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86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道德经》智慧与道商创意经济探析
作者是 李海波 院長   
     
 

《道德经》智慧与道商创意经济探析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參與學者

 國際商道文化研究院 李海波 院長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论文摘要]

 

       如今创造力已无可厚非地成为商业成功的一个最重要因素,创意产业已成为世界发展新的推动力,创意经济正在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以不可阻挡的力量影响着世界各国的社会发展。“创意资本”作为继物质资本、土地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之后的第五种资本要素,正逐步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

 

       老子的《道德经》作为影响人类社会的天书巨著,其丰富的哲学思想亦为创意经济的发展指明了航向。本文试从“创意经济时代特色”、“创意经济思维本质”、“创意经济进入方式”、“创意经济推进手段”、“创意经济未来前景”五个方面入手,分别对道商智慧与创意经济的紧密联系进行了阐述。对在鼓励创新的社会氛围中,富余想象和激情的创意“道商”如何运用老子道学“无中生有”、“借虚入实”、“以小搏大”、“化正为奇”、“分合有道”、“以柔胜刚”的智慧,进行“思想与行动”的革命,进行了理论与案例相结合的深刻剖析。

 

       相对于发达国家而言,中国的创意经济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总体水平不高,发展条件不充足,对创意产业的认知还比较模糊,内涵界定还不是很清楚,创意思维方法还相对欠缺。本文借助于中国传统道学智慧,有助于夯实中国创意经济人文基础,探索中国创意经济自主模式。

 

[关键词]创意经济  创意思维  道商  智本家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如何“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这是当前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也是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

 

       近年来,以创意为主导,文化产业发展为特征的创意经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正以不可阻挡的力量影响着世界各国的社会发展。“创意资本”作为继物质资本、土地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之后的第五种资本要素,正逐步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谁占领了创意的制高点谁就能控制全球!主宰21世纪商业命脉的将是创意!”托夫勒这句格言在全球正被热捧并成为现实。

 

       老子道学文化及《道德经》智慧是塑造中华民族精神的源头活水。在创意经济风靡全球的大变革时代,在这彻底颠覆了旧时代的生意方式、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思想与行动”的深刻革命中,我们该如何从老子《道德经》中汲取“创意”智慧源泉,通过培养大量具有自主创新意识和善于在变革中发展的现代“道商”,推动科学发展,这是时代发展提出的迫切要求。

 

 

一、虚实相交:创意经济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

 

       “创意经济”的概念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最早是由英国人提出的。它主要是指从个人的创造力、技能和天分中获取发展动力的企业,以及通过对知识产权的开发可创造潜在财富和就业机会的活动。

 

       《道德经.第二章》讲:“故有无之相生”。当前,人类经济社会正在经历四个时代——农业经济时代、工业经济时代、信息经济时代、创意经济时代。这四大时代的发展转化完美体现了道的阴阳交演规律,即:从小到大、由动入静、由粗转精、从低就高、化坤为乾、从体力到智能,从物质到思想、从重有形到重无形……

 

      在农业经济时代,以地主阶级为代表,谁拥有土地谁就拥有财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随着瓦特蒸汽机的发明,人类社会进入工业经济时代,以“资本主义”工业化最为典型,谁拥有自然资源和机器成为拥有财富的象征,这期间诞生了拥有石油资源的洛克菲勒家族与拥有汽车制造生产线的福特家族。自英特网诞生后,人类开始进入信息经济时代,进入了重视知识的“知本主义”时代。在信息经济时代,知识就是财富,资讯就是财富,财富拥有者的必须有与众不同的思考方式,以及精深的专业知识与广博的相关行业知识。雅虎的崛起、微软的称霸、戴尔的网上直销、软银的大肆扩张……都一再证明信息化时代财富拥有者的特征。

 

