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83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以中華管理哲學善用現代管理科學
作者是 曾仕強 教授   
     
 

以中華管理哲學善用現代管理科學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代表人

國立台灣交通大學 曾仕強 教授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一 前言

 

  管理可以分成兩個層次:一為管理哲學(mangerial philosophy),也就是管理的形上基礎(metaphysics basis of the abstract ideology);另一則為管理科學(mangerial science),亦即管理的形下理論(material learning of concrete theory)。由於所有理論觀念,均受制於哲學理念,所以形上基礎足以決定其形下理論。

 

  現代管理科學,眾所週知,是二十世紀初,在美國孕育而成的產物。然而,由於管理科學不分國界,全球通用。但是管理哲學,則具有民族、區域、國情的特色。管理科學在任何一個地區,為求提高績效,勢必與當地的管理哲學相結合,做出不一樣的調整,因而各有特色。於是產生中國式管理、美國式管理、日本式管理等等型態。

 

  以中華管理哲學,善用現代管理科學,便成為中國式管理,可以說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中華管理哲學,其實就是我們常說的國學。因為中華文化之所以自古以來,維持一以貫之,綿延不絕,並且歷久彌新。主要原因,即在我們只有一門學問,統稱為道學。不像西方那樣,分門別類,力求專精,以致支離破碎。雖然力求整合,卻已經難以挽回。道學以易經為總源頭,諸子百家,無非站在不同的角度,來詮釋易經所揭示的道理。表面上看起來,各有所分。然而分中有合,整合起來,仍然離不開大易系統。我們稱之為整體系統學問。成為中華兒女共同遵循的道統。

 

  近百年來,我們苦於「傳統」與「道統」的糾纏交錯。把「道統」視為「傳統」,全盤貶低其價值,幾乎成為落伍、腐敗、陳舊的同義詞。在這種不正常的環境下,我們必須正本清源。把長久以來對道學的誤解、扭曲與汙衊,去邪歸正。才能夠使現代管理科學,在中華大地上,開出燦爛的花朵,結成豐碩的果實。

 

 

二 人類學問的由來

 

  原始人類,尚未具有文字、語言的工具。當時的學問,只有一個共同的來源,那就是「天垂象【註1】

 

  大自然不發一語,卻不斷呈現各種現象,透露很多訊息。人類有眼睛,首先接觸各種自然現象,做出了我們所需要的學問(science)。我們認為把science翻成中文時,把它翻成「科學」,實在並不妥當。當時有一種好奇、吃驚,甚至於羨慕的心情,才會這樣翻譯,特別在這裡做一番說明。我們非常理解,當時英翻中時,無不出於好意,卻不幸造成很多偏差、失誤。現代人大多是不幸的受害者,最好提高警覺,妥為改正。

 

  西方人善用觀察法,看出「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現代幾乎成為人類的共同基礎,殊不知這樣一路分下去,導致今日整合不起來的缺陷,實在害人不淺。「二分法」看似簡單明瞭,卻帶來十分嚴重的後遺症。

 

  中華民族,當然也運用觀察法。只是伏羲氏「一畫開天」,為我們開闢了另一條途徑,使我們明白「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理念,生生不息的動態平衡觀,成為中華道統的堅牢基石。

 

  中西文化的根本差異,即在於雙方對「一生二」或「一分為二」的不同觀點。因為「一何以生二」或「一怎麼能夠分為二」的基本問題,倘若獲得解決,其餘「二何以生三」或「二怎麼分為四」、「四怎麼分成八」,也就迎刃而解。

 

  一何以分為二?西方的解答是「二構成一」。因為一原本就是二所構成,只要多加以解構(deconstruct),很容易一分為二。於是,二分為四、四分為八,便能夠一直分下去。西方人的「二分法」思維,即是由此而形成。

 

