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90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道家思想與道文化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太極陰陽論
作者是 宇同教授   

 

太極陰陽論
 
1989年4月10日
宇同教授

摘錄:《國際道家》

 

 

 


關于本根的一個重要學說,以為宇宙之究竟本根是太極。這是易傳的學說。易傳的本根論之基本觀念是太極與陰陽;先有陰陽的觀念,因以二本為不足,於是創立太極觀念以統陰陽。陰陽的觀念發生頗早,但初時只是認為自然界中的兩種力量,沒有認為是一切之本根的意思。如國語說:
『伯陽父曰:......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烝,於是有地震。』「凋語」

到易傳乃成立陰陽的宇宙論。易彖傳以乾元與坤元為宇宙萬物之本根,乾元即陽,坤元即陰。彖上傳云: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乾卦)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坤卦)
乾元為萬物所資以始,坤元為萬物所資以生。乾元是萬物之究竟本始,然僅乾元不能生物,必有坤元,方能生成萬物。乾之象為天。乾為天之本性,故統于天。坤之象為地,故順承天。有乾元坤元,于是生成一切品物。
彖傳以乾坤即陰陽為宇宙之本根,實第一種二元論。至繫辭傳,乃於陰陽之上統以太極,而成為一元論。繫辭上傳說: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註】
『易』即宇宙變化之大歷程。宇宙變化之大歷程有所始,是為太極。太極即至極無以復加之義,指最高無上之本始。由太極而生兩儀,兩儀即是陰陽。由兩儀生四象,四象部四時(虞翻說)。由四象生八卦,八卦是乾坤震巽坎離良兌,也就是天地雷風水火山澤,是自然中八項最顯著的事物,古人認為其餘一切現象之基本。

 

 

