眾多學者對先秦道家著作《老子》、《列子》、《文子》、《尹文子》、《鶡冠子》的成書時代多持懷疑,因此怎樣理解與評價先秦道家,成為學界中長期爭論不休的一大問題。有鑒於此,一批學者在該刊中發表了許多文章,旗幟鮮明地論證這些著作皆為先秦文獻,為研究先秦道家思想提供一個更為紮實的基礎。如劉笑敢先生通過對《老子》與《詩經》中所用的韻文比較,論證《老子》當為春秋末年的作品,故應肯定司馬遷關於老子著書時代的記載,有理由回到《老子》早期說的立場上來。胡家聰先生從尹文學派活動的時代背景,《尹文子》本身的內證、思想特徵,以及該書的流傳,力證《尹文子》並非偽書。李學勤先生將《鶡冠子》與長沙馬王堆帛書《黃帝四經》、子彈庫楚國帛書加以對比考證,得出《鶡冠子》成書在秦焚書以前,並非偽書。陳廣忠先生從版本學、文獻學、語言學諸方面,三論《列子》,有力地證明瞭其書確為先秦古籍。。

 

 

  正是在打破對前人迷信的基礎上,對先秦道家文獻的考證取得了相當的成就,並引起學界對先秦道家更為廣泛的研究。涉及到老莊學派、田駢學派、慎到學派、宋鈃學派、尹文學派、楊朱學派、管子學派、稷下學派等,涉及到道家與易學、儒學、墨學、陰陽家、法家的關係,從而使先秦道家的研究呈現出一派興旺的景象。

 

 

  (二)簡帛文書的研究

 

  應該指出,這一時期出現道家學術研究的盛況,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一大批道家珍貴文獻的出土。一九七三年馬王堆漢墓帛書的問世,在全世界引起了轟動。其內容豐富,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是研究先秦、秦漢文化史、思想史的重要文獻,其中相當一部份是屬於道家的。其後,荊門郭店楚簡《老子》,定州八角廊漢簡《文子》等陸續出土,更為道家的研究提供了豐富的資料。

 

 

  對此,《道家文化研究》編委會抓住時機,組織了一批學者集中整理、研究這批出土文獻。除陸續刊發了十九篇有關簡帛文書的論文外,並編印了《馬王堆帛書專號》,內收論文四六篇,系統地評價了帛書《繫辭》、《黃帝四經》、《周易》、《二三子問》、《易之義》、《要》、《繆要》、《昭力》、《老子》、《道原》、《經法》、《伊尹》、《五行篇》、《卻NF8B6食氣》等文獻,內容涉及它們的歷史背景、學術源流、思想內容、版本語言、影響價值。此外,還首次向社會公佈了古佚易說《易三義》、《二三子問》、《要》的釋文,發表了重新整理的《繫辭》釋文。這部專輯的問世,不僅澄清了歷史上諸多的疑問,同時有力地推動了對秦漢黃老學派的研究,填補了道家研究的一個空白。毫無疑問,這是九十年代道家研究領域最為燦爛的成果之一。亦代表了學術研究中的新方向,即充分利用考古新發現來推動其學科研究的發展。

 

 

  (三)敦煌道經的研究

 

  二十世紀初,敦煌文獻的發現,成為震驚世界文化界的一件大事。數萬件古代典籍中,道教書籍雖不多,但多為罕為人知的古代寫本,故頗受學人關注。前輩學者如湯用彤、蒙文通、陳國符、薑亮夫、饒宗頤等,在利用敦煌道經方面,樹立了崇高的典範。近年來,又有一批中青年學者十分投入,從更加廣泛的領域從事對敦煌道經的整理研究,使此課題亦成為道教研究一個熱點。對此,《道家文化研究》聯絡廣州、北京、敦煌、澳門等地相關學者,在短短一年內便奉獻出一冊《敦煌道教文獻研究專號》。

 

 

