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49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國學與經營管理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中國管理哲學的當代價值
作者是 成中英 教授   

 中國管理哲學的當代價值

李衝鋒,成中英

 

(作者成中英教授為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學術研討會之代表人)

 

摘要:中國傳統典籍所包含的管理的智慧、為人處世的智慧、領導群能的智慧、在今天仍具有重要價 值和意義。中國古典智慧是對人在真實世界的定位做出的真實回應。歷史的發展需要傳承,人的智慧有限,必須借重前人的認知過程來呈現自己、來超越前人。事實上,沒有古代智慧的啟動過程就很難掌握時代問題的核心。中國人懂得用歷史智慧來和他者文化交會互融茁壯自己。中國今天能站起來就是中國智慧力量的體現。回歸古典創發精神是我們重建自己的關鍵。我們重建自己的基本邏輯是學習他人的優點,反思自身的創造精神,整合內外左右、古今中外來創造一個適合人類發展的生存之道,使我們自己更好地在這個世界上立足,為人類的持續發展做出貢獻。中國的管理實際上是宇宙創化的自然管理與人生創造的自我管理。就個人來說,管理的最終目的是創造一個美好的人生、美好的社會;是為人的發展服務,提升人的價值;就社會與國家來說,管理的終極目標是為了使社會發展得更有活力,使國家發展得更為健全,使人類走向一個更為民主、更為自由、更為開放,也更為和諧的境地。中國的傳統哲學的管理智慧不僅對中國文化與社會的再發展有重要性,對中國人建立價值標準和行為方式也有重要性;對解決問題、消除矛盾有重要性,而且對中西文化的融合,人類的再發展、全球化的基本需要與追求,以及如何實現世界的永遠的和平與持續的和諧也更有極大的重要性。這就是它的時代意義。

 

關鍵字:管理哲學;管理思想;中國哲學;當代價值  

 

 

一、中國古典管理智慧的時代性

 

       李衝鋒:成先生,您好。感謝您接受採訪。今天想請您談一下“中國管理哲學的當代價值”問題。之所以選擇這個題目,基於兩個方面的考慮。一是我從您的著作裡看到,您對這個問題有所研究,如您對《周易》管理思想的研究,您提出的“C 理論”等都涉及這一話題。二是我最近剛做完一個綜述,題目是“中國古代領導思想的當代價值”, 內容主要是中國大陸學者2006-2008 年對這一問題的研究。國內的研究情況,我做出來看到,大家主要集中在對儒家、道家、兵家、法家的研究,墨家的也有一點。就這些思想的當代價值來看,研究者的目光主要集中在黨政領導和企業領導上,主要是今天如何運用古代的傳統領導思想。成先生您有中國文化的根基,又在西方生活多年,對東西方哲學與文化研究有很深的造詣,中西文化背景使得您的研究呈現出一種創新。比如,您創導的“C”理論以中國的《易經》為基礎,以陰陽五行為主幹,整合中國古代哲學的諸子百家,統合現代東西方的各種管理理論與學說,從而形成了一個具有中國特色與時代特色的嶄新的管理哲學系統。我對您的這種融會古今、會通中西的研究很感興趣。因此,今天想聽聽您對“中國管理哲學的當代價值”的見解。

 

       成中英:你所談的這個問題很重要。我想先說一下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何在。中國的典籍包含了管理的 智慧、為人處世的智慧、領導群倫的智慧,後來者的我們今天要怎麼去認識它,怎麼去體現它,怎麼去發揚它,是我們的面臨的職責所在。我們首先要認真地學習與認知它的價值,它的時代意義。我認為,有三個方面的價值與意義等待我們去學習與認知。

        第一,     中國傳統的智慧是直接面對當時的社會、當時的時代的問題的。古人能夠認識這些問題,而且能夠對人的處境進行很深的考慮和思量,並且提出解決方案。在這些解決方案裡又包含了一種引人入勝的活力,這就是它的智慧所在。這是在一個面對生命真實情況發展出來的智慧,特別是包含了重大變革與重大定位與重大創新的意識與知識。顯然那是對真實的世界所做出的一種真實的回應,具有重大的啟發性。

