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9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道祖老子生于涡阳实话十说
作者是 牛家棟 副主任   
     
 

道祖老子生于涡阳实话十说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參與學者

安徽省涡阳县老子文化建设办公室 牛家栋 副主任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由于年代久远、史料稀少和老子被赋予道教神秘色彩等原因,长期以来,老子出生地一直有各种不同说法,使人陷于困惑,以致争论不休。庄子说老子晚年“免而归居”的家乡是沛地,司马迁《史记》说老子楚国苦县人,东汉陈国相边韶《老子铭》说老子楚国相县人,宋真宗到真源朝谒老子撰《御制朝谒太清宫颂并序》:“择元辰于摄提,诣殊廷于谯左”,近现代学者姚鼐、马叙伦和孙以楷先生则考证老子是宋国相县人。近几十年来我们联合海内外研老专家严密考证,获得老子出生地的大量证据。研究表明:沛地、宋国相县、楚国苦县和谯左,名称虽因时代变迁和行政区划更换而称谓不同,所在地却是一处。老子生地宋国相县被楚国占领后并入苦县。春秋楚国苦县就是今亳州谯城东涡阳县。

 

 

一、“孔子问礼碑”见证老子生地宋国相县在谯左沛地

 

        2007年12月,王振川先生等在涡阳县丹城镇相老家发掘出土一块汉代“孔子问礼碑”。这块碑正面是孔子问礼于老子、孔子弟子和孔子所带礼物图案,背面是龙虎图案,体现老子属虎,被孔子称为“犹龙”之尊贵地位。丹城镇位于皖北宿州、临涣以西,春秋时期称沛地,初属宋国相县,有鲁、宋、卫、陈四国诸侯会盟之袲城,后入楚国苦县。

 

      “孔子问礼碑”见证《庄子·天运》关于“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的记载。查《中国历史地图集》,春秋袲城正位于今涡阳丹城。这里至今仍有十几个以相命名村庄,集中居住数万相氏后代。

 

     《庄子·天道》:“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老子在周王室王子朝之乱以后,归居故乡沛相之地,孔子、阳子居、南荣趎等“南之沛”至老子之所,问礼寻道,有时竟要用七日七夜时间。安徽大学孙以楷教授据《水经注》卷二十四:“雎水又东,迳相县故城南,宋共公之所也”考证:春秋宋国相县,隔涡河南邻楚国苦县。在连年战争中,楚国不断突破涡河防线,蚕食北部的宋国,最终占领相县且归入苦县,老子故里成为楚国苦县的一部分。据《左传》:春秋末年楚国苦县的北界在城父,今涡阳在城父东南60里,属楚无疑。

 

       至汉代,苦县属于陈国。东汉延熹八年桓帝两度遣大臣之苦县祠老子,并降旨修建老子庙。陈国相边韶奉旨撰《老子铭》:“老子……楚相县人也。以大并小,相县虚荒,今属苦。”《后汉书·郡国志》:“苦,春秋时曰相,有赖乡。”现代学者罗根泽《诸子考索》:“苦相原为一地,春秋时名曰相,春秋以后名曰苦。”

 

       近代有学者认为老子是陈国苦县人,那只能说是汉代的陈国苦县,因为汉代苦县属陈国;犹如今天说老子是安徽涡阳人一样,因为当年的苦县现属安徽涡阳。

 

       有一种观点认为,老子出生在春秋时代陈国,这是错误的。因为老子出生地在今涡阳县涡河以北,这里春秋末年先属宋国,后属楚国,从来就没属于过陈国。今涡阳涡河以南地区,在楚国没有占领以前的确属于陈国。但是在老子出生以前就被楚国占领了。老子时代的今涡阳地区,不论涡河南北都不属于陈国

 

       也有学者认为,老子出生在谯城以西某地属于楚国,那里也有苦县和相县。城父、谯城以西地区在公元前479年前一直属于陈国,直到公元前479年楚国彻底灭陈才算是属于楚国。不过,这时出生在谯城以东的老子已经92岁了。

 

       其实,谯城以西地区某一时期是否曾属楚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有没有相县和苦县,有没有“孔子问礼碑”;相县和苦县在哪里,“孔子问礼碑”在哪里,老子的出生地就应该在哪里。由于谯城以西地区根本没有相县和苦县,没有“孔子问礼碑”,所以,不论是否曾经属于楚国,都不能证明那里是老子故里。