       事物发展的规律就是极则反、极则变。“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反者道之动。”当纯物质的文明发展到极限,世人就要通过市场经济,通过文化与精神的消费来满足其深层次需求。尽管微软和IBM还会有相当长的时间继续逗留在财富排行榜上,但是,丹麦著名未来学家罗夫·钱森告诉我们:“继信息社会之后,人类正在迈入梦想社会。我们将从重视信息过渡到重视想象。”

 

       罗夫.钱森提到的“梦想社会”,也就是创意经济时代。

 

 

二、出有入无:创意经济的核心动力是创意思维

 

       追溯创意经济产生的渊源,著名德国经济史及经济思想家熊.彼得在1912年就指出,“现在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不是资本和劳动力,而是创新”。

 

       创新的本质是创意,而创意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保罗·罗默早就认为,“伟大的进步总是来源于思想。但是思想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们是来自于人的头脑”。一个项目、一种策略、是否具有创意,是否具有新异,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出有入无”地走向广阔的创意思维领域,悟出万事万物都存在一种相似的“共性”——道。

 

       什么是“道”呢?老子在《道德经·第二十五章》给我们描述介绍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该,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道是先天地而生的。“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生天生地的“道”堪为天地之母、万物之祖。

 

       在老子的思想智慧中,大道无形、大象无形。这里的“无”并非没有和不存在,而是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无穷无尽、不可描述的“大有”与“万有”。虽然大道的本体是空虚而无形的,但《道德经·第十四章》却为我们揭示了“无中之有”的存在。“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皎,其下不昧,绳绳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道德经·第二十一章》)……

 

       然而,无形的大道却具有无穷无尽之功用。《道德经》告诉我们:“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在老子道学思想体系中非常强调“虚无”的妙用,并认为只有“虚无”才能够化生和孕育最大的“实有”。

 

       如果我们从老子《道德经》的“虚无生妙有”智慧中,领悟“创意经济”的本质,在一个想象力无边界的无形时代,遵循老子“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的“守母存子”教诲,以无极生太极的大智谋来掌控那只看不见的手,像玩魔方一样重构着经济世界的秩序,造化无穷而道亦无穷。至此阶段,中华民族必定可以摆脱西方企业“体力劳动者”的卑贱身份,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以心智王天下,以创意王天下,构建以道兴商的“商业帝国”。

 

 

三、上善若水:创意经济的进入方式是打破常规

 

       儒家善于守成,道家善于达变。司马迁《史记》称,道家“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两次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英国当代研究中国科技史的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在谈到道家对中国古代科技的贡献时说:“中国如果没有道家,就像大树没有根一样”。他在对中国古代科技作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之后,特别推崇道家的发明创造。认为道家是“内在的而未诞生的最充分意义上的科学”。

 

       大道分而生阴阳。阴盛则阳衰,阳强则阴微,此起则彼伏,彼是则此非。在庄子看来,真理是“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万物的差异、彼此的差异都是相对的。是非源于彼此,有彼此之分,才有是非之争。如果我们能够将“彼”“此”消除对待就叫掌握了“道枢”。掌握道枢就能够由此而入彼,亦能循彼而寻此,这样就可以应付圆转无穷的变化。彼的变化是无穷的,此的变化也是无穷的,所以说,不如双方互相流转通行而明达。

 

       《道德经》讲:“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孔子也说:“仁者近山,智者近水”。智者为什么独钟情于水呢?宋代大儒朱熹解释说:智者达于事理而周流无滞,有似于水,故乐水。因为水能够明察外物及环境的事理和规律,而不强求外界改变来适应自己,左阻右行,右阻左行,通过调整和改变自己的方向,最终形成自己通畅的河道,一路波澜不兴东流入海。看似无为,实则无不为。

 

       老子同时告诉我们:“上德无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执著之者,不明道德。”同一件事情,因旁观者的角度不同,就会有不同的认识,产生不同的价值评价标准。惟有当德行高深近于道时,其行为以“道”为标准,而不依据于世人以为的局限性的德,这个德为“活”德,亦是“水”德。下德不失德为什么终归还是无德呢?就是下德者所持守者,仅仅为表象之形式,此德为“死”德。如果拘执于教条形式、受限于世俗常理,今生必将难有作为了。

