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35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和合管理文化概述
作者是 張立文 院長   
     
 

和合管理文化概述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代表人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孔子研究院 张立文院長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和合的民族,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宝库中,蕴藏着丰富的和合思想资源,而和合学正是在不断地对传统和合哲学整体框架进行全面审视和范式转型的深入思考所创生的。当今,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军事等各领域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挑战,涉及到当代管理学领域,由于中国传统文化因心性善恶推定与行政管理作为未能科学化、技术化地连锁融合,所以,管理科学理论和管理实践均十分落后。但也有许多值得继承的管理举措、管理思想、管理原理和原则。


一、和合管理学原理


        人的行为和人性善恶,对管理的影响和作用均很重要。然而管理有其自身的原则和原理。它是管理对象自身的必然性的所以然的呈现,是管理者在管理活动过程中的活动依据。


1、整体与部分原理。


        系统的管理方式包括系统与外部环境的双向关系管理,以及系统与内部各组成部分之间的双向关系管理。描述这后一种双向关系的管理,是管理学中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整体是系统的最基本的特征。整体并不是各部分相加之和,各部分的特征和功能之和也不就是整体的特性和功能。整体所获得的特征和功能,是各部分作为各自单独存在时的特性和功能所不具备的。因此,整体的特性和功能是一种新生,它犹如和合学的各元素、要素冲突融合而和合新生。


        管理系统的整体与部分,是各管理活动从而实现载体,离开整体与部分,管理活动亦无从进行;整体与部分亦是各种管理活动的依托,是实现最优化目标的必具的形式。比如现代管理的整体组织系统是由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子系统组织部门、环节、单位组成的有机整体。包括物的生产和为了物的生产所需要技术手段,以及经营管理部门、服务部门、情报部门等。前者可称为“硬件”,后者可称为“软件”,是“物”与“事”的融突组合为企业管理系统。行政的、企业的各种管理系统都具有投入产出功能。虽然各管理系统的性质差分,如国家机构、工业企业、商业贸易、学校医院、法院军队等等,管理组织需有不同的投入与产出,但从其相同方面来观,亦具有一些共性。[1]整体的投入产出功能,是整体与部分关系协调、优化的表征。只有管理者在管理活动中从整体的最佳化出发,促使管理系统发挥最大的整体功能,即目的性、集合性、相关性、适应性等功能。


        管理系统的整体与部分原理,可称谓“桶形原理”。古代的桶是由多块木板围成的,假设木板有长有短,所容水的高度不是依最长的木板,而是依最短木板。这一原理要求构成整体的各部分都要发挥最佳状态,才能使整体进入最佳状态。当然,部分优化,不等于整体优化;反之亦然。二个和尚比一个和尚要优,但一个和尚挑水吃比三个和尚相互推诿无水吃要优。这就要求管理者在处理整体与部分的相互关系时必须关注其双向运动的管理关系。


2、差分与融合原理。


        动态的整体管理系统,可看作“太极”,太极即整体之一。太极分为两仪,即阴阳,又分为四象、八卦、六十四卦等等,这便是不断的差分。这种分,既指分工,亦指分层,管理组织工作无分工,就无责任。只有合理分工,才能责任明确,而发挥其主动性、积极性。在管理组织系统中,分为子组织系统,子组织系统下又有各级部门。西蒙认为:“复杂系统的组成差不多普遍存在着分层现象[2]。之所以需要分层级,是因为分层结构的各部分都是稳定系统;分层等级系统各部分之间所需要的信息传输量要比其他类型系统少;从分层等级结构来看,一个组织的夏杂性,从组织中任一特定位置来观,几乎与其总规模无关。[3]管理者即使能力、精力都很强,但总是有限度的。当他直接领导和协调的下属组织机构与人员超过一定的限度或数量,就需要分层级管理。


        管理系统中的这两种差分,都需要在整体目标所要求的范围内,为了整体目标最佳化的实现而进行差分。离开了统一的、整体的目标以及为实现自标的差分(分工、分层级),就是盲目的、不合理的差分。它会使组织分工不明、职责不清,多头领导、层级重叠和混乱,使整体管理组织系统离散或破坏。这种整体管理系统统一目标下的分工、分层级,可称谓为融合而差分,即合而分。


