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13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霹雳手段和菩萨心肠
作者是 黎红雷 教授   
     
 

霹雳手段和菩萨心肠

           ——浅谈企业管理中的儒法兼用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參與學者

中山大学中外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黎红雷 教授

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领导者应该如何统御下属?柔还是刚?宽还是严?中国有句古语:没有霹雳手段,难显菩萨心肠。企业管理中也有种说法叫做儒法兼用。但在实际的管理活动中,刚柔并济、宽严相济并不为每个领导者所擅长。那么通过国学智慧的研修,企业家在企业管理实际中怎样才能做到儒法兼用,既用霹雳手段,又显菩萨心肠,将两者统一于管理实际之中?

 

       先给大家讲一个企业管理的实际案例:《陈峰以德治企两手抓》。

 

       海南航空公司董事长陈峰一贯主张“以德治企”。陈峰认为:“中国文化的内涵就一个‘德’字。‘德’是做人应有的规矩、做人最基本的属性。丢掉了这个根本,人在处理事情、处理人与社会、与自然的关系的时候,无论做官、经商,还是做学问,就会出现大麻烦。以‘德’为根本,每个人都会严格要求自己。”

 

       但是,海航的管理,一方面强调“”,另一方面又以“”著称。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海航创建不久的时候,两名到美国接受培训的飞行员,因为回国时已是大年廿九,他们就直接回家过春节而没有按规定先回公司报到。陈峰知道后,立即将他们开除。陈峰说:“公司制度建立不起来,会影响一大批人。那时公司还处在艰难中,送他们培训出资10万美元。就这样开除,代价确实不小。

      

       但是,只要是有损于海航形象的事,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及时纠正。惩罚少数人而教育大多数人,这是严厉,也是善良。要让他知道,不能过这个槛,如果过了,要以一生的代价去换。对他严格,是以霹雳之手段行菩萨心肠,我的出发点是为将来好、为事业好。”   

 

       在给企业家学员授课的时候,我组织大家对上述案例进行讨论。不少学员迷惑不解:儒家不是讲“德治”吗,那么一个主张“以德治企”的企业家,怎么又对员工这么严厉呢,这不是主张“严刑峻法”的法家的做派吗?儒法两家怎么合流了呢?

 

       其实,“儒法合流”,在管理中既讲儒家的“德治”,也用法家的“法治”,一直就是几千年来中国国家管理的基本“制度”。汉武帝不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吗,其实他的后代对此另有独特的理解和发挥。在汉宣帝时期,比较重用刑法,他的儿子、后来的汉元帝,就上言建议宣帝多用道德教化。宣帝听后说,我们汉家有自家的制度,历来就是“霸王道杂之”,怎么可以只用德教呢?这里的“霸道”就是法家的法治手段,“王道”就是儒家的德治措施。从这段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德法并举,儒法兼用,王霸杂之,历来就是中国领导者的不二法门、公开的秘密。

 

       由此,我们必须对汉武帝所独尊的“儒术”进行重新审视。请大家注意,这里的“儒术”不能简单等同于儒家的思想,而是以儒家思想为主干,综合先秦时期诸子百家思想,而又能够适应和指导现实国家管理实践的一套统治方术!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这套吸收各家之长的统治方术,又能够以“儒术”来命名呢?这就说明,儒家思想相比于其他各家具有更多的包容性和对现实世界的适应性;也就是说,儒家本身就可以兼容包括法家在内的其他各家的思想。

 

       孔子指出:“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 其大意是说:用政法来引导民众,用刑罚来整顿民众,民众只是暂时地免于犯罪,却没有廉耻之心。如果用道德来引导他们,用礼教来整顿他们,民众不但有廉耻之心,而且人心归服。

 

       孔子在这里,进行了四种治国手段的比较。其中的“政”,指的是政治手段,包括政治体制、政策措施等;“刑”,指的是法律手段,特别是惩罚性的法律手段; “德”,指的是道德教化手段,其作用在于辨别是非,提升素质; “礼”,指的是制度手段,主要发挥引导和规范的功能。

 

       一方面,在孔子看来,如果以政治手段来强制,再以刑罚手段来威慑,这样来管理民众,民众会因为害怕惩罚而避免犯罪,这就是所谓“民免”。但是,民众也会去钻政策和法律的漏洞,就象现代人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且他钻了漏洞,逃避了法律的惩罚,还自鸣得意,认为你奈何不了他,毫无羞耻之心,更无悔改之意。这样一来,法律制定得越多,犯法的人也越多。

 

       另一方面,孔子则指出,如果用道德来教化其思想,再用礼制来规范其行为,这样来管理民众,民众如果做错了事,就会产生一种羞愧的心情,避免下次再犯错。这样,不用等到法律来惩罚,自己就知道错了,这就叫做“有耻”。而且,通过道德教化,上下同心同德;通过礼制规范,行为标准一致,自然人心归服。

 

       在孔子看来,用这两种做法管理民众,都会产生效果;但比较起来,第二种,就是“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做法,其效果更加可靠、更加长久,更值得管理者借鉴。

