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77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文化经典离我们并不远
作者是 龚鹏程 教授   

 

 

文化经典离我们并不远

 

 

北京師範大學 特聘教授

龚鹏程教授

来源: 四川大學哲學研究所

 

 

 

 

  真正的读书人从来不会拒绝阅读经典,而总是选择在纷繁复杂的阅读视野中紧紧追随经典的脚步。当然,读这些书,绝对不是出于消遣或实用,而是出于心智生活的需要。近日,有关阅读本身的著作成为图书出版界的亮点,其中译作《阅读莎士比亚》、博览群书杂志选编的《读书的艺术》、作家韩少功的《阅读的年轮―――米兰?昆德拉之轻及其他》等书,都如同温馨的烛火引导着读者的视线,让我们向大师走得更近。

 

 

  这其中,台湾著名学者、教育家龚鹏程先生所著的《向古人借智慧――如何阅读中国文化经典》则系统地推荐了中国传统文化典籍丛书,并分别从思想、文学、宗教、生活、人生哲学、艺术六个方面来进行个性化的解读,他的书突破了国内现有同类图书中,选题多半集中在思想方面的单一局面,也一反常规图书推荐的教条面孔,而是用一种深入浅出的生动文本向读者推荐了31本中国古代的经典读本。

 

 

  作为一位乐于传述经典意义、鼓吹经典教育的学者,龚鹏程在台湾似乎成了有关经典的代言人。据他介绍,书中所收录的文章是依据16年前他在台湾一家电台做读书节目的录音整理而成的,对于阅读经典究竟可以给现代生活带来什么作用,经典与现代生活到底有多远的问题,他又有了新的思考。

 

 

  我不赞成必读书目的提法,它会给人造成心理压力,好像有什么东西让你非吃不可,而不管别人能不能消化

  记者:近年来有关倡导阅读经典的声音不绝于耳,有的出版社还聘请专家联合推出《青少年必读书手册》这样的书。而在上世纪早期,曾经有媒体请鲁迅、胡适、梁启超等给青少年开“最低国学书目”名单,当时鲁迅交了白卷,在他看来,中国人最好不要读中国书,而其他人开出的所谓最低国学书目要么太难,要么不太贴切。在这本书中您也列出了31本古代经典读本,请问您是怎么考虑的?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龚鹏程:首先,我不赞成必读书目的提法,它会给人造成心理压力,好像有什么东西让你非吃不可,而不管别人能不能消化。我选择的这些书首先是不难,都是大家容易掌握的,而且这些书有不同的知识类型,涵盖了古典文化的不同内容。此外,我选择的很多书很有趣味,如《茶经》和《觞政》,它们一个是讲茶,一个是谈酒,分别代表了两种可以互相呼应的文化。在艺术篇中,我还选了《书谱》、《画谱》、《园冶》等,也都很好读。

 

 

  过去谈经典谈得太硬,好像经典都是难啃的骨头。我认为这是误区。在我的书中,《史记》、《资治通鉴》都没有入选。拿《史记》来说,最重要的部分是其中的“表”和“志”,但这些东西对于读者来说很难,人们感兴趣的就是其中的几个人物列传,而这又不是读《史记》的好方法,会走到简单的路数上,所以,这样的大书我没有选。

 

 

  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差异并不大,只是精练的语言和啰嗦的语言的区别

 

  记者:据我们了解,很多人对于阅读中国古代经典著作有心理上的畏惧,面对那些文言文,首先感到的是语文知识上的准备不足,文言文对于现代人来说似乎太艰深了,因而,人们总是在印象中把艰难和经典联系在一起。

 

 

  龚鹏程:其实,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差异并不大,只是精练的语言和啰嗦的语言的区别,所谓的翻译就是把这种精细的语言变得累赘和复杂。我们习惯上喜欢把古代与现代典型化,包括语言,实际上古书读起来没有这么难。对于民族文化的一些基本典籍,应当大体浏览,掌握一些基本知识,但对其中几本进行深入的研读也是不可缺的。

 

 

  经典起码不是资讯垃圾,不管是它的文字本身,还是通过文字所传达的思想观念,以及对生命的感受,这对现代人来说都是很有帮助的

 

 

  记者:修订词典的人会有一个感觉,如果莎士比亚活到现在的话,他应该算是半个文盲,因为整个英语里面可用的词汇大约有四五万个,可莎士比亚懂得的词汇大约只有二万个。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接受的资讯比古人不知道多了多少,很容易会觉得读古书没有什么价值。那么,在您看来,读文化经典对现实生活能有什么实际作用?