 

       香港和记黄埔董事总经理霍建宁说:做生意不能墨守成规、一成不变。“生意”二字本身就有“灵活”和“意念”的含义。其实,商人的本性就是水。大商若水,随其利益而流动。所以,经商有道者,基本都具有“流动性、流通性、灵活性”这些水的品质。道商作为创意经济时代的领潮者,更应该具有像水一样的善于应变和顺势的特性和品质,善于创新达变、善于把握时机而顺势作为。唯有以水为师,见水求财,才能“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谭紫霄《化书》中说:“道之委也,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生而万物所以塞也。道之用也,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虚明而万物所以通也。是以古圣人穷通塞之端,得造化之源,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虚实相通,是谓大同。”

 

       我们倘一旦有幸进入“上善若水”的大道众妙之门,创意智慧必将源源不断,绵绵不竭,无时无处不存,无物无理不通。

 

 

四、阴阳相济:创意经济的推进手段应“尊道贵德”

 

 

       《道德经·第四十二章》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宇宙万物皆太极,一阴一阳之谓道。创意思维的生发,创意经济的推动,无不在“负阴抱阳”的冲和交演中,遵循着“道生之,德蓄之,物形之,势成之”的规律进行演变推进。

      

       真正的道商,在面对整个时代与市场大环境变革的局势下,必须从道的演变规律入手,“观天之道”,察“万物并作”而“吾以观其复”。从小中观大、微中观宏、阴中观阳、此中观彼、因中观果、来中观往,主动去应变、通变、达变,去“执天之行”。惟有如此,才能达到老子所说的“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的智慧高深境界,真正永远与时代发展同步,实现商业利益的最大化。

 

       在鼓励创新的社会氛围中,富余想象和激情的创意“道商”们,将运用老子道学“无中生有”、“借虚入实”、“以小搏大”、“化正为奇”、“分合有道”、“以柔胜刚”的智慧,以较少的物质资源消耗为基础,迅速地将独特创意转化为具有知识产权的成果、设计和产品,在某一领域形成市场竞争力。

 

无中生有《道德经》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家认为世间万物都是从“无”开始的。从“无极图”生出“有极图”,又从“有极图”孕育发展出万物。

 

       无中生有,无中之有是大有!伟大的商业公司总是尽可能的创造需求,而不仅仅是满足需求。商业的真正利润是往往出自“无中生有”的商业模式中,当我们以一种“上德无德”般的新的视角重新理解生活方式时,就会发现新的商业模式,达到“不争而善胜”的商业蓝海。凡是善于“创造需求”的成功企业家和企业,几乎都是“无中生有”的高手。

 

       创造一种“渴望中的生活方式”,既考验着一个企业出色的创意思维想象力,又考验着企业把理想变成现实的创新实践能力。虽然能够运用“无中生有式”去主动创造需求的道商,总是显得那么凤毛麟角、寂寥星辰。可他们一旦诞生出来,就意味着开创出了一片崭新的天地,并且往往带领企业成为新产业或新行业的标志性领袖人物。

 

借虚入实老子说,“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用,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在老子看来,一切有形的有用是有限的,而一切无形的无用却是无限的。任何事情都要阴阳共济,虚实结合,才能够产生无穷的妙用。

 

       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孙福良教授认为,“进入知识经济的时代,人们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满足物质需求到今天的文化精神需求。”所谓创意策划,就是如何利用智慧,将“虚拟”转化为“现实”的思维过程。

 

       企业经营和商业发展也是如此,一般的管理者只知道向管理出效益,问生产要效益,却不知道高明的经营者却能极目思远,向虚空求实有,在无中创生机。一滴水10元钱,你听说过吗?而游弋于商海和文坛之间的国内著名作家张贤亮,则以一个文人独特的眼光,从文化的角度进行“借虚入实”,发现了一个极大的商机。张贤亮将一两滴黄河水装在一个小玻璃瓶中,吊在中国结里,美其名曰“中华民族母亲的乳汁”,作为旅游纪念品投入市场。张贤亮说:“黄河被称为母亲河,在宁夏,人们将黄河称为金水、福水。我将黄河水装入瓶中做成工艺品,游客们带回家就是带回去了幸福和吉祥。”就凭这一个主意,张贤亮一年赚回几十万。

