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5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易經「居安思危」的智慧
作者是 傅佩榮 教授   
     
 

易經「居安思危」的智慧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代表人

台灣大學哲學系  傅佩榮 教授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一﹑引言

 

 

       易經的主旨是:觀察天之道以安排人之道。天之道是指天地萬物的變化模式,變化在時間中展開,亦即涵蓋過去與現在,並且預測了未來。人之道表現於人的抉擇,那麼如何抉擇才是正確的?

 

       一方面,〈說卦傳〉強調「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因此,人的抉擇應該符合仁義原則,這顯然代表了儒家思想。關於仁義原則的應用與落實,本身就是難題。孔子認為自己異於古代賢者之處是:「無可無不可」(《論語‧微子》);孟子也以孔子為「聖之時者也」(《孟子‧萬章上》),要依時機來決定言行。既然如此,一般人如何起而效法?

 

       另一方面,也許正是為了化解上述難題,易經以六十四卦描述變化的演進過程,希望我們由其中的順序得到啟發,懂得如何趨吉避凶或趨利避害。於是,實踐仁義與趨利避害之間,是否可以並行不悖?甚至這兩者原本就是相輔相成的?這個問題恐怕找不到簡單而現成的答案。理論上,儒家在考量仁義與利害時,立場不容置疑,亦即孔子所說的:「見得思義。」(《論語‧季氏》)然而,義者宜也,「宜」字未必要排斥對利害的斟酌。

 

       眾所皆知,《易傳》代表儒家觀點。以《象傳》為例,六十四卦有五十三卦的大象,是用來勉勵「君子」進德修業的,如「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等。但是,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又多以「占驗之詞」(如:吉、凶、悔、吝、无咎等)來提醒人們趨利避害。兩者合而觀之,則「居安思危」一詞最能代表其中立場。這種立場或許可用「智慧」一詞來加以描述。

 

       「居安思危」的意思並不複雜,它提醒人們在平安無事時要有憂患意識,先設想未來在變化中可能出現的危險,如此就可以防患於未然了。它源出〈繫辭下〉孔子對否卦( )九五爻辭「其亡其亡,繫於苞桑」一語的評論。原文是: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相關譯文與解讀,皆請參考作者《解讀易經》,立緒版,以下同。)

 

       本文將依現行易經版本六十四卦的順序,選出其中四組八個卦來驗證此一「居安思危」的智慧。這四組中,有兩組是互為覆卦的,有兩組則只是相續的,但每一組皆彰顯了同樣的智慧。這種智慧對今日生活富裕的人們而言,實具有深刻的啟發意義。

 

 

二﹑小畜卦與履卦

 

 

       小畜卦( ,風天小畜,第九卦)與履卦( ,天澤履,第十卦),兩者為一組覆卦。

 

       小畜卦顧名思義是「以小畜大」。陽爻稱大,陰爻稱小,在五陽一陰的格局中,一陰為主爻,並且位居六四而當位,所以能夠以小畜大。根據易經重複象徵與多重聯想的模式,取名「小畜」,轉而成為「小有積蓄」。既然只是小有積蓄,就還不能大有作為。下乾上巽是風在天上,尚未雲行雨施,所以卦辭說:「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依後天八卦的位置,乾在西北,並且乾為天為郊;巽在西,並且為風;所以說「自我西郊」,風從西邊的郊野飄聚過去。

 

       〈大象〉的建議是「君子以懿文德」,君子要美化自己的文采與道德。人在賺了錢而小有積蓄時,怎能不「懿文德」?

 

       再看六爻。初九本身當位,在乾而有動能,又與六四主爻正應,所以爻辭說:「復自道,何其咎?吉。」它循著正路回來,不會有災難而吉祥。九二「牽復,吉。」它位居中間,由初九牽引回來,也是吉祥。九三的麻煩較大,因為它被六四所乘,又直接面對上巽,巽為多白眼,形成「輿說(脫)輻,夫妻反目」。既不能率領下乾(為男)往上,又居巽(為女)之下,一籌莫展。由此可知,想小有積蓄,要靠女性持家,男性則須有所收斂。

 

