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22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培育公民的核心:體認真善美的價值(上)
作者是 苑舉正教授   

 

 

培育公民的核心:

體認真善美的價值(上)

 

 

 

 

 

 

台灣大學國學領袖薪傳班講師

台大哲學系主任

苑舉正教授

 

 

 

 

 

 

 

 

左起苑舉正教授, 李亨利教授及李書行教授 

 

 

 

 

 

 前言


公民核心能力的培育,顧名思義,其主要的觀念在於如何養成現代公民。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完全是透過課程教學而能夠獲得的答案,更有可能的是,一個公民必須養成於適合公民發展的環境。因此,如何透過高等教育的課程發想,建構養成公民的教育環境,才是培育公民核心能力的主要關鍵。有鑑於此,培育公民的環境應當由解決問題的實際態度出發,以期能夠面對生活中的挑戰與考驗。

 

 

目前為止,我們在培育公民核心能力面對的最大問題是:學生對於生命的存在意義,與其所追求的理想與價值相差過遠,導致大多數的學生不能夠相信、也不能夠理解,為什麼培育公民核心能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雖然公民的核心能力包含的內容很豐富,但是從實際的角度來看,這個能力都指向一種整合生命與知識的判斷力,然後將整合的結果投射在人生的開創,以及生涯的規劃當中。所以我們應當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讓受教育的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可以掌握到生命的價值,以及這些價值與學識成長過程結合的必要性。

 

 

  我們認為,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公民核心能力培育的主要方向,應當是讓學生有能力回答如下問題:為什麼真、善、美這三個核心概念是人生意義中一體的三面,並且具有本質性連結的關係?這個問題牽涉甚為廣泛,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時代的轉變,造成求新求異的主流思維,卻對於傳統價值,產生一種「不屑一顧」的錯誤情節。

人生價值中的真、善與美正是這種情節的具體例證,更別說理解它們之間的關連性。更重要的是,現行教育長期把真實、善良,與美感當成三個不同領域來處理,以至於學生在求學的過程中,逐漸出現「獨尊真理」、「相對化善惡」以及「漠視美醜」,的問題。真、善、美三者分離的結果,不但導致生命意義的斷裂,也經常出現不知存在意義為何的問題。

 

 

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因為如果認為真實、善惡與美感三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的話,我們將會錯誤地以為:教育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追求真理,善惡的判別只是傳統的延續,而美感僅只於表面上的價值賦予。

 

 

因此,為了要修補這個斷裂關係,我們必須要能夠透過課程引導學生重視科學、倫理與美學三者之間的關係。也唯獨在認識這個關係之下,學生才能夠感覺到做為一個人的價值,及其存在的整全意義。在接下來的篇幅當中,我們將針對真實、善良與美感三方面進行說明,指出現行教育的缺失是導致三者之間斷裂的主要原因。

 

 

真實

 

  在目前的教育體制中,真實的代表往往以自然科學為主,尤其是自然科學中所建立的模型架構。這些模型架構透過數學的建構,成為了解釋自然的工具。往往在解釋、預測、證實,以及統計的運作下,這些工具讓我們逐步感覺,甚至誤以為,數學是代表真實的架構。

 

 

現行教育的錯誤,發生在誤以為這些模型所解釋的內容,就是真實世界的內容;這其實是錯誤的。因為,做為形式化系統的數學模型,至多也只能夠比擬真實世界的運作規則,但並不具有實際解釋真實世界的可能。這個比擬過程往往為人們所忽視,導致我們經常以為所謂的真實,就是數學的建構,而方程式、模型、定理的應用,就是真理的結構。

 

 

這是一種誤解,因為數學的價值並不在於它能夠模擬世界,而在於數學的推理及演算過程中,往往告訴了我們什麼是「真」的感覺。這種「真」的感覺,並不僅出現在數學推理中,也發生在日常生活裡,就像市井小民在市集的買賣過程中,都需要應用到基本運算能力一般。

重點是,所有從事數學計算的人都會發現,數學讓人感到印象最為深刻的地方,正在於不管哪一個階層的數學,都出現那種自明(self-evident)的真實感,而這種感覺可以透過推理被進一步地延伸。我們所強調的是,我們可以把在數學計算與推理的過程中所產生的真實感,延伸到對其他事物的判斷,尤其是有關於善惡、好壞、對錯、優劣的判斷。

 

 

 

善良


   倫理判斷的特色,往往在於價值的兩難。對於很多人而言,道德判斷是一個依附在情況中的行為,必須因時、因地、因人、因事,因為各種不同條件之變化,出現各種不同的判斷方式,導致不同的判斷結果。

 

 

整體而言,很多人認為,這種相對於外在事物所做的道德判斷,就是一種證明道德判斷相對主義式的概念。這種概念往往導致我們會認為,所有的道德判斷都只具有相對性的意義,而沒有任何客觀價值可言。

 

 

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普遍的想法,但很遺憾的,這也是一種錯誤的想法。道德判斷並不是一種相對性的概念,因為當我們面對一個情況的時候,這個情況所出現的道德選擇,往往會讓我們出現了做數學推理與計算時那種真實的感覺。

 

 

比如說,當我們認為助人未必是快樂之本的時候,我們卻能夠在一個設身處地的情況下──尤其是當我們自己不虞匱乏的時候──面對一個貧窮的小孩、或是一個孤苦無依的老人,甚至於一個弱勢人伸出援手。我們面對這種情況,會經過一個合理的判斷,對於這些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的那一剎那,我們並不會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甚至於,在當下我們都不能夠排除,這個經過我幫助的人有可能在下一個時段中,反而危害了自己的利益。

 

 

我們當下會覺得,做出幫助別人的判斷,不但是善良的,也是一個實際的,甚至是一個「真實的」判斷。在這個問題的考量中,倫理學家康德說得最清楚,我們在做道德判斷時,需要的是理性;而理性在我們做判斷的過程中,一直存在的主要價值,就是讓我們的自由意志能夠完完全全因為自己做為一個目的,而做出判斷,並且不受任何外在理由的限制,甚至不受自己心理與生理的限制。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它的意思就是說,只要判斷的當下是完全來自於自我認知經由理性反思的結果,這個判斷的本身,就是一個正確的行為。康德在這個問題上往前更推了一步,他認為這種判斷正是符合所有道德判斷的基礎。也因為這個緣故,我們說康德在這邊所使用的理性,就如同他在做數學推理時候,得到的那種「經展示而證實為真」的感覺。

 

 

雖然我們必須承認,數學計算與道德判斷在表面上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就其本質而言,它們兩者都是一種真實的認定,而且,這種認定是來自於經驗中的直覺,不需要依附在某一種特定的價值與條件之上。康德不但解決了道德的相對主義問題,而且也更進一步地把數學的真實感與道德的真實感連結在一起。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