  《專號》共收論文十七篇,既有對敦煌道經總體評述,亦有對一些道經重點剖析,並涉及到敦煌道經的歷史背景、思想內容、版本時代,以及經中所反映的道教、佛教之關係。如蘇晉仁先生指出,敦煌道經之所以珍貴,其義有五:一是歷代有爭議的經典,重現於世。二是發揮道教理論的著作,後世失傳的,因此而現。三是可辨歷史真相,明佛、道二教之爭。四是可以彌補《道藏》本的脫漏,補缺續殘以成完璧。五是見於古籍著錄,而久無傳本的,如《老子想爾注》等,終見天日。姜伯勤先生從道釋關係的角度,研究敦煌‘佛教從道教中吸取了什麽’?敦煌‘道教從佛教沒有吸取什麽’?通過探究敦煌所見的持續千年的道釋相激的歷程,反映了中國人以道家精神與大乘佛學智慧相結合的追尋中國智慧的歷程。此外一些學者對《南華真經》、《老子化胡經》、《老子變化經》、《太極左仙公請問經》、《洞淵神咒經》、《道家雜齋文範集》、《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號》、《昇玄內教經》、《太上靈寶洗浴身心經》、《大道通玄要》、《本際經》、《古靈寶經》等皆做了深入細緻的分析,對目前方興未艾的中古道教及重玄學研究,增添了令人矚目的亮點。

 

 

  (四)先秦道家思想的研究

 

  先秦道家思想的淵源及其特徵,直接關係著中國道家、道教文化的命脈,故對此課題的研究甚為重要。在辨偽存真的基礎上,該刊陸續編發一批論文,從不同的角度探討先秦道家思想。如陳張婉莘《老子對死亡的看法》、顏世安《生命•自然•道》、蔡尚思《莊子思想簡評》、蒙培元《老莊哲學思維特徵》、裘錫圭《稷下道家精氣說的研究》、王博《老子思維方式的史官特色》、拉夫薩夫《老子:嬰兒與水》、胡家聰《尹文黃老思想與稷下‘百家爭鳴’》、金穀治《〈莊子〉的生死觀》、魏啟鵬《范蠡及其天道論》、白奚《論田駢、慎到學術之異同》、蒙培元《自由與自然》等論文,大多思路獨特,提出了富有新意的見解。

 

 

  此外,一些學者還將先秦道家與儒家、當代西方思想家的關係列為重點,探討儒道之間、中外之間相互交流的特徵。如趙吉惠《論荀學是稷下黃老之學》、郭沂《老子對孟子思想的影響》、白奚《〈管子〉心氣論對孟子思想的影響》、孫開泰《稷下黃老三學對孟子思想的影響》、餘明光《荀子思想與黃老之學》、胡家聰《論儒家荀況思想與道家哲學的關係》等,廣征博引,深入剖析,論證了道家學說對先秦儒學的影響,在探討中外思想交流方面,重要的論文有馮禹《莊子與印度商羯羅之比較研究》、格拉姆•帕克斯《漫遊:莊子與查拉斯圖拉》、熊偉《道家與海德格爾》、鄭湧《以海德格爾為參照點看老莊》、格拉姆•帕克斯《人與自然——尼采哲學與道家學說之比較研究》、張天昱《從‘思’之大道到‘無’之境界》、張祥龍《海德格爾論‘道’與東方哲學》、劉鑫《德里達與道家之道》、王宗昱《榮格的道教研究》、劉昌元《莊子、尼采與藝術的世界觀》等,從更為廣闊的視野探討道家學說在世界範圍內的傳播與影響。

 

 

  (五)秦漢黃老思想的研究

 

  由於一大批秦漢文獻的出土,極大地推動了該領域的研究。從該刊創辦伊始,便十分重視對秦漢黃老思想的探討,先後發表了一批論文,從黃老學派的學術淵源、文獻著作、時代背景、思想特徵、歷史地位多方面進行了研究。如王葆玹先生通過對西漢國家宗教、黃老思想、神真系統的綜合研究,認為西漢時期的國家宗教體制,乃是以黃老學派的宗教理論為其思想基礎,並論證東漢道教思想乃是直接源於黃老學說。李零先生指出,黃老之術盛於兩漢,是上承先秦道家,下啟漢末道教的重要環節。但黃、老有別,背景與主體不同,‘故二者並稱不是混融合一,而是互為表裏。它們構成後世道教的理論基石。’陳麗桂教授根據司馬談《論六家要旨》裏對黃老道家思想理論的提挈,實際參證馬王堆黃老帛書的理論內容,推知黃老思想是以道、法為主,欲兼採各家思想的君術。它們重道術、主靜因、任無為、尚刑名、講時變、尊君崇法,常藉天道以論治道,把天道、治道一體通貫,也用精氣去詮釋形、神,而大談修養問題。這一思想理論自黃老帛書而下,經《管子•內業》、《白心》乃至法家的申不害、慎到、韓非,雜家的《呂氏春秋》、《淮南子》,將理論發展到了頂峰,並影響到董仲舒等儒流。這些深入精微的分析,對瞭解黃老學派在承上啟下的歷史時期所起的重要作用大有幫助。

