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212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詹石窗 所長 -- 廈門大學哲學系系主任兼宗教研究所所長

 

詹石窗 教授

 

 

現任:四川大學老子研究院院長、

第二屆國際道家學術大會代表人、第一屆國學與經營管理國際學術大會代表人

 

詹石窗,哲学博士, 1954年9月生,中国厦门市人。1982年厦门大学哲学学士;1986年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哲学硕士;1996年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哲学博士。先后担任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厦门大学哲学系教授、国家九八五工程重点建设单位四川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创新基地教授、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四川大学老子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兼职教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评审专家、老子道学研究会副会长、福建省易学研究会会长、中国宗教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老子道学研究会副会长等职。 詹石窗主要从事中国哲学、宗教学、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与教学工作。曾经作为主要骨干参加全国性的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道教史》的编写工作,作为副主编具体组织开展全国性的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道教思想史》的研究工作,先后主持全国性的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道教文学史”、“道教符号学”等,承担教育部人文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课题“道教生态思想研究”、国家出版总署重大出版选题“透视中国东南——文化经济的整合研究”(与陈支平共同主编)、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道教文学通史”等。出版专著《易学与道教思想关系研究》《易学与道教符号揭秘》、《道教文学史》、《南宋金元的道教文学研究》、《道教与女性》、《道教与戏剧》、《道教术数与文艺》、《道教风水学》、《生命灵光》、《土楼:中华人文反应堆》、《道教科技与文化养生》、《道教修行指要》等20余部;主编“哲学新视界”、“蓬瀛仙馆道教文化丛书”、“国学新知文库”等多系列丛书。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哲学研究》、《中国哲学史》《世界宗教研究》等权威刊物发表《道教艺术的符号象征》、《朱熹与周易先天学关系考论》等论文近200篇。著作曾经获得“中国图书奖”、全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以及省级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等各种奖项10多次,获得学术界之好评。       易學理趣與山水洞天之樂   詹石窗 (四川大學老子研究院) 摘錄自:第二屆國際道家學術大會論文集   摘要:本文以南宋白玉蟾為例證,說明道門中人即便在遊山玩水時也寄託了易學的卦象理趣,白氏經過長期遊歷之後,在武夷山選擇了一處勝境建造“止止庵”,其意出於《周易·艮》卦以山為止的思想;其實,如果進一步追溯,就可以發現,道門中人在洞天福地之中營建宮觀庵堂所依據的風水理論也以易學為基礎。 關鍵字: 易學;山水、洞天福地[1]   人的生存離不開環境。從不同立場出發,人們對環境的認識與選擇是有區別的。出於修煉升仙的目標,道門中人注意選擇有利延年益壽的居處場所。他們把自己所選擇與經營的居處空間統稱作“洞天福地”。依其所處地位,或為“洞天”,或為“福地”。如果說道門中人對天地自然徵兆的觀察與認識主要是從預測周圍事物在未來對人的影響角度所採取的舉動,那麼居處環境的選擇與完善加工則是為其具體的修養實踐奠定物質基礎。

 