       六四為本卦主爻,其爻辭說:「有孚,血出惕出,无咎。」六四有互離,離為戈兵,使人戒懼;又有互兌,兌為毀折,可能見血。幸好六四當位而上有九五可依,只要有誠信,就不必過慮,可以避開流血並走出戒懼,沒有災難。九五既中且正,又有六四支持,所以是「有孚攣如,富以其鄰。」兩者密切合作,形成上巽的好結果:近利市三倍。上九爻辭說:「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既望,君子征凶。」從卦辭的「密雲不雨」到上九的「既雨既處」,可知最後已經下雨(有了資源)而可以安居,這時應該推崇德行。如果婦女因為小畜有功而維持主爻的強勢作風,就會有危險。至於「月既望」,是指巽卦在先天八卦圖中與月圓月缺配合時所代表的農曆每月十六日。月圓則缺,必須謹慎。君子應該「懿文德」而不可貿然前進。

 

       接著上場的是履卦。「履」字顧名思義是鞋,引申為穿鞋走路,意即行走在人間,其卦象為「天澤履」,也是五陽一陰的組合,但陰爻在六三,不當位而面對五陽,所以必須格外小心。卦辭是「履虎尾,不咥人,亨。」踩在老虎尾巴上,老虎不咬人。在這種凶險情況下,為何可以平安?〈序卦〉說:「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者,禮也。原來行走人間的首要表現是禮。許慎《說文解字》談到「禮」時說:「禮者,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禮與履互為表裡,相互為訓,用意清楚。

 

       〈大象〉說:「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天原本在上,澤在下而安靜,兩者秩序井然而百姓心意可得安定,這些都是「依禮而行」的成效。

 

       再看六爻,初九說:「素履,往无咎。」初九原在足的位置,初與二又屬地,所以按平日方式走路,前往而沒有災難。九二說:「履道坦坦,幽人貞吉。」九二位居中爻,所走的路平坦寬闊。「幽人」是因下卦兌為澤,是澤中之人;又因兌為毀折,互離為目,成為視覺不良的幽人,但守住中位仍可吉祥。

 

       六三為主爻,問題不小。爻辭說:「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於大君。」六三在兌,兌為毀折;又有互離為目與互巽為股,是為「眇能視,跛能履」。這是力有未逮而缺點明顯。至於「履虎尾」所指為何?由於九四亦有「履虎尾」,因此以上乾為虎而其下為尾,較為合理。六三不當位,未能循禮而行,所以出現「咥人,凶」的後果。六三以陰居陽,坐立不安,但有上九正應而心生幻想,若是爻變成互乾,則自以為是剛強的「武人」,可以擔任大君,這也正是取禍之途。

 

       九四說:「履虎尾,愬愬,終吉。」「愬愬」為戒慎恐懼,並且九四已至上乾,可保無虞。九五是「夬履,貞厲。」剛決履行,忽略禮讓而太過強勢,雖正亦危。上九說:「視履考祥,其旋元吉。」審視走過的路,考察吉凶禍福,記取教訓而中規中矩,如此返回則為元吉。六十四卦中,上九元吉者僅此一卦。這種理想結局得自依禮而行的原則。

 

       從小畜卦進展到履卦,可以驗證《管子‧牧民》所言:「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也符合孔子「富而好禮」(《論語‧學而》)的觀點。像「履虎尾」一語,不是在提醒我們居安思危嗎?

 

 

三﹑大有卦與謙卦

 

 

       大有卦( ,火天大有,第十四卦)與謙卦( ,地山謙,第十五卦)是相續的兩卦,連在一起深有含意。

 

       大有卦比起小畜卦,當然代表資源非常豐富。它的卦象也是五陽一陰,只是這個陰爻位居六五尊位,可以籠罩全局。卦辭很簡單,就是「元亨」,最為通達。〈大象〉:「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當人在世間擁有各種資源之後,就須致力於行善避惡以順從上天的美好命令。人生不可耽溺於物質享受,還應完成人的天命。

 

       大有卦的底下四爻中有三個无咎,提醒我們在順境時要更謹慎。初九說:「无交害,匪咎,艱則无咎。」初九距主爻六五太遠,沒有因為交往所帶來的害處。這表示它剛剛進入大有卦,還不致因為初富而心生驕奢之念。這不是災難,只要守住這種艱困的處境就不會有災難。九二說:「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九二居中位,累積了資源,在乾卦有動力,又與六五正應,可以往前走,但也只能做到无咎。九三說:「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弗克。」九三至六五形成互兌,兌為口,有飲食之象,可以接受天子六五的款待。但若是只知自利的小人則不可如此,小人會因而放肆僭禮,如孔子之時在魯國有季氏「舞佾歌雍」(《論語‧八佾》),受到孔子的嚴詞批評。權力與財富都會使人腐化,可不慎乎?

