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由『國際道家學術總會』會長 李亨利 博士精心製作『道家易經占卜牌』,現在已有『線上免費占卜』『測字好好玩』 『占卜好好玩』等系列供大家線上免費使用!@對占卜結果有任何疑問﹐還可到『國際道家學術總會臉書粉絲專頁』發問哦!

網頁翻譯

國學與經營管理墨寶

第二屆學術大會墨寶

第一屆學術大會墨寶

誰在線上

現在有 54 訪客 在線上

國際道家粉絲專頁

最新消息目錄

參觀人氣統計

本會常年法律顧問

常年法律顧問:李良忠律師

2016-占卜系列連載小說-丁馬動 李亨利總會長 指導 / 元元 撰文

 

占卜系列連載小說-丁馬動

國際道家學術總會 李亨利總會長 指導 / 元元 撰文

 

龍首經   1 圖書館

 

影印機不斷地唰、唰、唰,將已收集的資料不斷地輸出,正在一張張整理時,影印機卡紙了,將卡紙部分拉出,露出一段文字” 視日辰上神神陰,得吉神將,有王相休氣,上相生,可居吉。若凶神,有囚死氣,上下相賊,即凶不可居。以尤者,言其形狀。”一時也看不明白,但要進行影印的資料是管理學的內容,怎麼出現了這些難以理解的文言文,看看牆上的鐘,心想:時間也不早了,先收了這些資料再回去整理好了。

 

走出圖書館,伸個懶腰,就近找個麵館解饞,向麵館老闆點了碗餛飩麵,正大快朵頤時,聽到隔壁桌的在討論著今天看房的情形:小吳,我真的覺得今天帶我們看房的人沒講真話,你想想,問到關鍵問題就打個太極,虛幌過去,這分明有鬼嘛;唉,小陳,也許他真的不知道,不知該如何回應我們的問題。

 

正當我稀哩呼嚕地將餛飩往嘴裡塞時,一串字在我頭上旋了出來”視日辰上神神陰,得吉神將,有王相休氣,上相生,可居吉。說時遲,那時快,不自覺地竟然脫口而出,隔壁桌的客人紛紛瞪著大眼看著我,說:同學,是甚麼意思,房子還行,沒問題是嗎?

 

我嘴裡的餛飩還沒吞下去,愣了些會,說:我也不知怎地就突然間說了這些個話,我自個兒也不清楚怎麼回事,隔壁桌的客人聽完相覷了會,異口同聲地說:莫非是天意。小吳阿,我看這事可玄乎了,咱倆可得先好好了解這間房;同學,方便將你剛說的那串文字給咱倆抄寫一份,讓我們好生記著,回去研究研究。

 

喔,好的,沒問題,隨即便撕了張紙抄寫了這串字給隔壁桌的客人,之後,就繼續將剩下的餛飩麵吃完,正當付完錢要轉身離開時,冷不防地被一個人拉住手臂,同學,先向那兩位要那間房是位在哪,待會再好好談。

 

我今兒個是怎地,怎麼盡是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與事,於是乎又向隔壁桌的客人要了那間房的位置後,拉住我手臂的人便逕自地與隔壁桌的客人坐了下來,也把我一起拉坐了下來,並先起頭說一段話:我先自我介紹,敝姓張,單名一個全,剛剛聽了那位同學說了那串文字後,隨即起了個卦,先不談這是甚麼卦,單就卦象來看,這間房沒啥不乾淨,可住人,剛好呼應了同學說的那串文字,因此我請同學向兩位要了那間房的位置,我會找個空去看看。

 

看這位張先生,眼神中透著清亮,言談不閃爍,想必也不會是大奸大惡之徒吧,簡單來說,應該不是壞人;這時,張先生又繼續說道:與各位萍水相逢,自是有緣,這是我的名片,平日開個小古董店,把玩把玩這些個古玩字畫,只當是興趣打發時間罷了,各位有空可到小店走看逛逛聊聊,今天就算是交個朋友,認識認識。

 

我正想開溜走先,被張先生喊了聲:同學,記得到我店裡,有些緣份已經降臨在你身上,抽空到我店裡聊聊。

 

 

 

龍首經 2 觸機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我只不過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學生了,怎會有啥緣分,說真格的,連女朋友的緣分都沒個影兒,甭盼其他緣了。