  一何以生二?我們的答案是「一內涵二」(太極生兩儀)。因為一原本內涵二,所以很容易生二。在「二構成一」之外,多了一種「一原本就內含二」的「合」的觀點。我們的「三分法」思維,顯然比「二分法」的含義,要豐富得多。我們從六十四卦當中,只有乾是純陽、坤為純陰,其餘六十二卦,都是有陰有陽,體會出世間事並非「二分法」那樣單純,因而產生「一分為三」的三分思維。我們常說「一而二二而一」,和西方的「二分法」,確實有很大的差距。造成中西文化的差異,卻成為人類生生不息的重要因素。彼此互動,此起彼落,當然有效果。

 

  現代有很多人,致力於中西文化的整合。殊不知生物科學家已經提出「物種不需多樣化,才能生生不息」的主張,一旦全球文化整合,成為單一文化,人類很可能就要毀滅。文化只能交流,不應該整合。何況實際情況,也呈現這樣的情況。風水輪流轉,有時東風壓倒西風,有時西風壓倒東風。這才是動態的平衡。証明「人類社會,如果沒有矛盾,就不能起變化。一旦沒有變化,便不能進步」。中西文化,保留各自的特性,互動起來,才能在和合中生存發展。這是「求同存異」的必要性,也是中華文化的重要性。現代有某些人士,斷言中華文化,必然向西方文化修正,中國人遲早要變成西方人,我們實在不便認同。 【註2】

 

 

三 中華民族應該走自己的路

 

  經過美國引起的金融風暴,日本的核電災難,以及歐債的風波。中華民族應該謹慎地走出自己的路,逐漸為大家所覺醒。事實也証明,我們走了這麼久學習西方的路子,遭遇到很多困擾,已經到了必須有所調整的時刻了。

 

  復興中華文化的呼聲,絕非政府的一紙命令,或者少數人的登高一呼,而是社會大眾的省思。特別是年輕人的主動響應,更顯得十分可貴。 【註3】

 

  走什麼路呢?就是以中華管理哲學來善用現代管理科學,這才是真正的中國現代化。而不是有了現代化,卻喪失了中華文化,成為沒有中國人的中國現代化。

 

  中華管理哲學,早已整理成書,取名「大學」。中山先生讚其為全世界最有系統的政治哲學,必須將它的精華,從根救起。似乎指出長久以來被扭曲成為「初學入德之門」,以致成為考試的科目而不能實地踐行。 【註4】

 

  大學三綱領: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明明德位居首位,但依易經「居中為吉【註5】的規矩,並不是三綱領的主要項目。三綱領以「親民」居中,明明德是為了親民;止於至善也是為了親民。什麼叫「親民」?,用現代常用的話來說,便是「為人民服務」。明明德倘若不能出而為人民服務,豈不是獨善其身?不為人民服務,怎樣能夠止於至善?中華文化是「官本位」,為官者必須負責應有責任。當年魯哀公問孔子:「人道孰為大」?孔子答以「政為大」。証明中華民族是「道政合一」 【註6】 。儒家最高理想為「博施於民,而能濟众【註7】 ,這是人道,也是政道。大學之道即為政道,道德為執政者必備修養,同時道德的修養也是為了政治而修養。儒道在學術研究上,儒為中等智慧解說易經的道理,道為高等智慧解析易經的道理。兩者殊途同歸,在實踐的途徑上是一致的。

 

  任何人在從事管理之先,壹是皆以修身為本。【註8】管理者修身,目的在為人民服務。不能口說無憑,或者空口說白話,僅止於喊口號。所以止於至善,並非「必至於是而不遷【註9】。因為任何人想要明明德、親民,都求其止於至善而不遷,根本不可能,只能用在考試騙分數。止於至善,是站在合理的立場。大學傳文明白指出「為人君,止於仁」,便是君王必須站在仁的立場。管理者與被管理者,分別站不同的立場,採取各自合理的心態,共同以為人民服務為目標,這就是修身的具體表現。

 

  各行各業,發展到最後,無不是服務業。不論從事什麼工作,擔負什麼職責?到頭來都要為人民服務。但是,各有各的責任,也就各有各的立場。透過分工合作,共同完成應有的任務。以道德為基礎,使現代化管理,發揮真正為人民服務的功效,這就是中華民族應該走的路。

 

 

四 必須持經達變而不是盲目求新求變

 