 

 

  龚鹏程:在我们这个资讯发达的社会里,充斥我们视觉的大多是资讯垃圾,一个人每天都要接受许多广告的“攻击”。在报纸的广告和新闻中,很多信息都被人遗忘掉,或故意忽略掉了,更有一些因太庞杂而不可能去看,在这种情况下就养成了现代人对知识的冷漠和麻木。并且,这些资讯通常以一种简单、重复的方式呈现,这样,人们不再有耐心去思考。长久下来,整个社会的思考能力会降低,感受力粗糙化。这是现代社会的危机。

 

 

  经典起码不是资讯垃圾,不管是它的文字本身,还是通过文字所传达的思想观念,以及对生命的感受,这对现代人来说都是很有帮助的,远比接受庞大的资讯垃圾要有益处得多,这是现代人应该看经典的一个重要理由。

 

 

  向古人借智慧并不一定要机械地、盲目地学习古人,经典的价值在于它能够为我们提供一种思路

 

  记者:现代人有接触经典的必要,可是我们从经典中能够得到什么,您主张的“向古人借智慧”该怎样理解?

 

 

  龚鹏程:现代人的书不用强调,因为我们就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同质性导致同一个时代的思想不会相差太远。古人的书在很多方面与我们不同,尤其是在思维方式和观点上,但我们刚好可以通过反观古人来扩大视野并反思自己,并接触一些平时无法想像到的问题。

 

 

  向古人借智慧并不一定要机械地、盲目地学习古人,经典的价值在于它能够为我们提供一种思路。比如管子的奢糜论,他主张通过刺激消费来鼓励生产,用消费来带动生产,这和许多提倡节俭的主张很不相同,但和资本主义的一些经济学思想有相近之处。

 

 

  在我看来,真正的人文精神体现在中国古代的文化经典中。

  记者:在目前大陆的教育界中,很多人都在呼吁要补“人文精神”的课,近年来也推出了不少的“人文读本”,但我们发现这些读本的内容大多是西方的人本主义思想,而您提倡“读古书”,与这种呼吁有没有矛盾?

 

 

  龚鹏程:其实,在我看来,真正的人文精神体现在中国古代的文化经典中。西方在文艺复兴之前,整个中世纪是由神学统治的,是反人道的。经过文艺复兴后,西方才开始重视“人文精神”,但直到现在,西方仍然过分强调物质享乐,这造成了“人的异化”,人与自然的不和谐。这些都是与“人文精神”背道而驰的。而中国传统文化,强调“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和谐,这就是一种符合现代社会发展的“人文精神”。在《老子》、《论语》等经典中充分体现了这种人文精神的内涵。

 

 

  进行传统经典的教育时,很多人明明知道那是糖,可是在吃之前,总是要想为什么要吃,好不好吃,吃了对身体有什么好处,其实,你吃就是了!

 

 

  记者:我们都有一种感觉,台湾的国学教育开展得非常好,而且台湾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上也有独到之处,这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小说中俯拾皆是的古典诗词,还是周杰伦所唱的流行歌曲《东风破》中传达出的古典韵味,也都带给了我们这样的感受,作为一个教育家,请谈谈台湾在传统经典方面的教育是如何进行的?

 

 

  龚鹏程:首先,台湾很幸运没有经历过“十年文革”,传统的线没有断,同时,出版业很发达,很多很偏的古典小说、传统典籍都有人印刷,而像《易经》、《唐诗三百首》等书不知印刷了多少版,但总是有人买。

 

 

  此外,在教学体系当中,高中的国文课本65%以上都是文言文,这还不包括诗词,而且,老师也很喜欢教授文言文,他们在讲的时候可以把那些历史、地理、文化等知识综合起来,学生并不感到枯燥。高中生的中国文化基本教材全部是《四书》的内容,以《论语》、《孟子》为主,《大学》、《中庸》为辅,这些都是拿学分的课程。而在大学的中文系,传统的东西学得多。

 

 

  进行传统经典的教育时,很多人明明知道那是糖,可是在吃之前,总是要想为什么要吃,好不好吃,吃了对身体有什么好处,其实,你吃就是了!我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做客座教授讲传统经典的选修课,很多学生很喜欢听,这并不是因为我讲得精彩,而是它本身就很精彩。

 

 

  《向古人借智慧》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