 

 

  (六)道家易學的研究

 

  自陳鼓應先生提出《易傳》當係道家之作後,很快引起了眾多學者的關注,使這個一向被學界忽視的課題——道家與易學的關係,逐漸成為熱點,從而促成《道家文化研究》——《道家易專號》的問世。該專輯共刊論文二七篇,反映了關於道家易學研究的最新成果。

 

 

     如陳鼓應先生指出:道家易始於老子,老子‘引易入道’,建立了中國哲學史上第一個系統性的辯證法思想。戰國道家或易學‘引道入易’,將原本是占筮之書的《周易》予以哲學化。其間老學、莊學、黃老之學與易學的關係十分密切,《易傳》的哲學思想主要是融合了道家三派的重要概念、範疇和思維方式而形成的王葆玹先生從探討道家經典的系統性著手,說明戰國秦漢道家分為南北兩支,北方道家尊崇‘黃老易’的系統,南方道家尊崇‘莊老易’的系統。李中華先生試圖從材料與學理兩個方面,對《易》、《老》關係作系統的梳理,以探明《老子》哲學中的一些重要範疇及觀念與《周易》古經的聯繫,其目的一是辨《易》非儒家之專有,二是述《易》、《老》之間的本質聯繫,三是明《老》源於《易》。鄭萬耕先生則將《易傳》與《淮南子》、《老子指歸》對比,從八個方面,對《易傳》與西漢道家的關係進行詳盡的剖析,認為《淮南子》和嚴君平深受《易傳》影響,並授引以補充或改造道家學說。魏啟鵬先生二論《太玄》,認為《太玄》以黃老之學為宗旨,結合漢代天文律曆等自然科學成就,構建了宏大的世界圖式,以其理性之光閃現於西漢的黃昏。同時指出,研究揚雄的學術淵源,應當重視巴蜀文化的影響,特別是嚴遵的黃老哲學和道家易學為《太玄》奠定了理論基礎。

 

 

  此外,一些學者還就東漢易學、纖緯之學、鄭玄易學、虞翻易學、王弼易學、周敦頤易學、三蘇易學、程頤易學等撰文探討,從而將道家易的研究,從先秦一直延續到宋代,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中國哲學史上的一個空白。總之,道家在易學哲學史上有著難以估量的影響,這方面的工作有待學界繼續發掘與發展。

 

 

  (七)道教易學的研究

 

  道教易學之課題,首次出現在易學史研究中,這當為中國道教史、中國哲學史研究中的一件大事。就易學而言,自宋代圖書象數興盛,其中一些難解之謎,似乎都與道教有關。就道教而言,自《周易參同契》、《悟真篇》以來,凡言內外丹法、先天太極之學,皆與易學相聯無間。因此,這種不同學術領域的交叉、對話,不僅拓寬了研究者的視野,也更接近歷史文化之原貌。學者們在研究中發現,道教易學與道家易學、儒家易學雖同一淵源,但其形成與發展,自有一套獨特的理旨、風格以及歷史流系,從一個角度映現了道教思想的歷史發展。正如它有助於解開某些易學史上謎一樣,道教易學也是深入理解道教思想的必然途徑。

 

 

  為了順應並且推動這個課題的研究,《道家文化研究》特辟《道教易學專號》,內刊十七篇論文,圍繞道教易學的基本特徵、發展階段、思想內容、著作文獻等方面展開了討論,就人物而言,涉及到魏伯陽、陳摶、邵雍、朱熹、張伯端、俞琰、李道純、雷思齊等;就文獻而言,評述了《參同契》、《易龍圖》、《先天圖》、《太極圖》、《河圖》、《洛書》、《伊川擊址集》、《觀物篇》、《周易本義》、《悟真篇》、《易外別傳》、《易圖通變》等五、六十種著作,確為學界第一次較為系統的評介道教易學。當然,就目前狀況而言,這個課題的研究尚未取得重大的成果,但它畢竟開闢了一條新的探討之途,在對道教易學理解的漸進過程中,顯然有助於對整個道教文化的認識,有益於領悟‘道教之真神’,並對其歷史文化價值作出應有的評估。