 

這個星期六,起了個大早,難得的神清氣爽讓人直覺:「真是美好的一天」,帶著心愛的跨包,騎著二輪就這麼地出發。

 

騎著二輪,繞了一天也著實有些乏了,一個紅燈,讓我停了二輪一會,正當思忖著還想去哪裏時,一陣大風「咻」地一聲,將一張報紙直往我臉上撲抓,這個突如其來的異物啟動了我的反射神經,我迅速地將報紙固定後拿下,卻看到了幾個斗大的字「山難,待救援」,心頭一驚,倒也起了個寒顫。

 

此時的我腦子一片空白,突然一陣喇叭聲:「小子,綠燈了,你到底走不走啊」,我回了神,轉頭看了下車主,心想:「不會吧,世上哪這麼巧的事,這不是張全嗎?」此時張全也認出了我:「好小子,咱倆又見面了,你在恍啥啊,一動不動地」。

 

「那裡不動了,不就是綠燈了稍晚前行罷了。」此時,張全似乎察覺我臉上有異狀,即道:「小子,要不這樣吧,這裡離我的小店不遠,擇日不如撞日,索性到我店裡坐坐聊聊如何?」張全見我不語,又說道:「看你恍神恍得都遲鈍了,要不這樣吧,我載你,小車放我車後行李區。」

 

我似乎被無形的線牽引著就上張全的車了。不到一頃食即到張全的店,店外雅緻的陳設吸引了我的目光,腳步就隨著張全進了店裡,走進店裡,一陣淡淡的書香隨之而來,令人舒暢,巧雕的五斗櫃巧妙地羅列在店內,店內整齊得井然有序,不凌亂,所有物件似乎各歸各的位,不互相衝突,好特別的感受,與張全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有點不合。

 

「手上拿著甚麼啊,握得這麼緊,我看看」不等我說話,就一把抓起了那張報紙,瞧了一眼,再看了下我,說道:「說吧,剛剛怎麼在大馬路中間恍神恍得像是丟了魂,還好我這個人仁慈,把你的魂給召了回來。」不等他說完,我搶著說:「才不是呢,我只不過為這新聞難過罷了。」一邊說著一邊指著那則新聞。

 

此時張全悻悻然地說:「瞧你這副菩薩心腸的樣子,再這麼不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日後有你受的了。」我也不示弱地回了嘴:「能受甚麼啊,別嚇唬人了。」張全見我不信他,就說:「要不這樣吧,我教你了解這事情是怎麼地,敢不敢啊?」

我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回道:「我這人不做虧心事,怎不敢啊?」

 

此時,見張全很謹慎地拿出一張紙,上面好多小格,但很整齊地排列著,隨即拿出了一枝筆,將筆遞給我後,又拿出紙鎮將紙邊壓好,看了下手錶後,便說:「在這格子中,順時針寫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我也不疑有他,心想:不就寫些個字嗎,就照他說的在每個格子中填寫這些字。

 

但當我填寫到”辰”的位子時,不知是怎地居然寫錯了,便向張全要修正帶修正錯字,修正好後在填寫時卻又寫錯字了,又再次修正了一次,寫第三次時,又寫錯了,再修正一次;但此時,我突然感到一陣噁心感湧上心頭,便停下了筆,捂住嘴,張全見狀,臉色一驚,說道:「真不該與你意氣用事,真出事了。」

 

 

龍首經 3 透能石

 

「想吐是嗎,快吐這兒!」見張全將一只塑袋遞給我,並不停地用手撫著我的背,拭著我額上與頸上的汗;不一會兒的功夫,真的吐乾淨了,張全將一瓶水遞給我,囑我漱口;整個人感覺是虛脫般地,這時見張全靜靜地焚了香,口中唸唸有詞,之後,便見張全嚴肅地幽幽地跟我說:「想請你協助確認一些事!」我征了會,問:「是怎麼回事?跟我現在的情形有關係事嗎?」

 

只見張全起身,拉開其中一五斗櫃的抽屜,伸手入抽屜後似乎做了拉動的動作後,五斗櫃後的牆竟然向右側開啟,出現了一間石造的密室,並示意我隨他一起進入密室中,約莫四坪的密室,中間置放了個石架,石架上有顆類似石頭的物體置於石架上。