        分必有合,差分需要融合。融合就是把分工、分层级的各部门、各层级、各人之间的关系相互协调、融合起来,使其间的种种冲突、磨擦、矛盾,不要变为相互牵制、消耗、内讧的因素。差分不免要出现冲突、磨擦、不协调,这就必须通过融合手段,把握整体、明确目标,分工协作,融为一体,以实现目标。


3、开放与封闭原理。


        任何社会有机体的社会组织或管理组织都是一种开放系统,这个系统内部与外部环境存在着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假如一个管理系统与外部环境的相互联系、交换、作用关系中断了,这个管理系统就无法生存下去,管理系统的生命就要终止。任何管理系统要生存、要生命,就必须不断输入材料、人力、能量、信息、货币等,以及输出产品、劳务、货币、废物等。这种双向的物质、能量、信息交换,使管理系统具有充足的生命力。就此而言,管理系统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封闭自己与外部环境的相互联系,就等于扼杀自己的生命。这是开放性原理。


        就管理系统内部的内信息而言,又具有相对的封闭性。指令信息和监督反馈信息使管理系统构成相对连续的封闭回路,以形成有效的管理活动。这是相对封闭性原理。


        管理系统一般可分为指挥中心、执行机构、监督机构、反馈机构。指挥中心发出指令信息,在执行机构、监督机构的中介作用下,反馈机构将信息反馈给指挥中心。反馈机构对信息处理、比较效果(实施效果)与指令的情况,反馈信息返回指挥中心,指挥中心分析综合各种信息,而作出新指令,构成管理系统相对的封闭回路。管理活动在封闭回路中不断振荡、冲突、融合,使管理系统在运动中,不断趋向完善。


        管理系统封闭回路之听以不可或缺,是由于信息反馈的需要和管理机构运行的相互制约、促进的需要。这两种需要是封闭回路的依据。实现依据的可能成立,就要创造使可能性变为现实性的条件:①独立性。管理组织系统相对独立性,实现管理组织的自主性,对人、财、物等必要资源具有调节运筹的权利和改组机构内部设置的自主权;②环形性。管理组织设置环形运动方向,使相互之间具有制约、促进的关系;③完善性。管理组织系统能及时传递信息,灵敏地捕捉信息,使信息纯度提高。信息准确化的高效能分析系统是使信息放大并强化输出的放大器。管理组织的封闭回路的封闭性表现在:一是指管理的目标、计划、组织、控制及规章制度等等,具有相对的独立权限,以保证管理指令的畅通无阻的下达;二是不允许、不接受干扰、破坏管理活动的正常运动内在因素存在,否则就不能保证有效的信息反馈。管理系统的开放性与封闭性,既冲突又融合。就与外部环境和系统的投入产出的关系而言,开放是保证管理系统的生存、生命所必需;就管理系统内部的运行机制而言,封闭是保证管理系统不受外界各种影响、干扰,而能进行正常运动所必需。因此两者相对相成、不离不杂。


4、弹性与动力原理。


        弹性原理是指管理系统在外部环境影响、作用下,为实现预定目标的应变、变常的能力。这种应变、变常的含义,相当于中国传统管理学中的“权”与“变”的概念,而与“经”与“常”的概念相对称[4],即“经常”与“权变”相对应。“管理者了悟‘经权’之道,便可以永远适合时代的需要,所以中国管理以及中国管理现代化,都是以“经权’为主要精神,都可以正名为‘中国的经权管理’[5]。在儒家管理学中,推己及人的忠恕之道是“一以贯之”的基本原理。因此,正心诚意,成己成人,修齐治平,便是儒家管理学的根本精神,即是“经”。