 

 

  (八)當代新道家的研究

 

  近年來道家領域內最具突破性的進展,是對近當代道家思想的研究。許多學者著力從道家這一新角度,對近當代的學術思想進行重新的梳理,提出了許多新的見解,給人以一種別有天地、新意盎然的感覺。如對近代道家思想,人們的目光主要集中在魏源、曾國藩、嚴復、譚嗣同、章太炎、梁啟超等人,從政治、思想和文化三個層面上論述近代道家思想的新開展。

 

 

關於當代道家思想的研究,更是新見迭出,突出地表現在馮友蘭、金嶽霖、熊十力等國學大師的學派歸屬問題上。從近代到當代,這麽多人物被提出來重新討論,其中大多都是第一次,這無疑是道家文化研究的重大進展。

 

 

  從已刊發的論文中,可以看到這一課題發展的趨勢。如王中江先生以嚴復、章太炎、梁啟超、王國維、胡適五位大師為例,考察他們對道家哲學的現代理解。指出十九世紀末中國哲學同西方哲學開始有了較多的接觸,外來的觀念被輸入進來,構成了哲學家們新的‘先見’,並用這些外來觀念去觀察道家原典,從而對道家原典作出了一些新的理解,嚴、章等人正是開啟風氣的人物。李維武先生認為,熊十力在重建中國哲學本體論時,固然以‘現代新儒家’為其標誌,以‘新的唯識論’稱其體系,並對老莊思想多有批評,但與道家哲學的聯繫則是不可否認的。這種聯繫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道家哲學給熊十力重建本體論以智慧的啟迪,一是熊十力在建構本體論中融入了道家哲學的思想資料。羅熾先生指出,在馮友蘭的學術體系中,看來首推儒學,但其學本論文卻以道家主題為最。這一方面說明,道家學說還有待於更深入的探究,同時也可以說明馮先生道家之學的價值觀。胡軍認為,金嶽霖雖然在哲學方法上主要受西方分析哲學的影響,但就其哲學觀而言,他的思想處處閃爍著道家哲學的光彩。金嶽霖自覺地利用西方哲學中的強烈邏輯意識來改造傳統道家哲學,在此基礎上創造性地構造出一個現代新道家的形而上學思想系統。通過對當代這些哲學大師思想的全新闡釋,‘當代新道家’的概念被正式提出了。它的正式問世,是中國哲學界的一件大事,其將要產生的深遠影響是可以預見的。

 

 

 三〓道家、道教研究的方法與前景

 

    九十年代的道家、道教研究,其方法上亦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從宏觀上看,學者們以更加廣闊的視野和恢弘的氣勢,採取綜合分析、縱橫對比、內外融貫的方法,論述 了道家在中國哲學中的地位,道家的精神遺產,道家文化對中國文化的影響,道家文化的現代價值等問題。從微觀上看,人們除了對道家哲學的核心範疇‘道’、‘無’、‘自然’、‘玄’等興趣仍然,於重新疏釋中見新意之外,更大的興趣集中在對道家各流派的衍化、傳承和特徵上。由早期的南北道家、稷下道家,經漢晉以降直至近代,都有精到的闡論,這表明道家哲學的研究正在向縱深開展。此外,人們還關注於以往研究中的一些薄弱環節和空白點,如道教的起源、道教的各個道派、道教與民間信仰、道教內丹學、道教符錄學、道教倫理學、道教科儀、道教文物、道教考古、道教神系等進行梳理和深研,這些都標誌著道教研究已經進入到更深的層次。由於一大批道家古文獻的發現,推動了人們關心道家、道教方面的考古新發現,並將考古成果與文獻研究相結合,這是九十年代該領域研究的新方法和新方向。除前面已介紹的關於簡帛文書的研究之外,一些學者還充分利用考古新發現,來探討道教的起源與文化特徵。如張勳燎先生通過對東漢墓葬出土的解注器材料的詳盡分析,為解決天師道和整個道教的起源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王育成先生據大量第一手文物資料,將道教符錄的演變歷史分為兩大時期、三個階段,指明它至遲在戰國時符已產生,‘是我國古長期留存的一種符號化的巫道語言和宗教秘密文字,是一種特殊形式的思想沉積物。’劉昭瑞通過對北魏姚伯多道教造像碑的考論,說明瞭《老子想爾注》在北魏時期的流傳和影響,對如何評價寇謙之及認識北魏道教亦有幫助。這些皆是將考古發現與文獻研究有機結合從而有所突破有所創造的範文。