 易繫辭傳關于太極未多說,關于陰陽,則所講較多。繫辭上傳云:
『乾知大始,坤作成物。』(朱子云:知猶主也。焦循云:知猶為也。)
此即彖傳所講萬物資始于乾,資生于坤之意。乾主太始,而物之生成由于坤。繫辭下傳云:
『乾坤其易之門邪?乾陽物也,坤陰物也。』荀爽云:「陰陽相易,出于乾坤,故曰門。」乾坤乃宇宙變化之所由以起。繫辭上傳又云:
『乾坤其易之縕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乾坤即含縕易,易即縕藏于乾坤之中,乾坤分立,而易道立乎其中。「無陰陽斯無變化,故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既無變化,獨陽獨陰生生不成,故易不可見乾坤或幾乎息」(郝懿行說。)繫辭上傳又說:
『剛柔相摩,八卦相盪,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雜卦傳:『乾剛坤柔。』側是乾之性,柔是坤之性。「乾坤相並俱生故曰摩,八卦交錯故曰盪」(姚配中說。)由剛柔的相摩,八卦的相盪'於是生成一切人物。繫辭下傳說:
『天地絪縕,萬物化醇;男女媾精,萬物化生。』天地相交,周密無間,而萬物化醇。男女即人與物之陰陽,男女合精,而萬物化生不窮。
易繫辭傳甚注重「生」,以生為天地之根本性德。繫辭下傳云:
『天地之大德曰生。』繫辭上傳云:
『生生之謂易。』
所謂易,即是生生不窮。生即今所謂創造之義。
易傳亦言「道」蠱,所謂道即變化中之常則。繫辭上傳云:
『一陰一陽之謂道。』
一陰一陽,對立而迭運,乃變化之常則。繫辭下傳云:
『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說卦傳云: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分陰分陽,迭用柔剛。』
在天陰陽對立而迭運,是天之變化之常則,是謂天道。在地柔剛對立而相推,是地之變化之常則,是謂地道。在人仁義對待而相濟,是人事之準衡,是謂人道。分而言之,天道地道人道為三;合而言之,惟一陰一陽而已。易傳所謂道,非指宇宙之究竟本根,道即一陰一陽,乃分陰分陽而後有,而非陰陽之所從出;為陰陽之所從出者是太極,而所謂道非即太極。
此一陰一陽之道,是無形體的。繫辭上傳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形乃道之前成,而道未有形。形而上猶云形之所由生為形之本者。形而下即有定形者。具體的物皆有定形,乃是器。而陰陽之對立迭運所以生成具體的物者,則是道。道無形體,而變易歷程亦無形體「繫辭上傳」:
『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變易只是一歷程而己,非有形體。
古時人見萬物萬象都右正反兩方面,此種兩種的現象普偏于一切,于是成立陰陽二觀念。所謂陰陽,其實即表示正負。更發見一切變化皆起于正反之對立,對立乃變化之所以起,于是認為陰陽乃生物之本,萬物未有之前,陰陽先有。更進而謂陰陽有未分之時,此陰陽未分之體,方是宇宙之究竟本根。太極論之主旨與老子的道論之主旨不同:老子道論以規律之究竟者為宇宙本根,太極論則以陰陽未分之體為宇宙本根,而一陰一陽之道非是本根。老子道論所謂道,指陰陽之所以,謂有道而後有陰陽;太極論中所謂道,則指陰陽變易之常則,謂有陰陽乃有所謂道;實為對立之兩說。
周秦哲學中更有一與太極相近之觀念,即是「太一」。呂氏春秋云:
『太一生兩儀,兩儀生陰陽。』(大樂)
此所謂兩儀指天地。太一為最究竟者,為天地之所從出。又周秦之際之儒家所作之禮運有云:
『夫禮必本于太一,分而為天地,轉而為陰陽,變而為四時。』
太一為天地未分之體。太一之義為至極之一,實與太極義近。但周秦哲學中言太一者,並無詳細的學說。(莊子天下篇謂關尹老聃之學『主之以太一』其太一二字乃謂太與一,太即是道,說見道論章。)
先秦哲學中,與陰陽說齊鳴者,有五行說。茲附述于此。今文尚書有洪範篇,篇中稱箕子為武王陳「洪範九疇」。此篇不知何時人所作,大概是戰國初年的作品。五行之說,初見于此。洪範云:
『一五行:一日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以水火木金土為五種最根本之物。如洪範僅言五行,以此為宇宙中之中最根本者,則亦可謂一種唯物論。然洪範所說世界之最高存在為天或帝,故謂『惟天陰騭下民』『帝乃震怒』。天帝乃宇宙之最高主宰。實是一種有神論。
五行之說,當即始于洪範。戰國末年言五行者甚多,對于一切,皆配以五行。如四方,北為水,南為火,東為木,西為金,中央為土。如四時,春德為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土。鄒衍更以五行言人之歷史,所謂『五德轉移,治各有宜』。戰國及漢初人所講之五行學說。內容多牽強附會,繁瑣殊甚,自純哲學觀之,實並無多少價值,今不備述。

易傳之後,論陰陽最詳者,為漢代董仲舒。董子以「元」為宇宙中之最究竟者,由元乃有天地陰陽,而生成一切物。董子說:『惟聖人能屬萬物于一而繫之元也。....完猶原也。....故元者為萬物之本,而人之元在焉。安在乎?乃在乎天地之前。』(春秋繁露玉英)
元是一切之究竟根源,乃先于天地者。董子所謂元,實即易傳之太極。關于元之性質,董子未多講。董子論天地云:
『天德施,地德化。......天氣上,地氣下。......故莫精于氣,莫富于地,莫神于天。』(同上人副天數)天主發施,地主化成。此亦即易傳所謂「乾元萬物資始,坤元萬物資生」之義。董子又說:
『天地之氣,合而為一',分為陰陽,對為四時,列為五行。』(同上五行相生)
如不加分別,則天地之間,惟一氣而已。如加以區分,則為陰陽二氣。董子又云:
『天地之間,有陰陽之氣,當漸人者,若水常漸魚也。所以異于求者,可見與不可見耳。其澹澹也。然則人之居天地之間,其猶魚之離水,一也,其無間若氣而淖于水。水之比于氣也,若泥之比于水也。是天地之間,若虛而實。人常漸是澹澹之中。』(同上天地陰陽)
人居于氣中,若魚之居于水中。通常所謂虛空,實皆有氣充之。陰陽二氣,乃相反者,董子云:
『天道大數,相反之物也,不得俱出,陰陽是也。春出陽而入陰,秋出陰而入陽;夏右陽而左陰,冬右陰而左陽,陰出則陽入,陽出則陰入,陰右則陽左,陰左則陽右。』(同上陰陽出入上下)
『天之常道,相反之物也,不得兩起,故謂之一。一而不二者,天之行也。陰與陽,相反之物也,故或出或入,或右或左。......天之道,有一出一入,一休一伏,其度一也。』(同上天道無二)
陽陰二氣,此出則彼入,此右則彼左;以四時之不同,而其出入左右不同。董子又云:
『天之道,出陽為暖以生之,出陰為清以成之。』(同上暖燠常多)
陽乃所以生物,陰乃所以成物。物生于春夏,而成於秋冬。董子又詳論陰陽二氣之相反云:

『陽氣暖而陰氣寒,陽氣于而陰氣奪,陽氣仁而陰氣戾,陽氣寬而陰氣急,陽氣愛而陰氣惡,陽氣生而陰氣殺。是故陽常居實位而行于盛,陰常居空位而行于末。』(同上陽尊陰卑)
陰陽二氣之所有的性質與作用,皆一一相反。
由陰陽乃有五行。董子云:
『天有五行,一日木,二日火,三日土,四日金,五日水。木五行之始也,水五行之終也,土五行之中也。此其天次之序也。』(同上五行之義)
此言五行之次序,與洪範不同。董子又云:
『天地陰陽木火土金水九,與人而十者,天之數畢也。』(同上天地陰陽)
置「元」不論,宇宙中之最根本者為天地陰陽與五行。易傳言陰陽不言五行,洪範言五行不言陰陽。儒家之中,就現在可考見者而言,首先兼言陰陽五行者,似是董仲舒。

前漢末,揚雄作太玄以擬易,建立「玄」的觀念,以擬易之太極。太極是究竟至極無以復加之意,玄則是深遠莫湖,超越一切的意思。揚子說:
『玄者幽攡萬類而不見其形者也。資陶虛無而生乎?規攔神明而定摹,通同古今以開類,雖攡陰陽而
發氣。......仰而視之在乎上,俯面窺之在乎下,企而望之在乎前,棄而忘之在乎後。欲違則不能,嘿則得其所者,玄也。.....陽知陽而不知陰,陰知陰而不知陽。知陰知陽,知止知行,知晦知明者,其惟玄乎?』(太玄攡)
玄是一切之所以,萬類之根源;無乎不在,而超乎一切對待。揚子之玄的觀念,雖是擬易之太極,實從老子得來。老子言玄虛甚多,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玄牝之門,是謂天地之根;』『滌除玄覽
』。在老子,玄是道的形容詞;在揚雄,則以玄作為太根之名稱。玄的觀念其實亦即道的觀念之變相,揚子又說:
『夫玄也者,天道也,地道也,人道也。』(太玄圖)
玄是總該天道地道人道的,是天之道,是地之道,亦是人之道。玄其實即是太極之別名,而亦即道之別名。道與太極義本不同,揚雄則混之為一。
太極之說,初見于易傳,到北宋,周濓溪(敦頤)承之,又建立一大體相似的本根論。周子說..
『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五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氣順布,四時行焉。五行一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化無窮焉。惟人也,得其秀而最靈。形既生矣,神發知矣。五性感動而善惡分,萬事出矣。』(太極圖說)
宇宙最初只是一無極而太極,由太極之動靜而有陰陽二者,陰陽變化乃生五行,由陰陽五行乃生出萬物。【註一】
無極與太極乃一體之二名。朱子解之云:『太極,只是極至,更無去處了,至高至妙,至精至神,是沒去處。據濓溪恐人道太極有形,故日無極而太極。』(語類)又云:『周子所以謂之無極,正以其無方所,無形狀,以為在無物之前,而未嘗不立於有物之後;以為在陰陽之外,而未嘗不行乎陰陽之中。以為通貫全體,無乎不在,則又初無聲臭影響之可言也』(答陸子靜書)謂之太極,所以表示其為究竟至極之體;謂之無極,所以表示其無窮無際無形無狀。
太極雖無形體聲臭,然而有動靜。太極之動,非謂移動,太極乃無外之體,不能有由彼至此的移動。所謂太極之動,可以說是內在的動。太極動,便有陽出;動極而靜,便有陰分出﹒所謂陽,實即是太極之動;所謂陰,實即是太極之靜,雖云動而生陽,靜而生陰,陰陽與動靜,其實並非二事。動極則靜;靜極則動,一動一靜互根,一陰一陽相繼。陽有變動,陰反以合之,於是生水火木金土五行。五行分佈有其順序,乃有四時。然而五行非外于陰陽,陰陽非外于太極,太極實本為無極。太極既生陰陽,並非陰陽各具其體,與太極相對立,太極實即在于陰陽之內。陰陽生五行,太極陰陽叉皆在五行之中。五行既生,各有其特殊之自性。無極之實體,陰陽五行之精氣,渾融無間,乃凝聚成形,而生出一切物類。陽而健者成男,陰而順者成女。萬物生生,無有窮盡。得其秀而最靈者為人類,既有形體,然後神發而有知,剛柔善惡中五性感物而動,於是善惡分,而萬事都出現了。
周子又說..
『五行陰陽,陰陽太極。四時運行,萬物終始。混兮闢兮,其無窮兮。』(通書動靜)
五行原于陰陽,陰陽出于太極,四時運行無已,萬物由以成始而成終。本一為混,散殊為闢;一混一闢,無有止息。周子又說:
『二氣五行,化生萬物,五殊二實,二本則一。是萬為一,一實萬分。萬一各正,小大有定。』(同上理性命)