        “权”,孟子解释说:“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孟子集注》卷七《离娄上》)。中国古代的礼教是,男女之间不能亲手递接,这是恒常的礼的规范,嫂嫂掉在河水里,伸手去拉他,这是权变、变通。这就是说在实行男女授受不亲这一礼制时,必须依据具体时间、地点、对象、状况,有一定弹性。如果人在处理嫂溺这一具体问题时,完全照搬礼制,而丝毫不变通,一点没有弹性,那么,正如孟子所说“嫂溺不援,是豺狼也”(《孟子集注》卷七《离娄上》)。只有变通、弹性,才是合乎人道的。


        管理活动的弹性、权变性原理,包括局部弹性和整体弹性。它是指:①管理活动自身与其所处的环境涉及多种多样的因素,各因素均有机联系,相互作用于管理活动,管理者不可能完全掌握,而作出十分完善的决策,这就需要留有余地,具有弹性;②管理活动是一个复杂的、活生生的现实活动,是各种因素的融突和合的力量,需要综合平衡,但管理活动的实践难于达到最佳平衡,需留有协调的弹性;③管理是动态过程,内外各种因素都处在瞬息万变中,发生意料以外的突然变化。若不留有余地,具有弹性的权变,就不能应付突变的情况,以至功败垂成;④管理系统是综合学科,需要不断学习提高过程,特别是管理对象包括人,包括竞争对手,在一定意义上说管理是一动态的博弈,只有弹性管理,才能成功。弹性原押,是为管理争取活动空间。动力原理是寻求管理活动的生存活力。活力是管理的能源,也是制约因素。按照管理活动的管理者与管理对象的融突结构,其动力主要有物质动力、精神动力和信息动力


        物质动力既是对个人的物质刺激,也是组织的经济效益。经济效益需要对参与管理活动的投入、产出各方利益都有所兼顾,使在管理活动中所作的贡献与其所获得的利益紧密结合、合理获得。这样,管理经营组织的经济效益便成为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动力。


        精神动力是指管理系统及其成员的观念、信仰、理想等。臂如中国和合精神,日本的团队精神,美国的权力契约团体精神,中国《周易》的高度冲突融合的“保合太和”精神,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是推动中国社会管理、经济管理长期有序发展的动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掀起效法美国管理的热潮,并没有使日本企业管理有所进步。他们发现美国企业文化中的价值观是以个人为本位的能力主义,这与日本传统的团队主义相悖。于是日本在企北的组织、人事、雇佣、作风等管理软件上保留日本自己的传统特色,形成日本自己的管理精神或企业精神。20世纪80年代美国企业界学习日本企业管理时,主要是学习其企业文化,特别是团队精神,但美国亦没有照搬日本式的家族主义的团队精神,而是依据美国的传统精神,重建美国式的团队精神,其基本内涵是保障个人权力,满足个人需要和个人实现的机遇。因此美国的企业团体可称为权力契约团队精神。在现代管理活动中,精神动力愈来愈受到重视。


        信息动力是指信息传递所钩成的反馈对管理活动的生存和发展的动力。它超越物质的、精神的动力,对管理活动起着全面的、整体的推进作用。在信息冲击下,在世界竟争大潮中,信息网络不通畅,就会成为落伍者、失败者,信息的压力可以转换成竟争,企业转生的动力。


        这三种动力不可或缺,由于各有差异,而往往会产生冲突。因此需要依据和合学“融突论”的原理,使三方面的动力求得协调,在同一管理系统中随时间、地点、条件、内容的变易,三动力比重亦异。随时协调、调整此三动力,使之有机组合。并要正确处理个休动力与团体动力以及刺激量的适度,即与它所承担的使命相适应。管理原理是使管理活动有所依据和遵循,使管理活动成为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自觉的活动,避免盲目性和偏执性,更有效地实现管理目标。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官網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粉絲專頁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總會長李亨利博士微信號: Li5168899