 

       这里就有一个历史案例。春秋时期的郑国执政大夫子产临终前,对继任的子大叔留下“政治遗言”,说:“我死以后,您必然执政。务请记住:只有有德的人才能够用宽大来使百姓服从,其次就是莫如严厉。火猛烈,百姓看着就害怕,所以很少有人死于火;水懦弱,百姓轻视而玩弄它,死于水的人就很多。所以宽大不容易啊!”但是,子大叔执政后,却不忍心严厉而务行宽大,结果盗贼越来越多,聚集在芦苇荡里,大叔后悔地说:“我要早点听他老人家的教导,就不至于到这一步。”于是发兵击打芦苇荡里的盗贼,把他们全部杀掉,国家才稳定下来。

 

       孔子听说了这件事,评论道:“善哉!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 (《左传·昭公二十年》)意思是说,政事宽大,百姓就怠慢,怠慢就用严厉来纠正。严厉百姓就伤残,伤残就实施宽大。用宽大周济严厉,用严厉周济宽大,政事就会因此而得到协调。

 

       孔子的这个思路,用现代管理的语言来解读,就是“软管理”与“硬管理” 、管理文化与管理制度要结合起来。借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

    

       另一位儒家大师孟子也指出:“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孟子·离娄上》) 他的意思是说:光有好心,不足以治理政治;光有好法,好法自己也动作不起来,好心和好法必须配合而行。这样的思路,对我们现代企业管理者具有深刻的启示。

 

       众所周知,李嘉诚旗下企业的员工忠诚度非常高,因为李嘉诚总是付给他们全香港最高的薪酬,是为“高薪养廉”。那么,如此宽厚、大方的李嘉诚有没有炒过员工的鱿鱼呢?  “有。”李嘉诚斩钉截铁地说,“有一次我炒掉了一名高管人员。因为他将几支公司的铅笔拿回了家。我认为他的行为与公司付给他的报酬是不相匹配的。”

 

       其实,无论是李嘉诚,还是陈峰,这些成功的企业家都不会轻易动用惩罚手段、对员工大开杀戒。但是,如果遇到对企业基本价值观的挑战,他们处理起来也毫不手软。“该出手时就出手”,并且这一出手,不但让受处理者本人足以记住一辈子,而且让企业全体成员受到震撼性的教育,从而形成更加健康的企业文化、更加健全的规章制度,使企业长治久安。这才是企业领袖的做派,与儒家的“德治”思想是完全吻合的。

 

       实际上,儒家在管理中并不反对惩罚手段的运用,只是反对“不教而诛”、“不教而罚”。这里再讲孔子本人的一个例子。在孔子担任鲁国的司寇(相当于司法部长)时,有一对父子相争,对簿公堂。孔子把他们统统拘留起来,却迟迟不判决。三个月过去了,当父亲的主动提出请求停止这件官司,孔子就把他们放了。鲁国的当政大夫季孙氏听说了这件事,很不高兴地说:“孔丘这老头子在欺骗我!他曾经告诉我说:一定要用孝道来治理国家,现在儿子告父亲。是为不孝,完全可以把他杀掉,这老头子却把他给放了。”冉求将此话告诉孔子。孔子感叹地说:“呜呼!当政者不懂得处理政务,却把下面的人杀掉,这怎么可以呢?如果不教育人民而只是判断他们的官司,这是在滥杀无辜啊。军队打了败仗,不可以将所有的士兵都砍头;国家管理不好,不可以把所有的百姓都抓起来,因为罪责不在民众。法令松弛,而刑事杀戮很严,这是对百姓的残害;农作物生长有时限,而赋税征收却没有限度,这是对百姓的残暴,不进行教育而要求人民遵纪守法,这是对百姓的虐待。——当政者只有停止这三件事,才谈得上对人民施用刑罚。《诗经》上说:‘即使是有正当理由的刑杀,也不要立即执行;执法者只能对自己说,没有慎重地处理好政事,致使人民犯罪。’这就是说,治国之道首先应该实行教育。”

 

       在孔子看来,管理就是教育,管理者就是教育者,管理的过程就是教育的过程。因此,儒家反对“不教而诛”、“不教而罚”;但如果是“教而后诛”、“教而后罚”,则儒家不但不反对,而且是坚决支持的;并且,如果在诛和罚的过程中继续发挥管理教育的功能,则儒家不但会坚决支持,而且会高度赞赏的。

 

       成都武侯祠门前有一幅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儒家的道德教化即是主张“攻心”,而不主张滥杀无辜。但是,实际的管理活动,相当复杂,管理者不应当也不可能只有一手,而要有两手。软管理与硬管理、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道德教化与法律惩罚,简单地说就是宽与严,统统都需要,一个也不能少。而在实际运用中,宽也好,严也好,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要审时度势来采用。“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治蜀”要深思,“治国”要深思,治理企业也要深思。这副对联真是所有管理者的至理名言!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