 

      罗夫·钱森告诉我们:“当我们在购物时,事实上我们在商品内寻找故事、友情、关怀、生活方式和品性。我们是在购买感情。”……真正的道商,往往善于从“虚构”出发,然后创造“事实”。

 

以小博大老子《道德经》说:“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袭常。”“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以一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创意要善于从小处入手,以小博大,执一统万。

 

        2005年8月26日,英格兰21岁的青年AlexTew一筹莫展,大学生活就要开始了,而高昂的学费还无着落。他正愁苦地面对电脑时,突发奇想,于是在十分钟内建立起一个名为“百万首页”的个人网页。他将首页均匀划分为1万个格子,每格子标价100美元,购买者可以随意放置内容。不到4个月,就卖出了9071个格子,收获超过90万美元。

 

      当《哈里·波特》这部好莱坞作品在中国各大影院进行授权播放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从中国赚走一个亿,加上延伸产品,如碟片、图书、画报、玩具、明星代言收入等,其价值达到了十几个亿。但在《哈里·波特》成功的背后,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儿童电影行业的萧条。

 

       有媒体这样告诉公众:“什么叫做创意呢?你可以生产鞋子,但是,你生产一万只鞋子的利润,不如我设计一双鞋子的利润。”这和比尔·盖茨的说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创意具有裂变效应,一盎司创意能够带来无以数计的商业利益、商业奇迹”。

 

化正为奇:宇宙万物,都在道的作用下向反面转化。老子在《道德经》第五十八章讲:“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邪。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所迷,其日固久矣。”

 

       虽然奇正变化无穷,但是也还是有方法和规律可以掌握,并能达到出奇制胜之效果。那就是《道德经·第三十六章》所言:“将欲翕之,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夺之,必故与之。是谓微明。”太极在不断转化,人的一生也充满着变数。要成为具有大成功的智者,一定要通晓辩证法。知道阴极必阳,物极必反的事物规律。老子把这都称做“微明”,就是精微之处的高明。

 

       古人云,“不循常规,反向求异,以异而务稀,以稀而取胜。”道商始祖范蠡告诉我们,“夏则资皮,冬则资絺,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以待乏也贾。”创意在于跳出、打破和超越常人的商业思维,从“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中获得出奇制胜的逆反思维,出人所不思之奇思、逆人所乐行之常行,为人所难为之大为,以不争而善胜,才是创意经济时代的智本家。

 

       物极必反,反也是“返”的意思。任何事物,一旦到达了极端后,都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趣。一些智慧超人的企业经营者,通过充分运用充满唯物辩证法的“太极图”来经营决策,利用“反客为主”、“乘虚而入”、“逆转乾坤”、“出其不意”、“不变应变”等道术策略,赢得了显著的市场效益。马云改变了全球商人的交易,甚至将所有人一夜之间变成商人;江南春赋予了广告新的智慧,让无聊的时间变成了财富;脑白金的起势,离不开他成功地运用将广告新闻化的策略;“好记星”之所以卖得疯,就在于他首创了像医药保健品一样做大篇幅广告,在“垃圾时段”卖电子产品的模式……创意经济时代强大的力量,正在催生和引爆每个人的梦想。

 

分合有道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因为道化无穷。既可“道一本散为万殊”,由本达末;亦可“万殊复归于一本”,由末返本。孰分孰合,惟因其时,惟存一心。

 

       从道的立场来看,一切事物都具有可分性,“一尺之椎,日截其半,万世不竭”。对于消费市场而言,有时候,事物本身并不需要改变,我们只需要灵活调整市场的策略,就能够“顺应人心”,给顾客创造出“上帝”般的尊贵感受了。