 

張全要我站在石架與石壁之間,站了不一會兒的功夫,見張全臉色有異,便問他是怎麼了,張全要我轉身看下石壁,當我轉身看到石壁時,石壁上有著兩種圓弧形的光暈,靠近圓心的第一圈光暈是白色的,而白色外圍的第二圈光暈是紫色的,心中不禁納悶:「哪來的光啊?」於是便指著光暈問張全:「這到底是怎麼著?是魔術嗎?」

 

張全淡淡地笑著:「我想您的此生應該都與這光暈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且遇事可逢凶化吉。」我越聽越不明白了,摸著頭,一臉狐疑地看著他,張全似乎也看出我的疑惑,便先帶著我步行出密室後,說:「坐著吧,該來的擋不住,好好說給你聽聽吧。」

 

真是丈二金剛,越摸不著頭緒了;張全熟練地泡好一壺熱茶後,我便啜飲著一小口入口,心中不停地想著:「影印出的字、山難、格子字、噁心嘔吐、光暈,這些個一連串的事的關聯性在哪?」問號直在我頭上繞著圈在盤旋!

 

「首先,我先來從密室中的石頭開始說起。」便見張全邊說邊拿出一塊與密室中石頭相同色澤的石頭,並將石頭遞給我後,說:「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塊隕石,也是因緣際會所得,這是小塊的,大塊的在密室中,我稱它為透能石,因為的確可透過石頭而看到光暈,經過一段時間確認後,發現透過此石可將生物體的能量情形呈現出來:舉例來說,若有病氣者,則會有黑色光暈;而有本身具有修為或進行修持者,額會呈現出白色及紫色光暈。」

 

正當我想進一步發問時,沒想到張全比我搶先一步問我:「你過去可有非你能力所及但卻出乎意料完成的事?」

 

仔細想想還真有,沉靜了會,說:「不瞞您說,看我這人就不是讀書的料,今天能考上第一志願的研究所,這件事確實讓我存疑很久,其實我準備考試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月,就買買考古題及四本要考的主科目用書,說真格的,還不知要看啥,也不知要從何處著手,完全沒頭緒就進考場了。」

 

「但在坐車去考場時,打了個盹,半夢半醒中,感覺在額前出現一塊橫橢圓形的亮光,亮光中湧現了幾行字,一瞧這幾行字,心中也不禁納悶:這不就是今日要考試的內容嗎,怎麼顯現了?正當思考時,竟醒了,到了考場後也不知該從哪裡下手做考前猜題,只好將夢到的內容的相關資料找來背熟,就在發完考卷看到題目後,才看到這與我夢到的內容一樣,便趁著記憶清楚之時作答完畢。」

 

張全聽著入神,直問:「後來呢?就這樣嗎?」

 

我喝了口茶,繼續說:「還沒呢,這就算筆試通過了還有口試,第一關的筆試還真過關了,但接下來是口試,我當時也在想,到底口試內容會是啥呢?」就逕自找了個咖啡廳靜思口試題目,突然間感到思緒清明,心中好像知道口試題目是啥,就將題目寫了下來,也寫了適當的回應,神奇的是,口試當天題目全與我預先寫下的題目吻合,因此也對答如流,很順利地就考上了。

 

描述完畢後,張全也直呼不可思議,於是繼續說:「我認為在你身上的奇遇應該不只這一樁。」張全還沒說完,突然有人進來店裡了,隱約聽到張全輕說著:「看來這事今日要告一個段落了。」

 

 

龍首經  4章   白十字紙

 

只見張全臉色突然堆起滿臉的笑容,說:「稀客、稀客,好久沒看到您了,陳兄,今日怎麼著,心血來潮了,想到我這兒是嗎!」

 

這位陳兄,眼角餘光掃我這兒約莫2秒鐘,便說:「呦,我說張老闆,今天有客人啊,怎麼稱呼啊?」

 

我見張全看了我一眼,不等他回答,說:「我姓劉,劉政平。」

 

陳兄打量了我一會,說:「好稚氣的味兒啊!」

 

我見張全似乎不想陳兄再繼續問我相關的事,拍了下陳兄的肩膀:「今天想看些甚麼貨啊?」

 