 

 

  總結《道家文化研究》所刊成果,可以看出這一時期道家、道教研究的主要傾向。應該說在道家文化研究方面,確實取得了相當大的發展。美中不足的是,道教的研究相對較弱,無論是在論文的數量或涉及的深廣,都難以與道家研究相比。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裏,《道家文化研究》編委更加關注道教的研究,有計劃的選擇一些重大課題,加強研究,有所突破,以推動道家、道教研究的整體全面發展。

 

 

  九十年代的道家、道教研究,已是世界學術界關心的重點。從《道家文化研究》編委會及其論文作者的構成來看,不僅有我國大陸和香港、臺灣地區的中國學者,還有來自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荷蘭、比利時、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亞等國家的漢學家,這表明中國的道家文化已經以其特有的魅力走向世界。

 

 

  總結過去,展望未來,在邁進二十一世紀之後,道家、道教的研究必將取得更加輝煌的成就,尤其是在以下各個方面。

 

 

  第一,是對當代新道家的研究。從一九九六年八月北京‘道家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知曉,更多的學者投入到對當代新道家的研究,探討的物件與深度亦大大拓展,對馮友蘭、金嶽霖、熊十力、胡適、湯用彤、陳寅恪、張東蓀、方東美等當代著名哲學家的思想特徵與道家哲學的關係進行了深入的探討。這些研究的成果,即將發表在《道家文化研究》——《現代新道家專號》,勢必將該課題的研究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第二,關於道教重玄學的研究。重玄學是繼承玄學,吸取儒學,又受到佛教影響,於晉唐間形成的重要哲學流派,也是道教哲學的一種比較完備的形態。但由於學界一向忽略對重玄學的研究,致使中國哲學史、中國道教的研究遺漏了一個重要的內容。近年來開始對該課題的關注,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晉唐思想史研究中佛教獨領風騷的局面,使晉唐思想史研究變得豐富多彩。關於重玄學的探討,盧國龍先生的《中國重玄學》首倡其風,這是中國學者首部專論重玄學的著作,洋洋三八萬餘言,系統地評價了重玄學的宗源、流變、歷史背景、思想特徵、歷史地位,為學術界對重玄學的研究辟開了一條途徑。其後,在一九九六年八月北京‘道家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上,更多的學者從中國傳統文化的宏大背景和廣闊視野來審視重玄學,強調了重玄學在融合儒道釋三家思想方面開創性的理論貢獻,而這正是唐朝以來中國哲學發展的總趨勢。此外,一些學者還就重玄學在宋代的影響進行了探討,認為以儒解《老》、以佛解《老》和以丹解《老》是宋代重玄學有別於隋唐重玄學的三大特徵,從而將重玄學的歷史延續至兩宋時期。還有學者指出,重玄學在道家學說的基礎上,體現了儒釋道三家思想的融合,把玄學的本體之學引到心性之學,這對宋明理學的產生有重要的啟發作用。而由成玄英構建的一個以‘理’為中心的完整的重玄理論體系,很接近宋明理學,亦為宋明理學的誕生提供了一定的理論基礎。這些有關重玄學研究的最新成果,即將發表在《道家文化研究》——《玄學與重玄學專號》,我們期待著早日問世。

 

 

  其三,關於道教起源的研究,預計亦將取得突破性進展。道教創立於西元二世紀中葉,但在正式成立之前,曾經歷了一個長期積累和準備的過程,但由於文獻的缺乏,這方面的研究以往甚為缺乏。近年來,一些學者根據對出土文物考古資料和有關文獻的研究,指出早在太平道創立之前就已有道派和道書存在,特別是漢代黃老道家思想的演變與道教的起源有密切的關係。如黃老道、方仙道等,他們實際上就是早期道教人物和組織的濫觴,後來的天師道和太平道便是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此外,對緯書、民間信仰、民間巫術、民間神話與道教的關係等道教起源的細節問題,學者們亦進行了探討,並提出了許多創見,相信有關道教起源的問題不久將取得大的成果,填補道教史研究的一些空白。

