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100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二)
作者是 苑舉正教授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二)

 

 

 

 

 

台灣大學國學領袖薪傳班講師

台大哲學系主任

苑舉正教授

 

 

 

 

 

 

 左起 李亨利教授,李書行教授 苑舉正教授

 

 

 

 

 

 

 

因此,科學本身遇到一個很尷尬的問題,就是如果你不從經驗的角度上思考,你不知道你思考的是什麼。如果你純粹是用一種發明理論的方式來勾畫科學的內容,那就無怪乎學物理的人,會相信理論的範圍遠超過經驗界,甚至進入靈界。實際上,物理學很多都是討論類似學問的,像是暗物質(dark matter)、暗能量(dark energy)等。我有一次聽到這個物理系的吳俊輝教授講到宇宙論的時候說,如果能把暗能量提煉出來放到汽車底下,整個車子會跑起來,腳在地上划兩下就可以跑得很遠。這當然是他隨性的玩笑之語,但我們聽到的感覺就是說,物理學當中發展很多理論,其中講到發明新的理論時,它們已經超出我們的經驗太多了。超乎經驗,不但使得我們沒有人能夠知道這是什麼,連帶也使得宗教和科學之間的邊線就模糊掉了。

 

 


另外,數學也是一項超越經驗的重點。我們在科學中的計算內容,是透過數學來大幅跨越了經驗中的現實,因為數學透過推理的演算,可以大幅地擴張我們理論中所延伸的內容。同時,數學有一種強烈的系統性在內,它推理的過程是非常嚴謹的,只要你接受它系統中的公理,你自然可以經過推理來得到定理,這個在座的同學都非常的清楚。所以我們一再在科學中出現的問題就是:一方面我不得不在經驗的基礎上,就是我們的感官知覺上說明科學的內容,另外一方面我又不能完全限制在感官知覺上。如果你是發明一個理論,那麼這個理論不能夠脫離經驗,脫離了經驗之後我們就不知道這到底在講什麼東西。

 

 

但是,如果你宣稱發現了一個真相,那我們又不能夠確保這個真相可以被經驗百分之百證實,在這時候,這個發現又代表什麼意義呢?於是,我們認為,科學就是處於發明和發現之間擺盪;一方面受到經驗證實,另一方面也處處想要超越經驗。我最近讀了一篇文章說:我們應該說,我們「找到」了真相(we find the truth),因為find可以避免discover還是 invent這個問題。這其實說明了這個問題的意義。

 


最後,我就跟大家談到了一點有關於我剛剛講的伽利略的貢獻,這個觀念是說科學為我們帶來的影響,讓我們如何在面對真相的問題。〈楚門的世界〉特別到最後也演了一個情節,這個情節非常philosophical,說明一個事實:一般人都是活在建構的世界當中。以前我在歐洲讀書的時候上拉崗(J. Lacan)的哲學,課中就問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為什麼人看到死人會害怕,狗看到死狗不害怕呢?答案很簡單,就是人活的世界,已經完全是人用他的規範跟價值所表徵的世界。

 

 

所以人實際上所瞭解的世界是一個建構出來的世界。我們看到人的臉啊,就應該很活潑、很漂亮、笑咪咪,逢人就得很客氣,但是死人的是沒有任何表情。坦白講死人的臉和死狗的臉是一樣的,但是狗沒有這層的建構,所以狗是一直活在實在裡頭。人本身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活在實在裡頭,因為人總是透過人類這種想法來干預他的生活中的內容。

 

 

也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楚門要跨出去的那一步有那個遲疑,因為如果任何人跟我講說,你現在看到真理,我心裡上會面臨非常大的挑戰,因為我已經依附在建構的社會環境中。比如說地震、海嘯、火山爆發,這過去的幾天大家在新聞常看到,不都是實在的嗎?當然是。把海岸改的那麼細細長長的,海岸邊蓋了那麼多漂亮的房子,這都是建構出來的。海嘯上來的時候,這些只要是人建構的東西,自然都不客氣,大自然都要帶走。

 

 

為什麼?這就是實在。面對實在是痛苦的,但是科學就做了這麼一件事情:科學硬是要告訴我們「建構的實在」是什麼,所以想盡辦法要擴張發現實在到底是什麼。也因為這個緣故,從伽利略17世紀把自然數學化以後,我們在科學理論的設計大幅度的擴張。

 

 

擴張到什麼程度?我們把原來的大地之母變成了地球,只是一顆球;我們稱之為母親的地球就變成宇宙中的一粒沙;我們從依賴在大地之上求生存,製造出自己的一種觀念叫外推(strangification)。因為我們想要得到阿基米德點,所以我們總是要跟地球脫離,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讓它變成一個被研究的對象。當我們把地球當成一個被研究的對象時,我們總是沾沾自喜地認為:透過科學理論,我們可以了解地球,了解這個世界,甚至了解這個宇宙。

 

 

實際上,在這些問題上,科學理論所扮演的工作,不論發明也好、發現也好,人本身原來的、原有的價值經過科學這三百多年來的顛覆,我們失去了原有的依賴感。現在所剩的,純粹就是一種追求真理的欲望,這個欲望有時往往把我們沖昏了頭,以致於讓我們在科學的工作中,非常在意真相是什麼,而完全忽略人要活的真實到底是什麼,甚至無法再理解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了。

 

 

有關這個題目,我儘可能地用很好懂的語言跟大家做解釋,雖然到最後我自己回想一下,覺得還有些地方滿技術性的(technical)。不過沒關係,好在我先前已經和大家講過,大家如果有任何地方聽不懂,可以盡情發問,我會不厭其煩地回答大家的問題。關於我初步的介紹就介紹到此,謝謝大家。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