二、控制理论与管理信息系统


        科学化的管理模式及其模拟技术,是西方近现代管理革命的产物,特别是信息技术和计算机技术在管理方面的推广和应用。办公室自动化系统,以及各种专门系统,譬如中国的CIMS系统(Computer Integrated Manufacturing System),即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它将计算机的软硬件、网络、数据库等信息高科技运用于企业管理,使企业的经营、计划、产品设计、加工制造、销售、服务等环节和人力、财力、设备等资源集成起来,既能充分发挥自动化的高效率、高质量,又具有充分的灵活性,以利于经营、管理和工程人员发挥智能。它可以根据激烈变化的市场需求及企业经营环境,灵活地、及时地改变企业的产品结钩和人力、物力、财力等生产要素的配置,实现全局优化,从而提高企业在激烈全球竞争中的生存能力,并赢得稳定的高效益。


        如果管理学作为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如何做到系统化、整体化、调配化、决策化及效绩化的学问,那么,它不仅是工商企业的发展学、政府机构的行政学,也是现代人生活的组织学[6]。这种所谓科学的方法,中国主要是经验的方法。经验以历史承传的方式,积累了丰富的管物理财、治国经邦、人事组织、战争艺术等方面的管理经验。


        这种经验的承传与血缘宗法制相结合,便发展出“祖宗之法不可变”,往圣道统必须继。因而讲简易、变易之学的《周易》,也加上“不易”的涵义,以不变应万变,这样具有讲变的文化传统的国家,却面临“变法”难,“维新”要付出血的代价的严酷事实。意义标准上以“守成”、“稳定”、“太平无事”为尺度。单从管理理论上讲,商鞅、王安石、“六君子”之功不可没。但对于现代管理学而言,又是过去了的历史。


        祖宗之法,先圣道统之所以不可守成,不能沿袭因陈,原因在于管理是依天、地、人多种制约因素而权变的社会和合控制。生物控制论研究表明:生物、生命有机体的控制都是信息反馈,随机选择的控制系统。社会和合是高度复杂的类有机体,具有比生命过程和生物活动更复杂的过程,更高级的机制和更随机的行为。


        从社会管理系统来看,控制是管理活动的重要环节和职能。所谓控制是指通过信息传递,对控制对象施加有目的的作用行为,使系统的特征和变化维持在规定的限度内活动。管理控制是控制理论在管理中的运用,是指按照企业经营的计划目标,对其经营活动和成果实行监督,以促进目标实现的管理活动[7]。从社会有机体的管理而言,它是社会主体(包括个体与团体)通过一定的协调机制,在改造对象过程中实现自身某种月标的管理实践活动。控制,简言之,是一种行为,是一种施控者施诸于受控者的有目的的行为,并导致受控者发生合乎目的变化的行为。社会主体的行为,受控者的行为是多样的,控制就是在多种多样的可能中进行选择,即施控者选择其中最有效的手段,以作用于受控者,使受控者的行为合乎施控者目的的变化。


        施控者对最有效手段的选择,实际上具有随机性。譬如飞行中的飞机,随时间变化的气流状态是系统(飞机)的一种随机性输入作用,它听引起的机翼应力变化,是一种随机性输出变量。这些随机因素是飞机设计者和操作者(施控者)必须注意选择的。各种随机因素使系统(飞机)运行具有统计不定性,针对这种不定性作出最佳化的选择,便是随机选择;依据这种不定性所作的设计和操作系统的控制器,便是随机控制。这种随机选择和随机控制随着高科技的信息公路的发展,会愈来愈显其重要性。


        从社会控制来分析,社会和合管理过程,是不断选择行为规则,校准价值尺度,更正意义标准的随机控制过程。要实现因天时而制宜、因地利而制宜、因人和而制义的随机选择,就必须重视管理信息,完善信息技术手段


        管理创造价值,因而,社会和合管理是使社会生活感受最真实化,价值最完善化,意义最优美化的价值增益工程,即价值融突和合工程。管理之所以能够增益价值,其中的道理,主要在于管理信息系统是管理的心灵。它通过高效、高速处理信息,使社会的各种正性效益指标都达到最大值,各种负性耗损指标均趋于最小值。信息的价值在于它能够参与创造,并使价值融突和合工程最优化。