 

       九四說:「匪其彭,无咎。」從初九一路上來有四個陽爻,至此聲威壯盛。幸好它已至上離,離為明,可以分辨六五才是主爻尊位。九四不仗恃自己的盛大,即可避開災難。九四不當位,也使它的身段得到調節而柔軟。六五說:「厥孚交如,威如,吉。」六五居中位,以一陰待五陽,既誠信又有威望,理應為吉。最後,上九是「自天佑之,吉無不利。」人的成就歸於天意,這是謙虛合宜的做法,自然可以順天應人,得到各種福佑了。

 

       在大有卦之後上場的是謙卦,更有醍醐灌頂之作用。謙卦六爻非吉則利,是六十四卦中最為理想的,但是要達到謙卦的要求則絕非易事。由卦象看來,其組合為「地山謙」,高山所象徵的是過人的富貴與能力,讓人望而止步,無法跨越,但是現在卻藏在平地之下,讓人只見平地之柔順而不見高山之嶙峋。這是五陰一陽的格局,由九三擔任主爻,可謂任重道遠。

 

       卦辭說:「謙,亨,君子有終。」有終是有好的結果,所以〈彖傳〉提及「天道、地道、鬼神、人道」這四方面都賜予福佑,正是「謙虛納百福」。這在易經中是僅見的吉祥。〈大象〉的教誨是「裒多益寡,稱物平施」,要減損多的增益少的,並且衡量事物而公平給與。這符合《老子》七十七章所云:「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這也是聖人之所為。由此可見,排在大有卦之後的謙卦,不只是要人謙虛而已,還鼓勵人博施濟眾,法天之所為。

 

       再看六爻。初六說:「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初六在謙卦最底部,可謂「謙謙」;這樣的君子蘊蓄實力,可以渡過大河。六二說:「鳴謙,貞吉。」六二當位居中,上承九三主爻,只要響應謙虛的態度,即可成功。九三說:「勞謙君子,有終,吉。」這是有功勞而謙虛的君子,得到上下五陰的支持順從,怎能不吉?

 

       六四說:「无不利,撝謙。」六四當位,可以發揮謙虛的精神,无往而不利。六五說:「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六五居尊位,不靠財富就得到鄰居的支持,上卦為坤,為土,符合《大學》所云:「有土此有財。」至於利用侵伐,則由於六四在互震,而其爻變有互離(戈兵)與互坎(弓輪)。身為國君,不能因謙虛而忽略安內攘外的職責,結果同樣是无不利。最後是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上六與九三正應,也須響應謙虛的態度,但因地位不同而作風有別。它借用九三的互震,可以行師,進而平定上坤所代表的邑國。

 

       依此看來,謙卦排在大有卦之後,也有很深的警惕作用。它還提醒我們要善盡成功者的責任,並在修養德行方面做為示範。

 

 

四﹑大畜卦與頤卦

 

 

       大畜卦( ,山天大畜,第二十六卦)與頤卦( ,山雷頤,第二十七卦)並非覆卦關係,而是連續的兩卦。兩者之間的關聯值得深思。

 

       大畜卦與小畜卦在名稱上應屬一對,但兩者在結構上並無可供聯想的解釋。小畜卦是一個六四要畜五個陽爻;大畜卦則是四個陽爻要畜兩個陰爻,成為以大畜小。「大畜」又指大量的積蓄,異於「大有」之擁有資源。其卦辭說:「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過程中,必須先「貞」,穩定下來積蓄能量,再「不家食」,成為賢才為民服務,然後還有力量渡過大川。〈大象〉說:「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天為金為玉,藏於山中,當然可稱大畜。君子所蓄者並非金玉,而是效法先賢言行,增益自身德業。這顯然是儒家立場。

 

       再看六爻。初九說:「有厲,利已。」下乾雖有動力,但上艮為止,此時初九最好稍安勿躁,避開危險。九二說:「輿說(脫)輹。」九二進入互兌,為毀折;它雖在乾而不能行,也須耐心等候。九三說:「良馬逐,利艱貞。日閑輿衛,利有攸往。」九三在乾為良馬,互震為動為逐;但上艮為止,所以在原則上是「利艱貞」。每日練習駕車與防衛:乾為日,震為行為駕車,又為藩籬。若能如此,則可前往。下卦三爻配合時與位,先靜後動,蓄勢待發。