       第二,     歷史的發展需要傳承。人類的歷史,從文明開始的原初時代,經過文明不斷地重建,達到一定的高度,這是文明的進化。中國先秦典籍,包含了人類文明進化的智慧, 是古代聖賢才智之士智慧的積聚,本身就具有生命力。我們今天講諸子百家,講的就是古人傳承下來的生活與生命體驗, 必然能夠啟發我們。人的智慧是有限的,必須經過前人的認知過程來充實自己,來超越前人。這就需要回到人類智慧的根源上去。這就是古代典籍的時代意義。“現代”永遠有面向歷史的一面。世界歷史中有過很多文明,正因為不能面對歷史,因而喪失了進步,沒有了過去,就沒有了現在。當然我們應該根據現在的問題來檢討歷史,超越歷史,這就表示要向歷史的經驗學習,挖掘歷史中的智慧眼光。現實的問題的發生往往是與文明進化的過程有關的。我們怎麼可能僅憑現在有限的經驗來解決問題呢? 這是很困難的,因之我們必須要有歷史發展的觀點。歷史發展在這個意義上講,具有一定的哲學思想的含義。人性有深層結構,人有心智,都是從生命的歷史經驗中拓展出來的,不可一刻忘卻它的反思性與開放性。這個反思性與開放性來自于對文明的智慧的反思與開放, 因而能轉化文明的智慧為時代的智慧, 因而能用自覺的生命點燃與啟動傳統的智慧,發展知識與技術,為時代的問題定性,也為其解決提供真實可靠的方案與方針。總而言之,解決時代的問題,必須借用前人的智慧。沒有一個傳統智慧的啟動過程,就很難掌握時代問題的核心。

       第三,     華夏民族是在不斷的經營中成長為中華民族的。今天這個民族必須要面對世界,面對世界上不同的民族,並要面對其他文明的成功、成就和發展來考驗自己。中華民族的持續發展顯然離不開與西方文明的互動。我們必須通過這個互動的過程來衡量自己國家的未來發展。這種認識代表了很高的一個智慧。我們是不是要深化這種智慧呢? 你要與他者互動,你就不可能是一片空白,而必須自我有所把握,並知道怎麼吸取,融化,轉換與創造。從這個角度看,中國人不但不能放棄本有的道家、儒家與諸子百家的智慧,更要用之來面對世界其他文化的價值與知識,認識創新知識與技藝的重要性。如此方能更有效地掌握新的經驗和方法,如此才能更好地擴大與深化中西互動的含義,擴大眼光,也深化認知。傳統的中國的才智之士懂得用歷史智慧來融合外來的文化,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中國文化對佛教文化的吸取與融化,使中國人的精神世界發展得更有深度與張力。如果自己是空無所有的話,我們又如何去回應與融合外來文化? 如何去學習轉化與創新自身文化?我們顯然必須學會保有我們主體的智慧與主體的生命,從與世界的文明的互動中不斷提升與更新。當然,近代以來,西學東漸,西方以一種強勢的科學和科技衝擊中國與中國文化。可說三百多年來,中國與中國文化一直面對著這個西方文明挑戰與考驗的問題。在有些人看來,中國文化已經被打敗了,已經被淘汰了。其實,他們不瞭解只要我們有主體的自我肯定、自我反思與不斷挖掘與探索的智慧,這種失敗與面臨淘汰的危機,正是反思與重建的機會:我到底還有什麼東西來說明我之為我,我又怎樣來掌握我的主動精神,使其成為更生與重建乃至創新的力量。顯然,面對西方,人們應該一面學習西方,一面更應該重建自己。在學習西方的優秀的物質文明方面,中國可以“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這是荀子講的話。(李衝鋒:對。《荀子·勸學》篇裡講的。)但在建立自己具有活力的精神文明這方面,現代的中國相應傳統的中國也要做到“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

 

二、中國今天站起來本身就是中國的力量

 

       李衝鋒:您在回答“如何重建中國哲學”這一問題時說我們要:“吸收、理解西方哲學,藉以解析、批評中國哲學。再用已現代化的中國哲學對西方哲學進行批評及解釋。”從中不難看出您對中國哲學或中國文化所擁有的一種吸納、反思、重建能力的深刻認識與堅定信心。中國近代史上,為了能夠與西方接軌,有人曾提出全盤西化的觀點,這種觀點顯然沒有看到中國文化傳統深處的這種成長動力。中國今天的發展、今天的成功,應該說還是得益于我們傳統的智慧。是否可以這麼理解?