        信息,从各个角度都可以给信息以定义。一般地说,是把信息作为给人带来新知识的消息、情报、资料、数据等来理解。中国唐朝李中在《碧云集·暮春怀故人》中有“梦断美人沉信息,目穿长路倚楼台”句,信息有消息之意。从某一侧面描述了信息的特点和功能。如认为信息是用以消除随机不定性的东西,把信息度量归结为对消除了不定性的度量[8],信息度量可以用被消除了的不定性的大小程度来衡量。有认为,信息可以提高系统组织程度,正如熵是组织解体的度量,消息集合所具有的信息,则是该集合组织性的度量[9]


        从社会和合管理视野来探讨信息,是指自然、社会中一切事物的状态、特性及其相互间关系的表征或标志。一切事物都是作为信息源而存在。考古学发现的化石,传递着上古时代物类存在、分布、进化程度的信息;柳芽桃花,带来春天来临的信息。除这种自然物的信息外,还有人工信息。信息传递必须借助于一定的中介。语言的出现,促使信息处理器官大脑的发展;文字的发明,突破了信息传递的时空的局限;电磁波的利用发展,为信息时代的到来奠定基础,现代的信息网络使地球成为一个村。


        信息具有可识别性。自然、社会所携带的各种信息的信号,直接、间接地刺激人的感官,使神经冲动,由而转化为神经脉冲信号,神经脉冲信号沿着神经通道把信息传递给大脑,大脑对信息进行分析综合加工处理,而形成认知。所谓认知是对客观的反映,实是获得和处理信息的过程。此其一;其二,信息具有可存贮性。人类从结绳记事——文字记录——留声机录音——电影的声像——电脑中心,信息的存贮技术以及取用技术愈来愈进步;其三,信息的共享性。它与其他物品不同,不因分享人数多寡而使各自得到的信息量有增减,在传递中不遵从守恒定律,反而由合作而趋强。现在全球最大信息资源网——互联网络(Internet)已经把全世界150多个国家的近500万台计算机主机和1000万个用户紧密地连在一起,使用户之间互通信息,共享计算机和各种信息资源,它已成为进行科学研究、工商业管理活动和共亨信息资源的重要手段,已然成为“信息高速公路”。


        管理活动过程,就是接收、加工和传输信息的过程。管理信息是指以计划、指标、命令的形式传递给决策执行者,促进执行者进行有目的和协调的行动,以实现管理目标。它是一种有自身特性的信息。臂如它产生于社会管理活动之中。这就是说,管理信息是信息在管理活功领域的展现。它是人与人之间传递社会各种信息、以输出者和接受者共同理解的数据、文字、符号等形式,标示管理对象和管理过程的各个方面。管理信息作为媒介协调着人与自然、社会、管理与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使管理活动有序地进行。


        管理信息活动是主体自觉的活动。信息的输出和接收都是一种人为自觉活动,这种活动具有目的性。它表现在明确地标志管理活动的变化特征,直接、间接地为管理目的服务,它具有智能功能、技术功能和管理功能[10]


        信息的目的在于应用,其价值在于把各方面、各种信息迅速传递给社会管理、工商企业管理者,以便及时地、灵活地调整各种关系,作出决策,获得目标的实现。因而,信息具有时效性、时机性。失去时效、时机,便失去价值。所以,管理者要善于捕捉先兆性的信息,即顶示发展趋势的信息,便是既重要又反映管理者全面素质的问题。


        总之,管理信息系统以电子计算机为枢纽,以智能技术为支柱,以数据处理、图像模拟为手段,使社会和合管理达到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


三、和合管理学企业文化精神



        管理信息系统,是指对管理信息进行收集、加工和传递的总和。它是由各种各样的管理信息加工处理过程构成的有机整体。管理信息系统的价值目标是增益化、最优化、科学化


        不断增益各种价值量,提高管理行为的效益,使社会和合体全局最优化。因此,管理信息系统具有效益价值的管理加和效应(+)。但管理信息系统毕竟是管理的工具与手段,若管理者素质不高,人——机功能不能和合匹配,那么,管理信息系统将会反其增益之道而行,反向演变为管理减差效应(-)。软件系统一条指令的语法错误或操作系统一次键入行为失误,就有可能毁掉耗资十几亿美元的航天发射试验。反之,若管理者素质高,不断创造新的、更高效的硬件系统,不断完善软件系统,提高接口技术水平,那么,同数的资源,可创造出倍积的社会效益和价值数量。这是管理乘积效应(×)。