 

       在美国,曾出现有一种叫“拥有权化零为整”的高端商品分享创意——几个或十几个人共同出资,购买游艇、飞机或别墅,产权共用,利益共享。在此基础上,又延伸出一种叫“时间分享”的创意,允许有更多人参加。参加的人付几千美元,就能得到前一部分人购买的游艇、飞机或别墅等高端商品的永久使用资格,每年获得一定量的享用时间。这一会员资格可以买卖、转让、出租。有人花了5000美元购买了拉斯维加斯一处豪华酒店的“时间分享”计划,用了几年后卖出,居然还获利3000多美元。

 

        Google被称为具有创意的公司之一,但它实际上并不是搜索引擎和关键词搜索的创始人,他们只是利用现有的知识把两个旧事物结合在一起。手机本是通讯工具,经过科技的创新后,不但可以用来打电话,还可以发电报(短信)、拍照、上网、写博客、看电影、玩游戏、听MP3等等,样样都能,产品的综合竞争力就得到强化了。招商银行的“一卡通”业务,几乎汇聚了个人理财所可能的各种功能于一卡之上,使传统的、单纯的个人储蓄向创新的、综合的个人理财转变,被誉为“中国储蓄业务领域的革命性产品”、“中国金融电子化中的一座里程碑”。

 

       《道德经》还强调创意思维不可缺少的平衡之美,如:“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天之道,其犹张弓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在新的商业经济游戏规则下,最终的胜出者必定是那些具备人文气质和偏执狂精神“像做艺术品一样来做产品”的公司。苹果电脑原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告诉我们:“光有科技是不够的。科技要和人文、艺术结婚,才能产生让我们的心为之歌唱的结果”。美、情感、艺术、个性正在成为创意经济的引领者。

 

       《道德经》中,关于推动创意经济发展的创意思维培育智慧,可谓俯首可视,俯身可拾。以致于日本著名物理学家汤川秀树不得不承认:“老子则似乎用惊人的洞察力看透个体的人和整个人类的最终命运。”而美国物理学家卡普拉亦曾高度评价:“在我看来,道家提供了关于生态智慧的、最深刻、最完美的说明,这种说明强调一切现象的基本同一和在自然的循环过程中个人和社会的嵌入。”

 

 

五、以道经商:创意经济的智本家时代已经来临

 

       《道德经》告诉我们:“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不敢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

 

        2010年1月,胡锦涛主席在视察上海“8号桥”创意园区时说:“创意产业蕴藏着巨大发展潜力。”当前,发达国家和地区政府相继提出发展创意产业的政策,将其视为对未来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具有重要贡献的经济增长领域,并以创意产业的规模和程度作为衡量一国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标志。创意经济时代的新理念、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文化形势和新产业形态,正在成为人类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一个城市的经济是否繁荣不再取决于优惠的税收政策,也不是靠廉价的电力,新经济必须依赖“创意工作者”。

 

       资本的时代已经过去,一个强调虚空智慧,推崇创新美感、注重文化艺术对经济支持的 “创意经济”时代已经来临。约翰·霍金斯在《创意经济》一书中明确指出,“我确信,在21世纪,一个国家只有设法将个体作为具有思想和创造力的人融入其经济体系,才能获得成功。” “在这种经济中,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依靠创意而非地产或资本赚取大部分收入”。

 

       在创意经济时代,以心智王天下的道商(智本家)们,将凭借和依托《道德经》及中国古代哲学智慧,“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他们承载着“以道启心,以心启智,以智启财,以财启众,众皆归道”的历史使命,奉行“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之原则,以道经商,照亮亿万人民的创新梦想,谱写中华民族新的辉煌!并为人类社会的文明与进步做出更大贡献!

 

 

参考文献:

  1. 孙福良张迺英  《中国创意经济比较研究》
  2. 冯久玲  《文化是好生意》
  3. 李海波  《道商-中国式经营智慧》
  4. 张青永  《三层次与机会、财富的关系》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