       成中英: 全盤西方化的最大問題是完全放棄自己,什麼都不要了。每個文明都有自己的獨特性,都有自己的精神,如果全盤放棄,如何成為自己?中國在近代史上有這樣一種遭遇———被擊敗的遭遇———但這個遭遇也是一種教訓:中國必須重建。但很不幸,歷史上外來的力量紛至遝來, 中國恢復的時間幾乎沒有。但又很幸運, 中國還是在萬般困苦與壓迫中站起了。我認為,中國今天站起來,本身的文明與文化就是中國的力量。現在不能否定這一點。中國還是通過一個原始的智慧、原始的生命力量、原始的文化潛力,站起來了。這種力量包括中國今天能夠參與、吸收、接納、發展與開創。中國50 年代的社會革命採用馬克思主義就說明了這一點。中國的馬克思主義還是有中國的智慧在裡面,還是有一種中國的生命力在裡面,還是有中國的歷史在裡面,還是有中國的文明在裡面。今天好了,我們成功了。難道今天中國人就要陶醉在這種成功裡面了嗎? 另一方面,是不是因為我們學習西方,也相對成功,那我們就可以以學習西方為滿足呢?不要忘記了學習西方的東西,其成功的面還只是在物質文明上面,至於在社會建設方面,甚至在更深層的人的存在方面、在道德方面、在精神方面,是不是我們也完全認同西方呢? 事實上,我們並沒有這樣一種可能去認同。因為我們的歷史有其連續發展的要求與動力。要認同西方,必須要去瞭解西方的歷史,成為西方的一部分。現在,我們不是西方的歷史,我們有自己的歷史。在這種情況之下,當我們強盛富裕的時候,當我們物質文明發達的時候,我們更應該回歸到自己的歷史。這樣我們才能夠支撐我們現有的狀態,使它更好 地面對問題,理解問題,並探索解決問題之道,創造新的文化內涵,也建立新的生活形態。現在學者們在討論“現代性的多種形態”。西方的現代化強調理性、強調實用主義,要以此改革社會與文化。不要忘記,西方的現代化也有西方現代化的問題。從成功面來講,它有值得效法與學習的地方,但我們也要看到它所帶來的內在問題。首先是人的整體價值的失落問題,其次是人性的分裂問題,最後是理性犯罪的問題,特別是引發當前金融危機的貪婪自私的問題。我們應該怎樣去掌握一個整體的精神與人的價值與真誠,形成一種活力,來消除這些基本的問題呢? 我們是不是要回到自己的精神傳統上面,來創造一個新的價值觀呢?事實上,這不僅是學習西方的問題,也是西方自身已經面臨的問題。因之,是不是在學習西方之後,我們也要面臨到同樣的問題? 面臨這樣的問題, 顯然我們要回歸傳統的智慧,因為中國的傳統智慧講究學習與反省,講究整體價值,和諧的心性與人格,以及真誠地 面對自己與世界其他人,並在實踐行為上堅持真誠一致,這就是知行合一的道德。顯然,這是我們文化傳統的一項重要智慧,是我們不能放棄與忘記的。現在我們要警覺的是:我們的今天不能重覆西方已犯過的錯誤。另方面,我們要認識中國現代發展的成功,是因為我們有我們文化內在的智慧, 而並非全由西化而來。這種內在智慧怎麼來的? 它的來龍去脈是什麼? 為此我們必須要回到中國文化的精神與哲學智慧。再談全盤西化是走入歧途了。但我們也不能不注意,回歸中國的精神與哲學智慧絕對不是固步自封,而是更小心謹慎地更新文化,更精益求精地追求科學知識,更嚴肅端正地重視道德修養與社會倫理。如此中國方能面對世界天地的變化,全球化中人類追求福祉與正義的發展,關心與貢獻於有關全球社會問題、國家問題、種族問題,戰爭與和平問題的解決。 努力學習與不斷學習, 學習以達到發展與改造,正是中國傳統的精神與哲學智慧。在此學習的基礎上反思自我,整合內外左右以及古今中外,創造一個適合人類發展的生存之道,才是中國發展的正當途徑。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