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26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人品与器识的评鉴
作者是 南怀瑾老師   

 

人品与器识的评鉴

 

 

 

南怀瑾老師

资料来源:领导文萃   


 

=>國立臺灣大學國學與經營管理領袖薪傳班

 

 


    人之所以成功,自有他的器度,有优良的品质。认识了一个人的器度,同时还要看他这一种器度在反面有什么缺陷,那么“事上”也好,“用下”也好,才能达到知人善任的目的。

 

 

    孟子又补充一句说:“就之而不见所畏焉”。等到接近他时,再仔细地看看,他一点谦虚之德都没有,一点恐惧戒慎的心情也没有。一个越是有德的人,当他的地位越高,临事时就越是恐惧,越加小心谨慎。尤其当时的魏国,在战略地理上,处于四战之地,强邻环伺,又已经打了几次大败仗,正是国势不振的时候。不要说面对这样的国际形势,就是天下太平,身居如此高位,也该诚惶诚恐。不但一国之君应该戒慎恐惧,就是一介平民,平日处世也该如此。如果稍稍有点收获,就志得意满。赚了一千元,高兴得一夜睡不着,这就叫做“器小易盈”,像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大作为的。

 

 

    孟子观察梁襄王后得如此印象,似乎在替梁襄王看相。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对于“识人”的学问,有好几部书。汉末有刘劭的《人物志》,清代曾国藩的《冰鉴》。《人物志》可视之为看相的书,也就是识人之学。里面是讨论人的器宇、器度、神态等问题。人之所以成功,自有他的器度,有优良的品质。如同鉴定东西品质好坏一样,从外形,从言默举止,即可看出此人之器度如何。“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等对帝王人物的评语,就是对人品器度的描写。

 

 

    晋朝著名的奸雄——桓温伐蜀打到了川东,在白帝城看到了几堆砌起的石头,据说是诸葛亮当年作战时,依奇门遁甲,克敌制胜而摆下的八阵图。这时桓温觉得诸葛亮也不过如此,因而表现出一副很自豪的态度。他问一名年轻时跟随过诸葛亮的老兵:“你看我和诸葛公比较怎样?”这位老兵最初连声说:“差不多!差不多!威风差不多,可是……”顿了一下,他又叹了一口气说:“我跟过诸葛丞相多年,可是丞相死后,这几十年来,就没看到有比得上丞相的人。”桓温听了这位老兵的结论,脸都发白了。

 

 

    桓温平日就很自赏,认为自己与晋宣帝、刘琨等不相上下。他征伐了秦国回来的时候,买了一个年纪大的女仆,而女仆恰服伺过刘琨。她一见到桓温的时候,就禁不住饮泣起来,同时对桓温说,“您很像刘司马。”桓温听了她这句话,正中下怀,可是还不满足。桓温戴帽子好,衣服拉平,弄得更端端正正,又问这个女仆:“你仔细看看我像刘司马像到什么程度?”这个女人一面仔细看他,一面说:您的面貌很像,就是不像他那么福泰;眼睛也很像,可惜小了一点;嗯,胡须的样子很像很像,可惜不像他的乌亮;整个身材也差不多,只是不及他高;声音也像,但是您的声音有点娘娘腔。”听完老仆妇的评头品足,桓温气得摘下帽子,脱了袍子,干脆跑去蒙头大睡,好几天都不快活。

 

 

    例如许劭看曹操,便说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曹操问裴潜说:“卿昔与刘备共在荆州,卿以备才如何?”裴潜说:“使居中国,能乱人,不能为治。若乘边守险,足为一方之主。”这些有关历史人物的评鉴,都是绝顶聪明的人旁观者清的智慧之语,当然不是全仗看鼻子、眼睛等五官相法而论人物的。

 

 

    大人物的情形如此,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气质。有这样一则笑话:清朝末年,国库空虚,于是鬻官卖爵,以资敛取。有个发了横财的船夫,捐钱得了一个七品顶戴,在礼部学了礼,场面可摆出一副官架子来。一次,他与同一阶层的官员们一起吃饭,右手拿起筷子往左掌心一戳,把两根筷子弄得齐平。同席的人看见他这个小动作,就知道是捐班出身。饭后大家坐下来喝茶,其中一位进士出身的清廉县知事,穿的一双靴子破了,但他仍毫无愧色地伸在前面摆开了八字脚。这位船夫看见,说某大人!你的靴子破了。这位县知事听了不但没有难为情,反而举起脚来说:“我这靴子的面子虽然破了,可是底子好得很。”这是一句双关语,意思是说:我这县官的底子,是凭学问考来的,不像你老哥这个官儿是用钞票买来的。所以羞红了脸垂下头去的,反而是这位笑别人破靴子的船夫。

 

 

    《吕氏春秋》说:相玉者,患石似玉。相剑者,患剑似吴干将。贤主患辨者似通人,亡国之君似智,亡国之臣似忠。

 

 

    识人如辨物,那种似是而非的赝品,最会把人难倒,玉和石,是很容易分辨得出来的。但是遇到一块很像玉的石头,那么珠宝店的专家,也感到头痛了。至于评断宝剑也是一样,普通的生铁所铸,锋刃不利的,一望而知。但是样子很像什么干将、莫邪的古代名剑,也会令古董商头痛。物固如此,对人的认识就更难。因为人会自我巧饰,所以一个很贤能的君主,也怕遇到那种耍嘴皮子能说善道的辩士,弄得不好就误认他是有真才实学的通人,予以重用而终于误国。历史上更有许多亡国之君,看来非常聪明;一些亡国之臣,看来非常忠心的。例如大家最崇拜的诸葛亮,也把马谡看走了眼,而自叹不如刘备的知人。

 

 

    鉴识人,见其器度固难,即使是从言默举止有了认识,也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更深入地了解他的个性。在荀说的《申鉴》中,有一段讨论到器度的反面个性说:“人之性,有山峙渊者,患在不通。”一个稳如山岳,太持重的人,做起事来,往往不能通达权宜。“严刚贬绝者,患在伤士。”处世太严谨刚烈,除恶务尽的人,往往会因小的漏失而毁了人才。“广大阔荡者,患在无检。”过分宽大的人,遇事又往往不知检点,流于怠惰简慢,马马虎虎。“和顺恭慎者,患在少断。”对人客客气气,内心又特别小心谨慎的人,在紧急状况下,重要关键处,则没有当机立断的魄力。“端悫清洁者,患在狭隘。”做人方方正正,丝毫不苟取的人,又有拘拘缩缩,施展不开的缺点。“辩通有辞者,患在多言。”那种有口才的人,则常犯话多的毛病,言多必失。“安舒沉重者,患在后世。”安于现实的人,一定不会乱来,但他往往是跟不上时代的落伍者。“好古守经者,患在不变。”尊重传统,守礼守常的,又往往会食古而不化,于是就难有进步。“勇毅果敢者,患在险害。”现代语所谓有冲劲,有干劲的人,在相反的一面,又容易造成危险的祸害。

 

 

    所以认识了一个人的器度,同时还要看他这一种器度在反面有什么缺陷,那么“事上”也好,“用下”也好,才能达到知人善任的目的。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