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03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借鉴禅宗经验的创业能力培养模式初探
作者是 刘峰涛 副教授   
     
 

借鉴禅宗经验的创业能力培养模式初探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參與學者

东华大学电子商务与物流系主任 刘峰涛 副教授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针对创业教育中存在的创业知识内化为创业能力的效率不高问题,本文引入禅宗的教育经验加以研究。首先在总结禅宗教育特点的基础上,拟定了4项教育能力培养原则,并从加法教育和减法教育双重路径出发,提出了基于“知信行悟”4个维度、“认知—实践—疑情—体悟—实践—超越”6个过程的创业能力培养概念模型。

 

关键词:创业,禅宗,培养模式,减法教育

 

Analysis of the mode of venture ability training from Zen Buddhism

 

LIU Feng-Tao

(Glorious Sun School of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Donghua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51 China)

 

Abstract:

 

        In view of the existing problem of the inefficiency of that venture knowledge internalizes creative ability, this article introduces the experience of Zen Buddhism. Firstly, this article draws up four principles of education ability training on the basis of the conclusion of the feature of Zen Buddhism. Then it puts forward a model of about six processes in the venture ability training, they are cognize-practice-suspect-surpass, those from four dimensions about practices helps to know as well as education of add and subtract.

 

Keywords: venture, Zen Buddhism, training mode, subtraction education

 

 

 

1 引言

 

       创业是创业者不断自我否定自我超越的过程(阶段性“破茧成蝶”),以创业精神与创业直觉为代表的创业能力最为需要。现代的创业教育尽管采用了管理学、教育学、心理学等多种教育手段, 有一个问题却始终未能成功解决:创业知识内化为创业能力的效率不高。

 

       禅宗是原始佛教和中国文化融会贯通产生的奇葩,在历代法师培养弟子的过程中,创造了很多独特的教育方法——其中的一些方法正是知识内化为能力的“特效药”。

 

       因此,本文尝试把禅宗中有价值的教育经验引入创业教育,提出一个创业能力培养的概念模型。

 

 

2 创业教育研究现状述评

 

2.1 大学生创业教育的目标日渐清晰

 

       欧美学者早在上世纪80-90年代就明确了创业教育的目标是学习创业知识、系统培养创业理念和创业技能(Curran and Stanworth, 1989; Block and Stumpf, 1992; Gibb, 1993; Alberti, 1999; Peterman and Kennedy, 2003)。近年来,我国学者对创业教育目标也逐步形成了共识:胡放、张幼铭(2002)和吴金秋(2004)都认为应该以学生创业综合素质的培养为基本目标,以培养人的创新精神和创业能力为基本价值取向;张玉利(2006)指出,创业教育是一种素质教育,是要让学生知道创业活动过程的内在规律以及培养和强化学生诸如创新思维、整合资源、领导力等创业技能;台湾的刘常勇(2002)也认为创业教育是为学生埋下一颗创业的种子,培养学生的创业精神。可见,创业教育以培养创业知识、创业技能和创业精神,开发学生的基本素质为目的

 

2.2 大学生创业教育的内容逐步完善

 

       创业教育权威Timmons(1977)从商机、团队、资源三大要素着手,构建了一个经典的创业教育内容体系;UNESCO(1989)把创业教育内容划分为四个紧密联系的部分:掌控行动能力、激发行动能力、准备行动能力和继续行动能力;VesperGartner(1997)通过调查全球300多个商学院,发现多数学校开设了“成立公司”、“小企业管理”、“计划书写作”、“机会识别”等课程;Kuratko(2003)的研究表明,培养实践技能和企业家精神的课程最受欢迎。国内的创业教育发展也很快:徐萍平等(2005)认为课程体系应包括精神、知识与技能、实践三大部分;木志荣(2006)则认为包括课程、研究、论坛、竞赛和创业者联盟五个模块;席升阳(2007)建议创业教育内容应为创业精神学、创业知识论和创业实践论三部分;严毛新(2009)提出应该综合管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组织行为学等学科;李志永(2009)指出日本高校的创业教育主要培养企业家精神、创业资质和收集、分析、判断、表达等能力。现阶段在创业教育内容上,学界已基本达成共识:以创业能力为导向,从单科教学向多学科综合性教学发展,教育内容既包括课程教育也包括课外实践等内容。

 

2.3 大学生创业教育的方式方法研究偏于概念化

 

       在教育的方式方法方面,相关研究往往从大处着眼:Young(1997)发现自我教育是创业者的最爱;Solomon等(2002)介绍了如何通过ICT系统来使得教学过程更有效率;Kirby(2004)提出创业教育要训练右脑的直觉能力和左脑的分析能力Blenker等(2008)发现大学中创业教学的过程和方法与创业教育的期望存在很大差距。国内方面,阮秀梅等(2001)认为创业教育需要从开展创业活动、组织参与创业竞赛、创业基地实践等方式上进行;张帏、高建(2006),施冠群等(2009)借鉴斯坦福大学模式,建议通过创业教育和创业行为的相互促进实现教育目标;黎赔肆、丁栋虹(2007)提出问题式学习模式;刘林青等(2009)提出了“创业教育—创业活动—学生社团”的三螺旋互动模型;曹胜利,雷家骕(2009)总结出我国创业教育实践已经形成的5种典型模式。相关研究多处于概念性讨论,具体实用、有效的方法讨论不多,其结果就是教育方式方法不能够满足创业教育目标与内容的要求。

