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06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夢想的中國是精神文明的大國 (一)
作者是 杜維明教授   

 

 

夢想的中國是精神文明的大國 (一)

 

 

 

 

 

哈佛大學教授

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長

杜维明教授

 

來源鳳凰網

 

 

 

 


摘要


儒家很可能被政治化,可能被與儒家核心價值相違背的力量所腐蝕,譬如儒家是非常重視社會和諧的,但是和諧變成協同一致,這是“和”還是“同”?儒家的“和”,差異化非常重要,“和而不同”。完全把“和”的價值機械地消解成“同”,對儒家是一個非常大的衝擊。儒家一直有非常強烈的自我反思能力,乃至對政治、社會批判的能力,甚至抗議的精神。假如說這成為支援現實利益的一種藉口,或者作為一種工具,這是很危險的。

 

要點一、東西方價值都同樣有普世意義,二者可以在平等的基礎上對話二、大家重視儒家價值是好事,但可能助長狹隘的民族主義三、市場經濟改變了整個社會,讓社會成為市場社會時,那就是大災難  2009年12月30日晚,新儒家代表人物、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長杜維明就“2020,中國新十年”主題接受鳳凰網與正義網聯合訪談。

 

  西方價值有普世意義,東方價值同樣有普世意義

 

  鳳凰網資訊:未來十年後,東方和西方的文化之間會以什麼樣的格局來存在?

 

  杜維明:從文化的角度來看,我覺得將來大概不會只是東西文化的核心價值對話,是更廣的東西南北。所以我說我們的關注點,除了北美和歐洲以外,對印度、拉美、伊斯蘭世界、澳洲等各個地方的核心價值都要關注,我們的參照要擴大,我們要走出一條不同於非東即西這種道路。甚至我還認為現代化過程中間,可以擁有不同的文化形式,也就是現代性之中傳統的塑造力,以前總認為傳統是現代之外;現在發現各種不同的文化傳統對現代性也有一種塑造作用。

 

  東亞儒家文化圈的影響力不完全在經濟,應該是在文化。文化的影響力,是在多元的背景下發揮積極作用。所以儒家可以跟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自由主義、社會主義之間進行對話,不是和其他大的思潮之間抗衡的關係,而是相容並包的關係。如果不能夠走到那條路上,它只是變成一種區域的、地方的價值,不可能成為普世價值。要成為普世價值,應該跟現在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普世價值進行對話。

 

  我認為現在文明之間的對話,最低要求也是最必要的條件,就是儒家的金科玉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人和人之間,地方和地方之間,國與國之間,這個可以成為一個重要機制。如果我們的視野比較寬闊,所考慮的問題比較長遠,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的利益問題,而是國際秩序的問題,同時還要是人類的存活問題,也就是生態環保,這些問題都來考慮,都成為我們關照的對象,那我覺得東亞所代表的儒家傳統,它的說服力就不只是限制在東亞,這個說服力也不應該來自有意造作的軟實力,而是應該把發揚它的核心價值作為最重要的工作。

 

 

  鳳凰網資訊:在您看來,下個十年以及未來更長時間,儒學如何與自由主義結合?

 

 

  杜維明:在政治方面,我認同自由主義,因為我強調市場經濟、言論自由、法治、民主、個人尊嚴。

  在經濟方面,我比較傾向社會主義,因為我認為公平、平等、正義、向弱勢群體傾斜、注重社會的融合和社會的和諧等,而自由主義比較強調競爭。

  在文化上面,我是比較傾向不用保守就守成,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包括儒家文化,這是我自己安身立命的文化資源,所以我在文化認同上面,以中國傳統文化、以儒家作為主要的資源。

 

  希望社會越多元化,越能夠走向民主,重視人權,重視自由,在整個社會的正義、公平上照顧弱勢群體。這方面也是我所關懷的。從這方面來說,儒家的傳統和自由主義所代表的一些基本價值可以配合。

 

  可以這樣說,從五四以來,儒家傳統先經過向西化國家學習,也就是學習自由、人權、民主,使得儒家傳統裏一些已經過時的東西甚至糟粕能夠徹底轉化;然後再進一步考慮儒家和現代社會互相配合的可能性;再就是能不能通過儒家的人文資源對現代發展過程中所出現弊端做批判性的認識,批判的認識還是一種了解,就是對西方的基本價值要能夠再多了解、認識、引進,算是自己的核心價值,能夠讓它充分體現。

 

  以前的問題是把中國糟粕中的糟粕、儒家糟粕中的糟粕和西方精華中的精華來比較。比如自由、民主、人權,在西方世界還在發展過程當中就認為是代表西方的;而中國譬如說權威主義、專制主義、男性中心主義乃至鴉片,就說是國民性的陰暗面。這洋對比是不行的,現在已經到了一個新時代,是核心價值和核心價值之間深層的文化對話。一方面是西方所代表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個人的尊嚴;另一方面是儒家的仁、義、禮、智、信,包括正義價值、責任的價值、同情的價值、社會和諧的價值、還有法的意義、人與人之間如何融合協調這些價值。這個層面的對話我想現在可以開始了,以前並沒有在一個平等互惠的基礎上對話,把儒家所代表的價值叫做亞洲價值或地方價值,而西方的就是普世價值。現在新的理解,是西方價值紮根在歐美文化中間,有普世意義的價值;儒家的這些基本價值,紮根在東亞特別是中國,也有普世意義的價值。這中間可以互相對話。

 

 

  儒家思想面臨兩大挑戰

 

  鳳凰網資訊:您覺得下個十年當中,儒學、儒家思想的發展,會不會遇到什麼挑戰?

