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8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夢想的中國是精神文明的大國 (二)
作者是 杜維明教授   

 


 

夢想的中國是精神文明的大國 (二)


 

 

 

 

 

哈佛大學教授

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長

杜维明教授

來源鳳凰網

 

 

 

 

真正的對話並不局限于政治經濟領域

 

  鳳凰網資訊:您看來下一個十年以後,中國有沒有向外輸出價值觀的可能和條件?

 

  杜維明:其實我們現在已經有了這個條件,而且可能也很明確。現在當然是一個初級階段,孔子學院只是一個初願,假如孔子學院能從漢語教學提升至文化乃至哲學和價值的討論,而不是一個狹隘的發展軟實力的方式,更不是具有特殊政治色彩的擴大影響的方式,可能會更有影響力並被分享。

 

  另外在對現代西方所碰到的重大問題進行批判時,如果中國的知識界、媒體、政府等各行業,能夠和西方的知識界進行對話,這些對話不應該局限于貿易、金融等技術層次,還應該把不同的核心價值、人類面臨的存活問題列入議程。我們的知識界能否積極參加這些討論?現階段看來有點擔心,因為在這種討論中,中國的聲音、亞洲人的聲音還是非常薄弱的,因為我們也沒有主動自覺地向這方面發展,總是限制在一種政治、經濟層面。這不是真正的對話,也不是真正的核心價值的共同探討。

 

 

  鳳凰網資訊:不同文明之間的衝突,還是有可能通過對話來解決,是嗎?尤其對中國來說?

 

  杜維明:是這樣,通過對話來解決衝突,有的時候過分理想化了,過分浪漫;但是沒有對話,衝突的出現是非常可怕的,為了避免矛盾衝突所帶來的災害,對話是非常必要的。對話本身是不是一定能夠達到和諧?很難說。但是對話是必要的。

 

  儒學是中國和平崛起的核心價值而不僅僅是軟實力

 

 

  鳳凰網資訊:中國和平崛起,但一些東南亞國家對中國這樣一個不確定性力量的崛起仍有憂慮。在未來十年,儒學能不能幫助中國找到一條比較和平的,同時讓其他國家放心的崛起之路?

 

  杜維明:如果你看屬於文化中國的幾個文明,可以發現幾個特色。首先它們都是學習型的文明,日本、南韓、越南,包括中國在內,都是樂於與外界對話的文明,同時也比較寬容,各種不同的宗教,各種不同的價值,能夠和平共存,能夠有一種包容的氣象。而亞細安國家(東盟各國)的運作機制,也受到印尼爪哇文化的影響,所以亞細安是非常成功的一個地域化的情況,所以我覺得中國,特別是文化中國所代表的這一地區,也有很豐富的精神資源。從人的觀念來出發,它具有包容的氣象,包括公益、同情、責任、互信這些基本價值,特別是由於東南亞發展的非常快,總能感覺到一種再自信的傾向。但是你不能夠把儒家的文化工具化,作為一種軟實力來應對衝突,你要把這些核心價值當做自己的內在價值。我們確實相信,將來國際社會的重組要依靠這些我們在傳統上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將來也可能起到重要作用的資源。一方面我們對自己的文化傳統核心價值有信心,另外我們要把它付諸實施,不僅僅是把它當做一個簡單的工具,我想這是一個前提。

 

 

  鳳凰網資訊:回到一個歷史方面的問題,從歷史發展的一個坐標來看,您覺得當前的中國與今後的十年,在歷史坐標上居於一個什麼樣的位置?

 

  杜維明:我覺得這段時間非常關鍵。因為從鴉片戰爭到改革開放,中華民族一直在屈辱、悲憤地忍受著很多外在壓力,卻感覺到無能為力。目前,經濟上面出現了新的動力,儘管也碰到很多內在的困難,但畢竟是為文化的發展創造了條件。中國文化在中國和平崛起的過程中,也起了很多積極的作用。下一步就是逐步地建立這個文化平臺。如果這個平臺能夠建立,我想可能從鴉片戰爭以來,是第一次又能夠和傳統中國,特別是天朝禮儀大國的精神命脈重新接起來。前一段時間唐君毅先生說是“花果飄零”,現在就有了“靈根自植”的可能。我想,如果我們往前看,這個可能性是絕對有的。

 

 

  文化認同的形成需要公共領域的探討

 

  鳳凰網資訊:您現在對中國的哪些問題比較關注?

 

  杜維明:基本上是文化認同問題,因為中國的經濟在發展,政治夜開始有影響力,但我們想傳播到世界的資訊是什麼?我們自己文化的凝聚力是什麼?這仍是個問題。我就很希望它是開放的、多元的,而不是狹隘的、國內的。比如像社會主義,自由主義,儒家的人文精神這幾方面,如何能夠通過一個公共的領域來探討,來對話,來發展出一種共識。這個共識,不僅僅是在知識精英中,而且在各個不同的領域中間都能發揮它的積極作用。

 

 

  鳳凰網資訊:您對於當前的中國最大的擔心還是在文化認同這個方面嗎?

 

  杜維明:文化認同固然是我的關切,但我更大的擔心還是市場經濟所導致市場化的出現上。誠信問題、法律制度、以及太多的潛規則,這些都會使中國在經濟面受到很大衝擊。比如說,法律制度不能建構,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就會有很大的困難,在文化上面當然也會受到非常大的創傷。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不同的專業和專注點,我所關注的問題是文化認同,以及中國文化能夠向世界傳播什麼樣的資訊,怎樣進行文明對話,怎樣使得文化中國間的互動能越來越健康,越來越頻繁。

 

 

  鳳凰網資訊:您是不是也擔心市場經濟會在下一個十年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形成特別大的衝擊或者是挑戰?

 

  杜維明:假如市場經濟的本身是創造財富,可以開發很多的資源、很多的動力,那麼這對文化的發展,絕對有很大的好處,也能提供很多發展空間。但是當市場經濟改變了整個社會,讓我們的社會成為了市場社會時,那就是大災難,文化也會受到非常大的干擾。

 

 

  鳳凰網資訊:您對這方面會有什麼樣的建議?

 

  杜維明:你剛才前面也提到公共領域的擴大,公共價值的涌現,或者通過負責任的言論討論與辯論對話,使政治在形成的過程中,越來越全面,越來越開放,越來越有長遠規劃,而不是著眼于短期效應,這是最好的一條路,這也是在某種意義上的民主化進程,這個可能性我覺得是有的。

 

 

  鳳凰網資訊:最後一個問題,想知道你理想中的,或者夢想中的中國是什麼樣的?

 

  杜維明:我夢想中的中國,是一個精神文明的大國。精神文明的大國,是建在人民的富強、康樂的基礎上,第一我們要成功,我們要站起來,第二我們要追求意義,追求核心價值。通過這種方式,我們要推已及人,利已利人,我們自己能夠發展,我們也希望比我們更糟的地區能夠發展。在世界層面上,我們不僅要對中國,對東亞要有責任感,應該對世界有責任感,乃至於對人類有責任感。人類要突破人類中心主義,才能夠對我們現在所生存的地球作出積極貢獻。中國要作所謂精神文明的大國,那麼走出的這條路就不是只有中國人能走,而是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分享。人類現在最危險的大問題,就是存活問題,這條寬廣的人文精神之路,能為人類找到一種新的歸宿。儒家全面、深刻、能夠整合的人文精神,會成為各個不同民族的參照。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