 

 

  其四,關於道家、道教文化的現代價值。世紀之交的全人類,正面臨著選擇與重建新文化的關鍵時期,對生命的關注和對環境的保護,日益成為人們的精神追求,怎樣使世界上更多的人認識道家、道教這一東方智慧寶庫具有的豐富而精湛的熱愛自然與珍惜生命的義理與踐行傳統,在全球範圍內宏揚道家、道教文化的精華,是擺在學者們面前的一大任務,在瞭解道家、道教文化整體性質的基礎上,自覺地站在時代文明建設的高度,用現代意識去探索,找准道家、道教文化與現實社會進步事業的結合點,揭示道家、道教文化中的現代社會價值,這對人,對社會,對國家,對全世界都是有益的。這種聯繫實際、貼近生活的研究工作取向,可以改變從書本到書本的純學術知識的脫離實際、缺乏時代氣息之弊;可以開闊研究工作的視野,增添時代氣息,融入現代社會生活,開拓研究新路。可以相信,在未來的世紀,將會有更多的學者關注這一課題,從而為道家、道教的研究增添新的異彩。

 

 

  需要說明的是,以上關於九十年代道家、道教研究情況的概況,僅是依據《道家文化研究》所刊論文而言,只是從一個角度探究該時期道家、道教研究的宗旨、重點、方法,故多有疏漏,在所難免,恭請學界中人指正。

 

 

 

注〓釋:

見陳鼓應《〈道家文化研究〉創辦的緣起》,《道家文化研究》第一輯。

見任繼愈《儒道兩家思想在中國何以影響深遠長久不衰》,《道家文化研究》第一輯。

見牟鍾鑒《道家學說與流派述要》,《道家文化研究》第一輯。

見李維武《陳鼓應〈老莊新論〉評價》,《道家文化研究》第一輯。

見滕守堯《道與本文》,《道家文化研究》第八輯。

見牟鍾鑒《老子的道論及其現代意義》,《道家文化研究》第六輯。

見劉笑敢《〈老子〉早期說之新證》,《道家文化研究》第四輯。

見胡家聰《〈尹文子〉並非偽書》,《道家文化研究》第二輯。

見李學勤《〈鶡冠子〉與兩種帛書》,《道家文化研究》第一輯。

見陳廣忠《為張湛辨誣》、《〈列子〉三辨》、《從古詞語看〈列子〉非偽》,《道家文化研究》第十輯。

見蘇普仁《敦煌道教逸書略說》,《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三輯。

見姜伯勤《道釋相激:道教在敦煌》,《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三輯。

見王葆鈃《西漢國家宗教與黃老學派的宗教思想》,《道家文化研究》第二輯。

見李零《說‘黃老’》,《道家文化研究》第五輯。

見陳麗桂《董仲舒的黃老思想》,《道家文化研究》第六輯。

見陳鼓應《先秦道家易學發微》,《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二輯。

見王葆鈃‘黃老易’和‘莊老易’》,《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二輯。

見李中華《老子與周易古經之關係》,《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二輯。

見鄭萬耕《〈周易〉與西漢道家》,《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二輯。

見魏啟鵬《〈太玄〉.黃老.蜀學》、《〈太玄經〉道家易劄記》,《道家文化研究》第十二輯。

見王中江《道家哲學的現代理解》,《道家文化研究》第十輯。

見李維武《重建本體論:熊十力與道家哲學》,《道家文化研究》第十輯。

見羅熾《馮友蘭道家觀舉隅》,《道家文化研究》第十輯。

見胡軍《金嶽霖論‘道’》,《道家文化研究》第十輯。

見張勳燎《東漢墓葬出土的解洋器材料和天師道的起源》,《道家文化研究》第九輯。

見王育成《文物所見中國古代道符述論》,《道家文化研究》第九輯。

見劉昭瑞《北魏姚伯多道教造像碑考論》,《道家文化研究》第九輯。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