 

 

二、城父一直是春秋末年楚国与西部陈国和北部宋国的边界重镇

 

       在老子出生以前的春秋时代,今安徽涡阳县涡河以北地区属于宋国,涡河以南地区属于楚国。后来,楚国不断向北部和西部扩展领土,公元前637年攻下城父以东的涡南地区,并把城父作为楚国与西部陈国和北部宋国的边界重镇。直至公元前479年楚国彻底消灭陈国,这种局面长达150多年。

 

       《史记·楚世家》:楚平王六年(公元前523年)“使太子建居城父,守边。”这一年老子48岁。楚国占领城父的150多年间,先后有两位国王死在那里:一位是楚灵王,他的坟墓就埋在城父附近;还有一位楚昭王,公元前489年,老子82岁的时候,他率领大军阻止吴国对陈国的进攻,由于战事不利,也死在城父。

 

       春秋战国之交的一个多世纪中,城父东南一直是楚国,有苦邑(今涡阳南部);城父以西一直是陈国,有鹿鸣(今鹿邑);城父以北则是宋国,有相邑(今涡阳北部)。老子时代,楚国以城父为边关重镇,向西部攻打陈国十次之多。战事反反复复,时而县之,时而复其国,始终未能占领。公元前479年之前,谯城以西的鹿鸣地区一直属于陈国。

 

       在此期间,楚国对宋国的战争突破涡河防线,向北占领相县地区,并把它归入苦县管辖。涡河以北的老子故里由宋国相县转属楚国苦县。司马迁和边韶记载老子生地,一曰苦县,一曰相县,但是他们都一致记载老子是楚国人。

 

 

三、《史记》记载作战路线表明:楚国苦县在谯城以东今涡阳地区

 

       司马迁《史记》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记》不仅记载老子是楚国苦县人,而且还记录了苦县位于谯城以东的大量证据。《陈涉世家》:“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陈涉起义的作战路线先是自西向东,再由北向南。首先从今宿州大泽乡(蕲)开始,向西攻下濉溪(铚),继而再向西打下永城(酂),又南下占领苦县(今涡阳涡河以北地区),接下来往西北攻下柘城。这些城池都在涡河北岸。起义军随后渡过涡河,南下攻占谯城,最后一举夺取谯城西边的陈国都城(今河南淮阳),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号为“张楚”。

 

       《樊哙列传》:“(灌)婴度淮北,击破项声、郯公下邳,斩薛公,下下邳,楚骑与平阳,遂降彭城,虏柱国项佗,降留、薛、沛、酂、萧、相。攻苦、谯。”刘邦的大将灌婴连破项羽军队,占领许多城池。他作战路线也是从北向西,首先用强大的攻势夺取下邳,迫使彭城(徐州)、留(徐州以北)、薛(沛县以北)沛(沛县)、萧(萧县)、相(淮北、濉溪)等地敌军投降,接着向西南方向“攻苦(涡阳)、谯(谯城)”。只有先打下“苦”,然后才能向西攻占“谯”,足见苦县在“谯左”。如果有学者一定要把苦县搬到谯城以西某一地区,单从作战路线来说,就是不符合战争规律的。

 

四、苦县改称谷阳,谷阳再改称真源,都与谷水流经苦县有关

 

       晋咸康三年(公元337年)苦县改名为谷阳县,原因之一就是苦县境内有一条谷水流过,苦县的治所就在位于谷水之阳、老子庙以西的今涡阳县张老家。这条谷水发源于河南,流经商丘和谷熟,再向东流经苦县,至老子庙附近注入涡河。这条谷水现在称武家河,有一个被列入“非遗”的千年传说可资佐证:公元666年,武则天陪唐高宗到亳州谷阳县拜谒老子。高宗尊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改谷阳县为真源县,武则天把谷水改称武家河。她让这条河随武家的姓氏,一方面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同时也借以表示对唐高宗的忠贞和依恋。关于这条河名称的变化,当代《水经注》研究专家浙江大学陈桥驿教授经考证断言:“谷水就是武家河。”陈教授论文《<水经注>记载的淮河——兼议谷水就是武家河》,刊载于杭州大学出版社《<水经注>研究四集》。