一即太極。五行不同,實只是二氣;二氣又只是一太極。萬物總合只是一個太極,太極分化為萬物【註二】
周子這種思想,大體是取諸易傳而加以改變。易傳的太極,此稱為無極而太極。易傳謂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此五行改易之。在後一點,周子的學說亦可說是易傳的太極陰陽論與洪範的五行論之綜合。
周子以後,朱子亦講太極,不過在意謂上頗有改變。另詳下理氣論中。【註三】

 

註記:

【註一】周子太極圖源出於道教,清初以來考證之者甚多,就哲學史言頗為重要,而就哲學理論言則無關宏旨,故今不述。
【註二】周子通書的中未多論太極,自來講周子哲學者,多以為通書中之『誠』即是太極,實非。通書中所謂誠,乃指人之本性,人所受于天之純粹至善之本性,故云:『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誠之源也。乾道變化,各正性命,誠斯立焉。』誠實源于萬物質始之乾元,至物各正性命時然後成立,而並非即是萬物資始之乾元。朱子以為物物有一太極,「誠」可謂即一物之太極,而非即宇宙全體之太極之名稱。
【註三】自朱子以太極為故究竟之理,其解周子太極圖說,亦以理說太極,於事後人多以周子所謂太極為理,則不能說『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氣可有動靜,理則不能說有動靜。以太極為理,乃朱子之思想,實非周子之思想。通書亦有理字,誠幾德章云:『理曰禮。』理樂章云:『禮理也。......陰陽理而後和。......萬物各得其理然後和。』所謂理者,實條理秩序之意。又有理性命章,章題有理字,而章內則無之。章辭云:『厥章厥微,非靈弗瑩。剛善剛惡,柔亦如之,中焉止矣。二氣五行,化生萬物,五殊二實,二本則一,是萬為一,一實萬分,萬一各正,大小有定。』或謂章辭之『一』,即章題之『一』字,實本與章題中之『理』字無關。章題理性命,實由易說卦傳『窮理盡性以至于命』而來,乃解釋易傳此語。章中『厥章厥微匪靈弗瑩』二句言理,謂理之隱顯,非人心之靈不能明。『剛善剛惡』三句言性,『二氣五行』以下八句乃言命,而與理實不相涉。周子言『二氣』,『五氣』,則陰陽五行皆是氣。而太極是陰陽未分體,當亦是氣。在周子,實尚無理氣之對立。
 

 

 

 

~本文完~

 

 


回到目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