大量的文獻資料顯示,我國先民們在很早的時候即已注重居處環境的選擇,道門中人在這個問題上可以說傾注了更多的心力。不過,這並非意味著他們是在刻意追求。有事實表明,道門中人儘管耗費時間尋找居處環境並且在選中之後進行精心“營構”,但其選擇有許多時候又是在漫不經心的狀態下進行的,甚至是在遊山玩水時自然形成的。有趣的是,即便是遊山玩水,也有易學思想蹤跡蘊涵其中。   一、遊山玩水,靈機一動有卦意   道門中人是怎樣在遊山玩水過程中選擇居處環境並從天地自然中悟出“卦意”靈感呢?為了說明這個問題,讓我們以南宋著名道士白玉蟾為例證來加以說明吧。 白玉蟾,原姓葛,名長庚,其籍貫史籍記載不一,或謂瓊州人,或稱世本閩清。《祁陽縣誌》謂其父亡,母氏他適,因改姓白,名玉蟾。但據《曆世真仙體道通鑒》卷四十九的記載,白玉蟾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應夢。據說,其母懷孕之時夢一物如蟾蜍,即以玉蟾呼之。該書本傳稱玉蟾“字以閱眾甫,一字如晦”,又稱之世為閩人,以其祖任瓊州之日,故生於海南,乃自號海瓊子,或號海南翁,或號瓊山道人、武夷散人等等。 作為一位出身高門的道人,白玉蟾自幼稟性聰慧,少年時即熟諳九經,能詩賦且擅長書畫,尚舉童子科。後因“任俠殺人,亡命之武夷”。及長,游方外。《曆世真仙體道通鑒》卷四十九陳楠本傳謂陳氏曾以丹法授瓊山白玉蟾,“其出入,玉蟾常侍左右”,可知白玉蟾是直接師承陳楠的。陳楠仙逝之後,白玉蟾又遊歷羅浮、龍虎、天臺諸名山。據說他時而蓬頭赤足,時而青巾野服,或狂走,或靜坐,或終日酣睡,或長夜獨立,或哭或笑,狀若瘋顛。這種情形說明他經過了一段頗為神秘的修行時光。 在遊山玩水的過程中,白玉蟾寫了許多歌謠。其中一些敍述個人經歷的作品寫得樸實逼真:   雲遊難,雲遊難,萬里水煙四海寬。說著這般滋味苦,教人怎不鼻頭酸。初別家山辭骨肉,腰下有錢三百足。思量尋思訪道難,今夜不知何處宿。不覺行行三兩程,人言此地是漳城。身上衣裳典賣盡,路上何曾見一人?初到江村宿孤館,鳥啼花落千林晚。明朝早膳又起行,只有隨身一柄傘。漸漸來來興化軍,風雨瀟瀟欲送春。[2]   這裏引用的是《雲遊歌》裏的一小段。詩分兩部分,共有1192字。如此大的篇幅在宋代以前中國詩壇上是少見的。這首詩作者將自己如何雲遊以及雲遊過程中所遇到的種種困難如實地記載下來。詩中言及他雲遊時曾經“艱辛腳無力”,甚至滿身瘙癢,生了蝨子。他隱姓埋名,忍饑挨餓,年復一年地雲遊,在開頭雖曾有過短暫的猶疑,但還是堅定道心,繼續遊歷下去。“江之東西湖南北,浙之左右接西蜀。廣閩淮海數萬里,千山萬水空碌碌。雲遊不覺已多年,道友笑我何風(瘋)顛 。”他雲遊的地域是很廣的,經歷的時間也比較長。他吃過許多苦頭和辛酸;但他沒有後退。正如許多宗教創始人一樣,他的行動顯得怪異。在別人眼中,他簡直就是一個瘋子,但他卻以之為樂。 通過雲遊,白玉蟾結識了修道前輩,拜師入門;與此同時,雲遊也使他的心性獲得陶冶。所以,此後他又寫了表達自己喜悅心情的《快活歌》。當然,他的遊歷也不是漫無邊際的。在廣涉名山大川之後,他終於看中了天地間一塊修煉的“寶地”,這就是武夷山,而最為欣賞的則是山中的“止止庵”。在這裏,他悟出了道教洞天福地的易學象數妙趣。白氏于《武夷重建止止庵記》中首先描述了止止庵地理位置的神妙所在,接著筆鋒一轉,揭示止止庵的《易》理蘊含。他說:   《周易·艮卦》兼山之意,蓋發明止止之說。而《法華經》有“止止妙難思”之句。而《莊子》亦曰:“虛室生白,吉祥止止”。是知三教之中,止止為妙。義有如鑒止水,觀止月,吟六止之詩,作八止之賦。整整有人焉。止止之名,古者不徒名止止之庵,今人不徒復興。必有得止止之深者宅其庵焉。然則青山白雲無非止止也;落花流水,亦止止也;啼鳥哀猿荒苔斷蘚,蓋是止止。意思若未能止止者,參之已有止止。所得者政,知行住坐臥,自有不止之止。非徒滯枯木死灰也。予特止止之輩也。今記此庵之人同予入止止三昧,供養三清高上天一切眾生證止止。止止,非止之止。止實謂止之止而已矣。     ――這段話的字面意思是:《周易·艮卦》具備了兩山相重的意蘊,這是為了揭示“止止”的基本思想,而佛教的《法華經》中有“止止神妙難於用世俗觀念來臆測”的句子。《莊子》一書中言及,中虛的神室閃爍著白光,吉祥的氣運出於“止止”的法則。由此可以知道儒釋道三教的理論中實在是以“止止”為精神妙境。其微言大義正像反照波平如鏡的水、觀察不動的月亮、吟詠風雅頌賦比興“六詩”、極思冥想以創作歌賦。