 

       六四說:「童牛之牿,元吉。」六四已至上艮,艮為少男,稱童;六四爻變成離,離為牛。它在互震,震為木,而艮為止,止木為牿,為綁在小牛角上的橫木,使小牛無法以角傷人,因而馴伏野性,為人所用。如此化害為利,是為元吉。六五說:「豶豕之牙,吉。」艮為黔喙之屬,在此指豕;六五爻變有互離為戈兵,如豕之牙。豶為去勢,使豕之牙不再危害於人,豕亦成為家畜,所以稱吉。大畜卦的重點在六四、六五兩個陰爻,皆可由害轉利,造成大有積蓄的結果。最後是上九:「何天之衢,亨。」它完成了此卦,位居互震大塗之上,因而通達,可以無往不利。

 

       當人大有積蓄之後,確實可以到處通行。但是隨後上場的頤卦又出現了示警的信息。

 

       頤卦的卦象有如一張口,應與飲食有關。卦辭說:「貞吉,觀頤,自求口實。」頤為養,養的情況不少:養身與養德孰先?自己當老闆時,要聘僱何種人才?若是受僱於人,要為何種老闆工作?這些都與「自求口實」(自己求取食物)有關。〈大象〉針對口說得更完整,要求君子「慎言語,節飲食」,切記「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的教訓。

 

       在大有積蓄之後,出現頤養的問題,而頤卦竟有三爻為凶。易經中三爻為凶的卦只有五個,就是:師卦、剝卦、頤卦、恆卦與小過卦。我們對此怎能不戒懼?

 

       再看六爻。初九說:「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談到飲食,本卦有初九與上九兩個陽爻,陽爻為實而陰爻為虛。初九至上九形同放大的離卦,離為龜,善於養生,可稱靈龜。初九不知自重,卻羨慕與它正應的六四。六四在互坤,坤為有身為我;又在上艮,艮為果蓏,為可食之物,所以有朵頤之象。捨己求人,自然有凶。六二說:「顛頤,拂經;於丘頤,征凶。」六二陰爻為虛,為了求口實而回頭找初九,形成顛倒的養育方式,違背常理。若是往上找上九,則上九在艮為山丘,與它非應非比,如何可行?六三說:「拂頤,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六三不當位,在下震而動,雖與上九正應,但上九為艮為止,使它進退兩難。十年之數來自互坤,其凶可知。

 

       六四說:「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六四當位,此時回頭亦是顛頤,但與初九正應,尚可稱吉。它在上艮,艮為山林而虎為其王;六四爻變成離,離為視,所以有「虎視」之象。不僅如此,六四爻變而生互坎,坎為盜賊為多欲。上卦代表統治階層,虎視而有欲,皆為合理,故稱无咎。六五說:「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六五居上位而求上九,有違常理;但互坤使它能順上九,在艮卦而可居貞,只要不妄想涉大川即可。最後,上九說:「由頤,厲吉,利涉大川。」上九使頤卦得以完成,只要知道危險就可以吉祥,也有實力渡過大河。

 

       簡單說來,當我們大有積蓄時,隨即面臨養育的難題。頤卦複雜而凶險的情況確實值得注意。

 

 

五﹑豐卦與旅卦

 

 

       豐卦( ,雷火豐,第五十五卦)與旅卦( ,火山旅,第五十六卦)是一組覆卦。依物極必反的原則,在享有豐盛資源之後,可能下一步是旅居客途的命運。

豐卦的卦辭是:「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王假之」是指君王帶來了豐盛,可見這是描述整個國家進入太平盛世,可謂既富且庶,這時還有什麼問題呢?要想勿憂,就須考慮「宜日中」。太陽在正午時分,大地光明而沒有陰影,這表示君王應以無私之心普遍照顧百姓。但是,太陽過午則偏,陰影似乎難以避免。這也正是豐卦的最大考驗。〈大象〉說:「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既打雷又閃電,震動與光明並現,就是要分辨善惡,判決訴訟並且執行刑罰,使正義得以伸張。

 