 

       晋咸康三年苦县改名谷阳县,与谷水流经谷熟县治所之南有关;同样,唐乾封元年(公元666年)谷阳县改称真源县,除了“真源”的道教含义外,其中也有治所变迁的原因。根据古今城市发展的规律,为便于交通和建设,城市总是向大江大河靠近。谷阳治所(今张老家)虽靠近谷水,但它毕竟是涡河的支流,不便于交通航运。为了方便各地拜谒老子的官员百姓出行和食宿,谷阳开始向西南迁移并大规模扩建,向涡河靠近,迁到今义门镇涡河北岸。由于县治所已从谷水之阳移到谷水之阴、涡水之阳,如果再称为谷阳则名不副实,于是谷阳县改称真源县。

 

五、《史记》、《新唐书》记载:唐真源即城父东北的义门镇

 

       唐张守节《正义》注《史记·项羽本纪》:“城父,亳州县也。刘贾入围寿州,引兵过淮北,屠杀亳州、城父,而东北至垓下。”“垓下在亳州真源县东十里,与老君庙相接。”由此可知:亳州东有城父;城父东北有真源隔涡河相望,唐真源即今义门;真源东十里是今赵旗屯,赵旗屯就是当年霸王别姬的垓下;垓下东十余里就是老君庙,今老子故里天静宫。亳州——城父——真源——垓下——老君庙,这五地自西向东依次排列,犹如今之卫星定位一样确切,真源县老子故里在亳州以东铁证凿凿。明代李先芳《重修玄帝庙记》:“据旧志,义门集即唐之真源县,以近老子天静宫故也。”清《颍州府志》:“义门即唐时真源县。”

 

       另据《新唐书·张巡传》:“更调真源令。安禄山反,天宝十五载正月,贼酋张通晤陷宋、曹等州,谯郡太守杨万石降贼,逼巡为长史,使西迎贼军。巡率吏哭玄元皇帝祠,遂起兵讨贼,从者千余。”安禄山叛军自西向东打来,谯郡太守杨万石闻风而降,下令真源张巡为长史率众西行,到亳州迎接叛军,缴械投降。“西”字锁定真源在谯东。试想,如真源在谯西,叛军从西面一路杀来,张巡的军队绝不会无动于衷,眼看着叛军屠戮百姓,血洗中原。正因为真源在亳州东南数十里,所以才暂得安宁。亳州失守以后,真源危在旦夕。当时张巡率领数千将士到玄元皇帝庙哭诉,发誓打败安史叛军。他率众向西进军迎战叛贼,由于寡不敌众,终于壮烈牺牲。张巡为平定“安史之乱”,阻止叛军东进立下赫赫战功,留下千古英名。当然,真源在之后的连年战争中最终难免遭劫,变成一片废墟,县城只剩下一个仪门。此即真源称“仪门”,又叫“义门”的原因。

 

六、宋天禧盛度碑、《续资治通鉴长编》证实老子故里在“谯左”

 

       明《中都志》载元至顺三年张起岩《天静宫兴造碑记》全文。此碑记载有宋修建太清宫和天静宫的重要信息:“独天禧二年(1018年)盛度所撰碑,文漫灭不可读,而铭半存。三班借职王宗彦,同监修官、亳之守臣、监修者名衔在焉。盖奉敕而为之也。”唐代大兴道教,各州准建一座太清宫,而亳州因是老子故里,除在真源老子祠建太清宫之外,又准许再建两座。亳州西鹿邑县新建太清宫称西太清,贞观十七年归属亳州的临涣县新建太清宫称东太清,真源县太清宫居中,称中太清。为纪念老子母亲,在中太清宫流星园建洞霄宫,后来也称天静宫、圣母殿。《天静宫兴造碑记》称:“流星园,天静之旧基也”。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十九,宋人因纪念李母感应流星孕育老子而重建天静宫,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宋真宗将朝谒太清宫,同时下诏重修天静宫,至天禧元年(1017年)完成并验收。天静宫建筑群的所在地原归属亳州临涣大李乡(今涡阳张老家大李村)流星园。为了便于百姓缴纳租税,临涣县改属宿州管辖,但是由于大李乡天静宫与太清宫是流星园整体建筑群,所以大李从临涣分离出来,仍然归属亳州真源。天静宫与太清宫连成一片,形成规模宏大的道教圣地,占地数千亩。天禧二年盛度碑和《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一致。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春,他率群臣到真源县朝谒老子,撰写《御制朝谒太清宫颂并序》:“太清宫者,介谯郡之列壤,滨涡水之鸿州;……择元辰于摄提,诣殊庭于谯左。”宋真宗给了老子生地准确的地理定位。以此可见,老子故里中太清宫位于谯城以东确凿无疑。