        管理的整体和合效应,可加和、或减差,亦可乘积。究竟实现那种效应,主要看社会和合系统的管理目标是否协调,是否适应社会完善和发展的目标和合要求。目标管理是管理信息系统的最高职责。只有目标系统内在协调,和合相适,社会和合系统的管理才达到了自己的目标。而系统理论及系统科学技术,是管理目标系统和系统管理工程的理论依托。现代管理系统论是管理学的理论前沿,亦是中国管理系统走向现代的必经之路。


        中国传统管理系统如何走向现代管理之路,除以开放的、无偏执的态度,积极、认真、严肃地吸收东西方各国先进的管理理论、方法、技术,以改进中国的社会管理系统、工农商学兵等企事业的管理系统外,必须与中国传统的人文管理精神相结合,才能形成自己的管理理论、方法。照搬西方管理的某些理论、方法、技术是能够做到的,但照搬西方管理精神是很难做到的。正如第二次世界战后日本学习美国企业管理义化和80年代后美国企业学习日本企业管理文化的的情况一样,都不能照搬,而只能根据本国的企业管理文化的人文精神,吸收东西方企业管理文化中的优质成分,融突而和合,建构中国自己的社会、企事业管理文化精神。笔者提出和合管理学或和合管理文化精神


        如果说日本的企业管理的文化精神是家族主义的团队精神,美国是个人为本位的能力主义精神,那么,中国是整体本位的“保合太和”精神,即整体主义的和合精神。这就是三国企业管理的文化人文精神的差分,亦是其企事化文化的价值和意义。其实这也是三国社会管理,以及其他方面组织管理系统文化精神的差分。中国整体主义的和合精神作为社会有机体的管理,工农商学兵企事业管理的文化精神,包括这样一些内涵:


1、融突而和合精神。


        中国管理文化精神是以人为管理核心,追求人与自然、社会、人与人的冲突融合,从而达到整体的和谐、协调,即和合,以使企事业生生不息。任何事物均有差分,然后有冲突,譬如人r自然之间有阴与阳的冲突,人与社会之间有刚与柔等冲突,人与人之间有仁与义等等的冲突。有冲突然后有融合,这便是听谓“天人合一”、“理事无碍”、“天人合德”、“知行合一”、“情境圆融”、“经权合一”等。陈述了管理主体与对象、管理道德与行为、管理理性与感性、管理人性与管理方式、管理知识与素质等之间融突关系,由融突而达到“和合”的管理系统的最优化境界。


2、整体与个体的相依相存精神。


        天地间的一切事物都生存在相互关系之中,并在这种关系中获得自己的本质,以及其价值和意义,由关系才构成了整体与个体。换言之,整体与个体只不过是关系存在的一种形态。任何关系都有分有合,犹如管理组织系统的合的整体性和分的子系统的个体性。分是为了合的整体管理系统,合是为了分的责任和实现目标的合力。太极而有阴阳,是分;阴阳合气,而为太极,又是合。分中有合,合中有分,整体中有个体,个体中有整体,如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便是一种整体与个体、合与分、冲突与融合的相依相存精神。


        未来管理模式、形式,可千变万化。譬如我们必需重新思考组织契约的间题,包括企业组织的定义,我们对企业的企望,以及我们打算为组织付出什么?社会整体再也不能指望新型公司与旧企业一样,提供每个个体生活和生计所需一切,或指望支付退休金;办公室、工厂不再是每个个体每日离家前往的固定整体工作场所;生活的意义不再是由组织内顺着职位阶梯往上爬;一个个体也不再期望自己把一生十万个小时卖给同一个整体机构;个体不仅是企业组织的“雇佣者”。也是“组织者”等等[11],随着现时代高科技的发展,将变动不居。但整体与个体相依相存的和合精神,可以延续承传下去。