 

 

3 禅宗精神的梳理和借鉴

 

3.1 “中国化”的禅宗

 

       佛法作为一种充满了智慧方便的宗教,在中国的传播过程中既有“化中国”的一面,同时也有“中国化”的一面。禅宗是原始佛教和中国文化融汇贯通产生的奇葩,是佛教中国化的代表性宗派,亦为大乘佛教理论与实践发展的必然结果。

 

       中国的禅宗超越了佛教禅定原有的内涵,成为了“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的“佛心宗”,与以注重经典、教法和修持仪轨的教派迥异其趣。

 

       有人认为中国文化中有强大的禁锢人们思想的传统,并据此认为中国文化背景下的企业难以培育出创新精神。其实,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也有要求打破一切禁锢人们思想的宝贵“资源”,其中之一就是禅宗!禅宗否定一切外在的束缚,打破一切执着,破除一切传统的权威和现实的权威,同时也摒弃自己陈旧的知识和经验,一任本心。从这个意义来说,禅宗坚持的正是国际歌所倡导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禅宗主张每位众生应当并且可以成为自己的主宰。

 

       禅宗精神对创业教育的借鉴,不但有理论层面的阐释,更有实践层面的支撑。禅宗作为一个实践性为主的宗派,其创新能力培养的形式多样,灵活高效,包括禅门规矩、禅定训练、“示言句”、“逞机锋”、“解公案”、“参话头”等各种教育方法。

 

3.2 禅宗教育特点

 

(1)打破一切的革命风骨

 

       禅宗思想是中国文化中最为“革命”的一种思想传统。禅宗特别强调自力,要打破一切权威、一切制度、一切传统、一切“法”,也要打破对自我的执着和心中的三毒(贪嗔痴)。

 

       我们经常听到禅宗大师呵佛骂祖,比如临济义玄说:“道流,你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内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束,透脱自在。”这种“呵佛骂祖”的革命气概,是针对死钻牛角尖、沉迷于心外求法的学人,而采用的方便法门。

 

       禅宗大师的“呵佛骂祖”其实是要打破学人的一切束缚,让其“一丝不挂”。我们常说“无产阶级最革命”,原因是其无产。禅宗的革命却是“一丝不挂”的,比无产还无产,所以,禅宗的革命精神也是最彻底的。

 

       创业者就是要有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革命精神!

 

(2)“不疑不悟”的超越态度

 

       禅宗讲究“疑情”,“疑乃觉悟之机,小疑则小悟,大疑则大悟,不疑则不悟。”禅宗把怀疑定位为创造思维的源泉。创造性思维始于发现和提出问题,怀疑是创造性思维的必要前提。怀疑有利于解放思想,开拓思路,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推动认识的不断发展。

 

       佛教有个特点,那就是《金刚经》所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也即圣凡平等,毫无差别。而其它宗教则圣凡泾渭分明。佛教认为人人都是佛,只有悟与迷之分。佛是已悟的众生,众生是未悟的佛。但在本质上是绝对平等的,并无凡圣之分。所以,禅宗大师要颠覆他们的权威,不是盲从他们的教条,而是通过自己的思索、实践去证悟,实现自我超越,也超越祖师。

 

       可见,真正没有一点迷信的是禅宗大师。而我们平常人,总是要迷信:迷信书本、迷信大师、迷信领导、甚至迷信下属……

 

       怀疑是走出迷信的捷径,也是创业者的航标

 

(3)不破不立的手段

 

       既云创新,就要敢字当头,也要破字当先,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推陈则无以出新。禅宗有很多教育方法就是要打破学人心中存在的我法二执:有教理、有公案、有禅定方法、有“棒喝”为代表的情境教学等等。

 

(4)自力与他力结合的路径

 

       禅宗主要强调自力,但是也很看重老师的力量(所谓强调传承即是此意,也与密教中强调上师的力量相同)、同学的力量、佛菩萨的加被

 

       六祖慧能曾谈到:“众生各各自度,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如是度者,名为真度。”强调自力是根本。另一方面:“迷时师度,悟了自度”,也强调师之重要。祖师通过一系列的禅机运用,如禅语、棒喝、话头、公案等启发禅者,因材施教,这就是“藉师”;而禅者在师的教导启发下,在自身上下功夫去参透祖师的真实用意,而达到“自悟”。

 

       佛教还特别重视同学(同修)的力量,如果没有同学,一个人很容易动摇和懈怠,而在团队中前进,大家本着“六和敬”的精神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六和敬”是僧团制度的六项原则,此即:一、见和同解,具有共同目标;二、戒和同修,遵守共同制约;三、利和同均,平等享用财物;四、身和同住,生活互相照应;五、口和无诤,语言互相谦让;六、意和同悦,思想彼此敬重。僧团藉着这六项来达到和谐一致,实现僧团各位同修共同前进的目标。