 

       也许有人会问,宋真宗为什么没有提到天静宫?其实答案很简单:他朝谒的是太清宫供奉的老子、太上老君;天静宫是老子出生纪念地,供奉的是老子母亲先天太后。既然是朝谒老子而不是老子母亲,所以他说了太清宫没说天静宫很正常。纪念老子的太清宫天下各州比比皆是,而供奉老子母亲的天静宫只有老子出生地一处。天静宫和太清宫能连成一体的也唯有老子出生地一处。换言之,皇帝恩准建天静宫的地方,就是老子出生的地方。

 

七、元明清碑记方志典籍一致记载:老子生地流星园在今涡阳

 

       元明清以来,大量碑记和志书典籍一致记载:天静宫流星园老子生地,在亳州东120里之福宁镇,福宁镇就是今涡阳张老家

 

       元至顺三年张起岩《天静宫兴造碑记》:“天静宫,老君所生之地也。宫在城父之福宁镇东南,去亳四舍,南距涡水二里,下临雉水。世传老子在妊,有星突流于园,既而降诞,则天静旧基也。”此碑已经残破,珍藏在天静宫东岳庙老子博物馆内。明《中都志》和民国十四年版《涡阳县志》记载了碑记全文。

 

       《大明一统志》卷七:“天静宫在亳州东一百二十里,老子所生之地,后人建宫以尊奉之。元至顺三年重建,张起岩撰碑。”

 

       明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年)蒙城县令王继贤编审刊刻《古蒙庄子校释》并亲自撰写《古蒙庄子序》。王继贤在论证庄子是蒙城人时,无意间论及老子故里:“老子为苦人,苦去蒙仅百里,于世又近。庄子其见知之人欤?不然,何神之肖也?余入谯,过苦,登太清之宫,其铸鼎黝然峙立;五千馀言,垂之金石。人未有与苦争者,其遗迹较也。”

 

       这是一则很珍贵的史料。不仅记载老子是楚国苦县人,而且交代了蒙城、谯城和苦县的地理位置。“苦去蒙仅百里”,“余入谯,过苦”,说明苦在蒙、谯之间,从蒙城到谯城必经老子故里“苦”。苦距离蒙城仅百里,今涡阳县距离蒙城正好90余华里,非常吻合。王县令在老子故里太清宫拜谒,看到五千言《道德经》碑刻和高大神圣的钟鼎,肃然起敬。有意思的是,王继贤还把庄子故里和老子做对比,指出庄子故里“蒙”在何处存在争议;而老子故里“苦”在蒙城、亳州之间却没有争议,因为老子故里“其遗迹较也”。

 

       《钦定四库全书》之《江南通志》卷三十六和顾炎武撰《肇域志》都记载,苦县旧治在亳州城东。《大清一统志》卷八十九:“天静宫在亳州东一百二十里福宁镇,汉延熹七年建,相传老子生于此。宋天禧二年盛度撰天静宫碑文。”清代《亳州志》、《颍州府志》记载:流星园的太清宫和天静宫,在亳州州东一百二十里,是老子降生之地。

 

       纵观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在老子故里今涡阳的道教宫观有别于其他任何地方。其他地方只有纪念老子的太清宫之类宫观,而老子故里则是纪念老子和老子母亲的宫观并存。唐代真源县有太清宫,也有洞霄宫;宋代卫真既有真宗朝谒的太清宫,也有真宗下旨重修的天静宫;元代有重修太清宫和天静宫的碑记和文献;明代《大明一统志》记载了天静宫,而蒙城县令则著文记述亲眼所见老子故里太清宫;清代乾隆三十九年版郑交泰撰《亳州志》:“天静宫与流星园之太清宫俱殿宇宏深,规模整丽。”因此,天静宫和流星园、九龙井等成为老子故里涡阳区别其它道教之地的重要标志,这也是涡阳天静宫作为天下道源闻名世界的根本原因。