這一切並非向壁虛造,早已有人嘗試過了。“止止”這個語詞,古代的人們並非僅僅作為居住的廟庵名稱,今人也不只是為了把一座道庵修復而已。一定是有獲得“止止”真意的高人住在庵中。然而,放眼望去,蒼翠欲滴的青山以及上下繚繞的白雲無非是“止止”的外象,而落花流水也同樣是“止止”的大寫照;還有啼叫著的鳥兒、發出哀怨聲音的猿猴以及荒坡野嶺的苔蘚,都蘊含著“止止”的秘意。如果還未能從觀念上明白“止止”的深意,那麼從山水的參觀考察中應是可以悟出“止止”的玄妙意蘊的。所得到的意義正確,自然可以在日常間的知行住坐臥活動獲得“不止中的停止”這樣的旨趣。這並不是追求一種枯木死灰式的靜止,而是在精神上真正做到“以動達靜,以靜觀動”的“沖虛”境界。我白玉蟾就是一個對“止止”勝境有特別追求的人。現在記述這座道庵的來歷,但願自己能與先人一起進入“止止”的訣竅,用虔誠的一顆心供養三清勝境中的神仙,願神仙與宇宙眾生都能以自己的舉止證明“止止”的聖意。“止止”,這並不是說以強制的辦法來達到停止的目的,不過是意味著“當止則止”罷了。 白玉蟾走過千山萬水,來到了止止庵,被這個神秘的“洞天”境界所吸引。他不僅身體力行宣導修庵,而且在修復時寫了這麼一篇富有哲理的記敍文章。圍繞“止止”的主題,他大發議論,這不是沒有來由的。“止止”之說本于《周易·艮卦》。按“艮卦”上下兩個三畫卦都是“艮”,換一句話來說,這是由兩個相同的三畫卦——“艮”重疊而成的。“艮”是山的象徵,兩個三畫卦的“艮”表示山山相重。在易學中,“山”代表的是“止”的意義。從卦象上看,作為經卦的“艮”下面兩畫都是陰爻,而居於上面的一爻是陽爻,兩陰順行,遇到一陽則“止”,止上加“止”,這就叫做“止止”。關於這種意義,白玉蟾在《艮庵說贈盧寺丞子文》有進一步的闡述。他引《周易·艮卦》辭說:“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又引《彖傳》雲:“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敵應,不相與也。是以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也。”又引《象傳》雲:“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接著,他發揮說:“艮有兼山之意。山者,出字也。雖止於晦而出於明。所謂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也。”[3] 按《周易·艮卦》辭,“艮卦”乃象徵著抑止。恰如一個人抑止於背後,不讓身體直接面對可以起心動念的前方;又像兩人在庭院中背向而走,誰也看不見誰,這就沒有咎害。對於《艮卦》辭的這種意義,《彖傳》與《象傳》作了引申,以為“艮卦”的抑止之意在於教人做到行止依時。抑止的時機出現了就應堅決地採取措施加以抑止,但到了“行”的時機來的時候又必須果斷地立即行動,做到動靜不失時機。這樣所顯示的大道就是無上光明的。艮卦六爻符號,陰陽上下之位元處於相互敵對狀態:初爻與四爻,二爻與五爻,都是陰性之爻相對,互相排斥;而三爻與上爻則是陽爻相對,也是互相排斥,這就叫做“上下敵應”,所以不能相親而交往。兩經卦相疊的艮卦符號正如兩座大山,象徵雙重的抑止,君子從艮卦象中獲得抑止的啟發,就應該謹守正道,不可逾越常規。白玉蟾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對其符號象徵的意蘊作了發掘。他認為,艮卦既然代表著兩座山,把它轉換成字形符號,則“山”上疊“山”,就成為一個“出”字。這個“出”意味著行動。在“晦”的時候,就靜止;但正如太陽與月亮一樣,晦與明是交替出現的,所以靜止之後必然有行動。白玉蟾從卦象符號與文字符號的轉換伸展開去,想到了天地中“水雲”之類自然符號,力圖從自然符號中找到艮卦之象的對應,以進一步佐證“止止”的妙用所在。 [1] 作者詹石窗,1954年生,哲學博士,現為四川大學老子研究院院長、教授。 [2] 《道藏》第4冊,文物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上海書店1996年影印版,第780頁。 [3] 《道藏》第4冊第794頁。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