 

  杜維明:我認為會遇到很大的挑戰。

 

 

  鳳凰網資訊:主要是什麼方面?

 

  杜維明:任何一個傳統的發展,我想用樂觀和悲觀恐怕不能夠描述現在的構想。我提到儒學第三期發展的前景,第一期當然就是儒學從曲阜變成中原文化的主流;第二期從中原變成東亞文明的體現;第三期就是能不能走出東亞,面向全球?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它發展的趨勢是向這方面走。這十年,已經很明顯了,下一個十年這個趨勢可能更明顯。

 

  這並不是樂觀和悲觀的問題,任何一個有生命力的傳統,如果要進一步的發展,它自己的核心價值、它的開放、多元、自我反思、自我批判的能力一定要保持。但儒家很可能被政治化,可能被與儒家核心價值相違背的力量所腐蝕,譬如儒家是非常重視社會和諧的,但是和諧變成協同一致,這是“和”還是“同”?儒家的“和”,差異化非常重要,“和而不同”。完全把“和”的價值機械地消解成“同”,對儒家是一個非常大的衝擊。儒家一直有非常強烈的自我反思能力,乃至對政治、社會批判的能力,甚至抗議的精神。假如說這成為支援現實利益的一種藉口,或者作為一種工具,這是很危險的。

 

  另外,現在很明顯大家開始重視儒家的價值,但可能助長狹隘的民族主義,不僅可能會使中國人覺得很自信,而且變成很傲慢,甚至完全把儒家當成軟實力,我認為這也是不健康的。我對軟實力的提法有很多疑慮,軟實力是美國提出的,是對美國在世界的霸權的一種體現,除了軍事、政治、經濟,還要有文化的力量。我覺得下十年,應該是一個多元的、開放的價值觀,我們強調自己的核心價值,同時可以和其他各種不同的、比我們先進的、或是比我們後進的世界共同分享這些核心價值,而不是塑造一種向西方,或者像其他地方純粹挑戰式的軟實力。

 

  我們的視野要更加寬,我們可以成為一個協調的機制。中國有天下的觀念,所以不是完全停留在國家利益,有超越國家利益,甚至可以說超越人類中心的一些基本理想。這些都應該能讓它發揮積極作用。

 

 

  鳳凰網資訊: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也是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下一個十年,中國現代化的步子可能會加快,很難慢下來。在儒學與中國的現代化之間,會不會存在一些本質上的衝突?

 

  杜維明:這是很好的問題。我現在在講全球化,但這個全球化和現代化、西化,也有不同的地方,特別是這個文化全球化,它和文化的多樣性是有密切關係的。而且文化的全球化和區域化、地方化,也是可以連接的。因為文化的全球化可以和各個不同地區的實際情況相結合,形成一種文化多樣性的發展。從這方面看,儒家能夠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因為它自己經過了好多代的自我更新、批判、發展,能夠獨立提供它的文化能力,所以不僅對於現代化、倫理智慧、精神價值,對全面的全球化,文化的全球化也都有著非常積極的作用。現在,我們在現代化過程中也碰到了一些困境:隨著市場經濟的突破,使得社會各個不同的領域,都被市場經濟所滲透了,成為了一個市場的社會,這實際是很不好的情況。這個市場的力量滲透使得社會滑坡了,特別是導致了誠信喪失這個問題。

 

  儒家作為一個覆蓋面寬廣,整合也比較深層次的人文思想,對市場經濟所導致的物質主義、消費主義等負面因素,可以一方面進行反思,另一方面進行全面地批判。當前社會比較浮躁,它就能對現在中華民族的心靈起凈化作用,這和佛教、道教作用是一樣的。又因為它提倡入世,所以它可以有一種轉化,不會因為外在市場、政治的干擾以後,喪失掉進一步發展的力度。

 

 

  鳳凰網資訊:剛剛您講到心靈精神的凈化作用,現在也有很多人感慨中國可能缺乏一個清晰的公共價值,您覺得今後十年,這方面有可能會取得一點進展嗎?

 

  杜維明: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民主化的過程就是公共領域的擴大,公共領域的擴大,就是說各個領域包括政治、學術、企業、媒體、各種社會組織,都可以發揮積極作用。每一個地方都可能出現一批具有良知、理性的公共知識分子,從多元發展的角度來看,大家討論辯論的機制越來越完備,而且是有責任地討論政策、國家世界的重大問題,政策的形成和大家的討論有很大關係。公共領域的出現,公共價值的探討,當然一定要負責任,要和媒體的炒作、網際網路上一些不負責任的言論有很大的不同。很明顯,這種力量正在形成。

 

  但同時我們也在擔憂權和錢緊密的聯繫,使得社會出現了極端的不平等、極端的貧富分化。雖然在經濟發展上整體來看氣勢如虹,但從人均所得來看,我們還是相當窮困的。這樣一個情況,公共理性,可以通過各種負責任的渠道使得公共價值能夠開閥。

 

 

  鳳凰網資訊:現在也有這樣的說法,就是我們的物質生活提高了,但是精神價值好象有淪落。就是物質與精神之間,怎麼樣能夠找到平衡?

 

  杜維明:現在我們在經濟發展和心態平衡中間的選擇,非常值得重視。從比較長遠來看,為了中國人的福祉、所有人的福祉來設想,有四個側面必須同時注意:一是每一個個人的身心健康問題;二是個人和社會之間的健康互動問題,一個核心的課題就是家庭,還有人的素質培養,也就是基本的教育;三是人類和自然的關係;四,從精神價值說,還有人心和天道的關係,就是人的終極關懷。四方面必須同時進行,同時考慮。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