 

八、独特景观、老子庙基址和出土文物证明天静宫是老子生地

 

       边韶《老子铭》记载:老子楚相县人,相县虚荒,以小并大,故城犹在,涡水处其阳。自古至今,涡阳天静宫一直在涡河北岸,位于涡水之阳。

 

       《水经注》记载:谷水从发源地河南开始,向东经亳州,又向东流经苦县,最后在老子庙附近入涡水。老子庙东院中有九龙井和李母庙,还有李母冢。今涡阳天静宫的地理位置正处于涡水之阳、谷水入涡处,还有九龙井、流星园、圣母墓等独特景观。这些独特的标志性地理景观与历代文献记载十分吻合。

 

       九龙井,经考古文物专家鉴定为春秋时期的瓦圈井,极为珍贵。1992年安徽省考古所发掘天静宫老君殿遗址,发现有唐、宋历代地层的出土文物和汉代老子庙建筑基址,现已保护起来;这表明,今天静宫就是建在汉延熹年间老子祠基址之上的。

 

       天静宫东侧建于宋元时期的东岳庙有上千年历史,巍然屹立,现在是“老子博物馆”。安徽文物考古所的考古报告老子博物馆里珍藏着大量珍贵的老子庙历代文物:有春秋时期的瓦圈九龙井陶圈,有汉代老子庙基址出土的大量汉砖,有唐宋太清宫老君殿基址出土的“大中祥符”铜钱和大量陶制器皿,有宋代老君石像和“古流星园”碑匾,还有皇帝敕建太清宫的“圣旨碑”等等。这些景观、建筑和文物是别处所谓老子故里所不具备的。

 

九、陈桥驿考证谷水、九井,还原《水经注》记载苦县老子庙真相

 

       尽管有大量确凿证据,可以让我们认定涡阳是老子故里,可是有些人还存在一个困惑:为什么1975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把老子故里苦县(真源)标志在河南鹿邑和安徽亳州之间呢?老子故里本来在“谯左”,为什么跑到谯城以西了呢?这一本地图集成为老子故里在河南鹿邑的主要证据。

 

       那么,《中国历史地图集》又是依据什么来编写的呢?主要是依据清代学者整理的《水经注》和其他一些地理志。清人整理的《水经注》卷二十三记载涡水流经区域,错误的把楚国苦县故城安放在谯城以西。后人编写地理资料、工具书、教科书,全都是依据《水经注》和《中国历史地图集》之类所谓权威著作,造成谬种流传。

 

       据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和陈桥驿教授考证,《水经注》问世一千多年经过历代转抄,错误百出,况且又丢失数卷;虽经多位清代学者整理,仍存在大量错误。关于老子故里,今版《水经注》错把本在苦县以西的谯城放在苦县以东。陈桥驿教授经过实地考察,以涡河、天静宫、九龙井、流星园和相县故城遗址、苦县故城遗址为参照,认定今武家河就是流经苦县和老子庙注入涡河的古谷水,还原了郦道元初版《水经注》记载苦县老子庙的真相。上海老庄研究专家王振川实地深入考察,比对历史文献,理顺《水经注》错简,还原楚国苦县在谯左涡阳的真相,谷水和九龙井成了老子故里在涡阳的最有力证据。

 

       综合陈桥驿教授和王振川先生的考证,我们纠正这一处错误的主要依据是:

 

1、楚国苦县老子庙在谯城以东,那里有历代典籍包括《水经注》记载的所有老子庙独特景观和文物史料;苦县老子庙一旦标志在谯城以西,就找不到任何老子庙独特景观和文物史料作为支撑。鹿邑太清宫处涡水之阴,那里没有谷水注入涡河,没有九龙井、流星园,没有敕建老子出生地天静宫。

 