       且看其六爻。初九說:「遇其配主,雖旬無咎,往有尚。」在上動下明的格局中,初九與九四雖然不應,但兩者皆為陰爻所乘,不妨互為賓主,形成二陽並進的現象。初九稱九四為配主,九四則稱初九為夷主。雙方均等而沒有災難,可以往上發展。六二說:「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離為日,為見,六二與六五不應,六五在震卦,震為仰盂如斗,轉為星斗,使六二見斗。「蔀」為草蓆屋頂,用來遮蔽陽光;「豐其蔀」是指很大的遮蔽範圍。這時往前走會有猜忌`,因為互巽為舉棋不定,依違兩難。幸好六二既中且正,保持誠信及可吉祥。九三說:「豐其沛,日中見沫,折其右肱,无咎。」九三直接面臨上震為斗,遮蔽的陰暗範圍更大,見到不知名的小星星(沫)。互兌為西,在後天八卦為右邊;互兌又為毀折,而九三爻變生互艮為手,所以說「折其右肱」。九三无咎是由於當位並有上六正應。

 

       九四說:「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九四同樣受到遮蔽,但是它與初九搭配有了默契,並且已至上卦震,有行動力,轉為吉祥。六五說:「來章,有慶譽,吉。」六五居尊位,籠罩全局,六二離為明為章,是為「來章」;六五又在互兌,兌為口為悅,是為慶譽。最後,上六說:「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上六之遮蔽來自正應九三,但豐盛到極點又怎能沒有遮蔽?有時連居家生活都不得安寧。它距下卦離最遠,看不見人,就像富貴之家只計較利害而不顧親情。豐卦走到極點,居然是凶的下場,實讓人感嘆。

 

       接著出現的是旅卦。人生如寄,應該如何面對?卦辭說:「小亨,旅貞吉。」旅行在外,通達有限,要守住正道才可能吉祥。〈大象〉說:「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易經在〈大象〉談及法律與審判的共有五卦,就是:噬嗑卦、賁卦、豐卦、旅卦與中孚卦。這五卦的組成都有離卦在內,中孚卦則有如放大的離卦。離為火為明,是判斷訴訟不可或缺的。旅卦提醒我們:在外旅行要避免與人爭訟,否則下場堪慮。

 

       再看六爻。初六說:「旅瑣瑣,斯其所取災。」初六在艮卦,艮為少男為童僕。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到了外地,只得低調謙卑,顯得猥瑣無奈,這些是自取之災。六二說:「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六二當位得中,有如旅行找到館舍。互巽使其近利市三倍,有些財貨可用,而艮之童僕轉為得力助手,可以有安定之感。九三說:「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九三在互巽,巽為木,它上臨離卦,離為火,木上有火,是燒了館舍。它又在互兌,兌為毀折,因而失去童僕。看來危機四伏。

 

       九四說:「旅於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九四借住於某處,它在互巽有「資」,又在上離為戈兵有「斧」。但因爻變生坎而憂心不已。六五說:「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離為雉,又為戈兵,引申為射雉。互兌為毀折,所以「一矢亡」。但它有上九可依,互兌成為譽;本身爻變為乾,有王命。最後,上九說:「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於易,凶。」上離為雉為鳥,鳥所居之處為巢;離又為火,故焚其巢。本卦有互兌與互巽,兌為悅為笑,巽為風為號哭;對上九而言,互兌在近而互巽在遠,猶如先笑後號咷。離又為牛,其中位六五在互兌為毀折,上九在上爻有如邊界,是為「喪牛於易」,結果是凶。

 

       從豐卦到旅卦,我們看到豐卦六爻有「三吉、二无咎、一凶」,算是不錯的卦,但是旅卦六爻無一為吉,有的只是「災、厲、不快、號咷、凶」等讓人擔心的處境。

 

 

六﹑結語

 

 

       以上我們從六十四卦挑選四組八卦為例,說明易經確實含有「居安思危」的智慧。當我們在世間站穩經濟的腳步而「小畜」時,就要在「履」方面多用心,遵行禮儀、禮節、禮貌,表現文明的德行。當我們一帆風順而「大有」時,就要學習「謙」的精神,才能常保福佑。當我們經營有成而「大畜」時,立即要注意「頤」可能引發的危機。然後就算國家抵達「豐」的局面之後,也要戒惕物極必反的「旅」的困境。總之,居安思危的教訓值得我們珍惜與實踐。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