陳兄以雙手合什的半懇求口吻:「我說張老闆,別老覺得我銅臭味,今天可是有事相求,幫我解答唄,我這小姨子的朋友出事了,你看這都上報了,好好的一個人去爬個山,不見了,小姨子在家哭得是都快化掉了。」

 

張全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幽幽地說:「該來的跑不掉,陳兄,你稍等會兒。」

 

張全走到一個高櫃前,拉出高櫃的其中一個抽屜,拿出一個外方但中間內圓拱凸的一個物體,方形盤上有著像棋盤般地字整齊地排列著,中間半圓凸起的物體上刻著一些圖案與字,並且固定在方盤上,而且似乎可以轉動。」

 

我與陳兄眼睛瞪大著眼看著這不曾見過的物體,上面的字體似乎是小篆,張全熟練地將此物放在一桌的平台上,並見他眼睛凝神一閉約10秒後睜開,便在那方盤上轉動那半圓形的物體,不出半晌,開口說:「人在東南方。」說完後,立即自此桌的近身處伸手一拈,即有數張似十字的白紙順著扇形展開,見張全敏捷地取右後方的毛筆蘸了旁桌的紅墨汁似的液體,自上方精準地點了白紙上方處。

 

末了,張全唸唸有詞,並同時將自己的頭髮剪一小撮後放入一個精緻的銅製容器中,並點火燃成灰燼後,將此灰燼均分在未乾的紅墨漬上,不一會兒工夫,墨漬就收乾了,這時說時遲,那時快,張全起了個手勢,迅速地點了白十字紙後,這紙竟然像人似地站了起來,而且迅速地向外飛出。

 

  此時的我,眼睛早已瞪大得如銅鈴般,轉頭看著陳兄,那陳兄的表情更是一絕,大概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陳兄的嘴張口如雞蛋般地大小也就算了,用目瞪口呆來形容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白十字紙飛回來了,並且像軍隊般地排列成還未飛出去前的扇形,張全將此白十字紙握住尾端後執起,拉開石室的機關後進入密室中,我與陳兄尾隨於張全身後,保持約半丈的距離。

 

  張全將白十字紙朝透能石與石壁中間擱置會,石壁上竟慢慢地呈現出灰黑色的光暈,張全見狀便持白十字紙步出石室後,將白十字紙置於一似虎頭的容器中後點火燒了。

 

  張全看了下陳兄,說:「人快找到了,但沒魂了,卡在石頭哪兒。」

 

  陳兄緊接著問:「這真沒指望了?」張全嘆了口氣並點頭,說:「其實這事,我本不該做的,但這小子與此事有某些緣分,剛巧碰上了,我才插手的,但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不過,接下來...」見張全說著說著,樣子古古怪怪的,似乎有什麼特別的來意。

 

  「怎了?」我問到:「這有什麼蹊蹺的嗎?」

 

  陳兄也看了我一眼,不由得讓我有點緊張起來...

 

 

 龍首經 第5章 古卷

 


這時張全驀地發了個聲:「我說,小老弟,這事兒不全然是
因你而起,但這會兒大夥都遇上了,無論如何有釐清的必要性!」

我倒覺得這更讓我納悶到極點了,好端端地似乎捲進甚麼事
似的,其實整件事我是霧裡看花兒,越攪不清了,而且擺明著透著稀奇古怪的人是張全,現在倒好了,一股子往我這處兜了。

但見張全默默地拿出一個卷軸,看那材質不像一般的紙,不
由得激起我那旁人都瞧得見的好奇心,我說:「這是藏寶圖嗎,整個看起來挺像的!」

張全見我對這卷軸有興趣,便說:「小老弟,這卷軸內的內
容是《黃帝龍首經》,相傳是黃帝升天前,召其子所著。」

我見這卷軸特別,不禁問道:「這裡頭是平常廟裡持誦的經
書嗎?」

張全笑著拍了我的肩膀,說:「一般人對經書的理解,我想
大部分僅限於廟裡或寺裡持誦的經文,但其實經文內容是需要分級了解的,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持經念誦即可保平安,但並非如此詮釋,有些經文是說明真理或真相,但有些是說明修持的過程,而有些的確是可護身的,若無人教導,卻能理解的人,都是有因緣的。」