 

       这条自力与他力融合的路径,同样适用于创业教育。

 

3.3 对创业能力教育的启发

 

       借鉴禅宗的教育经验,可以拟定以下创业能力培养原则:

 

(1)正如“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所有学生都具有创业创新的潜质,创业创新能力是可以通过教育提升的。

 

(2)创业能力可以通过“知”、“信”、“行”、“悟”四个维度的培养得以提升。这四个培养维度的提出,是创业理论与禅宗经验的结合:创业理论为“质”,禅宗经验为“形”。即“知”、“信”、“行”、“悟”中所包含的内容应该全部是从现有创业教育研究成果中总结提炼的,但也要借鉴禅宗培养僧才的方法路线,并在培养路径和培养侧重上做了改革。所以,四个培养维度既完全囊括了各项具体创业能力,也由于形式的革新会变得更有效率。

 

(3)创业能力学习是知识学习和知识忘却交替进行的螺旋式过程,既要坚持加法教育与理性教育,更要重视减法教育与直觉教育,禅宗经验值得借鉴。单纯依靠加法教育是不能够实现创业能力提升的,而“信”和“悟”的能力则必须要依靠直觉教育。禅宗教育的思路是不破不立,很多方法都为破除各种“执着”,是很好的减法教育;而禅门规矩、禅定训练、“示言句”、“逞机锋”、“解公案”、“参话头”等方法更是直觉教育的上选。

 

(4)创业知识内化为创业能力是学生“自立自度”的过程,应该坚持“迷时师度、悟时自度”的教育原则。创业知识内化为创业能力必须依靠学生自身的生命机制才得以发生,任何外部力量都无法代替,教师的“教”也只是外因之一。创业教育首重学生的自我教育与超越,但学生创业能力的提升往往建立在教师有效启迪的基础之上。所以,创业教育的必要条件是平等互动的师生关系,教师在传道授业解惑的同时,应该多进行启发式教育并推动学生进行自我教育。

 

 

4 创业能力培养的概念模型

 

       现有创业教育试图把教育内容都灌输给学生,属于加法教育;而根据禅宗的经验,为了转化心理、开启智慧、培养创新精神,必须要交替进行减法教育。所谓减法教育,就是采用阶段性“否定之否定”方法,对前阶段的所学、所思、所行进行否定教育,打破学生原有思维和行为模式,利于学生实现创新和超越。

 

       创业教育的过程一般为“认知—实践”,试图简单地通过实践或实践演练就完成由创业知识到创业能力的转换。但对大多数学生而言,简单的教学过程难以完成心理的转化、能力的内化、习惯的养成和创新思维的迸发。本文认为应该把教学过程细分为“认知—实践—疑情—体悟—实践—超越”六个过程,包括二次实践教学、心理训练和直觉教育,加上最后的综合教育,更符合教育规律。

 

       所以,坚持在“知”、“信”、“行”、“悟”四个维度的提升方案设计时,每个维度的提升方案都会形成分层次(认知、实践、疑情、体悟、实践、超越6个层次)的“加法教育方案”和“减法教育方案”。形成的具体概念模型如图1所示:

 

图1 借鉴禅宗经验的创业能力培养模型

   

此培养模型尚停留在概念模型阶段,留待后续研究加以完善和验证。

 

参考文献:

[1] 曹胜利,雷家骕. 中国大学创新创业教育发展报告[M].沈阳:万卷出版公司,2009.

[2] 蒂蒙斯,斯皮内利. 创业学[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5.

[3] 慧能. 坛经[M].北京:燕山出版社,1995.

[4] 刘林青,夏清华,周潞. 创业型大学的创业生态系统初探[J]. 高等教育研究, 2009,(3):19-26.

[5] 黎赔肆,丁栋虹,创业教育PBL模式中的问题探讨,现代教育科学,2007,3,60-62.

[6] 席升阳. 我国大学创业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研究[D]. 华中科技大学, 2007.

[7] 张玉利,聂伟,杨俊,薛红志. 中国创业研究与教育的新进展[J]. 南开管理评论, 2006, (3):109-112.

[8] 张帏,高建,斯坦福大学创业教育体系和特点的研究[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6, (9):143-147.

[9] 木志荣. 我国大学生创业教育模式探讨[J]. 高等教育研究,2006,(11):79-84.

[10] Blenker P., Dreisler P., Faergemann H. M., Kjeldsen J. 2008, A Framework for Developing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in a University Contex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trepreneurship and Small Business, Vol. 5, 45-63.

[11] Kirby D., A. 2004,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Can Business Schools Meet the Challenge? Education + Training, Vol. 46, 510-519.

[12] Peterman N. E., Kennedy J. 2003, Enterprise Education: Influencing Students' Perceptions of Entrepreneurship. Journal article by Nicole E. Peterman, Jessica Kennedy;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Vol. 28, 129-144.

[13] Vesper K H,Gartner W B. 1997, Measuring Progress in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J].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Vol.12, No.5,:403 -421.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