2、本在谯城以东的苦县错置于谯城以西,违背历代行政区划的规律和实事。谯城和鹿邑之间仅仅有20多公里,中间绝对不可能强行插进苦县和相县。苦县本在谯城与蒙城、宿州之间,一旦抽走,就留下方圆100多公里的空白地带。把苦县还原到谯蒙宿之间,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3、《水经注》记载涡水的流向很有特点,以谯城为界上下游截然不同:谯城以西的涡河基本是东西走向,所以《水经注》记载涡水总是“涡水又东”,谯城以东的涡河流向一直是东南方向,《水经注》记载流经地区总是“涡水又东南”。涡河向东南流经层邱、城父之后,又向东南屈流经苦县故城南,然后向东南流经蒙城、龙亢入淮河。

 

4、《水经注》记载谷水也是东西流向,“谷水又东迳柘县……又东迳苦县故城中……又东迳濑乡城南……东入涡水”。从现在的武家河源头看,它是发源于商丘。但是这个源头最初又从哪里迁播过来?从柘城到苦县距离很远,千百年间的变化很大,其间怎样联通水系与商丘某河流交汇,有待水利专家进一步考察。但是谷水的东西流向无疑,柘城与苦县的东西方向无疑。可是如果把苦县强行搬移到谯城以西的鹿邑地区,柘城与苦县就成了南北方向,谷水的流向也必须随着变为南北方向。这也《水经注》记载的谷水自柘城东入苦县不是相矛盾吗?

 

       长期以来,清代学者整理《水经注》出现的这一处错误造成对老子故里认识的困惑和纷争。现代《水经注》研究专家陈桥驿教授考证:“幸得九井历历在,谷水就是武家河。”上海研究老庄专家王振川先生进一步考证,还原了《水经注》记载苦县老子庙在谯左的历史真相,老子故里在涡阳就十分清楚了。

 

十、涡淮流域道家文化圈历史文化遗存见证涡阳天下道源

 

       涡阳作为天下道源,是涡淮流域道家文化圈的核心。县境历代道家人物大量文化遗存与历史典籍、民间传说得到相互印证。道家人物庄子是宋国蒙人,庄子祠在今安徽蒙城县。今涡阳县城东十余里的蒙关店,就是北魏时期的蒙县和蒙郡。尹喜是老子大弟子,《道德经》就是他请老子记录下来传播于世的。尹喜为了报答老师恩德,晚年居住在老子故里,死后也埋葬在这里,尹喜墓就在天静宫东三里路的地方。范蠡也是老子的学生,他晚年携西施定居“河之南”陶地,即今涡阳县西阳镇。这里有一座巍峨的范蠡西施合葬墓,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此祭祀道商始祖范蠡。“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一生遵循老子道家思想,家居“铚”地嵇山。因不与司马氏政权合作而被杀害,嵇康墓就在涡阳石弓镇的嵇山之上。张良是城父人,在石弓山留下一段给黄石老人“进履”佳话。张良始终坚守道家理念,帮助刘邦建立汉朝之后,功成身退,明哲保身;陈抟是宋代著名道家人物,涡阳石弓流传着他一觉熟睡八百年,石板上留下深深卧迹的传说和遗迹。曹市镇有唐代亳州临涣太清宫,现在东太清宫香火旺盛,千年皂荚树见证历史沧桑巨变。这些道家文化圈的历史遗存,都是老子出生地在谯左涡阳的重要佐证。

 

       古往今来,涡阳有大量关于老子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涡阳县编辑出版的《老子传说》,2010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公示,表明老子故里涡阳历史渊源和文化底蕴得到国家权威部门认可。国家1999年和2009年新版《辞海》等权威工具书明确记载老子生地在安徽涡阳。海内外专家学者、道教信众前来天静宫参观考察、拜谒老子络绎不绝,涡阳真正成为了犹龙仙乡、天下道源。

 

       当然,涡阳以外地区也有一些关于老子故里的传说和记载,我们表示尊重和理解。我们不主张对老子故里争议的观点横加指责和轻率否定。因为老子一生传道,四海为家,又被奉为道教鼻祖,一些传说和记载带有神话色彩。某地有纪念老子的文化遗存,甚至有某位大人物曾去拜谒,那里称为老子第二故乡或老子故里也无可厚非。纪念老子的地方越多,越说明老子在人们心目中地位崇高,道家思想对构建和谐社会作用重要。不过,我们要强调的是:安徽涡阳作为道祖老子出生地,具有唯一性,无可争议。对于我们的实话十说,欢迎专家和读者批评指正。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