張全見我聽得入神,又繼續說:「這卷軸是羊皮所製的,為
古代的占書;還記得前幾天第一次遇見你時,你口中唸出的一段文字嗎?你所唸出文字就是這卷軸內的部分內容。」

我瞧這卷軸似乎也有些年頭了,這搞不好是古物吧,我怎麼
可能念出這古卷內的內容呢?而且我覺得比較可疑的事,應該是張全將那白色的十字紙召來喚去的才有問題吧!我說:「這唸出某一段文字,倒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但你將那沒生命的白紙呼來喚去的才有問題吧!」

我偷瞄了陳兄一眼,陳兄也認同我說的,一個勁兒的猛點頭
,我舒了口氣,轉頭看著張全,張全似乎老神入定般地鎮定,說:「這個啊,一點兒都不稀奇,不過是式神罷了。」邊說邊將白色的紙拿來晃去的,感覺還真沒啥了不起的。

張全說著說著,將白紙放下後,見他緩緩地將古卷打開,說
:「物歸原主前,先讓你這小子看看這裡頭是怎麼回事。」

就在張全打開古卷的同時,我似乎感受到這周圍的氛圍有些
許的不同,不知是我眼花還是感官細胞失衡,我似乎感受到某種東西在與我的內心呼應著,好像那古卷是我身體的細胞般的熟悉;而空氣中傳來陣陣、淡淡的木質香味,頂腦的腦門微微地顫抖,頭皮漸漸地感受到酥麻,整個人不由得舒爽了起來…

此時,不等張全尚未全部開啟那古卷,我竟不由自主地順著
張全的手勢慢慢地接手開啟古卷;觸碰到古卷的當下,一個熟悉的感覺再度湧上心窩,我感受到全身的細胞似乎在興奮、在歡呼,好像許久未見面的家人,久別重逢般地開心!

我正享受著細胞重逢般的喜悅時,陳兄似乎再也按倷不住地
問道:「我說你倆在上演甚麼戲碼,我這幾年做古董生意積累了不少經驗,這一行最考你眼力,就是要會看東西,又要會看人,但這古件似乎值不了幾個錢吧!」

我與張全相覷了會,竟然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異口同聲地
說:「你不懂。」

張全接著說:「這裡頭的文章價值,可不是一般評斷古件的
標準了,我想接下來就劉老弟的了。」

張全與我及陳兄邊說邊笑著,卻不知在何時,這個空間似乎靜靜地變得有些不一樣… 

 

 龍首經   6章   守護神


  

「是桃花!」

 

「桃花在這裡,這人有桃花,他與一名女子一起去爬山的。」我的手指不自覺地指著報紙上那篇山難的報導。

 

陳老闆瞪著大眼看著我,說:「小子,你這是說真格的嗎?我那小姨子的朋友有別的女友啊?」

 

由於在一個很快的瞬間,我竟然接收到一個”感覺”或”訊息”,一時間竟不知要以何種形容詞來詮釋;那種感覺是自兩眼中間進入,而身體感覺到無以言語的奇妙感受,在後腦杓處似乎開了一個空間,正傳遞著空間內儲藏的資訊,接著衝上腦門後,就不自主地說了出來!

 

「我..我也說不清這是怎麼地,我只是有聞到一些味道,感覺到味道後,就說了出來,您真問我事實真相,我一時也無法回答你。」

 

陳老闆聽得似乎摸不著頭緒,又揪著問:「到底是甚麼味啊?」

 

這倒是問倒我了,我勉強用我所知的詞彙來形容:「我表達是聞到一些味道,那是因為那感覺是透過兩眼間的鼻子進入的,要真的說到底,倒也不是目前各種物體的氣味,因為它”無味”,但又自鼻腔接收後傳遞到大腦,使得我不由得說是”聞到一些味道”。」

 

張全見狀,笑著對陳老闆與我說:「我想這事不須這一驚一咋的,其實我此生有某些因緣,因此略通些五行八卦、命理術數的事,對於這些個陰陽界的事也通曉一二,這小子會突然感覺到這些不是沒道理的,而是在打開龍首經時,龍首經的結界加強了這小子的感知力。」

 

陳老闆似乎有些不解處,便問:「那為何我沒感覺呢?」

 