  近百年來,在西潮影響下,中華民族最大的危機,在於逐漸降低同化力,反而愈來愈有被同化的危險。為什麼?因為原本十分堅強的「持經達變」(堅持不易的經,做出合理的應變),為西方的「求新求變」所震撼,逐漸形成盲目求新,以致「離經叛道」而不自知,不顧基本原則而亂變。中華兒女,倘若不能及時明白「原則不易,方法變易」的易道精神,但知變易而不能兼顧不易。那就是深深掉入美國contingency(權變)的陷阱,把constancy(堅定不移的基本原則)拋諸腦後,難怪「唯利是圖」、「新便是好」、「一切向錢看」、「專家變成專門騙人家」、「專業變成專門造業障」,種種不幸的亂象,難以排解。但願大家早日返本歸真,把「經」恢復起來,明白「不是古聖先賢的道理有缺陷,而是後代子孫望文生義、不求甚解、自以為是,扭曲了、誤解了、做錯了,才造成這麼多的弊害」,藉由「反求諸己」的方式,抱持「不怨天、不尤人」的態度,重新調整自己的管理心態與行事風格。把「從內發揚到外」(修、齊、治、平)的「合內外之道」,修治好並且好好發揮,自然能夠「繼舊開新」,從古老的經典開出現代化管理的花果。在地球村中,展開高明的參考力,促使世界各國,群相模仿,完成世界大同的理想,展現和平共存的平天下力量。

 

  管理的方法,其實只有一種,那就是「持經達變」。譬如人事,只有一條法則:「把人當做人看。」也就是尊重每一個人的人格。然而現代社會,人格普遍不受重視,大家只剩下可憐的「位格」(你是幹什麼的?做不好就要換人,員工只有英文代號,連原本的姓名都不見了)。憑証不認人,只有高喊人權,卻沒有人理會人格。

 

  財務管理,也只有一條法則:「當用不省,當省不用」。其餘都「看著辦」,不能夠死守規矩,卻不知應變。然而,收銀機認錢不認人。售貨人員少收一分錢,都要自己掏腰包歸墊,實在令人感慨老闆的苛刻不仁。

 

  最可憐的,莫過於把為人民服務當做官方說詞,堅持「企業不是慈善事業,當然要有利潤。才能永續經營」。同時卻把慈善事業當做避稅工具,使人望而生畏,甚至於產生不信任感,徒然阻塞了真正願意為善的途徑。

 

  於是,管理的意義是「修己安人」,又從「老生常談」變成「當前緊要」的事項。不能修己,何以安人?不關心安人,又有什麼企業文化可言?把「創新、誠信、品牌、安全」當做擋箭牌,大行其不合乎人道的管理,比比皆是。為了節能減炭,把公司和工廠的空調嚴格控制,卻在自己家中毫未節制。藉著節能減炭的美名,使員工和顧客備受煎熬的事實,難道大家沒有覺察?

 

  室內整修尚未完成,或者已完成而油漆味道依然濃厚。甚至於營業許可証都還沒有辦妥,便開始「試營業」。顧客可以不來,或者上門後馬上離去。員工有什麼選擇?有時還需要替老闆粉飾太平,柔性勸導顧客多多包涵。

 

  這些現象,實際上也是現代版的「天垂象」,可惜聖人早已遠去,不再有人看懂其中的「數、象、理、氣」。重視顧客滿意度的現代管理,如何解釋這些不良現象?不就是輕視修己安人的惡果?

