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68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人类患了“知识结构跛足病"
作者是 任继愈教授   

 

 

人类患了“知识结构跛足病”

 

 

 

 

任繼愈教授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人类是聪明的,号称万物之灵,但人类做出的蠢事也居万物之首从20 世纪的后期起,世界进入经济一体化。
 

 

经济生活几乎不受国界、地区的限制。在世界上一个局部发生了经济危机,很快波及全世界。这种情况,在一两百年以前是不存在的。现在,在全球各地旅行的人都会发现,每一个大的城市百货商店里陈列的日用商品,均来自世界许多国家的工厂制造。结构复杂些的工业产品,如飞机、汽车、船只,它的零部件,都不是出自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只是最后由一个工厂总成。这种现象说明生活细节中反映经济的一体化。


 
现代人正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矛盾、困惑的世界。表现在诸多方面,仅列举几种现象来加以剖析。


 
“巧于制作(包括创造),拙于使用”。20 世纪的后半期,工业技术有了空前的发展,人类以现有的手段,自称没有制造不出来的东西。中国古人称赞手艺高明的技术为“巧夺天工”,今天已不成问题。地球由星云演化,要有若干亿年才形成今天的面貌。有人宣称,用原子能弹头,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地球好几次。难道一次还不够吗?


 
人能通过转基因制造新物种,连“上帝”也造不出的疯牛病、工业酸雨等,这些人造新产品漫不经心地出自今天的人类之手。


 
人亲手造出的产品有时使人类对它无法处理,像某些大国,拥有大量的原子武器,存在武器库,却不知如何使用,不能确定向什么地方投掷。虽然拥有它,却又难以驾驭它,还惟恐别国仿制,科技先进的结果反倒成为负担。


 
“巧于生产,拙于分配”,也是现代人遇到的新的矛盾。以粮食为例,一方面粮食积压在仓库,陈旧变质,同时又有大批饥民,每年因营养不良死亡的儿童几十万上百万。一方面有能力制造出大量的纺织品,与此同时出现成千上万没有衣服穿的贫困人口,有的整个部族还过着赤身裸体的原始生活。


 
“物质产品极端丰富,精神生活相对贫乏”,这又是一对矛盾。信息交流空前发达,而心灵隔阂不断加深。由于隔阂,引起误解、敌对、仇恨,甚至导致流血战争,导致死亡的人数不断增加。自然死亡,是生物规律,应无遗憾;非正常死亡,却大大高于正常死亡。这一反常现象,见得多了,习以为常,反倒让人见怪不怪了。医学发达,从肢体移植到内脏移植,存活率逐年提高,几十个专家,费去若干日日夜夜挽救一个生命,手术高明令人叹为奇迹;另一方面,一颗仇恨的炸弹一分钟内毁灭了成百上千无辜生命。人类是聪明的,号称万物之灵,但人类做出的蠢事也居万物之首。


 
人类自从社会化以后,在不断改变着整个地球,也改变着人类自身


 
回溯人类从动物演变成人,首先的标志是从自然人、生物人,进步为社会人。这是一个质的飞跃。昆虫(如蜜蜂、蚂蚁等) 也有社会性,但它们的社会性是不自觉的,是本能的,所以只是重复地延续,而没有发展。千万年前的蜜蜂、蚂蚁与今天的蜜蜂、蚂蚁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而人类自从社会化以后,却在不断改变着整个地球,也改变着人类自身。人类的势力不断扩张,挤占了其它物种的生存空间,物种逐渐减少、灭绝。自然界被掠夺,生存环境被人类挤占,应该是重要原因。


 
亚洲和欧洲人类三千年来的发展的重要标志是他们的宗教和哲学。人类文明起源于宗教,宗教为知识之母,是事实。人类有了宗教,是人类发现自我的第一步。宗教开始接触到人与自然、人与人、现实已知世界与未知世界是什么关系,古今宗教学者都有过认真的探索与解答。


 
“知识结构跛足病”是弥漫世界的常见病、多发病面


 
对21 世纪全人类共同感受的困惑,东方西方有识之士都提出了种种构想,试图走出困境。最终发现困境是人类自己制造的,是人类前进中不幸的遭遇。


 
人类生存在地球上,必须正确看待自己赖以生活的环境,既要改变利用它,又要适应它。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人类的智力主要用于开发自然,为改变世界投入全部精力。近现代一些科技新成就,都属于改变自然的一些成果。至于如何认识人类自己,如何适应自然则注意不够,甚至完全被忽视。我们人类自以为无所不能,却没有估量一下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究竟有多大!


 
人们所遇到的困惑,是由于未能正确认识自己,没有认真反思,一味向外追求的后果。难题是自己出的,只能由自己解答。中国大史学家司马迁说过,他撰写《史记》的目的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这里提出的“天”包括自然界,也包括自己以外的一切存在,如关于神的信仰等。如何正确处理人与天的关系(之际) 是司马迁二千多年前提出的一项课题。今天还是一个有待进一步探究的古老课题。宗教就是探究“天人之际”这个广阔领域的学问。


 
二千多年前的庄子,早已指出观察客观的“天”要有全局观点,要清醒地防止人类认识的局限性、片面性。他提醒人们,观察任何事物,不能光从一个角度着眼,从而减少失误。如果只看到向自然索取之利,不见索取之害;只看到战争之利,而忘了战争之害,是极大的错误。他列举了多角度观察方法,提出“以道观之”、“以物观之”、“以俗观之”、“以差观之”、“以功观之”、“以趣观之”等易位观察法,这种多角度的易位观察法,提出来两千多年了,今天看来,并没有失去它的新鲜感。我们今天有些人,还远远没有达到庄子的思维深度,这不能不使人认真反思。困惑的病根在哪里? 就在于对外界注意多,对人类自己的能力认识得少。人类患了“知识结构跛足病”。科技这一条腿太长,而人文科学这一条腿太短。


 
当务之急,不是把科学这条腿截短,既然已长起来,不可能截短;而是尽快地对那一条短腿增加锻炼,使它加快增长,改善几百年长期跛行的困境。这种知识结构偏瘫症,不是一国、一个地区的偶发现象,而是弥漫世界的常见病、多发病。只有充分发挥人类的积极性,群策群力,持之以恒,才可以有所改善。几百年积累下来的宿疾,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治愈的。一旦奏效,这将是可以影响千百年,造福亿万人的事业。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