「哈!哈!哈!哈!哈!」張全突然仰空大笑了幾聲,說:「陳兄,您所擅長可是買賣啊!」

 

不等張全說完,忽見那龍首經的經文,閃了一個嗆光後,自紙中騰空而起,排列成一條龍的樣子,閃著光的文字排成一條龍的樣子,彷彿空中出現了一條金龍,只見那條龍似以龍首仰天之姿在空中盤旋了會,便倏地一聲「咻!」化成亮光衝進我的眉間,頓時感到通體舒暢,輕盈無比。

 

張全與陳老闆眼睛直瞪著我瞧,陳老闆看了看張全,說:「我剛剛是幻覺,還是大都瞧見了,有條龍對吧,我沒眼花吧!」

 

陳老闆說著說著,以微微顫抖的手摸著龍首經的文字,接著說:「這字還在啊,剛剛明明看見這些個字跳出來了啊,怎麼以為不見了,沒想到還在啊!」

 

張全聽罷,嘆息一聲說道:「機緣成熟了,該來的總是會來的,這龍首經以前是歸上古時代的風后所掌管的,想必你這小子與風后有很深的淵源,而且看樣子,我的推算沒錯,真是物歸原主了,這龍首經的靈氣已進入到你的體內,已然成為你的守護神了。」

 

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這種種的跡象,是在預告些甚麼似的...

 龍首經  7  失落的魂魄

 

今夜的月色皎潔,突然傳來一陣陣沉悶的雷聲,「轟隆隆轟隆隆」,未見烏雲,怎麼突然打起雷了?眾人心中一沉,剛剛飛龍在天的情景猶歷歷在現,現在又怎麼了?靜下心一聽,其實並不像雷聲,只是空氣中突地傳來像是綿延不斷的雷聲,這其中還夾雜著咻咻的風聲。

 

張全見陳老闆與我一副茫然驚恐的樣子,說:「沒事,只是空間的震動罷了,剛剛出現了難得一見的經靈,難免空間會有所震動。」就請我倆坐了下來,泡了壺龍井茶請我倆喝,邊倒茶邊說著:「有件事還得盡快了結,小老弟你可感覺這四週還有啥不同或不妥嗎?」

 

我心想,除了感覺那山難的人有特別的桃花緣份外,剩下的倒是有那麼一點幽幽的嘆息感夾帶著「呤呤」的聲音,那如絲般地訊息緩緩地但不間斷地傳入我兩側腦門,彷彿在求救。

 

我側著頭,緩緩地說:「具體來說,是有些感覺傳進來,但我怎麼就搭不起來這兩者有啥關聯性?」

 

陳老闆是急性子的人,不等我說完就搭腔:「你倒是快說啊,我這心裡七上八下的,感覺很不安耶!」

 

張全一邊幫我們倒茶一邊安撫著陳老闆:「別催壞小老弟了,您沒見他正在說嗎!」

 

我喝了口茶,繼續說:「有個求救的訊息但和著呤呤的聲音,但這兩者我實在想不通有甚麼關聯!」

 

「是宋瓷的開片聲!」突見陳老闆冒出這句話。

 

陳老闆繼續說:「小姨子的朋友也是我店裡的常客,平常會分享他收集到的古玩,但他特愛宋瓷,尤其愛聽宋瓷的開片聲,那聲音真是清脆悅耳,聽了舒服,他不只一次地分享給我聽呢!」

 

平常看張全外表是有些個放蕩不羈,但其實是極其穩重的人,但現下不知怎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說:「那是了,陳兄,您現在趕緊報警,告訴山難搜救隊人員該往那個方向去救人,這人是回不了魂了,但至少可找到大體。」

 

「事不宜遲,陳兄動作得快了,此人目前受螣蛇氣纏身,上不接天氣,下不接地氣,再晚些會全然無氣,可能連魂魄都會散了。」

陳老闆是個古道熱腸的人,聽完張全說畢,二話不說就急忙衝出去聯絡山難救難隊了;想來這也是積陰德的事,能幫人就盡量幫唄。

 

 

 

即便我心裡是這麼想,但對於未知的世界及無法以五感感知的人事物,仍揣著些微不安…

 

 

龍首經 第8章 沉睡的靈力

 