 

 

五 以人為中心的中華道統

 

  中華文化,是人本位,而不是神本位。西方人信仰上帝,認為上帝造人也造萬物。我們反過來,所有的神都是人造出來的。以人為本,相信「有人才有事」、「事在人為」。因此中華管理哲學,秉持以人為本的理念。以人為中心,很難「對事不對人」。長久以來的「人治大於法治」【註10】,遭遇西方的「法治大於人治」。造成守法的愈來愈倒楣,而不守法的愈來愈囂張,致使大家對法治愈來愈不信任。一天到晚,批評司法不公,而且惡法太多。

 

  實際上儒家和法家,原本二合為一。同樣是居於研究的方便,硬是分成兩家。我們從「無規矩不能成方圓」,可以看出儒家的德治(往往被看成人治),實在是以法治為基礎。法家不外乎立法,司法和執法,只要立法時憑良心,司法時憑良心,而執法時也憑良心,那就是儒家了。簡單一句話:法家加上憑良心,就成為儒家。儒家的求生,加上道家的保生,才能綿延不絕。佛家之所以在中華大地普遍流行,是禪的樂生,使中華兒女能夠苦中作樂。求生、保生、樂生,構成儒、道、釋一體的中華人生觀,彼此合則有益於人生,又何必苦苦要分呢?

 

  以事為中心,最大弊病,即在忽視人性。人性的尊嚴,說起來便是「自主」二字。人而不能自主,與其他動物何異?然而「自主」必須合度,才能夠彼此合作,共同完成事業。因此中道的要求,自然產生,並且非如此不可。

 

  什麼叫中道?便是合理化的過程。凡事因人、因地、因時,因事而變異,並非不重視法則,而是追求合理的平衡點。一切都在變動,因此動態的平衡,才是合理。

 

  由制度化而合理化,才是合乎人性的管理,稱為人性化管理。可見過分強調制度化管理,說什麼「把制度訂好,嚴格要求一切按制度辦理,人人平等,事無例外」。簡直就是機械式的操控。用來對待機器,當然可以,用來待人處事,情何以堪?何況有例行必有例外,怎麼能夠一切按照規定辦理?西方式管理,只能解決例行事宜,對於例外毫無辦法。換句話說:應變力非常薄弱,才會造成今日的困窘。是不是太平日子過久了,一下子遭遇艱難,便束手無策呢?很可能是求新求變,變到根本都亂掉了;變到喜新厭舊,把根本原則都丟掉了,才有以致之?

 

  倘若抱怨以人為本,太麻煩了,會降低效率,導致成本增加。人活著,便要面對一大堆麻煩。只要有一口氣,就有很多艱難險阻。人要追求快樂,就不能不動腦筋,一味照規定,弄得腦筋不管用,只知道嘻嘻哈哈過日子,長進不了,人類就倒退了。中華民族早已覺悟「人為萬物之靈」,如今短短幾百年,似乎已經退到「人類不過是一種動物」的可憐地步。請看:愈時尚的人,愈像動物。便明白再不趕快恢復人性化管理,人類將會多麼可怕!幸好上天有好生之德,近期已加快各種「天垂象」,相信不久的將來,人類就會逼得自己敬畏聖人之言,覺悟原來只有聖人才看得懂天垂象,改變鄙視聖人,不尊師重道的時代病。

 

  人不是資源,而是運用各種資源的主體。把人事管理稱為人力資源管理,是時髦,卻不是進步,顯然是不尊重人性的方式。人不能管,因為沒有人喜歡被管。我們只能管事,不能管人。把人關心好,讓他去好好做事,即為安人。人若不安,怎能樂在工作?可見尊重人性的適度自主,合理安人,才是使大家樂在工作的根本。現代種種社會亂象,便是現代管理未能配合中華文化所造成「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惡果。不把別人當人,到頭來必然把自己弄得不像人樣。因為他人和自己,畢竟都是人。大學提出修齊治平,其中並無立業這一項目,不是不重視立業,而是告訴大家,在立業中修齊治平,才是真正的目的。曾國藩歷經苦難,深切體會「從來功名乃天數,非強求可得,唯聖賢可學而至」【註11】。一切事業成就,不過是盡人事聽天命的結果,有如泡影,很快就成為過去。我們有把握,而且能夠終身不改其志向的,即為修齊治平。在職場中提升自己的道德修養,才是管理的最終目的。

 

 

 

六 把格物致知補起來

 

  大學經文說: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可惜在傳文中,釋格物致知之義,早在流傳中喪失。格物的意思,好比現代的物料管理,各有定位,不容些許混淆。把所認知的事物,逐一安置在分門別類的腦海格子中,有條不紊,方便隨時取用。我們的生命有限,沒有辦法把天下的事物,都盡窮其理。至少應該遵循中庸所說: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秉持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的原則,盡其在我,務求對當前的事物,有深一層的認識。