3、无为与无不为的互补互济精神。


        无为是无,无不为是为、是有。“为无为,则无不治”(《老子》第二章)。“为”是目标,“无为”是实现目标的原则,或达到目标的工具和手段。“无不治”是管理的效应。以“无为”作为工具理性,“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老子》第六十四章)。这就是“无为之有益”(《老子》第四十三章)。“无为”具有空间最广大的拓延性和时间最大的变易性,以及最佳的效果,就因为“无为”最能适应“自然”。


        管理组织活动,能否适应“自然”,是衡量管理活动成败的尺度。譬如日产汽车英国厂总裁吉布森曾对伦敦商学院毕业生说:我习惯于使用科学家的观点来思考问题——以探讨组织问题而言,是以结晶体与无定形非结晶体结构的差异来进行思考。辨认结晶体结构最简单的途径是观察钻石;泥巴则可能是最普通的无定形物质。典型的西方式的管理组织是结晶体,棱角清楚明确,每一个面各有其形状,面与面之间有明显的连接处。优如英、美企业管理组织都把角色和责任规定得相当明确,组织内不同单位界限划分清楚,各单位之间关系明白固定。日本的企业组织像泥巴,它们结构模糊得多,责任与功能划分不明确,经常处于变动状态,可轻易塑造及改变形状,对于外来力量与外在环境具有弹性调适与反应能力[12]。如果说,英美企业管理是“有形”,那么日本企业管理为“无形”。在当前市场竞争激烈时代,前者应变、调适能力显然比后者要差。


        中国在“钻石”与“泥巴”的基础上,以“无为”与“无不为”互补互济精神,而能“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老子》第十七章)。以“道法自然”的管理组织原理,而使管理组织具有最高的适应能力和最优化的组织协调关系网络,达到目标的功成事遂。


4﹑日新和生生的精神。


        任何管理组织系统只有日新日日新,才能成“大业”,否则只能成小业,甚至破产。社会管理、工商企业管理组织的兴衰取决于日新,21世纪的价格标订决定于成果,而非决定于时间。从事计时收费的人,唯有拉长时间才能赚更多钱;凡是依成果收费的人,都靠提升工作品质,或创造新产品、新程序、新信息而致富。后一种会得到普遍认同。


        日新就意味着生生,即产生新的事物、新的成果、新的生命或新的管理组织系统等等,这是21世纪社会管理、工农商学兵管理系统的生存和发展的圭臬。


        中国管理系统走向现代有其自己企业文化精神和管理的特色。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文精神在管理系统中的体现,并形成适应于中国在21世纪发展的独具特色的管理科学。




作者简介:张立文(1935—),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一级教授,孔子研究院、国学研究院院长。

 [1]刘余善、谷宝贵编著:《实用管理系统工程》,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26页。

 [2]赫伯特·A·西蒙:《管理决策新科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第97页。

 [3]同上,第97-98页。

 [4]参见拙著:《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天道篇)》的《常变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第115-135页;《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人道篇)》的《经权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年。

 [5]曾仕强、刘君政:《中国的经权管理·序》,1984年。

 [6]《大力推进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技术》,载《人民日报》第3版,1991年11月23日。

 [7]对控制的基本定义,由于各人考察的角度的不同,有不同的定义。齐振海主编:《管理哲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第276-277页。戴维·R·汉普顿著、陈星等译:《当代管理学》,北京:新华出版社,1986年,第495页。王雨田主编:《控制论·信息论·系统科学与哲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6年,第36页。苗东升:《系统科学原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第170、245页。各人都有不同的表述。

 [8]C·E·申农:《通讯的数学理论》,美国,伊利诺大学出版社,1949年。

 [9]维纳:《人有人的用处》,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年,第12页。

 [10]齐振海:《管理哲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第109-111页。

 [11]查尔斯·汉迪:《虚拟的办公室:解构的组织形式》,载台湾《工商时报》,1993年5月25日。载《参考消息》,1995年6月30日。

 [12]查尔斯·汉迪:《虚拟的办公室:解构的组织形式》,载台湾《工商时报》,1993年5月25日。载《参考消息》,1995年6月30日。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