帶著一身的疲憊回到宿舍後,想到期中考快到了,內心的壓力也漸漸地湧上來,這幾天又到了必須要熬夜的時刻;匆匆洗好澡後,開著一盞微黃的桌燈,打算挑燈夜戰到凌晨3點…

 

「噹、噹..」鐘聲響了2聲,2點了,打個呵欠、伸個懶腰,打算再撐到3點,在微黃的燈光下忽見門底緩緩地飄出一陣白煙,就在此時,外頭同時傳來陣陣的狗嚎聲「ㄠ嗚~」,我的兩個眼睛就直瞪著那白煙正往屋內飄散,我的內心此時已呈現無法思考狀態,只見那白煙逐漸形成像一個人大小的樣子般後,竟向我鞠躬後就散了,空氣中隱約傳來”謝謝”兩字,此時的我已彷若木雞般呆了好一陣子,回神後的我,連燈也沒關就迅速地鑽入被窩中蜷曲著躺回床上。

 

第二天抽個空,就直奔張全的店,看到張全,沒等我開口,張全見我就說:「山難的大體找到了,可以安息了,找我何事?

我說:「呃,找到了,太好了!」就順道將昨晚發生的事述說了一遍予張全聽,張全聽完後說:「龍首經要物歸原主了,雖然你已有經靈的結界保護,平常行事與動心起念要更加注意,此部經回去好好研讀,日積月累,也許能夠窺得些許奧妙。」

 

說完後,就將龍首經交給我,同時問我:「我最近要去西藏新疆一趟,有興趣同行嗎?主要是看看當地的名勝。」我說:「我也想去啊,但要等我期中考完畢。」

 

張全接著說:「我差點忘了你還是學生,要不這樣吧,幫你占個課,看看你是否能完成論文如期畢業,如何?

聽張全這麼一說,真是直搗我內心掛懷的事,二話不說,就已猛點頭說:「好。」

 

此時見張全又拿出一張畫有很多小格的紙,便開始在小格上進行一些文字的謄寫,見左手手指互掐移動著,口中念念有詞,便很快地將小格填滿後,張全靜默著並全神貫注地看著已填滿的小格,約莫5分鐘,張全說:「論文可完成,在寅年畢業。」

 

聽完後,我就像是吃了定心丸般地呼了一口氣,說:「是喔,太感謝你了,但單看這些格子中排列的字,就可以看出來這麼多訊息喔?

張全指著格子中的部分字:「這些可窺探出整個大環境的變化情形,由於在結果處顯示出相應的年份是”寅”,故可於寅年畢業,但再看你在學校課業上的互動情形呈現出”不備”的狀態,這些互動在在顯示你不會長久待在學校中。」

 

我驚呼神奇:「這麼厲害,可否教我一手?

張全笑道:「小老弟,這些均可在龍首經中習得,而且你有經靈護身,假以時日,你可是會超越我的。」說著說著,張全將透能石放在寫滿字的小格紙上,不消2分鐘,只見透能石上方隱約地逐漸浮現出白色的光。張全示意我抬頭看天花板,這一看可不得了,那光在天花板上竟呈現出不同色澤的12種光暈。

 

張全指著光暈說:「這光暈分別代表12位天將,因此當你開始運用此術時,要知道這已將天將導入於此占課的盤中,長此以久,將會與天將產生共鳴,而且經靈已在你身,這共鳴的磨合期不會太久,但你尚未完全覺醒,故當你承受壓力、恐懼或者焦慮的時候,靈力會不自覺的洩漏,導致身邊會發生一些異常事件。」

 

聽完張全的一席話,天將與我彷彿就像是久別重逢的老友,內心不由得盪起了陣陣的翻攪,我似乎遺忘了甚麼,但天將與經靈正透過一連串的事件來喚起我過往的回憶。

 

張全像是看穿了我的部分心思,說:「最近我接了一個案子,抽個空與我一同去找案主,好嗎?

 

 

我微微地點頭,內心思忖著,也許可以透過這些盡快找回我與天將及經靈間的共同回憶…

 

 

【註】:丁馬動內容經過真人真事改編,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未完待續


加入『國際道家粉絲團』!!
 

回應 

 
#1 Sonny Wei 2017-05-14 21:18
:D :D
引用
 
站內搜尋