 

  孔子重視求仁,也同等重視致知,可見致知的工夫,影響重大。現代主張「知識即權力」,倡言「知識經濟」,實在是知識商業化的結果,不但不尊重知識,而且把知識當做商業操作的對象。長此以往,勢將破壞現有的人類文化。若非及時做出合理調整,後代子孫必將承受可怕惡果。因為知至而後意誠,用商業操作來蠱惑無知少年與老而益愚的人,所造成的社會亂象,十分令人擔憂。

 

  長久以來,中華文化備受扭曲、醜化、誤解,便是格物致知的過程,不能符合品質管制的要求。言論愈自由,公義愈受到挑戰。有如宗教自由,勢必邪教林立一樣。劣幣驅逐良幣,低廉的劣品打敗高價格的良品,道理是相同的。高喊「顧客的聲音就是上帝的聲音」,把顧客捧得高高的,掉下來壓死更多的製造廠商。可是,我們不敢倡言教育顧客,因為長期以來「說好聽話」的風氣,使大家忘記了「花言巧語,可以淆亂是非【註12】。中華兒女只能說妥當話,把話說得合乎時宜,並不能存心討好顧客,說一些花言巧語,灌灌迷湯,戴上高帽子,使顧客喪失自我防禦的能力,這是不正當的行銷手法,並不值得學習。君子謀道不謀食,我們不反對賺取合理的利潤,卻必須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現代人對坤卦文言所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如果存有疑慮,認為有迷信的色彩,那就是對道德的知,用功不足。對易理的體悟,也不夠深。最好從自己做起,把格物致知的工夫,從根救起。有一天到達孔子所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地步,自然不會產生這樣的誤解。

 

  由於格物致知的缺失,致使西方文化,聲勢大振。因為道術分離,導致西方文化,重術輕道的結果,造成現代地球資源被浪費,自然生態被破壞、弱勢族群被欺壓、社會正義被漠視的嚴重惡果,倘若人類仍然見利忘義,長此以往,人類毀滅,恐怕難以避免。二十一世紀中華文化受到重視,主要在以易理指引科技的發展,使其發揮有助於人類和平發展的一面,使大家所期待的全球化,能夠安全、合理地達成。現代若干國家,已經明令禁止不合乎人類生存利益的科技發展,但是仍然有些國家,堅持科技掛帥,不問後果。何況秘密研究發展,實在防不勝防。人類終將死於科技,恐怕不是嚇唬大家的謊言。

 

 

 

七 無為而無不為才是正道

 

  老子和孔子,不約而同地倡導無為。兩人都十分積極,只是說給不同層次的人聽,所以說法有一些不一樣。然而無為而無不為,則是共同追求的境界。

 

  無為,不是表面無為而實際上無不為,不是自己不為卻使人無不為;也不是以無為的手段,來驅使他人無不為地賣力。無為,是對人性的自主需求,給予最大的滿足。組織有共同的目標,在為人民服務。各階層主管,在各人的職責範圍內,立好規矩,卻提供自主的空間,使成員得以自動自發地發揮各人的潛力,在合作中適當分工,適時、適量、適質地完成任務。中華兒女,最喜歡自動自發,發揮「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註13】的精神,充分自主,卻能夠合理自律。不幸長久以來,一直被誤導為「中國人最被動,推一步才動一步,不推就不動」,並且因此而痛斥中國人的帝王思想和奴隸稟性,罵到以為罵的人已經不是中國人似地,實在是數典忘祖,欺人自欺。

 

  立規矩是為了成方圓,有制度是為持經達變憑良心是自律的基礎,而互相商量則是為了整個配合。不死守規矩,才能培養高度的警覺性,產生良好的應變力。儘量減少發號司令,務求各人從不同角度,採取不一樣的立場,得以週到地全面整合。在快速變動的環境中,具有無比的靈活性和及時性。雖然說相當不容易,卻值得學習。

 

  無為是不居功、不爭名、不奪利的表現。把功勞讓給他人,因為我們知道功勞是讓出來的,並不是爭得到的。大家讓來讓去,都有一些功勞。若是出手爭取,恐怕沒有爭得到。主管一出手,全部是他的功勞。相反地,過失才是爭出來的。推來推去,大家都有過失,倘若大家爭著承認過失,相信很快就會水落石出。而且人人勇於認錯,不至於爭功諉過。許多現有的流弊,在無為中消失無踪。

 

  老子和孔子所說的無為,當然有不同層次的內涵。但是,那是研究人員的事情。我們只要按部就班,逐漸培養「把表現的空間讓出來,提供大家合理表現的機會」的雅量,真正抱持「功成不居」的心態,日積月累,自然能夠深入體會而又自然展現。大學所說的誠意,實際上正是如此。有好處大家分享,有難處大家分擔,才叫做「同仁」。可惜現代人嘴上稱呼「各位同仁」時,內心卻有一股無奈:「有很多人的表現,根本不像同仁」。這時候不妨把同人卦的內涵,拿出來大家互相勉勵,應該十分有效。

 

 

八 市場導向難免唯利是圖

 

  二十世紀最大的笑話之一,應該是市場導向。真正為人民服務,就不能存心討好人民。因為人群社會,只有少數人是高明的,大多數人免不了糊裡糊塗。民主制度的選舉,長久以來已經証明,選不出真正高明的人,充其量只能選出中上的人。大多數人的喜愛和期望,未必合理,也不一定妥當,這是不爭的事實。有良心的廠商,也不應該完全順應市場需求,卻應該合理地教育顧客。為人民服務,必須站在人民的立場,但不應該完全順應民意。可惜一旦為了爭取選票,任何理想都可以放棄。若是採取市場導向,顯然就是唯利是圖。農人不敢吃自己拿到菜市場販售的青菜,因為農藥灑得太多。為什麼這樣不憑良心?沒有辦法,顧客喜歡看起來很好看的青菜,只好如此作為。電視台的老闆,坦承看自己播出的節目,心很不安,卻為了爭取高收視率,不得不昧著良心。

 

  市場調查是為了明瞭市場動態和顧客需求,然而「人類有偏道的傾向,並非人人都能夠走上正道」,我們只能參考調查的結果,做為決策的一種要素。不應該完全順應市場的導向,以免掉入唯利是圖的陷阱,而茫然不知。

 

  大學提出決策的過程,為: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走完這樣的程序,還要掌握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的道理,做到知所先後,才算是近道。止的功夫,表現在決策時的適可而止,那裡是只重術不知道的管理者,所能夠做得到的!

 

  不錯,大學傳文指出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母。但是,我們不要忘記,先決條件是明明德。傳文接著說:德者本也,財者末也。首先做好教化的工作,把人民教育得有是非、知廉恥,才可以依循市場導向,滿足顧客需求。

 

  管理者致力於斂財為用,一定任用小人。因為小人大多唯利是圖,見利忘義。使小人為國家做事,必然弄得天災人禍一齊來到。使用小人為公司做事,必然極力爭取近利、邪利、暴利,弄得公司無法長遠地持續經營下去。

 

  管理者的價值觀,究竟是爭一時還是爭千秋,實在十分重要。人生的壽命有限,爭一時非快、快、快不可,並且要求立竿見影,馬上要見到效果。爭千秋就不同了,凡事周詳思慮,仔細檢討可能產生的後遺症,而不是只顧目前的可行性。財富排行榜只能顯示會賺錢,不一定証明有良心。我們不羨慕,但是也不排斥。上天不管我們擁有多少財富,因為對上天而言,都微不足道。上天只管我們的財富,怎樣入又怎樣出?從那裡來,到那裡去?這是良心問題,並不代表能力的高低。

 

 

九 結語

 

  以上所提出的問題,身為中華兒女,應該都知道,可惜大多數做不到。我們身上的文化基因,使我們知道。但是後天的環境和教育,卻十分嚴苛地,使我們做不到。

 

  這是教育的責任,卻不能完全推給學校,更不應該歸咎於社會。最要緊的,必然是家庭。我們的家庭教育,老早已經迷失了方向。電視侵入家庭之後,更是全面淪陷。就算父母有心,也實在無能為力。

 

  家庭教育,基礎在愛情與婚姻。父母不正常,觀念有誤差,愛情與婚姻出了問題,談什麼家庭教育?

  

  主要的亂源,即在於不知道「經」的重要性,而盲目求新求變。從易道的觀點來看,喪失了「不易」,一心求「變易」,當然愈來愈遠離中道。既偏又斜,當然不得其正了。三才之道把天、人、地的才能,區分為天道陰陽、人道仁義、地道剛柔。現代人最重視地道(民生經濟)、其次關心天道(氣候異常),最不在意的,反而是人道(倫理道德)。大家誤以為講道德不切實際,並且有吃虧上當的可能。爭相做聰明人,卻不想當正人君子。這樣一來,讀書只為了要考試,根本不明白事理。文憑只為了謀官營利,把「大孝尊親」視同兒戲。父母不當父母,寧願成為子女的朋友,徒然使子女多了一對年紀大的朋友,卻沒有了父母。期望子女不要輸在起跑點上,盲目實施早教,不料子女竟然死在跑道上。凡此種種,莫非不重視「經」(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則,生活當中不可改變的常規),所產生的亂象。完全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天,也怪不了他人。

 

  孔子所說的「時也,命也」,既不是感嘆,也不是怨責。因為「時」是人生最重要的依據,沒有「時」,表示大限已到,活都活不成。問題是活著的「當時」,是什麼樣的時機?現代稱為時代背景。又有什麼樣的情勢?可以造出什麼樣的英雄豪傑?能不能改變?我們現在的「時」,不難從最近不斷出現的「天垂象」,悟出果真是「天祐中華」,成為發揚易道的最佳時機。而我們的共同命運,即在透過中華管理哲學,來妥善運用現代管理科學,展現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風格。甚至還要更進一步,用易道來導正科學、技術的發展方向,使其福國利民,而不是破壞大自然

 

  相信在各位先進賢明的指引下,道學的精華與實力,必然在二十一世紀成為人類樂於遵循的大道。中華兒女近幾百年來的委曲和忍辱,應該可以有所緩解。世界大同的理想,藉著網際網路的正當功能和正常使用,必然可以讓大家所期盼的地球村和諧互助地早日完成。

 

 

【註1】繫辭上傳: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註2】近百年來,中國學者頗有處處以西方標準,來衡量中華文化的傾向。認為凡不合西方標準的,都應該變革。

【註3】網際網路的最佳用途,似乎在打破現有的學術樊籠,使年輕學子有機會呼吸更多的新鮮空氣。

【註4】民族主義第六講:中國有一段最有系統的政治哲學,在外國的政治家還沒有見到,還沒有說得那樣清楚的,就是大學中所說的格物、致知、誠意、齊家、治國、平天下那一段的話。

【註5】易卦六爻、二、五居中,分別為下、上卦的中爻,爻辭大多為吉。依據這種居中為吉的原則,凡是三者並列,應該以居中的那一項目為主。

【註6】道政合一並不是政教合一,也就是政治和宗教結合為一體。我們是「有道者執政」,「凡執政者必須以身作則,首先成為道德楷模」。

【註7】論語雍也篇: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齊众,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

【註8】大學經文: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註9】朱註:止者,必至於是而不遷之意。至者,則事理當然之極也。言明明德、親民,皆當止於至善之地而不遷。

【註10】一般人喜歡「人治」與「法治」對舉,認為西方重法治而我們重人治,這是「二分法」的誤差。因為世界不可能出現純人治或純法治的現象,只有「人治大於法治」或「法治大於人治」(徒法固然不足以自行,而任何地方,實際上都不能沒有法令和制度)。

【註11】曾國藩對他的兒子曾紀澤說出這一番話,應該是真心的。

【註12】論語衛靈公篇: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註13】乾卦大象辭。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